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六界封神 >章节目录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传播消息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传播消息



    看着说完话的桓天穹身体已经在消散,一旁的桓天宇身体也在消散,那年男子眼睛都直了。!



    “糟了!我们计了,这是调虎离山!”年男子立即醒悟了过来,然后直接朝着城内冲了过去。



    不久之后,年男子来到了客栈,进入客栈将整个客栈里里外外都搜了一个遍,也没有见到桓天穹兄弟的踪影。



    客栈的店掌柜也不清楚桓天穹他们什么时候离开的,整个客栈都没有见到他们离开。



    年男子彻底的傻了,他一直都在这里盯着,怎么无缘无故的消失了呢?



    丹阳殿。



    老者神色慌张,表情有些难看,并且有些颤抖的来到了谷阳的面前,此时谷阳还在喝着酒,等待着老者将桓天穹兄弟带到他的面前来让他凌辱。



    老者颤颤巍巍的说道:“少爷……我们计了……桓天穹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彻底的消失在我们的监控之了……”



    原本兴致盎然的谷阳听到这话,脸一下子阴沉了起来,他冷冷的盯着老者,道:“废物!简直是一群废物!竟然让两个大活人眼睁睁的从你们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了!”



    “他们……他们实在是太狡猾了,连客栈的掌柜伙计都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离开的客栈……”老者辩解着说道。



    “真是可笑啊,在白帝城内两个大活人在你们这么多强者的面前消失了?你们不觉得可笑吗?”谷阳讥笑着说道:“你们这样的能力能够守卫白帝城吗?”



    老者一言不发,他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其他的话说了。



    谷阳心实在是憋屈得很啊,眼看着要将桓天穹抓住,能够报了在大街羞辱他的仇,现在却反而被桓天穹兄弟给耍了。



    “废物!”谷阳拿起酒壶狠狠地砸在了地,大吼着道:“都给我滚,给我滚!”



    尽管老者这一次没有办好事情,但是谷阳也只能够发发脾气,不能够将老者他们怎么样。



    整个丹阳殿还需要老者他们这些人去搭理,靠他这个公子哥是根本不可能撑起来的。



    而且,他爷爷那边他也无法交代,这些人可都是他爷爷安排过来的,他可以指使他们,但是没有全力决定他们的生死。



    桓天穹与桓天宇两人顺利的走出了白帝城,直接是来到了距离白帝城千里的一座小镇之,他们将伪装都去掉了,恢复了原本的样貌。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之后,叶晨也来到了小镇,兄弟三人都是有种逃出生天的感觉,聚在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我们现在已经达到了天元洲了,这里是天元洲四府之一的天阳府,丹阳山在天阳府。”桓天穹说道。



    “原来丹阳宗距离白帝城这么近。”叶晨微微点头道。



    桓天穹说道:“虽然丹阳宗在天阳府,但是却也在天阳府的边界,与白帝城刚好是一南一北。”



    “大哥,我们下一步怎么行动?”桓天宇问道。



    桓天穹说道:“我接任务的时候,已经知道了几处秘境,其有一处秘境在天阳府,所以我们先去探一探天阳府这个秘境。”



    “既然丹阳宗在天阳府,那么我们也顺便将白帝城的事情传播出去,让丹阳宗的人知道知道,也许这对于丹阳宗来说,是一件不错的消息。”叶晨嘴角微微扬起道。



    桓天宇笑道:“如果真如三弟所说,丹阳宗内部在分裂,那这个谷阳绝对没有好日子过了。”



    随后,叶晨三人在小镇休息了一天时间,也弄来了有关于天阳府的地图。



    桓天穹根据地图所示,对照宗门给的秘境的位置,确定了秘境的具体方位,第二天三人启程前往那个秘境。



    那一处秘境距离小镇有足足十天的路程,需要穿过三座城池,而叶晨三人每一次路过一个城池,都会停留下来一天。



    在这一天的时间里,他们不干别的,在酒楼一边喝酒,一边议论着在白帝城的事情,看似有意无意的将谷阳在白帝城的事情给传了出去。



    对于很多人来所,当然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啦。



    丹阳宗在天阳府,因此,在天阳府的每一个城池自然都有丹阳宗的人存在,这消息自然而然的也在短时间内被传到了丹阳宗的内部。



    丹阳宗,一间炼丹房内,一名老者正坐在一个紫金炼丹炉面前炼制着一炉丹药。



    这时候,一名年男子走了进来,这年男子相貌与老者有七八分的相似,一看是父子关系。



    “父亲,白帝城内出了些事情。”年男子恭敬的在老者面前说道。



    老者眼眸微微眯了一下,道:“那个混账小子又惹了什么麻烦了?”



