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漫步歌神路 >章节目录第六百三十七章 新的架构(二十三)
    第六百三十七章新的架构(二十三)

    毕文谦习以为常的自信的笑容,让黎华的心绪如她的口吻一样,变得轻松了许多。

    “你说嘛,我们可以怎么做?”

    毕文谦却朝她摇了摇头。

    “可以操作的办法有很多,但鉴于你刚才的样子,排除掉你不愿意听,或者你不愿意执行的之后,就所剩无几了。”

    “也就是说,你是有办法的嘛!”黎华眉开眼笑着,重新握好了笔,“你总有办法。”

    “但那不见得是让你心满意足的办法。我再强调一次,人对寿命和生活质量的欲望,是无限的。我教了你冷漠,也教会了万鹏、王京云、刘三剑……但就像我不只一次无奈于你们当不好资本家,在不得不选择冷漠的时候,我……或许比你想像中的更铁石心肠。”

    黎华郑重地点点头,又握了握毕文谦的手,然后放开,看向了茶几上的笔记本:“我明白。”

    又静静看了她一会儿,毕文谦轻轻叹了一口气。

    “试图着手医疗问题,首先必须要面对的,是钱的问题。稍有医学常识的人都可以明白,医疗,性价比最高的办法,在于预防,而不是治疗。这是起码数以倍计的经济差距。但我们国内有医学常识的人,比想像中的少,更比理想中的少。就像我提过的最典型而常见的例子——吸烟有害健康。如果我们全国禁烟,我们会在短期内失去烟草方面的巨额税收,但在长期看来,我们却可以节省下相比那些税收几倍的医疗支出,甚至是十倍,几十倍。但我们不可能直接一刀切地那么干,因为多数人对这笔经济账没有足够清晰的认识,对吸烟有害健康的概念也没有足够清楚的认识,那些烟草系统里人会抵制禁烟的政策,那些有烟瘾的人也会抵制,他们甚至会对推行禁烟政策的人恨之入骨。”

    “所以,这不能指望立竿见影,只能是一件漫长的移风易俗的事情。所以昨晚我就说了,要把宣传成本计算在医疗成本之内,移风易俗的推行,我们不能强求群众,也不该强求离休干部,却可以也应该先从年轻干部开始。我们如果能花30年时间做到99.9%的人口不吸烟,那就是足以自豪的成绩了。”

    “可哪怕计划得相对宽松,第一步怎么入手?在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现在,我们不可能直接从财政预算的比例上想办法,顶破天也只能是从财政里争取一笔为数不多的启动资金。持续输入的资金,怎么来?这显然就需要跳出医疗系统之外想办法了。”

    “所以,我们得先回到时代的价值导向的问题,谈谈福利彩票的问题。”毕文谦眼看着黎华手里的钢笔忽然一滞,不由笑了一下,“彩票这东西,早在古罗马就诞生了。而在我们这边儿,至少南宋也已经有了。而在我们新中国,大约是因为总理小时候的家庭过往,他对彩票始终秉持着反对的态度,国内也便长期禁止了彩票业务。一直到去年,国内才再度展开了彩票的业务,并且定义为福利彩票,作为一种筹集社会福利资金,支持社会福利事业的办法。那么问题来了,彩票这个东西,到底该不该禁?”

    问是问了,但毕文谦并没有打算由黎华来回答这个问题,他只是停顿了一下,给了黎华稍微思考的时间。

    “无论不同立场和考量的人如何抉择,在我看来,在总理的概念里的彩票,的确应该禁止。对于接受的数学方面的教育程度相对较低,并且没有真正认识到劳动最光荣的多数人来说,彩票,作为一种概率性的飞来横财,对人有着极大的吸引力,能够在一定程度里满足侥幸心理作祟的人不劳而获的希冀。可那些真的中了大奖的人,真正能改变生活,走向幸福的,其实是极少数,更多的人,所谓由奢入俭难,他们往往在短时间的挥霍之后,不仅维持不了骤然奢侈的生活方式,连当初朴实的生活也回不去了。总理童年时家道中落的经历就是如此。”

