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系统:反派大佬不好惹 >章节目录第608章 神医,请下嫁43
    姬月离觉得自己被排挤了。

    自从他家绫儿和谷主谈过话之后,两人就经常凑在一起。

    不是让他出去找吃的,就是让他去守着,想方设法的支开他。

    而那两人时不时进去看看药材,再一起看着丹炉研究。

    “绫儿,谷主是不是一直在劝说你放弃我?”姬月离憋不住了,将绫清玄带到一边问道。

    瞧他这委屈的模样,绫清玄直接抱住他。

    “别想多。”

    姬月离声音闷闷,“那为何你们总是支开我,还躲着我。”

    说完,他感觉到绫清玄身上又凉了几个度,将她拉开,帮她搓着手,“你身子不舒服?”

    绫清玄顺着应道:“是啊,医者不自医,所以谷主师父在帮我诊治。”

    姬月离伸手放在她的额头上,冰凉一片,他拉开自己的衣服,将她裹在自己怀里。

    语气无奈又自责,“那你什么时候教我医术?以后我便可以治你了,不过最好你永远都无病痛。”

    “那你不是白学了?”

    “这样我安心。”

    鼻尖汲取着他身上的味道,不再是一开始的血腥,而是纯净的药香,绫清玄闭上眸子。

    小家伙,也愿你永远无病痛,永不难过。

    即使没了我,也要好好笑着。

    眩晕的感觉袭来,绫清玄睁开眸子,眼前一黑。

    吕兮枝她?

    ……

    芝谷,子易看着银针上滴着的血,往后退了两步。

    以前他只是杀了那些蛇虫鼠蚁,可这次,却是真真切切杀了人。

    他的手颤抖着,银针掉在土地上。

    跟吕兮枝待的这些天,她日日在他耳边说着师姐的坏话。

    如今还暗中联系了不少人,准备占领神医谷,逼师姐回去落入埋伏。

    甚至,她还得知师姐可能在这个地方。

    不能让她的计谋得逞,不能让她靠近师姐。

    他来到她身边就是为了这个。

    看着七窍流血的吕兮枝睁着眼躺在地上。

    子易几口气没缓上来,脑袋一疼,昏死过去。

    怎么回事。

    再一睁眼,子易面前是条小溪。

    他手里拿着装水的竹筒,旁边还散落着一些药草。

    这不是今日早晨他出来寻水的地方吗?

    他站起身,望着头顶的大太阳。

    是梦?

    不对,他亲手杀了吕兮枝,怎么会是梦呢。

    从未有过这种神奇的体验,子易按捺住紧张和迷惘,收拾好东西,先去往吕兮枝本该待着的地方,却没看见人。

    “子易,你在找我?”

    身后传来吕兮枝的声音,子易立刻警觉回眸。

    长剑刺了过来,他堪堪避开,看见吕兮枝脸上癫狂的笑。

    “你也杀我!”

    “你们所有人都想杀我!”

    她乱挥着剑,子易忙摸出银针。

    没变,还是剩下两根,而且吕兮枝这话的意思明显是她知道他杀了她。

    果然已经发生过了。

    “子易,别跑啊,师姐刀快一点,你就不会疼了,我试过的。”

    她举起剑,朝他刺去。

    子易忙射出银针,被吕兮枝用剑挡过。

    只剩一根有用的了,刺中吕兮枝他才有逃跑的可能。

    师姐!

    他怎得如此无用!

    “子易,别反抗了。”

    吕兮枝拖着剑,神色不屑,“你连武功都没有,这几根破针,能将我如何?”

    杀了她的人,她便不会再有恻隐之心。

    距离只有一步,吕兮枝抬起剑,狠狠挥下。

    ……

    “绫儿。”绫清玄回到早上的时间后,正巧是姬月离刚找她出来的时候。

    她看着湖面上浮起一条死鱼,这是之前没出现的景象。

    时间回溯,吕兮枝又死了一次。

    是谁杀了她?

    zz,出来。

    

    那孩子……他不是回神医谷了吗?

    “绫儿,你在想什么?”姬月离见她眸色盯着一处不动,问道。

    绫清玄指着那鱼塘说:“今晚有鱼吃了,我出去会儿。”

    “你去哪?”见姬月离要追问,绫清玄忙亲了他一口,“马上,等我。”

    这解释起来需要点时间,她先去找吕兮枝。

    重生之后,吕兮枝一定会找子易报复。

    “我等你,注意安全。”姬月离没再过问。

    绫清玄穿过毒雾,御剑而上,顺着zz给的方向,找到了已经没了气息的子易。

    消瘦的身子沁满鲜血,孤零零躺在泥土里。

    不止一剑封喉,心脏也被刺中。

    他睁着的眸子里有干涸的血水,不知掺和了泪没有。

    绫清玄蹲下,看着他手里紧紧抓着自己送的银针。

    傻孩子。

    绫清玄脱下自己的外衣,搭在他身上,伸手盖住了他的眼睛。

    “子易,等着师姐。”

    zz,方位。

    

    ……

    吕兮枝杀了子易后,提着剑奔跑。

    明知绫清玄可能不在这地方,但心里莫名升腾起恐慌。

    子易,不要怪师姐,是你先动手的。

    若你站在师姐这边,师姐不会杀你的。

    伴随着晴天霹雳,大雨落下,吕兮枝被石头绊倒,扑在了地上。

    她捏着剑,正要起来,抬眸之间看见不染纤尘的白衣。

    往上,是一脸冷清的绫清玄。

    只是一眼,灵剑刺穿了她的心脏。

    “司……司徒……”鲜血从嘴角溢出,她伸手抓向灵剑,那手到一半便被砍去。

    “啊——!”

    好疼!好疼!

    一剑穿心,为什么她还没死?

    快让她死啊。

    “吕兮枝,杀子易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雨越下越大,打湿了两人。

    一丝灵力绕在心脏上,让吕兮枝承受着剧烈的痛苦,却死不了。

    “啊——!”吕兮枝说不出话来,可那表情,分明是憎恨。

    绫清玄面无表情的抽出灵剑,架在她的脖子上。

    “等下下次见面,会让你死得比现在更痛苦。”

    动脉划破,血液止不住,吕兮枝抽搐几下,没了声息。

    绫清玄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立刻御剑。

    那丝灵力跟着吕兮枝,不会让她好过的。

    “绫儿?”姬月离见她拿着剑就出去了,连忙跟上。

    泥潭边,子易握着银针。

    他摸着自己的心口和脖子,没伤。

    他不是死了吗?

    “呃——!”面前传来痛苦的声音,他忙看去。

    吕兮枝半跪在地上,紧紧抓着自己的心口。

    “子……易。”吕兮枝朝他伸手,“救我!”

    子易还依稀记得她是怎么杀掉自己的,看着她紧锁眉头痛苦的模样,起身捏着针。

    “子易。”

    闻声,子易惊喜回头,“师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