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1章
    会议室两位经理吵了起来。

    还有十分钟就要开始公司这一季度的会议,会议桌前两个经理争得脸红脖子粗。

    旁边一众参加会议提前到的人员在旁边拉架,会议室的门口也站了不少人。

    “你要是能说服林总,那算你有本事!”

    “林总刚接手公司,对这些事都不清楚,你想去瞎说吗?”

    “你以为我是你——”

    不远处,电梯门“叮”一声开了。

    外面围观的人眼角余光瞥见转角的身影,连忙往后一退,低着头问好:“林总早上好!”

    一群人迅速站好,一身小礼裙的林初萤踩着高跟鞋缓缓走来,波浪卷长发披在肩上,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们。

    会议室突兀地安静了下来。

    乔果上前推开门,桌前的经理们已经正正经经地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

    林初萤抬眼:“要吵出去吵。”

    “林总。”

    经理们全都低着头,安静如鸡,无不庆幸刚刚门口围观的小员工们提醒了一下。

    林初萤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往后一靠,拿起了自己面前的文件。

    助理乔果说:“开始吧。”

    今天是天艺娱乐下一季度的项目汇报,包括一些影视剧的剧本和综艺,还有一些艺人的合约问题。

    张经理第一个上去复述,不由自主看向尽头那个冷艳的女人,这位林总可是林氏唯一的继承人。

    他讲完之后轻咳一声询问:“林总,你觉得这个项目怎么样?”

    林初萤翻了翻桌上的文件,这个项目不错,但有风险。

    她沉吟片刻:“如果天艺投资的话,这个项目需要多久完成?”

    张经理赶紧开口:“拍摄需要三个月时间,加上各种其他事情,等上线可能需要半年一年时间。”

    “投资多少?”

    “一千万。”

    林初萤抬了抬下巴:“投了。”

    张经理突然被惊喜砸中,几乎要热泪盈眶:“林总,真的吗?”

    会议室里安静了一瞬。

    旁边有经理提醒道:“林总您不需要再考虑考虑,这风险……”

    林初萤睨了他一眼,“一千万的项目还用考虑?”

    经理:“……”

    林初萤又鼓励:“好好干。”

    乔果很淡定,老板想干什么她都支持,不就是一千万,对老板来说根本就是平时的零花钱。

    最后一项会议内容是昨天刚发生的事情。

    大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当红女星的照片,旁边是她的介绍,和曾经演过的作品。

    她已经跻身小花行列,而让她大火的第一部作品就是天艺娱乐斥巨资投资的,可以说是她的伯乐了。

    “昨天晚上十点,江雪名在没有和经纪人商量的情况下,提出解约,并且直接在微博上公开声明,上了热搜。”

    “公关部已经着手处理这件事了。”

    这样的事情对天艺娱乐来说算是一件大事,江雪名这样的做法完全是违反了合同的。

    天艺娱乐在娱乐圈里屹立将近十年时间不倒,不仅是艺人出色,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背后是林家。

    盛城上流圈子里林家属于百年名门,林初萤作为一个名媛,每天不是看秀就是在看秀的路上。

    上个月,林氏将旗下的天艺娱乐上个月交给她全权负责,是赚是亏他们并不过问。

    江雪名敢这么做背后必定有人。

    乔果咳嗽一声:“林总,据传江雪名和程家的小少爷前两天一起吃了饭。”

    林初萤头也不抬:“所以?”

    乔果赶紧实话实说:“程家小少爷之前打电话过来了,当时您不在,所以就没说什么。”

    在她眼里,程家当然比不过自己老板。

    上个月刚接手公司时,一个董事倚老卖老,林初萤手段强硬,直接就把他请回家养老去了。

    乔果觉得江雪名是没脑子。

    一个被天艺娱乐捧起来的明星,从没亏待过,现在突然直接没说一声就直接公开解约。

    “程家啊……”

    林初萤拖长了调子:“那就让她滚吧。”

    “……”

    老板说话太爽快了,乔果觉得自己作为助理除了崇拜还能怎么样。

    林初萤歪了歪头,“会议结束了吗?”

    大家齐齐点头。

    林初萤站了起来,“那回去工作吧。”

    她推开椅子,径直离开了会议室,背影袅袅生姿,肌肤雪白,又美又飒。

    经理们互相对视一眼。

    不得不说,刚刚还是挺爽的!

    ——

    当红小花江雪名解约的事情沸沸扬扬。

    无数娱乐记者们都在蹲守天艺娱乐的负责人,想要挖出来这其中的内幕。

    江雪名的解约声明中没有提到天艺娱乐的半分不好,但字里行间的意思却意味深长。

    如今已经在微博热搜上挂了一夜,她的粉丝一边在她微博下刷彩虹屁,一边在公司官博下谩骂。

    “你们说天艺娱乐会放过江雪名吗?”

    “我听说合约还剩下两年时间,这解约也太早了,都没个风声。”

    “天艺娱乐这次被搞了个措手不及。”

    互不相识的媒体记者们扛着摄像机,在花坛边就这件事聊了起来。

    直到有人突然叫了声——

    “天艺娱乐发声明了!”

    时隔几小时,天艺娱乐终于给出了他们的回复,而且很简单,只有一句话。

    解约,可以,按合同要求来。

    总裁办公室自然不是一般的漂亮豪华,乔果站在办公桌前,认真汇报:“声明已经发出去了。”

    解约这件事说起来也不麻烦,反正他们是占理的一方,闹到法院见也是他们赢。

    刚说着,内线电话响了:“林总,程少爷的电话。”

    电话转接进来。

    “林大小姐,可算是接了。”

    林初萤转了转手中的签字笔,声音懒懒的,说出来的话却很沉:“程三你很闲?”

