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超人 > 第二十二章 自我攻略,家族之名
    翌日,清晨。

    天边泛起一阵鱼肚白,金灿灿的太阳跃出海平面,唤醒沉睡的西西里岛。

    卢克睁开双眼,从次卧的大床上爬起。

    拉开飘荡的窗帘,迎着朝阳深深呼吸一口气。

    他像是一株进行光合作用的植物,感受着温暖的光线一点一滴渗入细胞,缓慢地改造躯体。

    “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卢克活动筋骨,步入盥洗室。

    待到洗漱完毕后,丰盛的早餐已经摆在桌上。

    “不知道科萨的任务,完成了没有?”

    卢克用叉子卷着海鲜意面,一边吃着,一边想道。

    这座近乎与世隔绝的美丽岛屿,行政长官总共分为总督、区长,以及最下层的治安官。

    干掉陶尔米纳小镇的治安官,趁着选出接任者的这段空白期,黑手党能够更方便的做事。

    “不知道这会儿,罗杰斯在干嘛?还在登台表演吗?”

    过了一会儿,卢克听到主卧室里传来响动。

    难得睡了一个安稳觉的玛莲娜,小心翼翼地拉开房门。

    看到卢克坐在餐桌边上,快速而有效率的享用食物。

    她像是受惊的小鹿,吓得把探出来的脑袋,连忙缩了回去。

    “醒了?我让人给你准备了换洗的衣服,过来吃点东西吧。”

    卢克笑了笑,轻声道:“玛莲娜,你跟我待在一个屋檐下,总要碰面的,躲着我又有什么用呢。”

    玛莲娜听完后,默默地披着丝绸睡衣走出来。

    弯下腰拿起放在沙发上的崭新衣物,然后回到房间。

    十几分钟过去,主卧室的房门被拉开,换上一身居家打扮的玛莲娜,有些拘谨的坐到餐桌边上。

    “面都冷掉了,只有三明治和果汁。”

    卢克抬头打量了一眼,果然很合身。

    把超级视力应用到猜测女人的三围上,他大概是第一个。

    “我跟科萨说过了,过几天就放你回去——别误会,玛莲娜。我来西西里岛是准备办点事,不会停留多久,大概明后天就会离开,为了保密,暂时委屈你在这儿待上两天。”

    卢克彬彬有礼的态度,让玛莲娜绷紧的心弦,稍微放松下来。

    就像阿历山德罗说的那样,她现在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来源,加上战争时期的食品管制,已经成为了西西里岛男人眼馋的甜美蛋糕,谁都想要过来尝一口。

    如果没有遇到卢克,玛莲娜总有一天要放下内心的坚持,带着满心的绝望与麻木,走向堕落。

    “谢谢您,柯里昂先生!”

    想到这里,玛莲娜不禁有些感激坐在对面的年轻人。

    她一边小口咬着三明治,一边观察着正在看报纸的卢克。

    干净利落的黑色短发,线条深刻的面部轮廓,略显锐利的眼神……

    放在西西里岛,相信能迷倒很多热情奔放的漂亮姑娘!

    “玛莲娜,我要出去一趟,差什么东西,你可以联系旅店的服务员,他们会给你备齐。”

    卢克放下报纸,抬头看了一眼时间。

    心想也该去见一见阿历山德罗,还有他招募的那二十个枪手。

    “好,好的。柯里昂先生。”

    玛莲娜倚在门口,注视着卢克离开的背影,莫名觉得安心。

    原本她已经做好成为玩物的打算,可是布满阴霾的生活却好像出现了一线希望。

    怀着复杂心情的玛莲娜回到餐桌边,她不经意间看到那张摊开的报纸,特别加粗的醒目标题上,赫然写着——

    震惊!治安官开车坠崖,背后的真相竟然是这个!

    “治安官死了?”

    玛莲娜怔怔出神,不知道该说什么。

    压在她身上最沉重的那块石头,就这样消失了?

    等等……

    是柯里昂先生!

