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系统:反派大佬不好惹 >章节目录第449章 将军,抢地主7
    安芩望着这个和自己一样讨厌安凌的弟弟,磨牙。

    “安锦,你怎么回事?”

    他们可是同一阵营的,这会儿却放了安凌身边的丫鬟。

    以前安锦还偶尔跟安芩一起商量着怎么整安凌,现在想想,安锦也不知怎的,心里烦得很。

    “你管我!”

    他冷哼,带着家丁离开。

    望着他桀骜的背影,安芩紧紧锁着眉。

    ……

    甘芷没有将自己被拦住的事情告诉绫清玄,把新的账本给绫清玄后,她去拿来面纱和伞。

    “小姐,现在太阳正毒,不如待会儿再去?”

    “就现在。”

    绫清玄捏着那面纱,丢到一边。

    本座是有多见不得人,出个门收租还得遮着脸。

    “小姐你丢了作甚,快戴着。”

    最终绫清玄还是被甘芷的三寸不烂之舌给说得戴上了。

    地主家的大女儿,出门身边带着个丫鬟,身后有五六个强壮的家丁,旁边还跟着个老大夫。

    这场面,怎么看都别扭。

    “小姐,不要紧张,深呼吸,不就收个租嘛,咱就当遛弯,有人欺负你,就让咱们家丁上。”

    “不紧张。”

    zz想说,这位小姐姐你想多了,有人欺负宿主?宿主不欺负其他人就算好的了。

    一行人随着绫清玄的步伐,慢悠悠地出行,这阵势,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

    等到了东街那边,甘芷身上已经出了一层细汗,她拿出帕子给绫清玄。

    “小姐,擦擦……”

    她家小姐肤如脂凝,白皙如瓷,一点汗都没出。

    算了,还是擦自己吧。

    到了第一铺子,绫清玄和甘芷进去,外头的百姓开始议论。

    “那是安家的大小姐吧,平日里深居简出,这会儿是出来逛逛?”

    “谁家逛街是这个阵仗啊,你是不是忘了今天的日子。”

    今天可是收租的日子啊。

    他们还没讨论完,就见那安家大小姐和丫鬟出来了,那丫鬟手里拿着钱袋和账本。

    还真是收租。

    可这不是安老爷的事吗?

    绫清玄又进了一家铺子,这次花的时间比较久,出来时甘芷手里又多了一袋银子。

    甘芷嘴角抽抽。

    听闻安老爷每次收租的时候会客套一下,还会了解情况。

    但她家小姐很直接,一进去就说收租,还把账本给人家掌柜自己填。

    掌柜都惊了。

    “小姐,咱们速度是不是太快了点?”

    于是下一家的时候,绫清玄说道:“收。”

    掌柜的:“诶?”

    “租。”

    她分成两次说,比之前慢呢。

    

    东街看热闹的百姓大致了解,安家大小姐来收租,且速度极其快,小片的铺子已经被她给光临。

    “这安家的大小姐还真有意思,不是说身体不好吗,这会儿居然还顶着太阳出来收租。”

    “你没瞧见那后面还跟着大夫,准备真足。”

    “话说,她今年都十八了吧,整日带着面纱不嫁人,怕是面目丑陋,没人敢要。”

    几个百姓围着路边露天的桌子讨论,旁边一桌,被一双大长腿给霸占。

    男人靠在椅子上,脸上盖着本书,旁边的声音有点杂,他掏了掏耳朵,嗤笑,“人家病不病,嫁不嫁人,关你们屁事。”

    “诶,你这人怎么说话的,我们又没在说你,你莽个什么劲。”

    带着粗茧的手将书本拿开,露出棱角分明,飒爽英姿,充满侵略性的男人容貌来。

    那几个百姓在他面前,还真像是小虾米一样,看了他英俊霸气的脸,顿时说不出话来。

    男人轻笑,剑眉星眸却没有波澜,“对啊,多管闲事做什么。”

    他没动手,也没多说,那几个百姓不敢开口,赶紧离开了这桌。

    男人自带的气场太过强大,已习惯他们的忌惮。

    他伸手准备重新将书本盖在脸上,却刚好瞧见了那从铺子里出来的女子。

    如昨夜深沉,布满繁星。

    浅色的面纱遮住了大半容颜,但那双冷眸,他却是记得的。

    丢开书,他朝百姓拥挤的那边走去。

    “小姐,要不休息会儿?”

    甘芷喘了口气,没想到外头围了这么多人。

    不就是收租,他们没见过吗,这人一多,温度和空气都变得不好起来,万一小姐不舒服了怎么办。

    “不用。”

    绫清玄抬步进了下一间药铺,还没开口,掌柜的异常懂事,给她端来杯凉茶。

    “安小姐,这是清热解毒的凉茶,歇会儿喝点吧。”

    绫清玄坐下,听见甘芷咽口水的声音,把茶杯给她。

    “小姐?”

    “渴了就喝。”顺便帮她试试好不好喝。

    甘芷热泪盈眶,小姐真好!

    掌柜的有眼力劲,又弄了几杯给其他人。

    绫清玄开门见山,“收租。”

    掌柜的一脸难色,“安小姐,我们药铺,这几个月生意不好,能延长点时间吗?”

    甘芷放下茶杯,一脸严肃。

    她就知道,小姐会遇上这种拖租的,小姐不好出面说,那就她来。

    “收租的日子每个月都定好了,掌柜的,你不能因为这次是小姐来,就为难小姐吧。”

    掌柜的惴惴不安,双手握在一起,“这……我也是想为难小姐,可我们的生意……”

    绫清玄想起安老爷的话,语气淡淡,“正好我这几日病了,掌柜的有什么药推荐?”

    见转了话题,掌柜的立刻紧张起来,认认真真瞧了她脸色,朝甘芷问了些话后,说出一些药材来。

    站在后头的大夫缓缓点了点头。

    绫清玄让甘芷给掌柜银子,抓药,起码有一个月的量。

    “不、不用,这些药就当是我赠予小姐的。”

    掌柜的心惊胆战,这怎么还从收租变成了买药。

    绫清玄摸着茶杯边沿,语气不容拒绝,“我现在是客人。”

    掌柜的只好收下银子,没几秒钟,绫清玄让甘芷把账本递给掌柜。

    “我现在是收租的,交吧。”

    不是生意不好吗,多买点,你就有生意了。

    而且也不用一直看掌柜那为难的脸色。

    完美。

    “这……”巨大的惊喜袭来,掌柜的一直都会看眼色,这会儿连忙填写,交租,一气呵成。

    搞定这家,绫清玄起身,临近出门,男人高大的身影出现,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轻笑。

    声音低沉且磁性,落入心间。

    “花好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