    “这话怎么讲?”

    “不然敢挖我公司里的人?”

    对面闻言尬笑两声:“这个……说来话长,大小姐您就卖我个面子,可以吗?”

    “可以啊。”

    见她这么爽快,这边还有点吃惊,然后就听林初萤补上一句:“只要给违约金。”

    她勾唇:“乔果。”

    乔果立刻开口:“江小姐的违约金是五千万,再加上前段时间刚签了一个代言,违约金高达两千万。”

    “……”

    说好的卖面子就真的是花钱啊??

    他还没继续说什么,那边电话就直接挂了,江雪名赶紧靠过去问:“程少爷,怎么样?”

    程少爷咬牙切齿:“成了。”

    白白损失了几千万的程少爷心都在滴血,他前两天看上的那款车大概是要往后推推了。

    他是不敢对着林初萤的,这大小姐脾气可不小,要是惹她不高兴,明天就能被家里骂一顿。

    这违约金给就给了。

    和他不同,林初萤心情还不错。

    白白进账几千万,就今天那样的项目,可以投资好几个了,做老板才一个月就赚钱了。

    这就是当老板的快乐!

    林初萤问:“我能提前下班吗?”

    乔果:“……”

    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过林初萤还是在公司里磨了一天,傍晚拿着新买的铂金包准时下班。

    乔果将她送去了汇锦园。

    陆尧早就等在外面,将她迎了上去:“你能同意来参加,这次的慈善夜绝对够热闹。”

    包厢里放着舒缓的音乐,桌上中央摆放着一个半开的精致的雕花木盒,能看到里面的钻石项链。

    被室内灯光一照,满眼璀璨。

    “大小姐,你真决定把这个拍出去?”陆尧又再度确认,还提醒说:“这次慈善夜别人可都是拍卖用过的包啊,伞啊什么的。”

    “不想要?”林初萤伸手。

    “要要要!”陆尧生怕她反悔,赶紧把盒子盖上,又递给她一封烫金邀请函。

    好不容易有个重头的,当然不能放过。

    林初萤接过邀请函,上面写着慈善夜的时间,红毯过后是慈善晚宴和拍卖会,就在几天后。

    包厢里的人一见到陆尧对她极度献殷勤,关系很好的样子,心里也有数了,不敢多说什么。

    快散场时,陆尧接到了一个电话,他和林初萤提了一嘴,推开门就出去了,外面走廊上的灯光漏进来。

    “二叔?”

    听见不甚清晰的声音,林初萤顺势往那边看。

    门半开着一条缝,站着一行人。

    中间的男人最显眼,只单单站在那里,西装搭在臂弯处,袖口挽起,搭在上面的手指微微曲起,骨节分明。

    很熟悉。

    林初萤突然起身走过去。

    陆尧正在询问:“二叔什么时候回国的?要不是他们说我都没收到消息。”

    “今天。”陆燕临微微颌首。

    门被打开,林初萤倚在一侧,刚刚喝了点酒,一双眸子里水意盎然,笑着开口:“陆二叔。”

    声音里仿佛含着酒,能醉人。

    陆燕临眼神微微一闪,轻轻地眯了起来。

    一种无法言明的冷气蔓延开来。

    站在旁边的陆尧禁不住摸了摸胳膊,感觉气氛不对劲,问:“二叔,你要不要进来玩玩?”

    “不用了。”陆燕临沉声。

    这气氛是怎么回事儿?

    陆尧来回看着两个人。

    他们两家同在盛城,自然是交集很多,上一辈也是关系极好的,小一辈经常在一起玩。

    但二叔一直在国外,几年来回国的时间也屈指可数,林初萤和他二叔只见过几次,通常都只是礼貌的问好就结束。

    现在看起来好像有问题。

    林初萤直起身,准备往前踏一步,大概是没站稳,脚下一歪往前倒去。

    她被拦腰稳住身形。

    强劲有力的胳膊横在她腰间,林初萤闻到了熟悉的气息,一如当初意识沉迷间嗅到的。

    纤细的腰盈盈一握,柔软无比。

    陆燕临神色淡淡地松开手。

    林初萤按着他的胳膊站好,白皙葱长的手滑下去,隔着一层单薄的衬衫,圆润的指甲似乎能触碰到下面的皮肤。

    “谢谢二叔。”

    这回她直接省了姓。

    话音刚落,压迫感袭来。

    林初萤却仿佛未察觉,笑意盈盈地瞥了眼陆燕临,在他喉结上停留了一瞬。

    一旁的陆尧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己被无视了一样,咳嗽了几声:“二叔?”

    陆燕临抿唇:“我还有事。”

    他微微低头,手指捋了捋衬衫的袖口,慢条斯理地说:“晚上早点回家。”

    说罢,就转身离开了。

    陆尧调侃:“你可是穿惯了高跟鞋的啊,还能摔倒?”

    林初萤瞥他一眼。

    陆尧连忙抬手:“得,我不说了,不过我二叔让我早点回家,晚上就不能熬夜了。”

    他边走边小声吐槽着:“我二叔就是这样,看着冷冷的,我们小一辈都很怕他的,从不亲近旁人。”

    “是吗?”林初萤眉眼一弯。

    从不亲近旁人?

    在巴黎的时候,混乱一夜,他可不是这样的,她清楚地记得他眼眸深处翻滚的情绪,食髓知味。

    “你这话问的一点都不相信我的样子。”陆尧说:“你和我二叔又不熟,还能有我了解。”

    林初萤看向走廊尽头。

    恰巧陆燕临经过转角,微偏过头,目光隔着那么远,依旧准确无误地落在她身上。

    林初萤心想,睡过的关系算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