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鹿鼎记 >章节目录【0401 与袁崇焕毛文龙话将来】
    若说要做到讨好一方,选对一方站位,这并不是很难!毛文龙觉得韦宝能选择跟自己一起,这是慧眼识珠!但韦宝能做到既向着自己这边,又不断绝与吴襄与辽西辽东的关系,这就不简单了!

    如果韦宝完全靠向自己一方,离开自己就没法生存的话,他是很希望看见这种情况发生的,那时候,自己就可以想把韦宝怎么捏咕就怎么捏咕了。

    “韦公子,还是谈谈刚才说的事儿吧?”毛文龙言归正传道:“袁大人有些乏了,要回去了。”

    袁崇焕闻言,急忙道:“我不着急,毛将军和韦公子有什么事,尽管慢慢谈,我就是陪毛将军来的而已。韦公子很得督师大人器重,毛将军又是督师大人的爱将,我从中不过起个穿针引线的作用,你们不必在意我啊。”

    韦宝呵呵一笑,暗道袁崇焕圆滑,说话磕磕绊绊的口齿不清,说话内容倒是滴水不漏,密不透风,既撇清他的干系,又抬高了自己和毛文龙。

    “也没有什么要谈的了吧?我给毛将军200万石粮草!另外每年支付20万两白银给东江,东江将金州半岛的治理权和大明往来于朝鲜的通商权交于我,朝鲜方面的事务,也由我代替东江进行交涉。如果毛将军不急着用银子,而是急需粮草的话,我天地商号承诺,每年的20万两白银,可以兑换成60万石粮草支付,是不是这样?”韦宝道。

    毛文龙点头道:“韦公子好记性,说的完全不错,现在就要行文吗?”

    韦宝嗯了一声,让人取来笔墨纸砚,便开始行文,刷刷刷,一蹴而就,端端正正的小楷非常漂亮。

    袁崇焕是进士出身,进士嘛,都是饱读诗书,很有文字功底的人,见韦宝一笔字,也忍不住称赞:“韦公子的字很不错。”

    韦宝急忙谦虚道:“我不过一个秀才,这种狗爬一般的字,哪里能入袁大人法眼,袁大人进士出身,能文能武,袁大人的夸赞,我实在当不起的。”

    袁崇焕最爱听人提自己是进士出身这事,实际上,他不过是同进士出身,跟真正的进士还是有分别的!所以他入官场的起步阶段很低,不过是偏远地区的县令而已,能一步步爬到辽东来,当上兵备佥事,也是不容易!

    “韦公子不用妄自菲薄,这笔字已经很不错了。”袁崇焕笑道。

    毛文龙也点头:“至少在关外,大都为武夫,韦公子的字,排在前十没啥问题。不过,男人还是看才能,字好固然好,可好字挡不了建奴啊!”

    毛文龙说完,干笑两声。

    袁崇焕闻言,不禁有气,心说我夸奖韦宝的字,你扯什么挡建奴干什么?呵呵,合着整个大明就你毛文龙能挡住建奴?没有辽西辽东,没有山海关,你毛文龙的东江军拿什么挡住建奴,咬住建奴的尾巴,不让建奴进攻吗?

    韦宝一下子便看出毛文龙与袁崇焕的貌合神离,彼此互相不是很看的顺眼,很奇怪这两个人怎么会搞到一起去的?转念便明白了,因为有孙承宗,这两个人都是跟孙承宗有关系的人,看样子,这辽西辽东的大局,还真离不开孙承宗,不论孙承宗能力具体如何,就平衡各方面势力的能力,肯定任何人都不会强于孙承宗,而且孙承宗的帝师身份摆在那里,三朝重臣的资历威望摆在那里,真的如同定海神针一般。

    像明末烂成这个鬼样,要是依着韦宝当皇帝,边关肯定是要孙承宗这种四面八方灵通的大能来坐镇,以求稳为主!

