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聊斋之长生 >章节目录第四百二十四章:覆灭
    血溅长空,吴桂的身体从空中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般横飞出去,胸口多出一个碗口大小的血洞,眉心也多了个拇指大小的血洞,伴随着嫣红的鲜血溅落,被梦长生和赵拓连手重创,眼看已经活不成。

    “唰!”有金色的光芒从吴桂眉心中飞出,那是一道金色的小人影,拳头大小,带着金光,模样看起来与吴桂神似无二,从吴桂的眉心中钻了出来,然后化作一道金光想着远处的虚空飞色而去:“想走,给本王留下。”

    赵拓神色冷峻,手掌一挥,强大的法力爆发出来,在虚空中凝聚成一只百丈多长的巨大手印,向着拿到金色的人影抓去,这是吴桂的神魂,想要逃遁,想要舍弃肉身逃遁,修士达到炼神境界,灵魂就会凝聚成实体化作神魂。

    不过这个时候的神魂依旧很弱,如果离开肉身根被无法存活,除非做鬼,只有达到长生境界,渡过天劫,神魂化作元神,才可以脱离肉身而存,哪怕肉身被毁,只要元神不灭,那么依旧不会死。

    所以要斩杀长生境界的真人,就一定要灭杀其元神,否者若是其元神没有毁灭,那么毁掉他肉身都没有用,给他时间,完全可以用秘法重塑肉身或者直接夺舍肉身活下来,花费足够的时间就可以再恢复到巅峰。

    看着吴桂飞向远处的神魂,梦长生没有再出手,因为赵拓已经先他一步,吴桂的神魂根本不可能逃得掉,果然,吴桂的身份刚刚冲出去百丈多远,就被赵拓的法力大手印一把抓住,然后用力一捏。

    “噗!”如同一团金色的烟花在空中炸开,吴桂的神魂崩灭消散,其尸体也是无力的从高空掉落下去,砸在下方杭州城正中心的街道上,发出一声巨响,街道的地面被染红一大片:“嘭!”

    像是一瞬间,天地失声,整个杭州都在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无数道目光看向街道上吴桂的尸体,有些回不过神来,权倾江南多年的平南王,就这么陨落了,被人格杀,喋血街头。

    梦长生也低头看了一眼身下砸在街上吴桂的尸体,不过心头并无多大波动,他已经见惯了死人,自己手中也不知沾染了多少鲜血,死亡,已经让他司空见惯,哪怕是吴桂,对他而言,死了,也不过只是一具是尸体罢了。

    “殿下,乱贼吴桂已经伏诛,那接下来的事,留仙也就不参与了。”

    收回吴桂身上的目光,梦长生转头看向赵拓道,此刻赵拓刚刚到冷烟然身边,听到梦长生的话,两人转过头都是眼中微微闪过一丝讶色,梦长生的话有些出乎意料,不过看了身下吴桂的尸体,也当即点了点头。

    “如此也好,此次诛杀乱贼,辛苦留仙了,留仙先行去休息吧,后面的是,交给本王就行了。”

    赵拓淡淡道,吴桂已经死亡,那么接下来对付平南王府自然是易如反掌,他自己和冷烟然随便一个压阵都足以,有没有梦长生也已经无足轻重,所以这个时候梦长说这话也没有多想。

    “待本王处理好此事,再与留仙详谈,高阳之事,本王之前唐突,不知留仙与高阳早生情愫,若是早知如此,此次本王也不会想出这个办法,希望留仙不要见怪,待本王处理好后面之事,再亲自向留仙道歉。”赵拓又道。

    “留仙还请放心,你与高阳之事,本王绝对百分之百支持。”

    “那就多谢殿下成全了。”梦长生脸上露出一丝‘感激’的笑容,对着赵拓拱了拱手,然后转身向着镜湖山庄飞去,在转身的一瞬间,脸上的笑容也是尽数消失不见。

    “平南王拥兵自重,野心昭然,欲意谋反,罪不可恕,传本王命令,杀!平南王王府上下,一个不留!”

    梦长生走后,赵拓也向着平南王府毫不犹豫的挥起了屠刀。

    “燕王有令,平南王吴桂拥兵自重,意图谋反,罪不可恕,杀,一个不留。”“诛杀逆贼”“杀!”

    刹那间,平南王府方向,喊杀声震天,埋伏在平南王府周围的李牧、卢青青、丁风、高岩峰四个四个人带着武卫的人直接包围平南王府冲杀了进去,没有丝毫留手,只要是平南王府的人,无论男女老少,一切斩杀。

    这世界上,最珍贵的是人命,但是最不珍贵的,也是人命。

    “世子,我们保护你杀出去,离开杭州。”

    李权、铁锋、百里川三人找到吴权,不得不说,三人对吴桂忠心耿耿,哪怕现在吴桂四人,三人也没有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想法,而是第一时间回到王府要保护物权离开杭州。

    吴权一身白衣,坐在亭子中,神色却是出奇的平静,无喜无怒,无悲无伤,闻言看向李权三人:“不用了,李将军、铁将军、百里将军,你们三个走吧,我吴权不过废人一个,就算你们带我走又有何用,平南王府已经倒了,你们走吧。”看着三人,吴权淡淡道。

    “这么多年来,你们为我吴家做的已经够多了,走吧,离开这里,我已经喝下了毒酒,活不了了,不要为了我一个将死之人搭上自己性命,走吧,快些离开。”

    吴权神色平静道,话敢说完,脸色一红,嘴角已经有意思黑色的血液流了出来。

    “殿下”李权三人见此皆是脸色一变,焦急的看着李权。

    “走,不要管我,不要为了我一个将死之人害了自己。”

    吴权对三人摆手,一只手则是已经撑着桌子,脸上露出痛苦强撑之色。

    “想走,一个都不可能,殿下有令,今日平南王府的人一个都别想走。”李牧带着卢青青、丁风、高岩峰三人出现在屋顶上,看着下方的吴权和李权几人,眼中杀意一闪:“出手,一个不留!”

    日落西山,残阳如血,大片的天空都像是被血水冲洗过了一般,鲜红一片,杭州城中,无数人看着平南王府方向,或害怕、或惊恐、或肃然,无不感到一种惊悚和冰寒。

    喊杀声、惨叫声、哭喊声、轰鸣声响成一片,交织在平南王府上空,足足持续一个多时辰才平息下来,不过这时候,大半的平南王府都已经成了废墟,横七竖八的尸体躺了一地,夕阳的余晖照在尸体上,鲜红一片。

    “结束了。”

    镜湖山庄的观景台上,梦长生背负双手,看着平南王府方向,默默的收回目光。

    杭州城外的一处闪电之上,李师师迎风而立,也是静静的看着平南王府方向。

    “想不到权倾江南的平南王,就这么落幕了。”

    脸上闪过一丝复杂之色,虽然她天心圣斋与平南王府没有什么瓜葛,但是平南王吴桂好歹也是名震天下的高手,权倾江南,算得上一位枭雄,但就是这么一个人物,就这般陨落了。

    李师师心头止不住的感到有些触动,生出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最后目光又忍不住看了镜湖山庄方向医院,她知道,吴桂的覆灭,与梦长生有着直接的关系。

    “师傅,你说为什么一定要打打杀杀你死我活呢,生灵与生灵之间,就不能和平相处吗?”

    金山寺,小灵看着平南王府方向向着身边的法海问道。

    “人吃牛,牛吃草。”法海道。

    小灵一愣,不解的看向法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