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系统:反派大佬不好惹 > 第1066章 青梅,有点酸19
 捧着他的那双手,仿佛是三尺之下的寒冰,但他却从那冰冷的温度上,感觉到了炙热的情感。

沈竹面颊发烫,双目失神。

像是儿时得到了自己期待已久的玩具一样,开心的情绪仿佛如火山般喷涌。

许久许久,绫清玄再次回到沈竹面前,晃了晃手。

“亲爱的,发什么呆。”

亲亲亲、亲爱的?

!沈竹猛地回神,昏暗的小路上,瘫倒着一群女生。

少年却如洁白月光,一尘不染,目光柔和的看着他。

沈竹抿着唇,向前大跨一步,猛地抱住了她。

“今天,能和我一起回去吗?”

他又疯了,胡说些什么话。

女生娇软的身躯,完全和她贴合在一起,绫清玄摸着他的脑袋,嗓音低沉悦耳,如诱惑人心之歌,所有细胞为之酥麻,“好啊。”

当张撰等人赶到了这之后,看着一地残局,瑟瑟发抖的同时,对沈竹的敬畏又上了一层楼。

……绫家。

早早下班的绫母看着自家女儿身边站着的男生,一脸警惕和戒备。

“青梅啊,这是?”

这个男孩子看起来很干净帅气啊,不过长得帅的小男生一般都很坏吧。

这个年纪就开始撩妹,还跑到人家家里来。

再看自家女儿,眼眶泛红,面颊带绯。

难不成……是被这家伙给欺负了!绫母双手忍不住颤抖,快要憋不住暴戾的表情了。

沈竹平复着心情,给绫母介绍,“妈,这是沈竹沈同学。”

绫母盯着绫清玄,沈竹?

好耳熟,从哪里听过呢。

啊,那个全校第一,带着自家女儿好好学习的那位!上次女儿还去了他家待了几天,她可是天天打电话监督呢。

绫母顿时满面春光,“原来是沈同学呀,快坐,要喝什么?”

绫清玄淡定道:“喝茶,谢谢阿姨。”

绫母捂着唇,内心无比激动。

真是个有礼貌的好孩子,而且喝的东西也很健康呀。

家务阿姨瞬间被提前下班,绫母亲自招待两个小朋友。

“沈同学跟我们青梅同年的吧,什么星座?

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

……要不把生辰八字也说给阿姨听听?”

绫清玄:……要是知道面前的人是你自家女儿,你还问得出这些话来吗。

沈竹也是无比尴尬。

绫清玄依旧是疏离的,但在这疏离中却多了一份包容。

绫母的问题,她多多少少也会回答。

沈竹却听出来,答案全都是符合自己的。

绫青梅,居然这么了解自己。

“已经这个点了,明天不是还有一场考试吗,阿姨去做晚饭,你们先去复习吧,嗯,就在客厅复习。”

家里没准备书房,总不能说去女儿房间复习吧。

绫母尽量放低自己动作的声音,准备去了。

挎包有些脏了,沈竹无精打采的拿出课本来。

有的已经被撕破了,看上去凄惨无比。

绫清玄勾身过去,气息靠近,沈竹屏住呼吸,一脸紧张。

她那声亲爱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听了之后,这心就没平静过。

“今天你做的很棒,没有一味躲避呢。”

绫清玄退回去的时候,摸了摸他的脑袋。

沈竹想起自己那微不足道的反抗,闷声道:“我会努力的。”

“没事,慢慢来。”

“……嗯。”

绫母拿着刀,眼神一直没离开他们俩的互动。

这怎么还摸上了。

忍住,人家是好学生,不能吓跑。

绫母艰难的完成了一顿饭,等端上桌的时候,绫清玄拿着筷子,终于承认,原主是她亲生的。

“沈同学怎么不吃,是不喜欢吗?”

绫母干笑着。

别说沈同学了,其实她自己也有点不敢吃。

两人僵持着,但沈竹却自然的拿起筷子,小口吃了起来。

母亲做的饭,还是要给面子的。

绫母差点热泪盈眶。

绫清玄:……突然感觉小家伙在这边生活貌似有着不为人知的辛苦。

磕磕绊绊吃晚饭,绫清玄起身告辞。

“明天考试加油。”

绫清玄摸着他的脑袋,“别想太多,好好休息。”

沈竹很想留她在这住,但绫母在家,他作为女孩子要矜持,根本不能开口主动说出这样的话来。

“路上小心。”

门关上,沈竹仿佛又被送回到了冰冷的阴暗世界里。

“青梅~”绫母一声叫唤,沈竹收拾好心情,走到绫母身边,帮她一起收拾。

“不用帮忙,放着就好,你去学习吧。”

绫母夺过他手里的盘子,“不过,那男生给我的感觉很熟悉啊。”

沈竹紧张的顿了一下。

如果绫母知道自己只是占据她女儿身体的人,会怎么想。

这些本就不属于他。

沈竹低眸道:“那以后,能让他常来吗?”

绫母笑道:“当然可以,只是妈妈的手艺得提升了,去房间里吧。”

“嗯。”

沈竹扑到床上,脑子里浑浑噩噩的。

他不能继续停滞不前了。

……“喂,沈哥啊,那些人送到警局啦,不过沈哥你下手太重了,我们喊了好几辆车才把人拖走的。”

“辛苦了。”

绫清玄挂断电话,看着手臂上,当时送沈竹回家,被紧紧抓出来的痕迹。

他是真的很害怕啊。

这次却忍着不说了。

zz提议,【宿主,要不干脆跟反派同居吧,你们天天在一起就好啦。

】查询好感。

【反派当前好感度……诶!为什么只有60啊?

】zz懵逼了,反派明明表现出的很依赖宿主,也很喜欢宿主啊。

可为什么……绫清玄靠窗坐着,望着外边漆黑的夜色。

因为小家伙是男生啊,他会更加想保护女生吧。

持续自我厌弃和低潮,是提不起来喜欢他人的心。

‘大人,我能帮得上忙,带上我吧!’‘对不起,都是因为……因为我大人才会受伤……’绫清玄轻抚着额角,最近,好像时不时会想起来他跟自己的对话。

因为自卑,因为想在自己面前表现好。

想要这份感情得到回应。

现在她终于开始回应,他却退缩了。

抚着窗阚,她目光冷然,不带一丝杂质的冰层融化的趋势渐渐扩散。

就这么怕吗。

小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