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辣手狂兵 >章节目录第216章 悔不当初
更?新最快上酷zW匠☆¤网r
        “卓伟,出租车已经过来了,你在干什么呢?”于蕙看到卓伟从一辆车后面站起来登时纳闷道。

        卓伟干笑道:“没事,没见过这么高档的车。”

        “你要是来帮我的忙,只要你好好表现以后我给你算股份,到时候你就能换一辆好车了。”于蕙道。

        “于美女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开习惯出租车了,你是做餐饮的,我不一定能帮上你什么。”卓伟却是婉言谢绝。

        “那你以后要是不想开车了,你好好考虑一下我这,我随时都欢迎你。”于蕙觉得挺亏欠卓伟的,卓伟三番两次的帮她。

        “那我以后要是干不下去了,再来找于美女你。”卓伟干笑了一下。

        “赶紧上车吧,别凉住了。”于蕙亲自送卓伟上了车。

        “卓伟你电话保持开机,你到了家给我报个平安。”于蕙不放心道。

        “好。”卓伟点了点头。

        卓伟安排司机送他回了天城紫府。

        而在市郊的一个村子里,叶义诚看着戏台上正在唱戏的两个人。

        其中一个在戏台上哭哭啼啼的,声色俱下。

        但看客很少,现在的戏班子为了生存,就算是白事儿也接。

        现在很少有人懂得欣赏戏曲了,叶义诚站着看着戏台上的曲剧桥段。

        叶义诚看着那个演苦旦的人,仿佛看到了过去的自己。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他们师兄妹三人之间的恩怨纠葛,不亚于戏台上的这出戏。

        叶义诚已经辞职了,邹惊涛那边没批准,但不管邹惊涛会不会批准,他都不会再去上班。

        邹惊涛瞒着这件事,没让贾思邈知道,叶义诚也没好意思直接给贾思邈说。

        若非贾思邈,叶义诚不可能在天华安保做事,但这一次他只能说一次抱歉了。

        正在看戏。

        叶义诚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

        叶义诚见是林素娥的来电,他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接通。

        “二师兄,我好想死。”林素娥哭泣道。

        “小师妹你怎么了?”叶义诚心里一紧赶紧道。

        “那个混蛋回家了,他把家里能用的东西都砸了,他还威胁我说我要是不听他的话,他会打死旦旦。”

        “二师兄,我好后悔,当初我就不应该嫁给他。”林素娥哭诉道。

        “实在不行,小师妹你就和他离婚吧。”叶义诚犹豫了一下道。

        师傅出殡的那天,林素娥说要和邹惊涛离婚,可叶义诚却劝了下来。

        叶义诚很讨厌邹惊涛,但旦旦毕竟还小,没了父亲对小孩的成长不好。

        但现在,叶义诚却觉得,林素娥他们娘俩离开了邹惊涛则是一种解脱。

        “他说我要是和他离婚,他就打死我们娘俩,他还骂旦旦是野种,是我和别人偷情生下来的。”林素娥呜咽道。

        “他也太不是东西了!”叶义诚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怒意。

        “二师兄不如我带着旦旦去找你吧,我现在就想离开他,但如果我跑到亲戚家去,他肯定会追过来。”林素娥恳求道。

        “这……”叶义诚犹豫了起来。

        林素娥毕竟是邹惊涛的妻子,她一个女人家带着孩子,投靠叶义诚,这于情于理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二师兄,只有你能帮我了。”

        林素娥哀求着,但这个时候,电话那头却是传来了打骂声:“死婊子,你跟哪个野男人打电话呢!”

        “爸爸,别打妈妈了!”

        “滚!”

        “你个野种!”

        “哦~~原来是你的梦中情人,我那个师弟啊~~死婊子!”

        打骂声不绝于耳,林素娥哭着喊着,但电话里的那个男人却不依不饶。

        叶义诚听着,人家的家事似乎和他无关,但叶义诚听着却是痛在心里。

        他从没有奢望娶林素娥,但林素娥要是嫁给了别人,怕也不会像是现在这样过的这么苦。

        “师弟,你还没挂啊~~”电话里邹惊涛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不过邹惊涛说话阴阳怪气的。

        “师弟,你想玩这个烂货就说一声嘛,师兄我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咱们是师兄弟,女人嘛就是拿来分享的。”

        “邹惊涛,你无耻!”叶义诚爆发了,他两眼充血!

        “我无耻?师弟你也高明不到哪儿去啊~~勾引师嫂,可是江湖上的大忌!”

        “邹惊涛,你自己不要脸,别带上别人!我和小师妹之间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叶义诚怒道。

        “是嘛~~师弟啊,你这厚脸皮的功夫还真是练出来了,你信不信我打死这个烂货?”

        而电话那头传来了林素娥哀嚎的声音。

        “邹惊涛,我就是喜欢二师兄!当初我要是嫁给了二师兄,也不用受这么多苦了!”

        “你个贱女人,你以为有他给你撑腰,你胆子就肥了不是!”

        哀嚎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林素娥娘俩哭成了一团。

        “邹惊涛我要和你离婚!”

        “离婚?你再给我提一下离婚试试!”

        打骂的声音不绝于耳。

        叶义诚怒极生悲,在师傅的眼里,他就是戏班子里的边缘人,他一直没敢想娶林素娥。

        但就是因为过去的这份懦弱,这份自卑,导致林素娥现在苦不堪言。

        “师弟你哭了?”

        那边传来了邹惊涛的狞笑声。

        “师弟啊,你帮我办件事吧,要不然你就再也见不到你的小师妹了~~”

        “什么事儿?”叶义诚咬了咬牙问道。

        “四海帮你知道吧?大后天你去四海帮老大尤瘸子的轮胎修理厂,你去了那尤瘸子会告诉你该做什么事儿的。”

        “邹惊涛!你要是再敢动素娥一根头发,我饶不了你!”叶义诚颤抖道。

        “这就得看你了,你别忘了找尤瘸子。”

        邹惊涛狞笑着,他不是人更像是一个忘恩负义的畜生!

        叶义诚站在戏台旁边,他表情僵硬,他不想帮邹惊涛做事,但为了林素娥,他不得不破例一次。

        卓伟回到家后,给于蕙打了个电话报了平安,随后他立刻去了卫生间。

        他打开了沐浴花洒,卓伟用热水冲了冲身子。

        随后他盘膝坐在了地板上,卓伟现在脸色通红,酒劲儿已经上来了。

        卓伟调动内息,他的头上登时冒了汗。

        当汗珠蒸腾起雾气的时候,卓伟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

        卓伟停止了运功,头还有点晕,但一部分酒精还是排出来了。

        强行调动内息的结果,是伤及内在。

        但卓伟没办法,不按照麻沸神功的方法发汗,他就无法将过量的酒精排出体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