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乱入之王 >章节目录第八十章 花海(一)
虽然隔着开阔的湖面一眼就能看到,但真要走到那座城堡里去,还要走上好一段路。

悬挂到天上的只有弯弯的月牙,一旦入夜,就很快达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当然,这是对于常人而言,而这两位都不是常人。

事实上,如果不是在远处看到城堡中有些微的灯火,他们都准备先找个旅店住下,等到第二天再说了。

在夜幕中路过湖边的几户渔家,听着粗犷的肾吟声偶尔传来,薛琼突然道:“你看,他们虽然从附近搜刮了不少财物回来,但其实连足够的燃料都生产不了,所以就算再怎么有钱,晚上能做的事情就只有造人了。”

“不仅如此,你听他们的声音这么嗨,估计也是觉得手中有钱,心中不慌…可笑。”

坎基洛也习惯了薛琼时不时会冒出些没头没尾的话,也没有多想,只是顺口问道:“有什么可笑的?”

“怎么不可笑了?你看,周围近一点的城镇都已经成了鬼城,他们还当成了好事…我刚刚还特意看了一下,整座镇子里的马只有十来匹,绝大多数还是跑不快、还失去了繁殖能力的老马,只能拉拉磨。”

“这就意味着他们走不了更远了,意味着就算他们掌握着再多的金银,实际上已经连一斤面粉、一块腌肉都买不到。”

“很快,他们就会发现,手中的金银已经变成了石头…其实已经有些端倪了,你没发现这里的物价比新西雅图还高?”

“再紧接着,他们开足马力造出来的这波人也该出生了,小孩子长大也要吃饭,而这里只有这一座湖。就算他们把麦田、牧场扩大,也绝对跟不上人口增长的速度…这甚至都不用考虑环境的承载能力问题。”

“然后,等这些孩子再稍微长大之后,这座与世隔绝的小镇,就会只剩下少数饿着肚子的上一代,和更多精力充沛、但同样饿着肚子的青少年…你觉得会发生什么事?”

随着薛琼突然发表的长篇大论步入尾声,两人也走进了湖边的小树林,耳边制造新生命的前奏渐渐远去,坎基洛忽地感觉到浑身发冷,抱着膀子抖了两下,“妈地,你吓死我了!”

然而,不光是鬼故事的唯一听众,连薛琼的肩膀都微不可查地抖了抖。

因为他也感觉到了一股凉意…

他的夜视能力会比坎基洛好一些,所以他能注意到这些看似笔直茂盛,长势喜人的橡木和红杉,其实每棵树上的叶子都已经干了大半——要知道这才九月份。

两人脚下的土路,虽然直觉上是过往的人踩踏多了才形成的,但实际上,只是因为地上的灌木也枯死了不少,这才在树木的间隙之中腾出了这条“林间小道”。

野兔、野鹿、甚至野化的猫狗的脚步声、鸟类飞行的声音,就算是在戈壁上行进时都能偶尔听到,但在进入这片树林之后,却只能感觉到一片静寂…如果再集中注意力去听,也只能听到老鼠、蝙蝠和蛾子那点微不可查的动静。

这片树林之中的【生机】,已经达到十分微弱的地步了。

甚至,当一阵轻风穿过树林,带起如同哀泣般的诡异声响时,薛琼那如同两栖动物般的能量感应能力,还在空气中看到了微弱的魔力流动…属性上偏暗,但又比较特殊,掺了一些纯粹的灵魂能量进去,比较接近亡灵法术那一系的,但又没有标准的亡灵或者亡灵法师身上那种经过操纵、约束过的痕迹。

只需要一瞬间,他就从这些景象联系到了“阴气”两个字,只不过他好奇的是,这些稀薄微弱,但总量绝不会小,又没有特意控制的魔力,到底是怎么被固着在这里,而不会自然消散、失去特性的?

但纵使此时薛琼心中有千般疑惑,他也不会说出嘴去,毕竟这很可能是小韵搞出来的杰作,而如果吓跑了坎基洛这个玩伴,这趟旅程也会变得无聊很多…

绕湖而行的路途说远也不远,只是林地中的地形有些复杂,两人的心态和速度也都接近饭后遛弯,才会显得他们稍稍跋涉了一下。

当二人来到了石造城堡院落外的拉花铁门前时,夜空中的上弦月都还没有挂到中天。

三层的石头城堡,在这座遍地只有木制平房的小镇上看着雄伟,其实并没有多大。从近处看,也能看出里面只有一个大厅,几间厢房,面积加起来也过不了二百平米。

外墙的石头上遍布着青苔和水渍,看起来肮脏又陈旧,没有什么花头。唯一有些让人眼前一亮的,就是铁栅栏后一大片明显经过精心打理的花园…

那里,密密麻麻的雪白色曼珠沙华,正热烈地盛开在月色之下。

锦簇的花团,仿佛形成了一片海洋,新月之下的阴风中,白色的波澜起伏。

曼珠沙华,又叫彼岸花。

薛琼深吸了一口气,彼岸花那介于菊花和大蒜之间,有些难名的、特有的淡雅香气涌入鼻腔,但因为数量太多,反而显得浓烈了,而在此之中,却又掺杂了一股微不可查,本身的存在感却又十分强烈的芳香,按说应该是霸道的沁人心脾,但因为被压倒的数量,反而落到了次位。