    夫攻不足者守有余,度彼之才,恢复固未易言,令专任之,犹足以慎固封守。这句话,来自于孙承宗的个人传记。

    大致意思是:以此人的才能,恢复失去的江山,未必容易,但如果信任他,将权力交给他,稳定固守现有的国土,是可以的。这是一个至高无上的评价。因为这句话,出自于《明史》。

    说这句话的人,是清代的史官。综合以上几点,我们可以认定,在清代,这是一句相当反动的话。因为它的隐含意思是:如果此人一直在任,大清是无法取得天下的。在清朝统治下,捧着清朝饭碗,说这样的话,是要掉脑袋的。可是他们说了,他们不但说了,还写了下来,并且流传千古,却没有一个人,因此受到任何惩罚。

    因为他们所说的,是铁一般的事实,是清朝统治者无法否认的事实。

    与此同时,他们还用一种十分特殊的方式,表达了对此人的崇敬。在长达二百二十卷、记载近千人事迹的明史传记中,无数为后人熟知的英雄人物,都要和别人挤成一团。

    而在孙承宗个人的传记里,只有他自己和他的子孙。这个人不是徐达,徐达的传记里,有常遇春。不是刘伯温,刘伯温的传记里,有宋濂、叶琛、章溢。不是王守仁,王守仁的传记里,还搭配了他的门人冀元亨。

    也不是张居正,张大人和他的老师徐阶、老对头高拱在一个传记里。

    当然,更不是袁崇焕,袁将军住得相当挤,他的传记里,还有十个人。

    这个人是孙承宗。明末最伟大的战略家,努尔哈赤父子的克星,京城的保卫者,皇帝的老师,忠贞的爱国者。举世无双,独一无二。

    孙承宗在后世的名气不是特别大,因为孙承宗的方法看起来有点不那么牛逼,只能防守不能平辽东。

    而韦宝现在面前的这个袁大人,胸脯拍的咚咚响要五年平辽东,表面是吹,实际他自己都知道是无耻的骗。

    除非超级牛逼人物,能不选吹牛不带脸红的骗子还真的很难。

    更何况是被关在金丝篓中,完全没有接触过社会的,刚刚上任又踌躇满志想干一番大事业的小白——崇祯。

    韦宝在自己写好的行文上,签字画押,然后让王秋雅取来天地商号的印鉴。

    天地商号的印鉴是一方黄金打造的印鉴,特别奢华。

    明黄色是皇室的专用色,但黄金并没有什么限制,只要有钱,都可以用,只是显得有些显摆。

    毛文龙见韦宝这么郑重,“韦公子,我东江的大印,我可没有带在身上啊。”

    “不要紧,我最关键是认毛将军这个人,若是毛将军的位置换了旁人,我这行文也没有啥意义了!一人兴邦!有毛将军在,才有东江!毛将军若离开,东江不日寂灭!”韦宝洒脱道。

    毛文龙听了韦宝的话,心里非常舒服,如果是一般官场人物这么说,他会认为对方是吹捧,而且吹的有点过头了,但是这话出自一位十来岁的英俊潇洒异常的少年之口,毛文龙就不会这么想了,会觉得自己在大明百姓中,也已经有了很高的威望,面前这位韦公子,更是聪明绝顶,看透形势的天赋绝高之人!

    毛文龙慨然签字,并按了手印,盖上了自己的私人印信:“韦公子,这样可以吗?”

    “可以。”韦宝微微一笑,然后对袁崇焕道:“袁大人也来吧、”

    “我?我就算了吧?我一个微末兵备佥事。”袁崇焕眯了眯眼睛,不肯签字画押。

    韦宝笑道:“刚才我不是说了吗?督师府上上下下,还有所有辽西辽东的外籍官员,都请签字钤印画押才能作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官,即便是更换,几年之内,也不可能尽数更换这么多人,请大家共同做个见证。”

    毛文龙也有些不高兴道:“怎么?袁大人,连签个字都不给面子吗?你袁大人的字,似乎比督师大人还值钱啊!”

    袁崇焕见推拖不过,只得苦笑一下:“好,我签字便是,我是说我乃一微末小吏,签不签字的,没啥大碍嘛,毛将军的脾气好急。”

    韦宝笑道:“袁大人切勿妄自菲薄,将来袁大人说不定可登督师的大位呢!”

    袁崇焕和毛文龙闻言一怔,不知道韦宝为什么忽然来这么一句话?都有些意外。如果这是拍马屁的话,也拍的有些离谱了吧?

    要拍马屁,是不是更应该拍一拍已经是堂堂总兵官,逐渐加升到左都督,挂起将军印,赐尚方宝剑,像内地一样在皮岛上设立军镇的一方超级大员毛文龙毛将军的马屁才是呢?

    袁崇焕一个小小的兵备佥事,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升迁到督师的位置吧?

    “韦公子,这话太大了。”袁崇焕心里欢喜,表面却很严肃的推辞。

    毛文龙笑道:“韦公子还能看相吗?”

