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绝世武侠系统 >章节目录第四百零七章 碾压
    现场人数众多,但其实大部分都是看客。

    当然,这些看客身份不凡,皆是镜州各大顶级势力,乃至一流势力子弟,比如另外三大天才。

    真正参加比武招亲的,共有三十二人。

    毕竟镜州再大,符合于成条件的也不会太多,加上很多没有意愿参加,有这个数字,已经充分证明于文秀的魅力了。

    欧阳一败,除了张秋华和林傲天,剩下还未上场的十几位俊杰俱是心中一沉。

    不出所料,接下来的比赛中,有五人打败了叶芝,有两人连续打败了叶芝和张忠,但这二人,毫无悬念地败于石小乐之手。

    “三十一号,张秋华。”

    当六长老喊出张秋华三个字,现场立即沸腾起来。

    所有人都露出凝神以待的表情。

    每个州都有每个州的规矩。在镜州,够资格被冠以公子之名的,只有排名前十的天才。

    烈火公子四个字,代表的不仅是身份,更是实力与荣耀。

    在人们看来,现场能与张秋华为敌的,只有林傲天。也有人想到了石小乐,但又摇了摇头。

    与前者辉煌煊赫的战绩相比,石小乐纵算击败了欧阳,也显得太单薄了一些。

    摧枯拉朽一般,叶芝和张忠相继溃败。

    更使人骇然的是,张秋华根本没有出手,仅凭气势就压制了二人。

    “不愧是烈火公子,以他如今的实力,只怕连灵关境极限高手都撑不住他两三招吧。”

    “欧阳号称第十一天才,但是和烈火公子一比,差的太远太远。”

    东面的案桌上,欧阳脸色难看,握紧了拳头。

    他一度以为,自己比起烈火公子,只差了一筹,现在看来,岂止是一筹,至少也是两筹。

    “你靠着速度赢了我,如果你只有速度,会败得很惨。”

    欧阳看向石小乐,基于某种不知名的想法,希望对方能多撑几招。

    “阁下叫什么?等你到了我的年纪,或许能成为下一代的十大天才之一。”

    张秋华打量着石小乐,给出了令在场众人心惊的赞誉。

    也有人目光闪烁,听出了话中的另一重意思,现在的你还太嫩,不够资格与我较量。

    下一代?

    石小乐笑道:“在下石小乐,久闻张兄大名,请。”

    是错觉吗?

    这小子似乎并不惧怕自己,反而有种胜券在握的自信。张秋华心中生出被轻视的怒火,一层火红色的光芒从其毛孔中透出,爆向四面八方。

    四周飘零的雪花,刚被火红色光芒纳入,立刻融化成了白雾,白雾又蒸腾成了虚无。以张秋华为中心,方圆十丈之内,地上的雪于刹那间消失,连地面都扭曲起来。

    “烈火真意。”

    林傲天放下酒杯,轻轻吐出一口气。

    烈火真意,与火之真意只有一字之差,层次上却差了一筹。但饶是如此,烈火真意依旧是一流的高深真意。

    尤其这种真意,一旦配合烈火神功,具有相辅相成的作用,等于同时提高了真意与内功。

    林傲天敢肯定,一般的灵关境极限高手,接不住张秋华一招,就算是顶尖的灵关境极限高手,也绝不是他的对手。

    “我向来没什么耐心,石兄,你还要与我战吗?”

    张秋华淡淡道。

    石小乐领悟了十成风之意境,确实让人吃惊,可惜比起一成的烈火真意,还是差了一些。

    一股青色光辉,绕着石小乐不断旋转,忽浓忽淡,忽聚忽散,吹入了火红色的烈火真意中。

    呼呼。

    狂暴的烈火真意,立刻被吹得东歪西倒,不断朝着张秋华收缩。

    “风之真意,是风之真意!”

    很多人手中的杯子掉到了雪地中,却毫无所觉。

    林傲天神情一滞。

    观战的另外三大天才,亦是纷纷变色。

    “此子的悟性,竟比张少侠更高?”

    连天玉派掌门,于成都吃惊了。

    顶级真意就是顶级真意,领悟风之真意,可比领悟烈火真意难多了,更不用说,石小乐看起来比张秋华还小了五六岁。

    “藏得这么深?”

    于文秀美眸大睁,心中燃起了不可遏制的希望火苗。假如,假如石小乐能击败张秋华……当然,领悟风之真意不代表实力,还需要一步步看下去。

    “难怪。”

    深吸一口气,张秋华脸色转冷,如一道飞射的火花,贯穿了虚空。

    还在半空,一记携带着滚滚热力的拳头已经朝石小乐打来,拳力冲到哪里,哪里便有大片雪花消失,就好像一块黑板擦,擦除一切。

    脚步轻点,石小乐来到了上空五丈处,轻而易举避开了对方的一击。

    嗙!

