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老子是条狗 >章节目录第890章:我怀疑
        张寻真倍感无语,这是玩大了。

        她愈发的觉得这东西真不能碰,容易让人失去理智。

        这边的徐晓衫说她是壁虎,那边的晶晶说她是飞机,站在楼上就要往下跳。

        寻真见到这一幕非常的尴尬,如果说直接走了,很有可能她们就出事了,如果说不走,在这里就会感觉异常别扭。

        思来想去,她给何义飞打了电话。

        “完了,媳妇来电话了,得回家了。”在网吧激情五排的何义飞看见手机响了顿时崩溃,她还没玩够。

        “装没听见就行,好不容易放一次假,必须嗨翻天了。”少爷的手机已经让江韵干没电了。

        “回去吧,你们行啊,都是牛逼人物,我可跟你们比不了,大幂幂要是不嫁给我了,可毁了。”本来大幂幂跟骚七两个人是最先打算结婚,一直有事一直拖,拖到现在也没能结成,而且两个人最近吵架的频率明显增多了,骚七可不敢造次。

        “改天再玩吧,电脑玩多了迷糊。”何义飞也站起身,要说张寻真没打来电话倒也还好,电话打来的这一刻顿时什么玩的心情都没有了。

        何义飞愈发的感觉,曾经跟兄弟一起玩游戏的日子已经随着十七八岁时的雨季永远的停留在那个年华。

        现在的游戏对于他来说已经不再重要,甚至不愿意再玩了,如果说不是少爷他们再玩,何义飞可能早就起身离开。

        以前玩游戏,一玩一宿不感觉累,现在玩超过半个小时腰就累的不行了。

        “诶,媳妇。”何义飞终于接起电话。

        “老公你在哪儿呢?过来接我一下吧。”

        “好,地址。”

        “晓衫家了。”

        “嗯。”

        何义飞众人下机离开网吧,好像除了他跟骚七,其它三个人都是意犹未尽的感觉。

        五个人在网吧门口分开,随后打车走的打车走,开车走的开车走。

        何义飞直接去了徐晓衫家,看着眼前这一幕有些惊呆了:“她们咋的了?”

        “喏。”张寻真指了指桌子上的东西。

        何义飞可认识这玩意,当下脸色猛地就变了:“你也玩了?”

        寻真连连摆手:“我没有,看见她们这样我都害怕,哪还敢玩。”

        “不玩是对的,这东西是害死人的,谁碰谁死,别以为你很有钱,再有钱顷刻间也能让你飞灰湮灭,这个东西是伤害身体的,短时间可能看不出来啥,时间一旦久了,人,必废,多少家破人亡都是死在这上面的。”

        “我知道啦,你干嘛那么严肃,我又没碰。”

        “我没开玩笑,张寻真你给我听好了,以后这些人不许跟她们玩,离的远远地,听到没!!她们自己作死我不管,但你必须要长脑子。”何义飞将屋内的窗户都给锁死,随即带着张寻真离开。

        “就这样丢下她们不管了?”

        “管个屁,这样的人没救,也不知道她们哪来的道道搞到这些东西的。”何义飞异常生气的带着寻真回家,一路上都在给寻真将这个东西的危害。

        “我都他m的说的口干舌燥了,你就不能给我点反应?”何义飞要急眼,哇哇的白话一大堆,也不知道寻真听没听进去,就在那低头刷手机。

        “我说了知道了啊。”寻真仍然淡淡的回了一句,也不知道手机哪这么吸引她。

        “凑。”何义飞索性不再说了,回到家也玩累了往那一趟,呼呼大睡。

        寻真照常洗漱,然后满脑子都是刚才徐晓衫她们的画面,真的有那么好玩么?

        好奇心足矣杀死一只猫,也可以害死一个人。

        就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大概七天左右,这七天寻真非常的听话,意识到不对劲后,就开始控制自己,不再去吸烟,实在忍不住了才会来一根。

        这天,中午十一点,寻真与周舟两个人并肩出了公司。

        寻真说:“一会儿喊上琪琪,咱们三个吃点烤肉,在看个电影去?”

        周舟摆摆手:“不啦,家里给安排了相亲,我仍然得继续我的漫长相亲之路,哎,痛苦哇。”

        “像你这样的女神现在都找不到对象,社会变喽。”寻真笑着调侃一句。

        “宁缺毋滥。”周舟微微一笑,迈着自信的步伐离开。

        “寻真,打你电话咋都不接,姐妹们不要了啊。”徐晓衫突然出现在张寻真面前,略带不满的说了一句。

        “哪有,这不是最近公司忙么,电话也顾不上看。”见了面寻真就不能说是故意不接了,整的怪尴尬的就不好了,便随口解释了一句。

        “走啊,下午打麻将去,三缺一。”

        “我还得工作呢,就不去了。”寻真笑呵呵的拒绝了。

        “还是不是姐妹啦,你是公司的董事长,交给员工做就行,而且那不是还有你老公么,人,得劳逸结合,不能光上班不娱乐是吧,怎么着,还是说你现在不想跟姐妹们一起玩了?”

        “真真,结了婚就不要我们这些姐妹我们可是伤心了。”上次要跳楼的晶晶也不满的说了一句。

        寻真心想在跟你们玩都玩死个屁的了,可是又实在抹不开面子,就说:“玩行,但你们不能再变成壁虎跟飞机了,真跳下去可咋整。”

        “好啦好啦,知道了,走走走。”

        几个姐妹;拉着张寻真就走了。

        楼上,办公室,落地窗户面前,何义飞双手插兜冷酷的看着这一切,一旁的老江开口说道:“飞,这几天你让我调查的东西出来了,徐晓衫她们的东西都是从孤海坟岛传出来的,而且徐晓衫她们很有可能就是传销点,包括旁边那个叫晶晶的可能也是,让真真离她们远点吧。”

        “现在跟真真说什么她可能都听不进去。”何义飞眯着眼睛说道。

        “可是不能让她跟她们呆在一起,真的容易出事,这东西一旦碰上了可不是闹着玩的。”老江严肃的说道。

        何义飞点点头:“我心里有分寸,最近我感觉真真有点不一样,她总是半夜起来背着我去厕所抽烟,我发现好几次了,可她平日里在我面前又装作不抽烟的样子,很奇怪,我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