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六零媳妇凶猛 >章节目录第063章 察觉
    交完公粮,梨花公社的三个生产队的人便张罗着回去了。

    沈墨霏混在人群里,背篓里那满当当的东西看的同乡的人眼热不已,不过大多人还是因为跟她不熟悉或是因她脾气不好而不敢过来询问,只能离她远远地,小声讨论她到底是从哪弄来的这些好东西。

    而同样跟着上镇上来买盐的白三婶却是一脸羡慕嫉妒,那背篓里的东西从哪儿来的她在明白不过,这败家的女人肯定是拿着他们家辉儿带回来的钱票去供销社花了。

    否则就凭她跟她娘家闹得那么僵硬,她哪来的钱买这些好东西?

    如果是以前,白三婶肯定会仗着自己长辈的身份去占便宜,可昨天董雨被揍的哭爹喊娘的一幕还历历在目呢,她可不敢再去招惹这个疯婆子。

    所以沈墨霏倒是难得的清静。

    “这两位就是要回咱们一大队住的老教师,他们姓章,大伙赶紧过来先认识一下啊。”

    生产队长刘大栓带着两名头发花白的老夫妻过来,冲着大伙介绍道。

    章姓夫妻对于在场众人来说都十分陌生,老两口虽然穿的一身朴素,可与刘大栓站在一块儿还是能看得出来明显的差距,那种温养在书中几十年的气质可不是一个日常下地劳作的农民汉子能比的。

    老头姓章,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虽然面容苍老可却有股书生卷气,一瞧就是那种大学教授的样子,站的笔直端正,精神十足,眼中也没有大多城里人看到乡下农民的嫌弃,反而抬起手冲着众人打招呼道,“各位老乡好,在下姓章,立早章,以后都是住同一个地方的人了,还请大家多多照顾,如果有什么需要我章老头帮忙的,在老头子我能做到的情况下,我也会义不容辞的帮忙的。”

    站在章老头的老太太看上去也有六七十的年纪,不过对比起乡下老太太因为长期劳作而被晒得皮肤干裂粗糙又黢黑的样子来说,她看上去可就像旧社会那些养尊处优的老太太了,这把年纪皮肤还莹润有光泽,看的一众乡下农妇目露羡慕。

    “这是我的老妻,姓谷。”章老头笑呵呵的介绍道。

    而谷老太太也笑容温婉的跟大家打着招呼,夫妻二人看上去并不像大部分读书人那样不好相处。

    双方暗自打量着,沈墨霏也琢磨着这对老夫妻的身份。

    虽然刚才那老头一番介绍听起来还挺平易近人的,可却并没有告诉众人他的名字,也不晓得是忘记了还是不想说……亦或是,这连姓氏都是假的。

    眼底闪过一丝幽光,然而梨花沟三个生产队的人们却并没有她这么多心眼,完全没觉得人家不说名字有啥奇怪的,在短暂的交流下,以乡下人的朴实与热情下,这对气质非同寻常的夫妻很快的便与众人交好。

    就连白三婶这样在家里喜欢挑拨是非的妇人也围在老太太身边好奇的问着问题,眼中带着对城里知识分子的讨好与好奇。

    新人的加入倒是让众人对沈墨霏背篓里的东西减少了许多关注。

    一路走着回乡,半路上章老头夫妇俩就因为体力跟不上而被几个青壮年轮流背着走了。

    有人在暗地里嘀嘀咕咕的表达着自己的嫌弃,也有人琢磨着能不能从这老两口那里讨些好处,毕竟他们带来的行李看上去没多少,可粮食却有百十来斤呢!

    不管这些人是心怀鬼胎还是心存善念,对于沈墨霏来说这些都跟她毫无关系。

    她背着不轻的货物,脚下却如踩着风似得,远远地将大部队甩在后面,看的众人一阵惊奇,纷纷感叹怎么她的体力这么好。

    每到了交公粮的时候就算来的都是壮年汉子,可也会因为饥饿和体力消耗太快而累的大汗淋漓,所以沈墨霏这走的极快的速度就相当显眼了。

    当然,这些外人是什么看法,沈墨霏是一点都不在乎。

    想着背后背篓里的那些东西,特别是那些瑕疵布,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让齐母做两身新衣服穿上了,还有齐锦辉那家伙看到这些东西也肯定会高兴坏了吧?!

    不,不对!

    沈墨霏脸上不易察觉的笑容一僵,突然站定,一巴掌狠狠的拍了下脑门。

    “我干嘛要在乎那家伙高不高兴?沈墨霏,你不会是疯了吧?他可是你的敌人!敌人!”

    发觉自己不知不觉中竟然对自己的敌人那么在意,沈墨霏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想想过去这一个多月她时不时的对那男人捏把脸吃个豆腐啥的……

    “药丸……我肯定是疯了……”

    甩甩头,将那些不靠谱的想法抛开,沈墨霏脚步骤然放慢,倒是没那么急着回家了。

    她又不是智商低的傻瓜蛋,不知不觉习惯了齐锦辉这个天敌的存在,甚至已经开始慢慢变得在乎……这意味着什么?

    是喜欢吗?

    眼底闪过一丝茫然,一向喜欢用拳头说话的星盗头子活了这么多年还真没有处过对象,所以对特蕾娅以前特别喜欢看的那种脑残爱情片她一向是嗤之以鼻,根本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人因为那狗屁爱情而为另外一个人要死要活的。

    眉头几乎皱成了个川字,沈墨霏一路纠结着自己对齐锦辉那家伙到底存着什么心思回了家。

    刚刚走进院子,就瞧见某个男人坐在轮椅上眼巴巴的在门口张望着,看见她回来后眼睛一亮,就连那张平日里总是显得有丝冷漠的俊脸也变得柔和起来。

    明明没有露出丝毫笑容,可偏偏硬生生的给人一种他很高兴的感觉。

    沈墨霏猛地捂着自己的心口,感觉突然被啥戳中了心脏似得,砰砰跳的极快,站在院子里迟迟没有过去。

    “怎么了?”齐锦辉察觉出她的不对劲,眼底划过一丝担忧,“被人欺负了还是出什么事儿了?”

    说着,他就撑着轮椅想过来,沈墨霏连忙跑过去按住他,轻咳一声,不自在道,“就是刚才突然想起件事儿,你觉得我像是那种能被欺负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