    韦宝笑着点头:“略通一点点罢了,不过,我看相时常不准,和很有眼缘的人才能准一点点,我觉得与毛将军和袁大人很有眼缘。”

    “哦?说说看,袁大人他要到蓟辽督师,似乎还有点远呢,你觉得他多久能到督师的位置?孙督师老当益壮,怎么也得在位置上十来年吧?”毛文龙饶有兴致道:“反正正事都办完了,剩下来签字钤印的事,得明天拿到督师府去办,现在可以安心喝酒了,正好缺乏谈资。”

    韦宝笑着点头:“那我就随便说一说吧,酒桌上的话,也不必当真。”

    毛文龙笑道:“说吧,当个乐子,我等会还想听听我的。”

    袁崇焕却道:“韦公子,还是不要说我了,我别说督师大位,能做好眼下这个兵备佥事的活儿,我都已经谢天谢地了。”

    韦宝呵呵一笑:“袁大人真不用过谦,我来说说你的升迁路线,您今年是不是刚好四十岁?”

    袁崇焕奇道:“韦公子怎么知道的?这可没有几个人知道。”

    韦宝笑道:“瞎猜的,都说了是酒桌玩笑话,听听就好,我与袁大人有眼缘,所以看的比较准一些。”

    韦宝知道袁崇焕的大概年纪,是本来就对袁崇焕这个人比较熟悉,后世谈明末,袁崇焕是当之无愧的男主角了,各种小说,影视,写这段历史,都绕不开袁崇焕,浓墨重彩的程度,无人匹敌,风头甚至超过权臣魏公公,两个皇帝朱由校和朱由检。毛文龙和孙承宗的被熟知程度,也是无法与这位黑黑瘦瘦小小的袁大人相提并论的。

    袁崇焕这下多信了几分,不再说什么了,也竖起耳朵来凝神细听。

    韦宝看了看袁崇焕和毛文龙,微微一笑。

    韦宝没有能力改变什么,岁月就像是一部韦宝知道剧情,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的时钟。

    韦宝没有能力让时钟逆转,但是却可以让时钟走快一点点,或者让时钟走慢一点点。

    有时候,一点点就能改变很多东西了!

    知道一点点,更是能让人轻松很多。

    总之,比起现代的快节奏生活,韦宝很喜欢现在的从容不迫,不疾不徐,仿佛在岁月的妖娆中静静地体会似水般优雅的年华。

    “督师大人与祖将军、袁大人将定下计策,派遣将领占据锦州、松山、杏山、右屯及大、小凌河等地,并且紧逼广宁,并修缮城防长期驻守,宁远因此成为内地,开疆复土两百里。不过,这一年当中会出现一个很大的变数,有一位超级大员有可能遭到罢免,而朝中的高第大人最有可能接替其职。高第大人认为关外一定会守不住,命令军队全部撤出锦州及右屯等地,督屯通判金启倧和袁崇焕大人你会向高第大人极力争辩,兵法上说,有进无退,收回的疆土怎么能轻易放弃?锦州、右屯动摇,宁远便会难保,进而使关门失去了保障。这些地方只需要派遣良将守卫,就不需要太多的顾虑。但高第大人执意要撤离,并且想要撤掉宁远的军队,但袁崇焕大人你表示宁愿死在宁远,也不愿撤离,高第大人无法强迫袁崇焕大人,于是将锦州等地军民尽数撤离,丢弃米粟十余万,在迁徙路上死亡的人非常多,哭声震野,军民怨声载道,袁崇焕大人你于是心灰意冷,于是向朝廷请求回家为父守丧,但遭到拒绝。同年十二月,袁崇焕大人你很有可能升为按察使。建奴的情报系统虽然较之于大明略差,但过不了多久,努尔哈赤得知我们辽东辽西的这位超级大员被罢免,于是率领大军西渡辽河,后金军抵达宁远,高第大人和总兵杨麟大人拥重兵于山海关,但是他们很有可能不去救援宁远。袁崇焕大人得知后,随即写下血书,与大将满桂,副将左辅、朱梅,参将祖大寿,守备何可纲等将士盟誓,以死守城。袁崇焕大人你一面坚壁清野,一面让同知程维楧盘查奸细,通判金启倧守护粮草,并传檄给前屯守将赵率教、山海守将杨麒,如果有将士逃到这里,可将其全部斩杀。努尔哈赤将抓到的明朝百姓放回宁远,并让其劝袁崇焕大人投降,但遭到袁崇焕大人你的拒绝。于是努尔哈赤举大军进攻宁远城,并让士兵举着盾牌攻凿城墙。而袁崇焕让罗立等人指挥西洋巨炮,炮轰后金军,后金军在巨炮的攻击下溃不成军,连续攻城两天,损失惨重,努尔哈赤于是下令退军。宁远保卫战胜利后,大明朝廷举朝欢喜,升袁崇焕大人你为右佥都御史。但另一方面,后金军大肆攻略觉华岛,杀死参将及军民数万人,而袁崇焕大人刚刚竭尽全力保全了宁远,无力救援觉华。宁远大捷后,高第大人及杨麟大人因为不发援军,而很有可能被朝廷罢官,大明朝廷最有可能以王之臣和赵率教将其替代。”韦宝道。

