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撩夫攻略:神秘boss轻点宠 >章节目录第一百五十八章:做到了
太傅夫人却绝对苏紫沐是谦虚,其它人闻言,则双眼发亮,他们可是知道好几个亲戚,生不出孩子的,一定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们,让他们来药膳店吃上几回。
苏紫沐不知道她们所想,让人带着太傅夫人去包厢。
她正要亲手做药膳,门口突然传来喧哗:
“就是这家药膳店?看起来也很普通嘛。竟然这么多人来吃,肯定是以讹传讹,本郡主今日便要看看,这里的药膳有多难吃!”
苏紫沐一听这声音,就认出,可不就是三个月前见过的苏八丫吗!
苏紫沐不太想理会,因为门口有吴长清在。
吴长清客气地说道:
“抱歉,我们这里已经客满,不如小姐请随我去旁边稍等片刻,一旦有位置了,便会马上叫您……”
客栈旁边被苏紫沐买下来了,当等待室,冬天天冷,在外面排队太冷了。
“什么?你个狗奴才,可知本郡主是谁,竟然让本郡主在一边等候,你简直放肆!本郡主现在就要有位置坐!”
吴长清自然为难,他摇头道:
“抱歉,不管是什么身份,真的没有位置了,小姐您不介意的话,便在这边等待,会有精美的甜点和茶点供应……”
“滚!给我掌嘴!”
啪啪啪三声巴掌声响起。
苏紫沐赶紧走出去,就看到一个婆子打了吴长清三巴掌,而吴长清面前的苏八丫得意地对吴长清道:
“狗奴才,现在有位置了吗?”
其它人这时,都暗地里纷纷摇头,这郡主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刁蛮啊。
他们甚至觉得苏紫沐有些倒霉,怎么药膳店被这个刁蛮郡主找上门来了。
然而下一刻,啪啪啪啪啪的巴掌声响起。
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苏紫沐上前就对着苏八丫啪啪啪啪几巴掌打过去,一点不怵对方的身份。
看到这一幕,众人别提多震惊了,有些人赶紧对苏紫沐道:
“完了完了,掌柜的,你这是要闯大祸了,你知道她是谁吗?她是安亲王府的郡主啊,她一向睚眦必报,你打了她,她会要你的命的!”
“是啊,这下掌柜的你真的要遭殃了,赶紧给她磕头道歉吧,不然真会要命的!”
这时,被打肿脸的苏八丫也终于回神,看到苏紫沐,当即尖叫一声道:
“啊啊啊!怎么是你!你你你,你个贱婢,你敢打本郡主,本郡主要杀了你!!”
然而,苏八丫还没来得及吩咐婆子和丫鬟上前,苏紫沐就居高临下的用冰冷的眼神看着苏八丫道:
“我上次说的话,你没有听懂是不是,分明是偷来的身份,不好好珍惜,整日在这里惹事生非,苏八丫,我不管王春花她们有没有把事实告诉你,我最后一次警告你,给自己留条后路,否则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苏紫沐真是太讨厌苏八丫这个性子了,以为是郡主就能为所欲为,先不说这个郡主的身份是冒牌的,就说她现在的性子,平时肯定没有少得罪人,以她这个性子,一旦到时候苏七丫夺回自己的身份,苏八丫绝对会死的很难看!
苏紫沐对苏八丫道:
“你要是觉得我的话不能理解,你最好马上去找王春花和你父母问清楚,好好掂量一下自己的身份,给自己想好退路,这是我最后的忠告!”
虽然她要让王春花一家人过得惨,可一个不知道自己真正身份的被利用的小孩,若是惨死,还是会有些于心不忍,毕竟苏八丫刁蛮跋扈,却罪不至死。
然而,苏紫沐说完这话,她却发现苏八丫的眼神闪躲。
苏紫沐顿时有了猜测,也许苏八丫以前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自从上次意外见到自己,去问了王春花几个也不一定!
所以现在的苏八丫,很可能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可苏八丫却在心虚过后,尖叫一声道:
“贱婢,你还敢胡说八道,你是这里的掌柜?很好,敢打我,你等着!”
苏八丫带着人就离开了。
苏紫沐见苏八丫的神情,明明带着狠毒,那模样,似乎想要做什么事!
苏紫沐不得不多个心眼,让药膳店里的人都注意一些!
然而,当晚,吴长清匆匆敲门,焦急不已地说道:
“东家,东家,不好了,我们的药膳店着火了!”