    “所以,彩票这东西,即使要存在,也需要进行深刻的改革。福利彩票这种东西,这种操作手法,对于整个社会来说,和饮鸩止渴差不多。具体来说,黎华,我们应该在取消福利彩票的同时,建立新的竞技彩票体系。”

    “竞技彩票?”黎华下意识地追问道。

    “没错,竞技。传统彩票其实还有一个很大的弊病:人们在参与的过程中,只需要付出钱财,本质上是件不经过大脑的事情。这是对社会风气危害非常大的问题。在今后,我们必须要切实杜绝那些无脑的彩票形式,把彩票这个产业和寓教于乐联系起来。比如,我们可以建立一项音彩,也就是关于流行音乐联赛的彩票,让人们预测每一轮联赛的排名,全对就是一等奖,对了一半就可以末等奖。1轮联赛1个月的周期,前四级联赛都可以办,也就是平均1个星期一次开奖。以省为单位,由流行音乐司主办,各省公安局承办。这样的彩票,人们当然也可以选择无脑去买,但如果想增大获奖的概率,他就必然需要了解流行音乐的概念,以及基础的音乐知识,提高自己的欣赏水平——这是一种可贵的主动的学习,哪怕动机是为了中将。在将来,我们还可以展开体育活动的联赛,建立体彩,让人们去了解各项体育运动的概念和基础知识。”

    “想这样的竞技彩票,好处是能够诱使人们主动去学习知识,主动去思考,这对于面向社会普及基础知识,是有一定益处的。同时,所谓财帛动人心,让一项联赛和竞技彩票联系起来之后,涉及的影响力越大,涉及的经济规模越大,就越可能有人铤而走险,动歪心思,使盘外招。一方面,这样的产业不涉及国家命脉,即使出了问题,也不至于伤筋动骨,真出了事情,也可以成为将来在其他领域继续改革的经验教训;另一方面,有了竞技彩票的存在,我们就可以更理直气壮地杜绝更广义的地下赌博活动。所以,在正式清退福利彩票,推行竞技彩票之后,我们可以把整个行业的税后利润分为三部分,一部分归公安系统;一部分归相关指向的行业,例如,音彩对应的流行音乐司,如果是体彩则可以对应体育总局,以此类推;另一部分则归医疗系统,并且把关于残疾人的社会权责纳入医疗系统中,这部分可以在50%左右,由卫生部委托文华银行走账划拨到基层。其中,公安系统一方面和相关指向行业主管部门拥有联合垄断的竞技彩票的发行权,一方面也负有打击社会中地下赌博活动的责任,实行分成与责任挂钩的原则——如果在其辖区内的确完全禁绝了地下赌博,那这理论上属于公安系统的部分利润就100%划拨,如果没有做到,则根据具体程度递减上缴中央。”

    慢慢说到这儿,毕文谦拾起杯子,喝了一大口水。

    “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现在的情况,不仅国家穷,民间也不算富裕。即使有了这么一项可持续的资金,即使在将来随着国家不断发展,资金会越来越充裕,在计算机产业足够成熟的时候,我们甚至可以继续打击相对无脑的赌博项目,而把既具有赌博性也具有一定竞技性的项目进行官方的垄断和监控。但至少在眼下的前几年,这仍然是捉襟见肘,得一分钱掰两半花的局面。所以,在具体的医疗系统内的改革,依旧不可能温良恭俭让。”

    “黎华,所谓上医治未病。而今存在的医疗理论,大致分为传统中医、传统西医、现代医学三个,其中,西医早已被时代所淘汰,成为了历史。只不过由于满清时代落后的历史成因,让国内多数对西方历史不了解的人下意识地因为现代医学主要是由西方社会发展,便把现代医学和西医等同起来。而在传统中医和现代医学之间,指导思想上,其实是传统中医更接近上医治未病的思想。那么问题来了——现实中,现代医学的综合性价比是碾压传统中医的,为什么会这样?”