    袁崇焕和毛文龙仿佛呆若木鸡,听着韦宝的叙述,好有画面感啊。

    韦宝居然连袁崇焕将会升迁到按察使,进而升迁到右佥都御史都能算出来?而且连怎么升迁的都能算出来?

    还能算出来一位超级大员将会被卸职?

    这位超级大员不用说了,除了现在正被阉党搞的督师大人孙承宗大人,还能有谁呢?

    韦宝说的这么具体,想教人不信都难。

    袁崇焕紧张的问道:“然后呢?”

    毛文龙也道:“对啊,韦公子,你接着说下去。这里只有我们三人,但说无妨。”

    两个人显然已经完全被韦宝‘推算出来的’,或者说是‘推演出来’的剧情吸引了。

    韦宝微微一笑,接着道:“不久之后,大明朝廷将会重新设立辽东巡抚,并以袁崇焕大人担任,魏忠贤公公会派刘应坤、纪用几位大公公一同前来镇守,袁崇焕大人肯定受不了这份气,上疏请求将自己调离,但遭到拒绝,明廷又加袁崇焕大人为兵部右侍郎,子孙世荫锦衣千户。袁大人嘛,要的是名气,吸引眼球,得到如此封荫,满足了私念,便不会再求退了。但不久之后,袁崇焕大人解了宁远之围,逐渐骄横起来,与大将满桂闹不和,于是袁崇焕大人上疏请求将满桂调往别处,明廷于是召满桂回朝。经略奏书请求留住满桂,袁崇焕大人你又因此与经略大人闹不和。明廷担心这两个人闹矛盾会影响大事,于是将两人分开,经略大人督关内,袁崇焕大人你守关外。将会重演当初王化贞与熊廷弼的戏码。同年,努尔哈赤将会病死,袁崇焕大人派遣使者前往吊唁,以刺探虚实,皇太极很有可能会接替努尔哈赤的位置,将会遣使回报。袁崇焕大人你想要和后金议和,于是自写书一封再次派遣使者前往。过几个月,袁崇焕大人领刘应坤、纪用、赵率教等将巡视锦州、大小凌河等地,想要大兴屯田,恢复高第放弃的疆土,魏忠贤、刘应坤等人的子孙因此可以享受世代荫袭锦衣千户,袁崇焕大人你这么做,也算是投桃报李,报答魏公公对你的知遇之恩了!袁崇焕大人从原来的锦衣千户进升为指挥佥事。于是上书:“辽东的败坏,虽然是人心不稳固,也因为失去了有形的险要,没有东西可用来坚固人心。部队不利于野战,只有依凭坚固的城墙和使用大炮一种方法。如今山海关的四座城池已经修复一新,应当再修松山诸城,轮值的军队四万人,缺一不可。”皇上回书给袁崇焕大人,答应了你的请求。再过一年,皇太极将会同意袁崇焕的请和,举兵渡鸭绿江征讨朝鲜。明廷觉得袁崇焕大人与经略大人不能相互协作,于是将经略大人召回,不再设立经略一职,关内外尽属归袁崇焕大人你管理。袁崇焕大人于是趁皇太极举兵朝鲜之际,派人修缮锦州、中左、大凌三城。而朝鲜和毛文龙将军同时向明廷告急,明廷命袁崇焕大人前往救援。袁崇焕会派遣水军增援毛文龙,又派左辅、赵率教、朱梅等人率领九千兵力逼近三岔河,以牵制后金军。而朝鲜倒向后金进攻毛文龙将军,却被毛文龙将军击败,后金军也被毛文龙将军击退,这件事情将会大大有名!按照后年的年份,史称“丁卯之役”。同年四月,赵率教在锦州督护城防建造工程,明廷派尤世禄前来接替赵率教,又以左辅为前锋总兵官,驻扎大凌河。五月,皇太极从朝鲜退兵后,率兵直抵锦州,将其包围。赵率教与纪用一方面闭城坚守,一方面派遣使者议和,想以此拖延时间等待援军,使者跑了三个来回仍旧没有决定,而后金军的攻势越来越猛。袁崇焕以宁远的兵力不能轻易调动,于是让尤世禄、祖大寿率领精锐骑兵四千绕到大军后面决战,另派遣水军从东面进行牵制,并请求蓟镇等地发兵东护关门。明廷命山海关的满桂移驻前屯,三屯孙祖寿移往山海关,宣府黑云龙移往一片石,蓟辽总督移到关城,又调动昌平、天津、保定的部队奔赴上关;传檄山西、河南、山东等地的守将整备好兵马听候调遣。尤世禄刚要整备出发,后金军又分兵来攻宁远,袁崇焕大人与刘应坤、毕自肃率将士登上城楼防守,在濠沟内排列阵营,用炮远距离轰击。而满桂、尤世禄、祖大寿在城外与后金军搏战,死伤比较多。后金军从宁远撤退后增加锦州的攻势,但仍旧无法攻克,而且伤亡惨重,六月,后金军撤兵,史称“宁锦大捷”。而后金军撤兵时顺道毁坏大小凌河二城。”