苏紫沐的脸色立刻就变了,她赶紧去药膳店,许多人正在拼命救火,苏紫沐见火势都要蔓延到旁边的人家去了,赶紧暗地里掷出符篆,不让火势蔓延。
等救完火,天都已经亮了,她给救活的百姓们一人一两银子,感谢他们。
百姓们都很诧异,纷纷表示不用,但苏紫沐坚持,还是拿了银子。
救火本来就是他们该做的,毕竟火不救,也许也会受到波及,竟然还有银子,真是没想到。
他们都会苏紫沐的印象更好了,然而这时,几个官兵突然出现,对苏紫沐道:
“你就是苏紫沐吧,我们怀疑你故意纵火,请跟我们走一趟。”
百姓们全都诧异万分,什么鬼,药膳店的东家就是苏紫沐,苏紫沐怎么可能故意纵火,把自己的药膳店烧了!
“你们乱说什么啊,这可是我妹妹的药膳店,她怎么可能会烧自己的店,你们肯定弄错了!”
苏二丫赶紧对衙役解释。
然而,衙役却冷笑道:
“谁知道她是不是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方式做的药膳,所以才能这么快让人见效,所以怕别人发现,干脆一把烧了药膳店!”
百姓们闻言,都有些诧异,什么鬼?
这药膳这么出名,是因为用了见不得人的药材?
他们心里十分担心,毕竟自己也吃过药膳的。
苏二丫几个脸都彻底黑了,竟然这样污蔑苏紫沐,这些药材,她们每一样都知道,哪里有见不得人的!
她们刚要争辩,苏紫沐突然笑着道:
“大姐,不要担心,我没事的,我跟他们走一趟就好了。”
苏紫沐说着,主动对衙役们道:
“走吧。”
她其实已经看出来了,这些衙役肯定是授了谁的意,今天不管她们怎么解释,对方肯定是要把她抓了的,既然如此,何不主动去会会想要害她的人。
药膳店被烧,苏紫沐心里早就想知道,谁敢动她的药膳店,她会让对方付出难以承受的惨痛代价!
……
苏二丫她们回到家,就焦急地把这事告诉了吴氏他们。
吴大川:
“被、被抓了?这可是京城啊,被抓的话,我们找都找不到人帮忙求情,怎么会这样啊,明明药膳店被烧,五丫才是受害的,为什么衙役要抓五丫,这也太没道理了!”
吴氏险些直接吓晕过去:
“那我们怎么办啊,是不是要银子,要多少,二丫,你去问问,我们能不能去看看五丫?”
吴母都直呼心疼:
“地牢是我们五丫能呆的地方吗,那里多可怕啊,哪个天杀的,把五丫抓了啊!”
其它姐妹也跟着难受,吴长溪正在书房,还不知道这事。
等他后面知道后,就道:
“都先不要自乱了阵脚,我先去打探一下五丫为什么会被抓,这种明晃晃针对,一定不简单。”
他说着,立刻跑出去了。
等吴长溪来到大街上,就听到不少议论声了:
“真是没想到啊,原来这个苏氏药膳用一些有毒的药材,所以才会被抓,该啊,吓得我赶紧去检查了一下我的身体,幸好没事!”
“你们这话说的过分了吧,明明吃了药膳店的药膳后,我身体好了不少,反正我不会相信苏氏药膳的东家害人的,以前我三不五时就会生病,现在却能跑能跳,这些都是苏氏药膳治好的!”
“就是啊,做人要有良心,谁都知道苏氏药膳有多火爆,当初太傅夫人都还亲自来过,我看就是某些人见苏氏药膳太赚钱,这才搞事呢,真是恶毒啊,一把火就把苏氏药膳烧了,现在衙门还以调查为由,封了药膳店,呵!”
吴长溪听到这些话后,脸色也十分不好。
果然,百姓们都能看出来,这事很可能是有人要害苏紫沐。
偏偏他们都是小老百姓,根本无权无势,要怎么办都显得束手无策!
等等!
吴长溪突然一愣,对了,太傅夫人啊!
太傅夫人来了药膳店好几次,也许他能去求见太傅夫人,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
太傅府。
太傅夫人听完吴长溪的话,当即拍桌道:
“岂有此理,京兆府尹够厉害啊,明知道那是谁顾着的店,竟还敢无故抓人,来人,拿着本夫人的手信去问问京兆府尹,问他抓苏小姐,可有证据!”