    “答案其实很科学。医学,它本质上以人体为对象的经验医学,而不是科学。而人体,是及其复杂、精密而脆弱的。一个健康的人体,是长期处于动态平衡,而不是静态。以常人都知道的癌症为例,癌症本质上是因为人体内原本正常的细胞出现了癌变,癌细胞具有无限增殖的特性,人体营养有限,癌细胞增殖无限,显然迟早会决定性地破坏人体内的动态平衡,最终导致人的死亡。那么,一般人体一共有多少个细胞呢?几十万亿个。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哪怕医学的精度只到细胞,人体的复杂度就已经现在最强大的计算机和算法能够完美处理的了。更要命的是,除了同卵双胞胎,人与人之间的基因总是有细微的不同。极细微的不同在具体到细胞的精度,以几十万亿的规模累积,便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这还没考虑在时间演变中因为各种因素造成的差异。”

    毕文谦摊开双手,叹息道:“所以,上医治未病的确是医学应该的发展方向,但以现在的科技水平,无论是传统中医还是现代医学,它都只可能是经验学,远远没有被完全解析进而标准化的可能。然而不同的是,强调人体作为整体动态平衡的传统中医,几千年来受限于时代性,只能总结出一套相对粗犷的理论体系,在学徒制为主流的传播模式下曲折摸索。就整体水平而言,一个良医的诞生,往往是由人命堆出来的。古代落后的社会制度下,底层人命轻,有医就不错了,自然可以支撑一医功成万骨枯的残酷,可在新中国,社会主·义制度重视每一条人命,这种原始的经验积累模式不可能继续延续。而且,同样因为时代的局限性,中医的用药,始终没有标准化,一个良医的用药,不仅自有一套标准,而且往往是建立在自己亲自经手药材采集的基础之上——同一种中药材,药质会因为产地、气候以及初步处理的工艺不同而差别很大,十年人参、百年人参、千年人参,差距大了去了。这同样深深制约着传统中医的标准化的前景。”

    “所以,相比现代医学体系,传统中医面临着四大问题:第一,医学知识的理论体系亟需现代化的总结;第二,医学知识的传播需要打破传统的学徒模式,建立行之有效的新体系;第三,药品产量需要工业化,药性的规格需要标准化;第四,诊治过程需要良好结合新时代的医疗器具,进一步提高效率。另一方面,相比传统中医,现代医学体系也有着自身的弱势:指导思想的落后导致各方面的执行在经济成本和社会成本上都有着许多不必要的浪费。一个经验丰富的中医,相比目前的现代医学体系,其诊治成本,具有碾压性的经济优势;但培养一个经验丰富的中医的社会资源,却足够现代医学体系培养上百个合格的医生了,而且这甚至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可以这么比喻,一个老中医,可以花100块钱治疗100个病人,并且让病人活得不错;一个现代医学下的合格医生,花100块钱只能治疗1个病人,并且病人治愈后说不定会活得痛苦。但传统中医只能培养出100个老中医,这不仅是钱堆出来的,更是命堆出来的,现代医学却可以培养100万个合格医生,这只需要砸钱就行了。”

    “在今天这个时代,现代医学碾压传统中医,并不是因为它真的全面超越,而是它便宜到只需要钱就能解决问题。”毕文谦轻轻用中指敲了一下茶几,盯着黎华的手,“黎华,你听得懂我的意思吗?”

    黎华默默速记着,过了一会儿,才停下笔,嗫嚅着嘴唇,轻声作答:“然而我们现在没钱,很穷,非常穷。”

    “那我们该怎么办?”

    冷漠的声音钻入黎华的耳朵,让她嗫嚅的嘴唇颤抖起来,即使用力地呼吸,也没有回答的力气。

    “好吧,我直接给你答案。”

    毕文谦不忍心继续看到她如此的神态。

    “从今往后,第一,我们要在中央和各省建立中医学院,不仅教授中医学,同时也教授现代医学。”

    “第二,我们要把各地现有的优秀中医组织到中医学里,集思广益,一方面扩大中医传播规模,探索新的传播模式,努力总结新的理论体系,让传统中医迈向现代中医。”

    “第三,我们要坚决打击以传统中医的名义行骗的现象,从严从重,如果有人声称自己有什么秘方,可以由公安系统安排联系中医学院进行验证,只要不是完全的虚假,就给予物质和精神奖励,以及继续协助研究的待遇。”