    玛莲娜想到在西西里岛横行霸道,无人敢惹的阿历山德罗阁下,都对那个年轻人卑躬屈膝,小心示好。

    “真的是他么?”

    经历情绪上大起大落的玛莲娜,望着窗外澄净的蓝天白云,内心像是波澜四起的海面,再也平静不下来。

    ……

    ……

    离开旅店的卢克,压根不知道待在房间里的玛莲娜,开始不停地自我攻略。

    他带着咆哮突击队,先是离开小镇,沿着海岸线附近转悠了几圈。

    把驻扎在周围的军营的警戒岗位和防御力量摸清楚,才回到铜钟酒馆。

    后院之中,站着几十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

    “这些都是家族里最优秀的战士!他们个个枪法精准,而且愿意为家族牺牲!”

    阿历山德罗没有主动提及治安官的“意外”,那根本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对于这类业务,黑手党向来很擅长。

    那个长得跟肥猪似的治安官,每个星期都会去一次情妇家。

    阿历山德罗只是叫人,偷偷在他轿车上动了手脚,就能伪装成刹车失灵,汽车打滑,不幸连人带车跌下悬崖。

    反正这年头也没有监控摄像头,想要从中发现蛛丝马迹,找到凶手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们是克莫拉家族的‘军团’,还是你的‘军团’?”

    卢克淡淡的问道。

    “当然是我的!不过,现在是柯里昂先生您的!”

    阿历山德罗似乎早就想到回答,他扯着嗓子喊道:“这位是维多-柯里昂先生,他的父辈是西西里人,因为受到墨索里尼那个独裁者,刽子手的残忍迫害,不得不离开家乡,四处漂泊!”

    “而现在,柯里昂先生事业有成!他带着面包和红酒,枪炮和子弹回到了故乡!”

    “从今天开始!我们不再是克莫拉的家族成员!我们效忠的对象只有一个,那就是柯里昂先生!”

    卢克安静欣赏着阿历山德罗的表演,看到他面不改色的说自己是西西里人,极力渲染那股受到迫害,背井离乡的无奈和愤怒。

    只能说,后世的奥斯卡欠这个黑手党头目一座小金人!

    “果然,表演和说谎,是任何一个上位者必须要精通的技能。”

    卢克感慨道。

    虽然阿历山德罗在他面前,谄媚如弄臣,卑微似舔狗。

    但那是自己身后代表着同盟国,加上三番几次的无形敲打,不得不让这个黑手党头目低下脑袋,弯下身子。

    卢克可不会真的因此对阿历山德罗产生轻视之心,再温顺的饿狼,也是会吃人的。

    一旦放松警惕,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咬上一口。

    “你们今天站在这里,并不是为了效忠于我。维多-柯里昂这个名字,对你们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

    卢克的视线,扫过站在后院的众人,其中有些是阿历山德罗招募的枪手,有些是黑手党的打手。

    这些素未蒙面的年轻人,对自己可能没有什么忠诚可言。

    但他们服从于家族的领袖,服从于权力和地位。

    这是黑手党数百年来的传统,效忠家族,永不背叛。

    虽然说在北美扎根的黑手党,已经快要忘掉这些不合时宜的传统规矩。

    但在西西里岛,这一套仍然还是很有用。

    墨索里尼对黑手党展开清洗的时候,曾经抓捕了数千名嫌疑犯,对这些人实行酷刑拷打。

    抽鞭子、敲掉手指甲,甚至是电刑折磨,各种残酷的刑罚招呼上去,即便如此也少有人敢于叛变家族。

    甚至于,为了反抗法西(xi)斯和墨索里尼。

    黑手党按照不同帮派和家族,专门成立了暗杀小组,由骨干分子来担当杀手。

    这些人自称“光荣社团”,暗杀目标是法西(xi)斯高官和警察。

    战略科学军团选择黑手党作为线人,正是看中这帮暴力分子不害怕墨索里尼政府,而且容易被利用收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