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系统:反派大佬不好惹 >章节目录第152章 天师,有鬼啊28+夏歌(番外)
    最后这三天,夏歌不接单了,他带着绫清玄去了自己小时候经常待着的地方,跟她讲述自己以前的故事。

    她只是在一旁静静听着,从不打断他。

    后来夏歌带着绫清玄,又去借用了便利店的厨房。

    他教她煮粥,告诉她怎么控制火候。

    绫清玄一言不发,手却听他的指挥。

    两人在出租房里端着带回来的粥,很有仪式感地吃完。

    “后事已经安排好,过几天就会有人过来替我收尸。”

    夏歌语气轻缓,看似平静,但这种感觉还真奇妙。

    墓地选好,死亡的时间也确认了,静静等待生命的消逝。

    他握住绫清玄冰凉的手,却颤抖了起来。

    “亲爱的,我想和你天长地久,白头偕老,但恐怕这一世做不到了。”

    绫清玄捏了捏他的脸,“没事。”

    还有以后。

    他们还会有以后的。

    夏歌苦笑着,将她紧紧抱住。

    生命最后的时刻,和最爱的人待在一起,这感觉不错。

    一旁的大饼脸,将眼泪鼻涕蹭到懒鬼身上。

    “你说他们两个真是,要气死鬼了!”

    “滚一边去,别蹭了,恶心。”懒鬼不耐地推开它,神色忧虑。

    这是这么久以来,夏歌第一次将它们放进来,看来是为了让它们来见他最后一面吧。

    没有罪孽的天师,死后可直接投胎,等夏歌没了气息,这世上就真的没了他。

    “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绫清玄和他一起躺在床上。

    小手被他牵起来,按在胸膛上。

    心脏处的跳动,却让绫清玄脑海里闪过一个个身影。

    头如针扎,她面上却纹丝不动。

    “其实我在死之前,有个请求。”夏歌偏头,目光炯炯地看着她。

    绫清玄回绝,“想都别想。”

    她用脚指头都能想到他想干嘛。

    夏歌委屈得不行,“我都要死了,你还不答应我!”

    

    主线任务她快完成了,只要完成隐藏任务,回到空间之后,能够继续抽奖。

    绫清玄没说话,夏歌爬起来,俯身看着她。

    “我死也要死在你身上。”

    这语气,像是咬着后槽牙说的。

    他到底是多不满。

    绫清玄躺平,夏歌眼里满是星芒,他丢了张符,大饼脸和懒鬼又被拍飞。

    气死鬼了气死鬼!

    “我来咯?”他轻巧说着,绫清玄伸手抱住他已经红透了的脖子。

    明明害羞,还要逞强。

    任他伸手解开自己的衣裳,任他在身上为所欲为。

    可关键时刻,绫清玄还是将他按了下去。

    “亲爱的……”

    大骗子!

    死之前还不满足他!

    “我来动。”他赌气地不让她亲。

    “哦。”绫清玄果真没动了。

    磨蹭了一会儿,夏歌整张脸都如熟透的虾一般,泄气地呢喃,“亲爱的。”

    “来了。”

    绫清玄咬住他的唇,辗转反侧。

    ……

    夏歌嘴上说着天不怕地不怕,但当眼睛完全睁不开的时候,他伸手惊慌抓住了绫清玄的手。

    “亲爱的。”

    “我在。”

    “我有些困了。”

    绫清玄贴近,轻声,“那就睡一觉。”

    夏歌哽咽,“可我怕醒来,你就不见了。”

    “不会不见。”绫清玄抚上他的脸,描摹着他的眉眼,“等你醒过来,我会是第一个出现在你面前的人。。”

    “这次真不骗我?”

    “不骗。”

    似终于确定,夏歌沉默了一会儿。

    “我喜欢你……只喜欢你。”

    他的音量逐渐沉溺,飘散在天地间。

    绫清玄看见他的睫毛不颤了,听见他的呼吸不伏了。

    她的手指逐渐化作光点,灵体要投胎了。

    

    她将脸贴在了他的脸上,最后戳了戳他没有弧度的酒窝,缓缓闭上眸子。

    小家伙,本座说话算话。

    等本座。

    ……

    番外

    “听说了吗,那孩子被推算出大煞命格了,待在他身边的人都会不幸!”

    “谁啊?哪个孩子?”

    “就那个父母双亡,整天阴沉沉,不爱说话的夏歌。”

    我被恶作剧的孩子锁在衣柜里,听着那些大人们的对话。

    大煞命格,我吗?