    韦宝上一番话之后,已经取得了袁崇焕和毛文龙的信任,这一段就听的更加认真。

    袁崇焕瞪大了眼睛:“韦公子,你这些话太过分了!这完全是你异想天开,你侮辱了我袁崇焕的为人!”

    韦宝微微一笑:“袁大人,说好了是酒桌上的话,你这么着急干什么?”

    毛文龙也笑道:“是啊,我倒是觉得韦公子每一个环节都分析的很精辟,极其像会发生的事儿!你急什么?是不是韦公子说你会私下与建奴议和?你不高兴?这些麻痹,延缓建奴攻势的手段,咱们哪里不常用?这里又没有外人,你紧张什么?”

    袁崇焕被毛文龙说了两句,脸一阵红一阵白,“我说的不是这些,我说的是韦公子说我与阉党一条心!我袁崇焕对天发誓……”

    韦宝打断道:“袁大人,袁大人,这里就咱们三人,毛将军并不是你的顶头上司,我也只是一介布衣,不必发誓。”

    毛文龙也点头笑道:“对啊,发誓给谁听呢?我原本不觉得袁大人能坐到督师大人的位置,即便是能,至少也得十年二十年之后吧?现在听韦公子这么说,我也感觉袁大人不久之后便要当上督师哩,先恭喜袁大人啊,抱住魏公公这颗大树,一定会有前途的!”

    袁崇焕大急道:“毛将军,这种话可不能乱说,我身为督师大人的学生,怎么会与阉党搞在一起?这是污我清白呀。”

    毛文龙笑道,“好了,不说了,行了吧?”又对韦宝道:“韦公子,你说的很有趣,我还想听,再说说后面的事儿吧?我打退了朝鲜,又打退了建奴,朝廷会有什么封赏吗?”

    “没有。”韦宝摇头道:“宁锦之战后,满桂、赵率教等人都得到了应有的赏赐,但袁崇焕大人却因为不救援锦州,论功行赏时,只给袁崇焕大人增加一级官阶。尚书霍维华为此感到不平,上疏乞求辞去荫袭子孙的赏赐,但魏忠贤大公公同样不许。七月,袁崇焕大人再次辞官回乡。明廷很有可能以王之臣大人接替袁崇焕为督师兼任辽东巡抚,驻扎宁远。”

    毛文龙听到这里,叹口气,这么大的功劳也没有封赏,暗恨不已,不过他很清楚其中的窍门,一方面是自己没有财力贿赂魏忠贤,这是主要原因,另一方面他远离大明,独处海外,不受节制,不容易被魏忠贤发展成党羽!

    袁崇焕也叹口气,虽然生气于韦宝将他说成是两面三刀,屡次借辞官讨要封赏的小人,却来不及为这事生气,因为他听到自己真的会被赶回家,而先前与自己有了嫌隙的王之臣会代替自己的位置!自己离蓟辽督师如此近了啊,可以说仅仅剩下半步之遥,就这么荒废了吗?四十几岁便要归隐乡里了吗?