    嗙!嗙!

    惊人的事情发生了。

    石小乐刚刚出现,几乎是在同时,红色烈焰从虚空中涌来,挤压包裹向他,像是早就等在了那里。

    身体被烈焰湮灭。

    下一处地方,又出现了石小乐与红色烈焰,连续几次,由于速度太快,往往前一处地方还未消失,后一处已经出现。

    最终,所有烈焰消失,雪地中,石小乐青衫无尘。

    “如此轻易避过了我的烈焰劫拳?”

    早知道领悟风之真意的人,速度会很快,但张秋华没想到那么快。要知道换成是他,也绝不可能闪避烈焰劫拳,只能靠内力硬抗。

    “烈海滔滔!”

    长啸一声,张秋华双手合拢,一线线火花扩散,交织成片,如花环般笼罩石小乐。磅礴的火焰中,石小乐感觉自己身处于一片火焰的世界,连空气都变成了燃烧的烙铁。

    以石小乐的轻功,要从火焰花环中脱离并不难,但他没必要如此。先前闪避,是因为那一招的特点就是快,而这一招,对方明显是要逼迫自己正面对决。

    铿。

    伸手一吸,兵器架上的长剑落入石小乐手中,一剑挥出,龙吟响彻天玉峰。

    一道道火环在消逝,飞溅,被青色剑芒绞碎。

    二人交击之处,风刀割面,焰火连爆,雪花卷起数十丈高,漫天迸溅。每一缕射出的雪花,都拥有洞穿金石的力量。

    雪尘中,张秋华踉跄而退,一脸震惊。

    四周众人更是满脸震骇。

    怎可能,烈火公子被人正面击退。

    “他的剑招?”

    张秋华比谁都清楚,刚才石小乐那一剑的威力,并不比自己强大,但是对方的剑招,刚好命中了他招式中的破绽。

    “火山万丈!”

    将一成烈火真意与大成的烈火神功催动到极限,张秋华的身体活像一座人形火山,无数怒焰从中爆发,席卷天上地下。狂暴的力量令虚空都发出剧烈的嘶鸣声,好像有无数火兽在咆哮。

    然而。

    一道平淡,却不为外物所动的剑芒却生生从中穿出,刺到了张秋华的眼前。依旧没有比他更强,偏偏将张秋华逼得进退失据。

    铿铿铿……

    无法形容石小乐的剑法,那已经不是单纯的快,而是快中有变,飘逸灵动,偏偏又不给人刻意之感。

    他的每一剑,都像是随手为之,却总能刺中最关键的地方,漫不经心,浑然天成。

    看着石小乐施展剑法,在场众多年轻剑客像是掉了魂,从最初的震惊,变成了欣赏,最后是崇敬。

    他们简直无法想象,一个如此年轻的人,怎能拥有如此惊才绝艳,炉火纯青的剑术造诣。

    与之相比,他们引以为傲的剑法,就像稚童耍剑一样的可笑。

    “不可能,焰花破灭!”

    张秋华大喊一声,身前一团火花从无到有,又从有到无。

    眼前剑光一闪。

    花落。

    张秋华差点一口血吐出来,终于知道了石小乐的可怕。

    此人不仅剑术生平仅见,看穿破绽的能力,以及控制力同样恐怖绝伦,自己的一切行动,都仿佛映在了他的心中,毫无秘密可言。

    有那么一刹那,张秋华甚至从石小乐的双眸中看到了一闪即逝的锋芒,那种锋芒,让他产生心被切割的错觉。

    石小乐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自己有多可怕。

    修为,真意,剑术境界,乃至轻功,反应力,每一项,他都远胜年轻一辈。

    之前对手是玉扇书生,残目二老等老怪物,还不明显,一旦换成了同辈人,这种战斗素质的全方位碾压,一下子体现了出来。

    石小乐已经将实力压制到了与张秋华同等的地步,连夺命十五剑,清风十三式,乃至灵犀一指都未曾动用。

    奈何,就算如此,张秋华也快坚持不住了。

    “接我最后一式,天火乱坠!”

    脸色涨到发紫,张秋华步履连退,将二流中品轻功,烈火闪发挥到了极限,双掌趁机猛地推出。

    火红色罡气如同岩浆滚落,映红了天际的雪花。这是张秋华的最强一式,亦是他最后一搏。

    摇摇头,石小乐左指一弹,盘古斧指力激起岩浆滔天,右手挥剑,剑芒如龙,横贯岩浆之隙。

    哗哗。

    石小乐站在原地未动,覆没而来的罡气从他两边分开,竟无一丝粘在他身上。同一时间,张秋华却被剑气击破护体真气,脸色一白,连退了十丈方才堪堪站稳。

    “你,赢了。”

    张秋华抬起头,艰难地说出这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