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他在圈内再牛哔,也只不过是个经纪人。

    而盛简煊才是资本主义的操控者。

    这么硬杠上,完全就是在以卵击石。

    可她这才刚有动作,那两个男人的目光便立刻落到了她的身上。

    不同于封哲瀚的无奈,盛简煊那锐利的目光仿佛要将她给生吞活剥了一般。

    官筱琬连忙将自己的爪子收了回来。

    “过来。”盛简煊深吸了口气,冷着声冲她说道。

    官筱琬哪敢有半分犹豫,立刻乖乖的小跑了过去。

    盛简煊看着她如奶狗般的奔向了自己,心中的怒气稍稍散去了些。

    封哲瀚倒也没有太在意,而是单手插在口袋里,淡淡的笑着。

    “虽然恐怖故事每期都会请一个名气不算太小的神秘嘉宾,但绝对请不到当红女星,就算是凌总原意去周旋,请过来的人不仅会把你的话题度给抢了,而且网友也很清楚,这是盛弘娱乐拿来给你做配的,倒时候无论你在节目里表现的怎么样,骂声都是少不了的。”

    “好吧,那我下部戏总能和当红女星同组吧?”官筱琬依旧不死心的追问了句。

    盛简煊微微眯起眸子,不等封哲煊开口,大掌便盖在了她毛茸茸的脑袋上,用力的揉了揉。

    “你最好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给我收一收。”他警告道。

    官筱琬抿着嘴,往边上闪了闪,躲开了盛简煊的攻击。

    “收了就收了,反正我存的也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心思。”官筱琬小小声的嘟囔着。

    “炒CP也不行。”封哲瀚没好气的警告道。

    官筱琬惊愕的微微轻启着红唇,看了他一眼。

    最后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

    得,他们两个今天是集体吃醋了药。

    自己人微言轻,乖乖认怂还不行嘛!

    ————————

    也许是怕官筱琬再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三天后,封哲瀚便把她带去了恐怖故事新一期的拍摄。

    其他五位艺人早已经等在拍摄地了。

    当他们看到从保姆车上下来的官筱琬时,脸色皆是一变。

    莫名的难看。

    “不用搭理他们,以后你跟他们也不会有多少交集。”封哲瀚直接开口安慰道。

    “没事,我能理解他们。”官筱琬满不在乎的耸了耸肩。

    每个会跑来这个节目的艺人,都是想搏个头条的话题量。

    自己上次的事情虽然平息了,但是余温还在。

    所以她来这个节目,最火的关注度肯定会在自己身上。

    而他们顶了这么大的恐惧,最后全都是在给自己陪跑,换做是谁都不会开心。

    “冯导,我家承熙接下来一天就要麻烦你了。”封哲瀚走到导演的身边,礼貌的笑着和他握了握手。

    “冯导好。”官筱琬乖巧的鞠了个躬。

    “没事,不用害怕,我们都检查过了,这里没什么问题。”冯导满意的看着他,点了点头,“你过去准备一下,还有半个小时我们就开拍了。”

    官筱琬的颜值过硬,这一次也没有上什么妆,所以只有封哲瀚跟在她的身上。

    “这玉坠和大五帝钱找了十个高僧给你开光,若是真的不幸遇上了什么脏东西,肯定能保护的好你。”封哲瀚说着,从小红布里将那两样东西拿了出来。

    “哲瀚哥,我觉得你还是别开口了。”官筱琬欲哭无泪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