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旅行体验师 >章节目录第二百三十二章 明永冰川
    转过一道弯,远远天边立着的是白马雪山,在看到雪山的同时,手机提示音此起彼伏,

    仿佛在提醒大家:醒醒啦,面对现实吧。

    队伍里唯一不着急的,就是顾淼了,到达澜沧江河谷的时候,他注意到江岸两边的文化完全不一样,

    西岸有茨中教堂,东岸有白塔。

    茨中出得好葡萄酒,就连葡萄酒产区极多的法国人都对茨中的葡萄酒评价很高。

    只可惜,顾淼不懂得品酒,

    红酒=酸,

    白酒=辣,

    啤酒=苦,

    米酒=甜,

    黄酒=难以言喻的味道,

    在山里走了几天,好好洗个澡,在太阳底下找个地方躺着,耳旁是澜沧江的浪奔浪流,手里端着红酒,

    全身都变得酥软,懒懒不想起来。

    直到一只狗兴高采烈的从远方出现,停在他的面前,转悠了两圈,

    不知为什么,顾淼从它的脸上看出了失望,

    呃,是不是占了人家的地盘?

    赶紧站起来挪了个地方,

    果然,那只狗愉快的趴下来,闭上眼睛,一动不动,如同被常威打过的来福。

    从茨中玫瑰红客栈醒来,别人已经离开,顾淼眨巴着眼睛,想起来,今天应该出发去飞来寺,

    本来对梅里雪山并不是有十分大的兴趣,

    不就是日照金山么,

    在尼泊尔看过一次又一次,都看到根本不想看了。

    但是,昨天跟在客栈里遇到几个反穿碧罗雪山的人,他们刚刚从雨崩那边过来,

    把梅里雪山说的天上有,地下无,

    还有神瀑许愿什么的,

    顾淼如实把这件事给沙蓓蓓汇报了一下,

    本来是以吐槽的态度说的,

    还没有来得及对封建迷信进行鞭挞,沙蓓蓓就说:

    “你要是去的话,帮我去神瀑许个愿吧。”

    ……

    “要是不方便就算了。”

    “方便方便,特别方便,我本来就打算要去的。”顾淼马上回答。

    到达飞来寺的时候,顾淼看见周围一圈墙,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

    很久以前,飞来寺是干干净净,老老实实的,

    现在,飞来寺的围墙,加上一个中信御庭酒店,整个把景观挡了个严严实实,

    曾经飞来寺并不需要门票,

    曾经飞来寺只要10块钱香火钱,

    曾经飞来寺只要60块钱门票,

    现在,人家只卖套票!

    只想去某一个地方,那是不可能的,最便宜的套票150块,在网上买最多也就便宜到130,

    清晨,天还没有亮,等待拍摄日照金山的人们就已经各自扛着长枪短炮蹲在飞来寺的观景台,

    看来今天没有东瀛人,天上只有一丝丝的白云,

    梅里的太子十三峰,与此前在尼泊尔徒步的时候看的日照金山,还是有一定差别的,

    那些是一枝独秀,

    这里是绵延一片,

    得横着拉开一张全景才能放得下,

    老法师们认真的左拍右拍,据说是要回去使用拼接大法,

    如果使用全景镜头,会产生鱼眼效果,相片两边会发生变形,

    甚至耳边还听见了嗡嗡的声响,不知是谁放了一只大疆上天,不紧不慢的飞着拍全景,

    梅里的主峰卡瓦格博,说高也不高,海拔6740,比珠峰要矮不少,

    偏偏至今没有人登顶成功,

    1991年1月,中日联合登山队说要上山,

    当地人震惊了,认为登山队是要爬到神灵的头上,是对神山不敬,会惹来大祸的。

    登山队员说这就是一个普通的登山运动,

    两边对撕了很久,最终,上头还是批准了登山计划,

    山难前,已经出现了多次的雪崩,他们坚持不下山,

    最后,就有一点神话的感觉了:

    出发前,登山队求了寺庙里的护身符,也找了la ma念经保佑,

    等到他们冲顶的时候,村民已经快要气炸了,

    据说当时最多有两万多名la ma和当地人在飞来寺念经诅咒,不只是针对登山队,而是直接对卡瓦格博不满:

    “卡瓦格博爷爷,展现你的威力吧,不然我们就不再敬你了。”