    “第四,我们要恢复以前的农村的赤脚医生的体系,并且让所有医疗系统的应届毕业生到农村去行医,每人三年,以低成本治疗为原则,积累临床经验,要求建立完善的个人行医记录档案,三年后返城时上交医学院汇总。非医学院毕业的赤脚医生每年给予一个月假期,分批安排到就近医学院组织免费学习或者旁听,也可以自主选择休假。只要完成该年医疗指标,并且通过了组织学习的测验,该年就可以免费报考医师资格证,考不考得上各凭本事,考取之后,与所在省省会医生相同待遇。等今后经济条件稍微宽裕了,卫生部负责向所有赤脚医生免费发放医学教材。”

    “第五,建立中药材养殖工业化、标准化项目,在征集全国各地中医名医意见,择地开辟建立中药材养殖园区和中药验药实验室。面向农村,以药品成本价用于临床实验。待药品研究成熟之后,面向城镇使用,并且可以高价出口,利润一部分用于反馈农村医疗。”

    “第六,在全国范围进行医学基础知识宣传,出台鼓励良好生活习惯的政策。对于城镇人口,由个人所在单位或街道负责建立个人生活习惯档案,每年统计一次,当地公安局保管一份留档。除离休人员之外,医疗相关的劳保制度和公费医疗实行阶梯价格制度。具体来说,首先等卫生部目前正在酝酿的《医院分级管理办法》出台,同时由卫生部每5年公布一次个人生活习惯倡议表。根据个人生活习惯档案的情况和年度先进工作者评比情况建立指标表,根据档案里10年以来的个人生活习惯,分为完全符合、不太符合、很不符合,完全不符合四个档次,以对应50岁、60岁、70岁、80岁一共四个医疗报销基准。如果一个个人生活习惯完全符合卫生部提倡的指标,那么他的医疗费用将以80岁为基准,80岁之前,报销90%,并且允许报销昂贵药物;80岁到90岁,报销80%,并且允许报销部分昂贵药物,不进行大型手术;90岁之后,报销70%,不报销昂贵药物,不进行手术,采取保守治疗。不太符合的人,以70岁为基准;很不符合的人,以60岁为基准,取消在高级医院挂号就诊的资格;完全不符合的人,以50岁为基准,只给予在低级医院就诊的资格。另外,每得过一次单位里的年度先进工作者,档次基准往后调1岁,报销额度增加1%,最多可以调10次。”

    待毕文谦一条条说完,黎华的脸色越发苍白起来,那握笔速记的手指紧捏得发白。

    “……文谦,在你的计划里,这个个人生活习惯倡议表……”

    “新的时代,自然需要有新的好的生活习惯。”

    “把实验药品用于农村……”

    “现在的农村是连庸医都缺乏。”

    “你……是要用人命换发展?”

    “不,是高速发展。”

    “可是……”

    “中医现代化是一个划时代的历史任务,它不仅将会惠及整个国家所有人,同时也有着极为丰厚的经济前景。”毕文谦的口吻如冰一般寒冷地打断了黎华,“这只是最近十几二十年的改革办法,当我们积累出数量规模足够的医护人员之后,在全国城镇化有了质的发展,城村人口比例有了根本变化之后,那才是全国医疗体系社会主·义现代化全面改革的开端。现在,全面恢复赤脚医生的体系,就已经是能做的极限了。非要再确保什么的话,也就是执行中公正和公开了。黎华,我再说一遍,现在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黎华紧闭着嘴,咬紧了牙,和毕文谦对视了良久,突然一下后仰,整个人软倒在椅背上。

    “RB自民党推行消费税,明明对国家有利,却落得全国人的仇视。”

    毕文谦没有立即应声,而是起身走到她背后,伸手轻轻给她揉着肩膀。

    “这样的办法,如果是十年前的环境,肯定会遭千夫所指,但在十年后的今天,在农村医疗卫生人员锐减到只剩25%的今天,我们却是巧妇勉为无米之炊。所以,我们首先必须要通过宣传,让全国人民认识到,既让农村人口认识到,也让城镇人口认识到,这十年来,国家在医疗系统的改革中走了多么严重的弯路。”

    黎华听得浑身一僵,过了好一会儿,才抬手捉住了毕文谦的手。

    “师父啊!幸好,你是我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