吴长溪十分感谢太傅夫人,跟着一起去了。
然而,让吴长溪差点绝望的是,竟然没有什么用,京兆府尹这次好像是铁了心,一定要把五丫扣着,左右言它,最后只说让吴长溪去看望一下苏紫沐。
潮湿阴冷的地牢里。
许多犯人看到如此好看的苏紫沐,都想言语调戏,就连狱卒们看到苏紫沐,都暗示道:
“苏姑娘,你做人还是得低调点,这么大的苏氏药膳,你一个人经营多累啊,何不直接卖了,下半辈子随便找个人嫁了,凭卖药膳店的银子,就能让你一辈子荣华富贵了。”
“哈哈哈,不如苏姑娘跟了我,我肯定让你平安出来,毕竟这地方可不是一个姑娘家待的!这里面多恐怖,我相信苏姑娘不会想见识一下的吧。”
苏紫沐看着这些肆无忌惮大笑的狱卒们,却是冷笑一声道:
“是吗?我倒是想知道,你们有什么本事威胁我?你们一个个经常头重脚轻,睡觉心慌气短,还容易半夜惊醒是吧?想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吗?”
那几个狱卒一个个闻言,吓得脸都白了,苏紫沐怎么会知道他们的症状!
这苏紫沐什么来头,不用把脉,就能把他们身体的问题说的一清二楚!
他们还能活多久?
难不成他们得了什么可怕的病?
原本还得意的狱卒们,此时哪里还有之前的嚣张,都吓得差点要跪下来了。
这时,有人匆匆进来,说太傅家的人,拿着手信来见苏紫沐。
狱卒们脸色就更加难看了,太傅府和苏紫沐竟然也能攀上关系吗?
他们总觉得自己可做了什么很蠢的事,完了,这下可怎么办!
吴长溪进来时,看到苏紫沐坐在一堆干草上,心里十分难受,忙问苏紫沐怎么样了。
苏紫沐看了一眼太傅家的家丁,知道自己舅舅应该是去找了太傅夫人,虽然她确信,自己不会有事,毕竟还有空间,而且这大牢,她还是很有信心能出去的,但她现在想知道,背后害她的人,所以才没动作。但太傅夫人这人情,她也记住了。
苏紫沐对吴长溪道:
“舅舅,你不要担心,我没有事,你先回去,告诉姥姥和母亲她们,我很快就会出去的,我算算日子,明天薄止邢就会进京,我本来说好会去城门口迎接他的,但现在恐怕没有这么快离开这里,只能食言了,你去城门口等薄止邢,告诉他,我在牢里,他会理解我的。”
毕竟是她看上的男人,她这样说,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对方肯定有办法让她出去,这便是信任。
吴长溪都没想到,薄止邢要进京了吗!
他突然想到,五年都过去了,而且打了胜仗,所以肯定是要进京领赏的!
吴长溪马上明白了苏紫沐的意思,点点头道:
“好,我一定会见到薄止邢的!”
等吴长溪离开,狱卒们一个个都不敢再随意言语上对苏紫沐不敬,他们腆着脸,小心翼翼地问道:
“苏小姐,我们这身体是怎么回事啊?求您给我们看一下?”
苏紫沐想到她想要的信息,便勾起嘴角道:
“给你们看也可以,但,你们没有证据说抓人就抓人,怕是到时候你们一个个都不会好过吧!”
那几个狱卒愣了一下,方才开口道:
“这事真和我们无关啊,我们大人也是迫于侯府的压力……”
刚说到这,狱卒们就发现自己竟然不小心泄露了,顿时有些懊恼,没想到竟然一不小心把这事说漏嘴了。
侯府?!
苏紫沐但当即明白了。
她可不认识什么侯府,但那位所谓的郡主倒是认识。
苏八丫,还真是厉害啊,先下手为强吗?
猜到是谁要对付自己,苏紫沐就彻底不急了,原本她觉得戳穿苏八丫,一不小心会让她无法接受,直接疯了有些无辜。
可现在……
苏紫沐的眼神瞬间冰冷,随意给这些狱卒说了几个药方,让他们去抓药。
苏紫沐之所以能看出狱卒们身体的毛病,自然是和现在所出的潮湿昏暗地牢有关系,长期待在这种地方,谁身体能好得了。
第二天。
打了胜仗的将士们终于到达了京城,许多百姓们都在城门口和街道上夹道欢迎。
杨玉轩这会儿意气风发,就差把尾巴翘到天上去了,他身为主将,竟然把那些鞑子打到求和,这么大的军功,他可以想象,以后他在京城,绝对可以横着走了,只要想到这一点,他就激动万分!
杨玉轩看了一眼自己身后面无表情的薄止邢,一个毫无身份的泥腿子,即使再厉害又怎么样,功劳还不是全都是自己的!
他特地暗中对薄止邢道:
“你最好记住自己的身份,到了宫里,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自己最好掂量掂量!”
