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系统:反派大佬不好惹 > 第848章 饲主,走点心17
 别墅的房间很多,大多聚集在二楼。

易喵喵被安排在易思焕不远处的客房里。

里边有一个小书架,上面都是类似于《如何当好一个妖仆》之类的书。

它扒拉几下,全都用猫爪撕碎。

它是大爷,只有人伺候它的份,让它伺候别人?

没门,窗都没有!这房间唯一让它满意的地方,就是那张有粉色小猫爪的软床了。

嗯,这别墅的仆人还真懂它。

打了几个滚之后,它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朝窗户外看去。

月圆,正是妖们闹腾修炼的时候。

这别墅里就它和那只狐狸是妖。

它想去找那只狐狸一起修炼,顺便商量整治这些不听话的捉妖师。

易喵喵翻滚下床,溜出门循着狐狸的气息到了金碧辉煌的房门前。

它体型小,一下便跳到了门把上。

从脖子上拔出一根猫毛,它往锁孔里戳戳,将门锁给戳开了。

这大小姐警惕度未免太低了,竟然没有夏禁制。

门轻轻拉开一条缝,它将脑袋伸进去看。

听仆人说,小狐狸的窝在大小姐房里。

真好,不像易思焕,说什么房间不喜有妖。

做作,哼!它澄亮的猫瞳悠悠转着,看见漆黑的房间,月光洒在床上,两个很明显的鼓包在床上,浅浅呼吸着。

嗯?

大小姐还有个陪床?

它对此没兴趣。

溜溜转着,它看见了小狐狸的那个窝。

哇,易喵喵差点流口水,那窝旁边就是易思焕送的那一堆东西。

决定了,它要跟那只小狐狸成为好朋友,然后共享好东西。

易喵喵左看看右看看,却没看见小狐狸。

那床上传来小小的动静,一双外廓银色,里边粉嫩的狐狸耳朵露出被子来。

易喵喵看了一眼,瞬间愣住。

什么?

这不是那只小狐狸吗,变成人形了?

当妖仆还得陪床?

信息量有点大,易喵喵捂着小心脏,决定逃跑。

还有,它绝对不把自己的人形变出来。

正想着,门突然关上了,易喵喵连忙将脑袋缩回去。

呼。

它看着紧闭的房门,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差一点,它就要尸首分离了。

“好看吗。”

男人如冰碴的嗓音从身后传来,易喵喵吞咽了下口水,刚想逃跑,脖子就被拎住。

等看见那张放大的俊脸,易喵喵便龇牙咧嘴的叫道:“有本事你就把本大爷放下来!”

易思焕压根没理它,直接将它丢到了它的房间里面去。

男人高大的身影犹如高墙般。

“你去大小姐房里做什么。”

易思焕穿着睡袍,脑后的小揪揪散开,发丝垂在修长的脖颈上。

被他这样质问,易喵喵挺着小胸膛心虚道:“做客。”

他现在一想到小狐狸变成人形去陪睡,就满满的悲哀。

小狐狸太惨了,它明天得去慰问一下。

明明就是一张小猫脸,易思焕却看见了它千变万化的情绪。

男人靠近,修长的手指捏着它小小硬硬的下巴。

“做了我的妖仆,就乖乖听话。”

易喵喵扭了半天,没扭开,“哼,才不做你的妖仆呢,你都给别的妖送东西,不给我东西,凭什么要我好好听话。”

“你想要什么?”

易喵喵准备了满腹控诉的话,却不想男人突然问起他想要什么。

它顿了一下,嘿嘿说道:“就你给小狐狸的那些东西,想要。”

易思焕看了会儿它的猫脸,松开手,从怀里拿出一个小锦囊。

易喵喵直勾勾看着,看着那锦囊被易思焕拿出来,又放到了腰上。

他无情的说道:“想要?

那你就想着吧,东西放在这,你什么时候能抢走,就是你的。”

易喵喵亮着小尖牙,怒声道:“我打不过你,怎么抢!”

“自己想。”

易思焕将它的门关上,顺便下了不天亮就打不开的禁制。

易喵喵颓然的倒在床上。

它上辈子倒了什么霉哦,这辈子才遇上了易思焕。

越想越难过,易喵喵难过的趴在床上睡着了,还打起了小呼噜。

等它完全睡熟,房门打开。

男人敛着眼走近,伸手在它身上撸着毛。

这次的动作轻柔许多,易喵喵小声叫了几下,男人的眉眼柔和不少。

他摸了摸它的小脑袋,轻声道:“这辈子,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只要你乖乖留在我身边就好。”

……次日,绫清玄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钻进自己怀里睡熟的狐狸,面无表情的将它拎出来。

这色狐狸,不仅喜欢喊她美人,还喜欢往她怀里钻。

想要和母狐狸生小狐狸?

呵。

绫清玄琢磨着去拿把刀。

【……宿主,你把灵剑拿出来做啥?

】zz看着她眼底泛冷光,忍不住瑟缩一下。

zz,你说从哪个角度开始剁比较好?

【剁、剁什么?

】它还是个宝宝,它不懂!绫清玄还没说话,白夙就醒了。

它揉了揉脸,发现自己的手又变成爪爪了。

狐狸眼眯了眯,它看见绫清玄手里拿着锋利发亮的灵剑,眨巴着眼,“你拿剑做什么?”

大早上的就捉妖吗?

绫清玄冷着脸下床,挥了几下剑。

“练剑。”

“嗷~”捉妖师的日常搞不懂。

白夙在被窝里打了好几个滚,才恋恋不舍的起床。

它回小窝里吃了几口灵果,拿着长得漂亮的洗洗后放在绫清玄的桌上。

嗯,昨天都在一个被窝里了,就当饲主跟它道歉了吧。

它这么大度的狐,不应该跟美人计较。

白夙溜到楼下,见易喵喵正生无可恋的戳着面前的鱼。

一见白夙,它的目光立刻变成了同情。

“喂,小狐狸,要吃鱼吗。”

它是大爷,所以要包容小弟,适当的给一下安慰。

白夙有些嫌弃的看着那鱼,“不吃。”

嘿,这小狐狸……不对,它的妖气怎么变了。

易喵喵凑过去闻了闻,又凑过去。

紧接着脖子就被拎住。

靠!它已经气到气不出了。

易思焕将猫和狐分开,伸手给了易喵喵一个灵果。

“喵!”

易喵喵很没骨气的抱过来咬着。

白夙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们。

随后朝着举止优雅的易思焕问道:“你知道绫家家主在哪吗?”

这男人看上去和绫家关系匪浅,白夙虽然讨厌他,但该问的还是要问。

易思焕的眸色警惕起来。

他瞥了眼开心吃灵果的易喵喵,掷地有声,“她死了。”

千年前,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