    最终,雪崩,把登山队17人都埋了。

    到了1996年,日本登山队……又来了。

    当地人这下炸的更厉害了,不仅是住在山下的人,就连住在山上村庄里的人都下山了,

    具体大概像《黑豹3》里瓦坎达选国王那样,

    他们躺在路上,躺在桥上:“你们要上山,先从我们身上过去。”

    然而,坚定的登山队,又上去了……

    上到一半,中日两国都说天气有变,赶紧下来。

    等到下来,又啥事也没有了,天气好的很。

    这件事被拍成了纪录片,

    与《致命海拔》成为许多登雪山的人学习资料。

    也成为了无神唯物主义与宗教思想的大辩论的论题,至今双方谁都没有说服谁。

    顾淼一向从心,他只想愉快的玩耍,梅里,远观就可以了。

    回到住的梅里山庄,顾淼认真的翻看着电脑上的地图,沉思着要不要去明永,要不要去西当,或者直接杀到雨崩。

    “嗨,今天还住在这里吗?”一脸阳光的老板娘凑过来,倚在桌旁,顾淼知道老板娘显然不是想要来一场金镶玉与周淮安之间的热情激荡,她只是想确定一下今天还能不能收到房钱而已。

    “啊,不住了。”飞来寺这里也就只有一个日照金山,

    日都日完了,还不走吗。

    闲着也是闲着,收拾好行李出去到大路上,决定拦车,这边的车一般都是往西当或是明永走的,能拦到谁是谁。

    不挑不捡,立刻上车。

    刚刚才过了八点半,一个小时前热闹的只能看见人头的飞来寺观景台附近,现在连鬼都看不见。

    正常的人类早就各自找好了伴,在八点左右的时候就已经包车出发了,

    是的,现在连包的车都不好找,都在路上,还没有回程呢。

    在路边蹲了许久,只有风吹黄土一头灰,

    “还没找到车呢?”老板娘在二楼,风情万种的冲着蹲在路边的顾淼招手。

    她不是对着顾淼招手,是对着顾淼的钱包招手,

    做人要时刻有点X数,不然就会像金湘玉杀掉的第一个肉包子馅那样。

    “要不要包车呀?”老板娘冲着她笑。

    “有人要拼车吗?”

    “没有。”

    靠,那你说什么?

    老板娘笑着耸耸肩:“没有办法啦,我们这里就是这样的,晚上好多人,早上就没人了,你要是昨天晚上说嘛,今天就能给你安排上车的。”

    现在说这种毫无建设意义的话,有什么用。

    顾淼蹲在路边伸长了腿,忽然想起,老板娘突然问他要不要包车,是不是有车回来了。

    “老板娘,现在有车可以包吗?”

    “车有呀,但是没有人陪你哟。”

    “有司机陪我就行啊。”

    “哦?”老板娘愣了一下,“你要一个人包车啊,很贵的。”

    “赚钱不就是为了让自己过的更愉快吗?”顾淼笑着说。

    相当的有道理。

    老板娘帮着联系了司机,过了一会儿,远远的就来了一辆面包车,缓缓停在门口。

    一个中年男人从司机座上跳了下来:“是你包车去明永冰川吗?”

    “嗯,是啊。”顾淼站起身。

    司机忙帮着他拎行李,然后说:“一会儿有几个人,我朋友,想搭一段车,可以吗?”

    “啊?”顾淼没反应过来。

    司机赶紧说:“就一小段,她们都是养路工。”

    “哦哦哦,那必须带上。”如今在荒无人烟的地方,还有可以开车的公路,全靠养路工支撑着,没有人养护的道路简直就是因吹丝挺,比如肯尼亚的一段从博格里亚进首都内罗毕的公路,

    地上全是洞,洞也没人补,就用一个个的白圈划起来,颇像考驾照时候的压大饼项目,随时随地掉坑里“咣”。

    这几个养路工都是女性,一路上很是腼腆,除了对顾淼表示感谢之外,就没有说话,到了工作路段之后,她们就下车了。

    顾淼看着窗外,陡峭的山峰之上偶尔出现的电线杆、电信运营商的发射塔,寻常人徒手爬上去都挺困难,当初到底是怎么把那些东西扛上去,还架起来的。

    在大城市里的时候不觉得,到了偏僻的地方,就深深感受到,基础建设的重要性,

    手机没信号,那简直就是天塌了,

    去南极之前,顾淼曾经打听过船上信号怎么样,担心有事不能及时处理,还被人嘲笑:“你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吧,地球离了你又不是不转。”

