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系统:反派大佬不好惹 > 第307章 妖女,拿命来17
    在宁玉出关不久后,宁老也出关了。

    他这一生追求武功,并未在其他地方上费功夫,在民间几个孩子也是由好友送了回来。

    他一直对孩子们有所愧疚,接过来之后更是把最好的东西给他们,奈何不能全面顾及。

    年近五十,宁老看上去依旧健壮,他发间黑白双鬓,神色威严,见两位年轻人来了,便请他们坐下。

    “爹,你出关啦?”宁玉在宁老面前还算乖巧,并未表现出反骨。

    对于她实力的增长和努力,宁老看在眼里,便对她点了点头,“玉儿也出关了,待会儿到书房来,爹给你看看。这位是?”

    宁玉对他前面的话也不知听进去没有,笑着把云阙介绍给他们。

    “这是柳家的公子,柳明,前段时间柳家被魔教灭门,我在闭关中被魔教妖女追杀,还好是他救了我,爹,不如让他暂且留在府上吧。”

    云阙面对这位高手排行榜第一的老人家,带着敬畏之心行礼道:“宁老,叨扰了。”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都是我正道之人,自是要好生招待,那魔教行事劣迹斑斑,待武林盟大比,定是要好好惩治。”

    每当武林盟换届的时候,就是要出新政策的时候,到时候几家联合一起,商量对抗魔教的对策吧。

    但按理来说,最近几年也就魔教那个妖女比较突出,其他人还好,也没闹出什么大事来。

    几人交谈完之后,宁老就去书房等待,宁玉找了管家给云阙安排住处,大厅一下就只剩下他们几个小辈。

    那几个人正要走,被宁玉一掌给拍到了地上,顿时气血翻涌,惊恐地看着她。

    “宁玉你!你疯了!”比宁玉大的女子嘴角沁血,没想到闭关回来之后,宁玉的功力竟然又比之前深厚了。

    他们学的都是一样的,她究竟是怎么提升的!

    宁玉冷哼,“怎么,我用你们试试功力不行?”

    “连话都不会说,要我教教你们?”

    她俯瞰他们,神情不屑,“被我追赶上之后心里不舒服吧,可这就是个看实力的局势,你们若是想反抗,那就等到比我厉害的时候。”

    说着,她又是哼道:“柳公子是我的人,你们最好不要动什么歪心思。”

    又一掌带风过去,直接有一两个孩子晕了过去,剩下的人无一不吐出鲜血来。

    “宁玉!现在爹出关了,你就不怕我们去告诉爹吗!”

    宁玉笑得妄为,“去啊,让爹好好看看你们废物的样子,第一武林高手的孩子就是这样的无用。”

    这话说在他们的心坎上了,他们之前也只是因为宁玉的到来,多分走爹的关心才对欺负她,但也没做特别过分的事。

    不想宁玉一直记着,待自己强大就反过来报复他们。

    宁玉教训完了,转身欲走,其中一个宁家的少儿郎说道:“那柳家柳明的明细你都没弄明白,还敢让人登堂入室,你当真是练了功不带脑子。”

    本较好的心情,却在这个时候降落,宁玉面无表情地转身看他,缓缓走过去,抬脚踩在他的脸上。

    一脚下去,男子脸上便出了血印。

    望着他痛苦的嚎叫,宁玉才笑道:“不用你们管。”

    整理好仪容,她去往书房。

    大厅里满是咳嗽呕吐的声音,在一旁站立的家仆,完全不敢动。

    云阙被安排在客人居住的院子里,只是到里面坐了会儿就迅速换了身行头,开始熟悉宁家的地形。

    他到了大厅上,透过移开瓦片看清下面的惨状,眉眼紧皱。

    这宁玉,果然蛇蝎心肠。

    他记得当时母亲和哥哥推开他的时候,他在暗处看见了。

    宁玉假意帮忙,却在靠近他们的时候,一手一个,将他们身上的功力吸干,随后漠然地杀掉了他们。

    眼眶发热,云阙咬牙,屏住呼吸控制自己的情绪,将瓦片盖好,去往书房打探宁玉和宁老的对话。

    书房。

    父女俩对着坐,宁老语重心长,开门见山,“玉儿,将手腕给我。”

    女儿的快速成长,他虽然欣慰,但也担心她练功不得当。

    宁老是什么人,仅仅是触碰便能察觉武功流派的,宁玉当然不想被他发现。

    只好淡笑道:“爹,女儿都这么大,再与男子接触,不太好,若是要问练功的事情,爹想知道的,女儿都会回答。”

    宁老愣了下,才惊觉,对啊,他的女儿已经这么大了,快到嫁人的年纪。

    “是爹疏忽了,近来练功,可有受阻的地方?”

    “未曾。”

    这样一问一答,显得呆板没有其他感情。

    宁老觉得自己跟她有些疏离,又慈爱说道:“不管练功的进度如何,脚踏实地,一步一步为好,急功近利是不可行的,一定不要走上歪道,你……”

    宁玉脸上笑容僵住,打断他的话,“爹,你认为我的进步,就是邪魔外道得来的?从不去肯定我的努力,反而来批评我?”

    虽然确实是,但听见他如此不信任自己,宁玉心里连那点敬仰之情都在逐渐磨灭。

    “玉儿,爹不是那个意思。”宁老不太会解释,宁玉却已经起身,“没什么其他事,我先回去了。”

    没走几步,她低声道:“爹,你老了,有的事,就不要多管了。”

    听见她冰冷的语气,宁老一口气提不上来。

    他纵横江湖这么多年,却第一次因为家庭不和睦的事起了烦心。

    也许是他的疏忽才使宁玉变成了这样。

    望着女儿离开的背影,宁老决定好好补偿宁玉。

    全程看完之后,云阙也转得差不多了,他回了房间,刚收拾好,宁玉就过来敲门。

    “柳公子,我可以进来吗?”

    云阙第一反应是不能,但怕遗漏其他信息,便打开了门,笑容和煦,“出什么事了?不开心?”

    一语中的说中心事,宁玉又依恋了几分,她垂眸重复问道:“柳公子,我能进你房间,跟你谈一会儿吗?”

    云阙调整了情绪,让开位置给她。

    “请进。”

    他倒要看看,宁玉想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