    “韦公子,你别停啊,再说下去。”毛文龙催促道。

    袁崇焕也期待的看着韦宝:“韦公子,不管怎么说,你编故事的确厉害,编的很细致,只要不到外面去说,我很想听完。”

    韦宝笑道,“好,那我就再说一说,只是,牵扯到你们二位大人的时候,都别不高兴便是了。”

    “不会。”两个人异口同声道。

    “朝廷再过几年会发生一桩超级大的变数!袁崇焕大人不能在孙督师的帮助下再次出山,还能一举登上蓟辽督师的宝座!”韦宝道。

    韦宝说出这一句话来的时候,袁崇焕和毛文龙的眼珠再次瞪圆了。

    “韦公子,你刚才不是说督师大人早就被罢免了吗?还能帮助一个同样没有官职的人东山再起?”毛文龙问道。

    韦宝笑道:“我说超级大员,可没有点名道姓孙督师大人哦。再说,被罢免了,说不定更方便说话呢?有的人地位崇高,在任下说的话,兴许比在任上的作用,威力,还大!”

    毛文龙眯着眼睛点了点头,不管韦宝是算出来的,还是瞎猜的,能有这番见解,都让毛文龙对韦宝高看很多很多!

    韦宝也很满意毛文龙和袁崇焕的表现,韦宝今天本意便是要在这两个辽西辽东的超级大人物面前装足了逼!为将来的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装足了逼,能让这两个人高看自己,不会轻视自己。

    自己都能推算出这么多事情,而且这么精准,不跟神仙差不多了,能不让人害怕吗?要想动自己,肯定得特别防备,特别谨慎才是。韦宝不怕别人害怕自己,就怕碰到吴三凤那种神经病一般将他当成普通乡里人,动不动派人来打打杀杀的,才麻烦。

    高手过招嘛,比比划划,并不轻易出招,才有趣,动不动就像是乡农一样一拳当面打过来,烦不烦?

    “韦公子,请再说下去。”毛文龙道。

    “袁崇焕大人害怕自己去往边关以后,朝廷中难免有人会再次诽谤自己,于是将此事在朝廷作了一番安排,于是朝廷收回王之臣、满桂的尚方宝剑,将其赐给袁崇焕大人。鉴于此前熊廷弼和几位督师大人都因为受到排挤陷害,使自己的意愿难以舒展,袁崇焕大人于是又上书说:“恢复辽地的计策,不外乎臣往年所提出的以辽人守辽土,以辽土养辽人,防守是正规的策略,攻战是变通的策略,和议是辅助策略的说法。执法在循序渐进而不在突变猛进,在追求实效而不在贪图虚名。这是臣与诸边防官员所能做到的。至於选择用人的入,与被人用的人,都是皇上掌握其中的关键。怎麽才能用人而不三心二意,相信而不怀疑?因为驾驭边防大臣与朝廷大臣不同,军中可惊可疑的事特别多,只应当谈论成败的大局,不必摘取一言一行的细小过失。事情的责任既然重大,招致怨恨实在多。各种有利於边疆的事情,都是不利於自身的。况且谋取敌人急,敌人亦从而离间,因此作边疆的大臣很难。陛下爱护臣了解臣,臣何必过於疑虑惧怕,但心中有所危惧,不敢不告诉。”陛下发优诏答覆袁崇焕大人,并赏赐蟒袍玉带、银币。随着袁崇焕大人权掌辽西辽东,与毛将军的矛盾会愈加突出,不可化解的时候,毛将军要小心自身安危。”韦宝道。

    “住口!你胡说!”袁崇焕被韦宝的话惊得一下子跳起来,急忙对毛文龙道:“毛将军,韦公子的话越来越无稽之谈了!千万不可信啊!”

    毛文龙深深看了袁崇焕一眼,在此之前,毛文龙从来没有认真审视过袁崇焕这个人,只知道袁崇焕不多言辞,藏的很好很深,服服帖帖跟着孙督师大人做事而已,现在听了韦宝一步一步的‘猜想’袁崇焕的升迁轨迹,若袁崇焕真的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获取蓟辽督师的大权,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杀自己,完全有可能啊。

    毛文龙道:“袁大人,说好了是酒桌上的玩笑话,不必这么认真!杀了我也没啥,想杀我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啊。我毛文龙在东江这么烫手的位置上,自然很多人想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