    难怪,我的身边总是有恶鬼出现,总是有人遭遇不幸。

    爸爸妈妈,也是因为我而死的吗?

    第二天,我被家仆找到,分家家主要见我。

    他在我的面前扔出卦象,我看得懂,大凶,不祥之兆。

    “将这孩子驱逐出去!”

    家主不由分说,要将我赶出去。

    我没有反抗,收拾了衣物,就离开了分家。

    那年我十岁,对外面的世界还不熟悉,每到夜晚,就会有鬼来袭击我。

    ‘嘁嘁,他身上好香,想吃了他。’

    ‘吃不到,血我也要喝点!’

    它们朝我扑过来,啃咬着我,那撕裂的痛,我到现在还记得。

    出了分家,我寸步难行。

    可我没死成,每当伤及性命,它们便会被震开。

    我拿着父母留给我的遗物,开始修习,天师之术,我要学会,天师府,我也会回去。

    我夏歌,就算是大煞之人,也不会侮辱父母留下来的血脉,我要成为他们那样的高级天师,像天师府证明!

    遗物里的钱,足够我几年的学费,我在外租了房子,白天上课,晚上修习。

    大学上了一年,我交不起学费,只能休学打工,每到晚上,就是我最害怕的时候。

    那些鬼魂,无处不在。

    后来我捡到了两只鬼,他们对我没有伤害的想法,我便由着它们。

    但我心里还是讨厌鬼的,非常非常厌恶。

    那一天,我救了一个陌生人,却被追着毒打。

    那条巷子可以通向另一边,我准备在这里甩掉他们,不想却撞到了一个女生。

    明明我刚刚没看见她,也许是我慌乱中没注意。

    为了不牵连其他人,我挡在了她身前,可最后,竟然是她帮了我。

    我还是第一次被女生扶住,有些尴尬。

    我一向阴沉,也不想露出眸子与他人对视,可这个女生,我却想好好看看她。

    分别后,我去上班,心里却还想着她的眸子,她的身影。

    并不是因为她苍白易碎的美,而是那种熟悉感,安定感。

    待在她身边,可能我会更加安全。

    而且我长达二十年的生命,太过孤独,寂寞。

    警告完刘爽,她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还对我说,能收留她吗?

    能!

    当然能!

    仅仅是丝丝犹豫,我心里就答应了下来。

    此后我的生命中,就要多出了一个人。

    不,是多出了一只鬼。

    我被太多的鬼伤害过。

    在知道她是鬼的那刻,心里难过得要死掉。

    可转念一想,她没有伤害我。

    就算以后会死又怎么样呢,她还是会陪我一段时间的。

    也许在那个时候,我就预见了我的死亡。

    我想起了我的命格,是不是因为这大煞命格,我才能遇见她,如果是的话,我突然有点不讨厌了。

    和她相处的时间越久,我就越加无法自拔。

    她能一脸淡定地看惊悚片,佩服。

    她能威慑住其他灵体,羡慕。

    她喜欢戳我的酒窝,真好。

    她讨厌姜,可爱。

    她喜欢在我的上面,郁闷。

    她喜欢不喜欢我呢?不知。

    这些都不重要,只要她能陪着我就好。

    我将寿命分给她,不止是为了让她陪我,还想将我们绑在一起。

    我们拥有着同样的东西,就仿佛融入了对方的身体里一样。

    那是一种独占,我想让她只属于我。

    鬼市,知道她要将余下的寿命还给我。

    就好像一直在做付出的我,突然得到回报一样。

    可我宁愿不要这样的回报。

    我第一次对她生气,我不要她将寿命还给我,不要她离开我。

    我使用了禁咒,将自己和她的寿命连在了一起。

    即使我的一年等于她的一天,我也愿意。

    生命中没有她,我便不要这生命。

    时间过得很快,我却很开心,在余下的日子里有人相伴,该是多么让人幸福的事啊。

    对方还是自己喜欢得要死的人。

    可当我真的要死掉的时候,我突然害怕了。

    我不是在害怕我的死亡。

    而是在害怕,我再也遇不到她。

    我想和她生生世世,长长久久。

    我好困,眼睛睁不开了,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耳边是她如常的平静嗓音。

    她说了,会在我睡醒后,成为我第一个看见的人。

    我相信她,她不会骗我的。

    所以,我要快点醒过来。

    这样……才能看见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