这才让薛琼注意到,那花圃中的植物其实不只有曼珠沙华一种,在吸引了全部注意力的雪白花海旁边,还有另一片占地面积几乎同样大,但长势却有着天壤之别的植物,单是续住绿叶就已经似乎竭尽了全力,只有顽强的寥寥几株好不容易开出了花朵。

百合花。

和曼珠沙华一样,百合的颜色也是雪白,不知是否是因为数量的对比,还是单纯地因为这种花长得比较大,又或者是那种不屈而无畏的纯洁气质甚至都让人觉得有点伟大,比起密集的曼珠沙华,在注意到这些白得纯粹而没有一丝瑕疵的、寥寥无几的百合花之后,它们的“存在感”相比之下反而要更加强烈许多。

但薛琼的思路比较刁钻,比较清奇。

发现这些百合花的存在只是意外,他闻这一下的本来目的,只是为了试试有没有大粪味——原始的白人文明是极度不注意卫生的,中世纪的欧洲更是粪便满地,高跟鞋被发明的原因之一,就是为了贵族逛街的时候脚上少沾点屎…而园湖镇的街道上也毫无例外地布满了肥料。他要确认有没有这股味儿,就是为了确认这座城堡的主人是不是这世界的“原住民”。

还好,没有…各种意义上。

但到这儿薛琼脑子里又来了个问题,既然没怎么施肥,那那些曼珠沙华怎么又能开得这么好?

另外,这里的“阴气”也要比树林中强烈了好几倍。

而相比之下,坎基洛就没有什么赏花的闲情逸致,更不会在花香里面找屎味还把自己绕进去,只是在薛琼抬起鼻子闻的时候,把手从拉花铁门中穿过去,握住铁链上的挂锁,在门上碰了两下。

没等多久,一位头顶着整齐卷曲的白色假发(TVB法官同款),身着着考究黑色西装的中年人就推开了城堡的大门,踏着精准的步伐,不紧不慢地走到了庭院门口,先是稍稍鞠了个不超过四十度的躬,才开口道:“这么晚了,请问两位是?”

不在乎寒暄的内容,此时的薛琼和坎基洛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英伦腔?!!”

英语也是有口音的,而且英美之间差别十分明显,暂且不论薛琼这种经历了很多剧情世界,并且为了熟知剧情,恶补过无数西方影视作品,就算语言水平大部分来自“语言精通”强化,也能简单听出来的轮回者,坎基洛更是有着“穿越前来自香港”的人设,殖民时期的英国佬也见过不少,所以两人在这位开口的一瞬间,就感觉到了强烈的违和感。

要知道,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北美,虽然是在核战洗礼后还是以英语为主流语言,而且是偏向美国南方的红脖子口音…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就像是你在东北突然猝不及防地听到了几句上海话。

不过诧异归诧异,两人还是面色如常,而相对更有礼貌一点的薛琼也鞠躬回礼,不卑不亢,但也姑且入乡随俗,换成了英伦口音说道:“我们来自新西雅图,是弗洛小姐招募的护卫。”

看着就十分有范儿的管家点了点头,“欢迎。”

摘下后腰的铜制钥匙,管家慢悠悠地打开了门上的挂锁,将两扇铁门完全拉开,做了个请的手势,这才道:“请进。”

坎基洛耸了耸肩,大步流星地走进了庭院,反正他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龙潭虎穴闯便闯了。

而薛琼则是礼貌地道了声谢才往里走,但倒不至于殷勤地帮管家关门,只是在石子路上稍稍等了他一下而已。

并且顺便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不知是真是假的英国佬…

这货身上的衣着乍一看十分考究,是教科书般的英伦管家标配,但仔细看来,各种针脚、剪裁其实也只是普通水平,明显是要求制作的人虽然有着远超于这世界的审美要求,但又不得不向附近乡村裁缝的粗陋水准妥协的产物。

在浓烈的“阴气”之中无法察觉到这人身上有任何的魔力流动,但是他那苍白的脸色,无神的面容,哪怕是薛琼没有感应魔力的能力,仅凭肉眼和基本的常识,也能看出他的【生气】已经到了十分微弱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