    没错,地球离了谁都会转,

    但是如果自己脱离了地球,那就死透了,

    不然怎么那么多女人休四个月产假回来,可能降薪了,可能降职了,可能边缘化到直接自觉滚蛋了。

    直播主、写手,断更一天两天还可以,断更个七八九十天呢,

    等爽够回来,就发现自己已经成为了死在沙滩上的前浪,

    因此,他由衷的感激在最基层工作的人们。

    没过一会儿,车就已经到了明永村。

    明永村的条件相当不错,感觉整个村子就是一个正经的农家乐,比起山沟沟里的某些村子强太多,也是因为游客的到来,才会让他们有动力把村子弄得像样一点。

    游客的到来,还带来了垃圾,

    大多数人会自己带走,有些不靠谱的人就随手丢弃,包括无法降解的塑料包装袋。

    景区里有安排专人清理,顾淼向前走的时候,就看见了一位藏位老奶奶在捡塑料包装。

    明永冰川开发已经很多年,道路的标示很清晰,完全不用担心迷路。

    人工搭建的木板路,让人与自然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在峡谷中走了一段,巨大的明永冰川瞬间出现在眼前,

    最高处的悬崖边有一个观景点,可以近距离的看见,黑灰的冰舌,从群山之中探出,

    夏天,冰川夹杂着泥沙,比不得南极的雪白干净,

    不过南极的冰川,与周围雪融在一起,看起来少了这种被两边青翠大山夹着的壮观感,

    松鼠从一旁的草堆里蹿上观景台,好奇的打量二足动物之后,又蹦走,

    鹰在头顶盘旋,

    此时,BGM应该配一首刘欢的《好风长吟》:

    “从没见过冰山,你说那的天蓝,马奶酒喝不醉,雄鹰在你肩上飞。”

    想到这首歌是《名捕震关东》的主题曲,又觉得可惜,

    那部令他三观震碎的电视剧,无情居然站起来了!

    就算后面有无情变成大师姐,东方不败变成了东方姑娘,也没有那么让他感到世界不真实。

    在观景台呆了半天,想拍张照片发给沙蓓蓓看,周围始终空荡荡,连个鬼都没有,

    八爪鱼三角架给了单身狗以自拍的力量和希望,

    正在他忙着把三角架的腿缠在观景台上的时候,来了两个结伴而行的姑娘。

    “哇!好壮观!!!”

    “呀!好美啊!!!”

    “来,帮我拍一张!”

    接着她们发现了顾淼:“能帮我们拍一张合影吗?”

    举手之劳。

    在沙蓓蓓的鄙视式培训下,顾淼成为了一个知道在给妹子拍照的时候要蹲下,用仰角拍长腿的男人。

    果然两人很满意,帮顾淼也拍了照片,顺便对他的八爪鱼三角架产生了兴趣:“下次要是一个人出门,带这个倒是方便。”

    “还是有局限性,”顾淼收包,“如果周围是一片光秃秃的大沙漠,就不好用了。”

    三人一同下山,看见有几个人是骑骡子上山的,于是好奇的打听了一下价格,

    “价格还可以,就是跟我多要了钱。”一个肚子滚圆的胖男人不满的咂着嘴。

    “为什么?”

    “他们的规定,体重超过一百公斤的就要多收钱。我就超了一点点。”

    他的同伴大声嘲笑:“你那一点点,是五十多斤!看你那头骡子给累的,都快给你压死了。”

    “去去去,等我回去就减肥!”

    “前年就听你这么说了!每顿也没见你少吃。”

    “不吃饱怎么有力气减肥,光饿是不会瘦的。”

    “哈哈哈,你见过饥荒饿死的有胖子?”

    从明永出来,顾淼决定今晚去西当温泉那里住着,那两个妹子也正有此意,于是搭了顾淼的车,一并过去。

    在西当温泉,又捡到了三个人。

    一个是独行的重l庆妹子,还有两个是说粤语的肇l庆妹子。

    在客栈的饭桌上相识,从拼桌吃饭开始聊起,发现大家都是计划第二天去雨崩的,于是随便相约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