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开局血赚的火影 > 42、白牙之死
    当信长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以后的清晨。从床上坐起来的他只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混沌,就像是宿醉一夜,脑子里全是浆糊,浑浑噩噩涨的脑壳疼。

    不知怎么地,朔茂老师恨不得把毕生所学都压缩到这五天,也不管自己能记住多少,全都一股脑的传授给了自己。虽说有这么一个倾囊相授、毫不藏拙的老师是一件好事,可是时间也未免太短了一些。

    好在自己接受改造后,除了身体素质大大增强,大脑也一定程度被开发了一些,虽说没有‘绝对记忆’那么夸张,却也勉强能算是过目不忘,否则这么多的东西还真不定能记得住。

    尤其是那些个的奥义,自己只记住的个行,想要将其转化为自己的力量还不知道需要多久的时间。

    使劲晃了晃昏昏沉沉的大脑,有些踉跄的从床上走了下来,给自己倒了满满一大杯水吨吨吨的一饮而尽。推开窗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果然还是早上的空气最清新。

    信长觉得自己的精神似乎恢复了一些。在结束长时间高强度的学习,不能任由自己长时间睡下去。只会越睡越困,越睡越没有精神。休息到一定程度适当的起床散散步,再继续休息才是。

    最重要的一点,这么久没有进食自己早就饿的饥肠辘辘了。

    信长觉得自己现在可以吃的下一头大象。饿的吃得下一头牛什么的一紧弱爆了,还有他的真的吃得下一头大象。

    要是自己的前前世连续五日不眠不休不吃不喝的工作,大概只有猝死的下场。就算是前世常年与外星人作战,身体素质远超常人也不见得能熬的下来。

    走到洗漱间,淑了个口再好好的洗了个脸。信长觉得这会自己已经清醒多了。

    没看到幸子婆婆的身影,桌子上摆放着早已准备好的餐点,从牛奶的温度来看应该没走多久,这个点想必是去镇上购买生活物资去了。

    轰隆隆...

    就在这时一阵雷鸣般的声响从信长的腹部传来。他的胃用正在发出抗议。信长难得的老脸一红,好在没有别人看见。

    换上衣服,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不断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接着信长将视线转向了附近的死亡森林。

    幸子婆婆准备的早餐最多只能算作餐前点心,虽然按量来算已经是正常人的三倍有余,但对于自己来说只能先垫垫肚子。只有死亡森林里才是自己享用正餐的地方。

    那里生存的体型超大的毒虫猛兽才能让自己吃饱。

    只听嗖的一声,信长的身影消失在原地。远远望去,只能依稀看到前方有一个人影。伴随着年龄的成长,他的身体素质又有所增强。

    以他现在的实力在死亡森林中几乎没有什么危险。无论是体型庞大了三倍的巨型老虎还是数米来长的超大蜈蚣、蜘蛛都只是盘中的美餐。

    只是不作死跑进死亡森林和木叶森林的深处。

    在死亡森林里除了好好的饱餐一顿外,还进行了日常的修炼,修行好比逆水行舟,尤其像信长现在这个年纪,每一天似乎都有新的感悟。

    除了基础修行信长还将朔茂老师那几日交给他的东西大概温习了一遍。等回到伊贺老宅时已经是接近夜晚的时候了。

    时间不早了,等明天再去拜见老师。望着日落的夕阳,信长如是想到。

    至于什么时候回忍者学校?早就被他华丽的遗忘了。毕竟现在那里除了培养与其他忍者的感情外,能够学到的知识少之又少。实战方面的东西早在他进入精英班的第二个月就学习完毕了。

    老远就看到幸子婆婆现在老宅大门四处张望着,满脸的愁云,看上去心事重重。在看到信长后,脸上才略微舒缓。

    家里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信长心下有些微沉。同时加快自己的脚步。

    正如信长所料,幸子婆婆的确带来了坏消息。不过并不是伊贺家,而是自己的老师旗木家。

    他的老师...旗木朔茂因为任务失败...承受不住外界的言论...自杀了...

    听到这个消息后,信长整个人都不好了。

    立马扭头朝木叶繁荣区狂奔而去。

    他不相信这是真的,他要去旗木家。

    明明两天前才在旗木大宅传授自己,那个时候老师的精神虽然不好但也只是受伤的缘故。别说是自杀,信长顶点抑郁的感觉都没看到。

    甚至还笑对谣言。

    要说这样的朔茂老师会因为愧疚承受不住压力而自杀,自己第一个不信。

    所以怎么可能?!

    常人需要花费大半天的时间,信长只用了一刻钟便赶到旗木。光是在速度方面他已经超越许多忍者。

    旗木家门前挂着黑色的丝带与白色的灯笼,黑色与白色交织在一起。门外稀稀拉拉站着几个忍者,原本外出执行任务的卡卡西不知何时已经归来,就正站在门口。他的怀中抱着朔茂的黑白照片。

    眼前的一幕幕景象让信长不得不接受事实。

    自己的老师...真的死了?自杀?

    实在是...太荒谬了!

    “你来了...”卡卡西沙哑的声音传来,听得出来这是哭哑的。这个平时话语很少,总是冷着一张脸的酷酷小子也有如此脆弱的时候。

    “老师...他...他...”信长一开口传来与卡卡西同样沙哑的声音。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种声音,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他也早已是泪流满面。

    “昨天夜里...父亲大人他...”

    旗木朔茂也许不是一个尽责的好老师。身为木叶最锋利的一柄利刃,经常要外出去执行任务,一去就是数天甚至数个星期。信长的大部分基础都是向卡卡西学习的。

    但他却是一个尽心的好老师,哪怕再忙,哪怕再累,执行完任务后再疲惫,他也会在回来的第一时间将信长接到家中,用本就不多的休息时间细心教导他。

    曾经的一幕幕景象如画般浮现在信长的眼前。

    可是如今那个时而严肃时而温柔的老师已经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