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系统:反派大佬不好惹 > 第846章 饲主,走点心15
 绫家别墅的晚上,很是寂静。

黑色的蝴蝶隐藏在黑暗中,静静注视着外边。

白夙来回上下好不容易将东西搬到了自己的小窝边,粉嫩的鼻尖察觉到不对。

它的修炼年份在这,即使现在妖力没完全恢复,也能察觉到其他。

它凝望着黑漆漆的角落,猛地一扑,那黑色的蝴蝶似受到惊吓,煽动翅膀逃跑。

可才刚刚飞起,就被白夙捉住。

“啧,这什么蝴蝶,好丑。”

因为是用灵符幻化的,妖本身就排斥这种东西,远看不觉得,细看那就是一道道符咒,还有棱有角。

白夙捏着它准备去给绫清玄,爪爪一顿。

冷战,它怎么老是忘记这回事。

白夙哼了一声,一爪子将这蝴蝶弄死。

爪子上烫了一下,它没在意,刚准备转身,它就看见了另一只蝴蝶正在不远处。

真是爪子痒了就有东西往上凑。

白夙心情不美丽,所以跟了上去。

它避开仆人们的视线,随着那小小的蝴蝶到了地下室。

地下室的门紧闭着,蝴蝶进不去,它也进不去。

它精准的抓住蝴蝶,“别扑腾了,再见哦。”

干掉之后,它觉得无趣,正准备转身离开,从那门里突然露出了一丝气息。

它微愣,用爪爪撑着自己的下巴。

这妖气好熟悉啊。

‘少主’有妖在用近距离传音。

白夙爪子一松,会叫它少主的,很有可能是他们一族的狐妖。

这里面关着他们的人吗?

‘谁?

’白夙试着与对方沟通。

‘少主,我是白绥,被关押在里面,求少主救命。

’白夙伸出爪子碰上那门,金光微闪,白夙呜咽叫了声。

“什么人!”

里边传出了人声,白夙留下一句下次再来就先回去了。

迅速回到小窝,白夙舔着自己的爪爪。

白绥,它对这只狐狸有印象,好像几个月前下山了,后来就没了它的消息。

原来是被绫家给捉了。

记忆一点点修复,白夙凝着眉,趴在软垫上一动不动。

对了,任务。

它下山是为了狐族安定的使命,要找到绫家的家主,请她赐予狐族延续千年的恩泽。

没想到半路上遇到了雷劫,它压根就忘记计算日子了。

绫家家主不是千年前就死了吗,她长什么样,白夙也不知道啊。

绫清玄推开门,一眼便见那小狐狸用自己的爪子扒拉脑袋上的毛,一副纠结的模样。

【宿主,反派再抓就要秃了诶。

】绫清玄从怀里一掏,摸出一瓶生发剂,丢在白夙的小窝旁。

嗯,本座真是贴心。

zz:?





白夙伸手一摸,看了眼上边的东西,怒气冲冲的看着自家饲主。

什么意思,她嫌弃自己毛少?

白夙极其骚包的抖了抖自己的毛。

绫清玄淡淡道:“别抖了,毛会掉。”

白夙将生发剂砸了回来。

绫清玄轻巧接住,靠近它,见它爪子上的伤,将自身灵力推了出去。

白夙哼了一声准备抽回来,但被灵气包裹太舒服了,受伤的地方也痊愈着。

少女银白色的发丝垂落,白夙身上虽然有毛,却也觉得舒服。

眼前一个恍惚,它好像曾趴在谁的面前,那也是个银白色的身影。

它还没清晰看到,就痛昏过去了。

白夙一个激灵,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眼看着绫清玄收回手,它用小爪爪按住她的手。

“你知道绫家家主在哪吗?”

溜走暂且放到一边,先把狐族使命搞定。

天知道狐族长老为什么要留下这种遗愿,别人不行吗,为什么要专门指定一个。

绫清玄见它眉目深思,冷然道:“你找她作何?”

“有点事,你快告诉我呗~”白夙眨巴着亮晶晶的眸子。

绫清玄摸了摸它的尾巴,见它又炸起毛来,问道:“还冷战吗?”

白夙怒了,尾巴都给你摸了,你说呢。

但它嘴上还嘴硬着,“你给我道个歉,我就不冷战了。”

少女纤细的身影缓缓直起,只冷冷看了它一眼,就去了浴室。

白夙半晌都没回过神来,啊啊啊!它要换饲主,现在,立刻,马上!没了绫家大小姐的宠爱,白夙过上了惨淡的人生。

它连洗澡都是自己动手的。

所有好吃好玩的,也不再第一时间放在它面前。

白夙屈服了,深更半夜,它溜到绫清玄床上去了。

这几天绫清玄虽然跟它冷战,但灵力照输不误。

白夙隐约觉得自己快恢复了。

当天晚上,它便浑身燥热,体内有股灼烧感。

绫清玄的床很凉爽,它在上边闹腾了一会,有些受不了的叫起来。

绫清玄见它蜷缩着,刚想把灵力探过去,如玉的皓腕被咬住。

薄薄的肌肤被利齿划破,鲜血流入白夙的嘴里。

那一瞬间,绫清玄的心脏猛烈跳动起来。

有一根线浮现在一人一狐之间。

这是……她的一魄!品尝了冰凉的鲜血,白夙松口利齿无力的倒在被子边。

它身上散发出莹白色的光,随后小狐狸变成了人形。

少年模样精致,他拧眉抿唇,轻吟一声,白皙面容上缓缓睁开一双清澈带魅的狐狸眼。

他忽的一下坐起,手穿过那条细线。

“这是什……”“诶,我恢复人形了?”

他一个兴奋,完全没意识到自己什么都没穿。

当然,妖并不注重这个。

但是绫清玄的眼前就是白花花一片。

她按住乱动的少年,“别动。”

猛然被压,白夙想炸毛,但是他现在是人形,压根看不出。

少女的气息逼近,绫清玄闭上眸子,贴近他。

“你、你要干什么?”

白夙刚恢复人形,妖力又涣散了一些,他软绵绵的躺在床上,压根没有力气反抗。

少女面容精致无暇,两人身体靠近,白夙能感受到她的心跳和呼吸,白皙的脸上染上娇艳。

她身上的布料,蹭过肌肤,让他生起痒意。

绫清玄想感受到那连着的一魄,但即使这么接近,都不能探测到。

明明从他身上露出的,为什么没了。

半晌,绫清玄睁开眸子。

那霜花刻印旋转在白夙的目光中,他一下呆了。

细线不见,绫清玄蹙着眉,不在他身上,却又从他身上出现。

莫非,在妖丹里?

绫清玄严谨又认真的分析着,没见白夙的面色越来越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