E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限保镖之都市风云 >章节目录第六百二十章 恐怖神秘人
 果然在韩杨的这个想法落下之后,那领头人的实力暴涨,顷刻间由颓败之势与凌坤打了个旗鼓相当。

这样的结果把凌坤都吓了一跳,而且那汹涌的黑色能量给他带上不小的威胁,根本不敢招惹,一时间反倒被领头人压着打。

“不要纠缠,将炸弹引爆,炸开这里。”

冷炎的声音变的极其粗犷,在整个神隐冢内嗡嗡作响。

凌坤闻言神色巨变:“不要让他们引爆炸弹。”

不用他提醒,云烟和明乾在听到领头人喊话的时候神情就已经疯了,两人对那七人展开了疯狂的攻击。

只打的那七人大口大口喷血,完全压制。

韩杨在后面看的清清楚楚,不由得再次皱起了眉头:“三大隐神为什么这么怕引爆炸弹呢?

难道这里还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可我用状态已经完全检查了一遍没有什么其他东西啊?”

正这样想着,韩杨脸色一变,因为他看到领头人的一个手下身上的黑色能量越来越浓郁,身体也在快速的鼓胀起来。

而剩下的六人则快速停手向后退去。

韩杨瞳孔骤缩惊叫道:“又来了!”

明乾和云烟根本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一时间停了下来,疑惑的看着那个人。

下一秒明乾当先感觉到了不对大叫一声不好,然后飞身扑向了云烟。

后者发出一声惊呼。

紧接着一声惊天动地的炸响传来。

一股狂暴的力量在神隐冢内肆虐开来,无数的泥土石块在各个通道中像是井喷了一样疯狂的攒射,传来轰隆隆的响动,没几秒钟那些墓室全部轰然坍塌,通道的墙壁也尽数崩断粉碎,整个墓室上空发生了强烈的震颤晃动,仿佛要坍塌了一般。

一股强烈的寒气在整个神隐冢内弥漫开来,疯狂肆虐,无数的黑色冰霜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蔓延开来。

远处的韩杨瞳孔骤缩,在那股能量冲击过来的瞬间呼啦一下燃烧起来,然后不等站稳脚跟嗖的一下被气浪冲击的飞了出出去。

外界整个浮山都颤了三颤,好像地震了一般,大量的土石伴随着雪崩滚滚而落。

而深渊之中无数的亚坦在这一刻都停下了脚步,匍匐在地发出一声声哀嚎。

“唰唰!!”

两道身影在黑暗中穿梭而来,正是川井尤牙和川井尤克这两对生死兄弟,他们的脸色极其的难看,盯着那入口,然后又互相对视了一眼。

“这是我们半藏伏隐千百年来最大的危机,你我的仇怨暂且搁置一边。”

川井尤克看着自己的弟弟寒声说道。

尤牙点了点头:“先平了外患,你我再决一死战。”

“好!!”

尤克沉声应道,然后手中一挥两条铁链哗啦啦缠绕在拳头上,向着那冰封的入口轰了过去。

“嘭!!”

那些坚硬的冰霜顷刻间爆碎,连带着里面的尸体都被震的稀巴烂,露出了漆黑的通道。

一股极度寒冷的气息扑面而来,两人不约而同的皱了皱眉头。

然后迈步走了进去。

神隐冢内,一片漆黑,到处都充斥着冰冷的寒意,里面的一切都已经被冰封,包括地面土壤山石,仿佛走进了一条冰洞。

而两人更加蹙眉的是,那些冰霜都是黑色的,此时里面包裹着大量的亚坦,还有半藏伏隐的杀手,可以看的出来那些人和亚坦都是在瞬间被冻住的,他们死的时候还保持着彼此搏杀的姿势。

“这怎么可能?”

川井尤牙终于发出一个惊叹的声音。

“看来你这些年固步自封的太严重了,就连我都知道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做到的。”

川井尤克皱眉说道。

这教育的口吻令尤牙极其的不爽:“我真后悔当年没有直接杀了你。”

尤克淡然一笑:“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尤牙冷笑:“同根生?

呵呵!可为什么从小到大什么好事都是你最先得到,我永远都是捡剩,就连入了杀手组织,我处处比你强,可上代天隐依然会选择你成为领导者?

我为什么永远要站在你的后面?”

尤克沉默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

正在这时尤牙脸色一变惊叫道:“明乾,云烟!他们……”说话间他身影一闪向着前方冲去。

不多时停在一根巨大的冰刺前方,身躯都在颤抖,拳头握的死死的,杀气惊人。

尤克抬头看去,眉头拧在了一起,只见那是一根非常粗大的冰刺,横插进了山体,而在那冰刺之中两道身影拥抱在一起,可仔细去看可以发现有一根细小的冰刺穿透了两人的身体,鲜血还未溢出他们便再次被冻结在了一起。

“究竟是谁干的!!”

森然的话语从尤牙的牙缝里一点点挤出,他的一双眼睛红的仿佛有血光流露。

背后的金刀都在颤动,锋芒攒射。

“唰!!”

下一秒他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时已经是十几米开外的一个墓室,那里一个巨大的黑色冰球喷涌着寒气,横沉在大地之上。

不过尤牙根本没有理会那个巨大的冰球,而是手中金刀一抖,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插向黑暗的角落。

“噗嗤!!”

一声闷响,尤牙手上一提,顿时一道漆黑的身影被他挑了起来,那是一个人,此时脸上带着痛苦之色,黑色的血液顺着金刀流下,一路冻结成了冰霜。

“你们是什么人?”

尤克紧随其后到来,眼神冷漠的看着那个身影问道。

然而那身影一句话都不说,身体快速的鼓胀起来。

“嗯?”

尤牙目光微眯,不等他有所动作就听到一阵铁链的声响,紧接着一道银光闪过,那身影的头颅唰的一下飞了出去。

“噗!!”

一股黑色的能量伴随着鲜血从无头的尸体中喷涌而出,那尸体很快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干瘪了下去。

这一幕看的两人一阵蹙眉,那干瘪的尸体仿佛连血肉和骨骼都没了,变成了一层皮,让人头皮发麻。

“这世界的确存在着太多我不了解的东西,那现在你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尤牙看着尤克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