    “这一次麻烦可能较大,对于我们这一方而言,很不利。”年男子神色凝重的说道。



    老者眼睛更是眯成了一条缝,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弥漫出来,只说了一个字,“说。”



    但这一个字说得很重,让年男子浑身一颤,知道他这位父亲已经开始动怒了。



    在丹阳宗另一座阁楼之,一名意气风发的年男子正手持折扇站在阁楼眺望着整个丹阳宗,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眼神微微一动,随后也没有在意,继续眺望着。



    一名老者走到了阁楼,面带着笑容说道:“宗主,有一个好消息。”



    “说。”年男子淡淡道。



    “白帝城出了点事情,谷阳那混账小子给我们一个很好的机会啊。”老者神秘兮兮的笑道。



    年男子颇为感兴趣的转过身来看着老者道:“你不要卖关子了,有什么好消息说吧。”



    “有传闻,谷阳在白帝城内无恶不作,为非作歹,草菅人命,整个白帝城对谷阳都极为不满,而且丢人还丢到了造化仙宗去了。”



    老者挑着眉毛,将他所知道的整个事情都讲述了一遍。



    年男子闻言之后,也是露出了一抹笑容,道:“这个谷阳还真是不给谷泰安省心啊,在这个时候都不知道收敛,这件事证实了吗?”



    “我已经派人去证实了,不过谷泰安那老狐狸肯定也会派人去。”老者说道。



    年男子无所谓的摇头道:“无妨,只要这个消息是真的,他算知道了整个事情的真相也依旧改变不了什么,谷泰安估计也想不到,是自己的孙子给了他一块绊脚石啊。”



    炼丹房,老者阴沉着脸,一股怒意弥漫开来,一旁的年男子低着头站在一旁,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你生了一个好儿子啊。”老者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这几个字。



    年男子浑身冷汗都流了出来,没有敢说话,老者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我好不容易将葛老换下来,让他去管理白帝城的丹阳殿,还千叮咛万嘱咐,最后依旧给我制造了这么一个大麻烦。”



    “父亲……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年男子壮着胆子问道。



    老者哼道:“怎么办?现在这件事药家那边肯定都知道了,现在我们一直保持着僵局,现在这个僵局竟然被谷阳那小子给破了,药家必定会那谷阳开刀。”



    “那谷阳……”年男子深吸了一口气。



    “谷阳保不住了……”老者同样是深吸了一口气,他也这么一个孙子,从他这里开始谷家是一脉单传,他又何尝想这样啊。



    “父亲,那可是您唯一的孙子啊……”年男子哀求的看着老者说道。



    “为了大局,为了我们谷家的辉煌,现在只能够如此。”老者一阵叹息之后,眼神变得决绝与冷漠起来。



    年男子看到了老者那决然的表情,知道这件事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了,他低着头,心一阵痛。



    数日之后。



    白帝城丹阳殿。



    谷阳还是一如既往的在白帝城潇洒,对于丹阳殿的事情一概都交给了老者去打点,而他自己天天风花雪月。



    此时的谷阳还不知道,现在白帝城,已经是暗流涌动了。



    丹阳殿第七层,老者站在了一名带着斗篷的男子面前,神色显得极为的恭敬,连一个眼神都不敢有任何冒犯。



    “我让你辅佐谷阳,你是这么辅助的?”斗篷男子声音低沉,对老者质问道。



    老者吓得一哆嗦,腰弯得更低了,颤颤巍巍的说道:“我……少爷完全不停我们的……我们……”



    “少爷不听你的,你不会向我们禀告吗?你还纵容着少爷胡来,现在酿成了大错,谁都保不了你们!”斗篷男子喝道。



    老者浑身一颤,道:“大人……”



    老者还没有说完,有一道光芒从斗篷男子身冲出,直接洞穿了老者的头颅,一股鲜血从老者的头颅喷了出来,老者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看着斗篷男子。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斗篷男子会这样将他给杀了……



    “我儿子保不住了,你们也要跟着去陪葬,要不是你们辅佐不力,也不会有今天的局面。”斗篷男子冷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