薄止邢哪里看不出来,杨玉轩在警告他,但他的军功已经足够用来娶苏紫沐了,所以并不在意被杨玉轩抢功,薄止邢没有说话,杨玉轩就知道他是妥协了。
这时,吴长溪赶紧喊道:
“止邢兄!薄止邢!我是吴长溪!”
薄止邢耳聪目明,当即看到对方,便下马来到他身边,许多女子本来就一眼被薄止邢的俊美面容吸引,这会儿更是盯着他不放,就差上去抱他了。
吴长溪赶紧说明来意:
“五丫被关地牢了,说是她卖有害的药膳,但药膳根本一点问题都没有,五丫是被冤枉的,但我找了太傅夫人,太傅夫人说那位害五丫的,应该官衔比她高,所以她也无能为力……五丫说你一定有办法的,所以让我来找你,她说她不能来城门口接你了!”
薄止邢听到这话,眼神都彻底变了,就差立刻奔去地牢。
好歹忍住了,也知道此刻自己去的话,根本什么忙都帮不到。
他要进宫!
薄止邢点头让吴长溪不要担心,他一定会让苏紫沐全须全尾的出来!
等再次上了马,薄止邢的目光就变了。
杨玉轩总觉得有不好的预感,等面圣的时候。
众人看到杨玉轩带着四五十人进来时,一个个都悄悄地议论杨玉轩:
“侯府这个嫡子还真是厉害啊,当初邱将军都没能打得鞑子投降,他们竟然做到了!”
“那可不是,圣上还说过段时间要特地举办和鞑子的议和宴会!”
“哼,我呸,就他也好意思说鞑子是被他打退的,真当我眼瞎吗!这些可都不是他的功劳!”一个朝堂上的武将愤愤地瞥了一眼杨玉轩,他就是之前被杨玉轩气走的主将。
要不是杨玉轩利用身份挤走他,现在的功劳,就是他的了,而且他可不会这么无耻,把别人的功劳抢了!
“咦,天哪,你们看杨玉轩身后那个男人,他、他怎么会如此像、像……”
其它人闻言,疑惑地看向杨玉轩身后,当他们看清薄止邢的面容时,都诧异万分,有些都要惊呼出声了。
大臣们简直不敢相信,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相像的人!
五十来岁的皇帝,气势逼人,带着高高在上的凛然气场,可他看到薄止邢的那一刻,脸却立刻变了。
皇帝紧紧攥住了手,有些忐忑地问道:
“杨爱卿……”
杨玉轩见皇上竟然直接叫他的名字,心里别提多激动了,正要昂首挺胸地接受圣上的夸奖和赏赐,结果就听对方继续道:
“你身后的爱卿是?”
杨玉轩一回头,就看到薄止邢,当即脸立刻黑了。
皇上怎么会询问薄止邢,他算老几啊!
可在皇上面前,他什么都不敢说,只能咬牙切齿地回答道:
“这是薄止邢,是我们军营的小将,他是否冲撞了圣上您,我马上叫他离开!”
那些老臣们闻言,一个个看傻子一样看着杨玉轩,就凭薄止邢那张脸,圣上会冲撞,开什么玩笑!
他们总觉得要变天了。
果然,皇上有些激动地喃喃道:
“薄……郉,邢邢意之,缈缈悦之……”
皇上很高兴道:
“好,好名字,阅功勋,论赏!”
杨玉轩皇上没有说什么,有些懊恼,怎么不让他把人赶出去啊、
不过听到要开始读战功了,他也不计较这事了,他这次可是一战成名了。
“秋灰之战,杨将军率三万大军,力退边跶五万大军!魔鬼窟一战,杨将军率两千将士,将三万边跶斩于马下!守城一战,杨将军仅用一千余人,反杀边跶军五千……”
随着一直往下读的战功,那些将士们脸色全变了,那里大部分战功,明明都是薄止邢的,还有一些是他们的,结果现在全都说是杨玉轩的,杨玉轩自从来了之后,不但让他们损失惨重,更是一次胜仗都没有带他们打过,结果现在战功都是他得了!!
那位老将军终于忍不住了,站出来道:
“陛下,老臣有疑议!”
皇上没听到薄止邢的战功,本来就微微皱眉,本来之前皇上自然也知道,这里面有些猫腻,可看到薄止邢后,他心里自然就不满了。
皇上立刻点头道:
“准。”
于是这老将军立刻道:
“请问杨将军,秋灰之战,您用了什么策略,能用三万大军力退五万边跶?当时边跶的先锋是哪位?为什么当时老臣记得领兵出战的,分明是薄小将!”
杨玉轩脸色一变,没想到这个老不死的,这种时候竟然拆他的台,他哪里知道先锋是哪个,边跶先锋这么多,随便都会猜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