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2章
    林初萤自然不会同陆尧说这样隐秘的事情,看着走廊尽头的转角,轻笑了一声:“回去吧。”

    包厢里一如既往的热闹。

    得益于二叔的提醒,陆尧只能宣布:“对不住了,今天我得早点回去。”

    有人出声:“回去这么早干什么?”

    旁边人附和玩笑:“不会是有——”

    对方的话还没说完,陆尧便开了口:“别瞎猜了,我二叔今天回国了。”

    包厢里适时安静下来。

    林初萤眼神转了一圈,心里面不知道什么想法,抿了口酒,半边身体藏在阴影里。

    有些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的女伴碰了碰带她来的少爷,低声询问什么情况。

    有脾气好的就给了答案:“华盛集团知道吗?”

    女伴点头。

    没人不知道华盛集团,旗下商场、酒店、房地产、传媒均有涉及,威名显赫,投资从未失过手。

    “他就是华盛的当家人。”少爷呼出一口气。

    陆二叔这三个字,圈子里的小辈就没人不害怕的,现在回来了,估计连玩乐都要消停点。

    女伴张大了嘴。

    对方又往里看了眼,压低声音:“那个让陆尧献殷勤的大小姐就是林家的。”

    这下周围又安静下来。

    陆尧这么一说,大家没多久就提前散了场,反正本来也就没什么事,现在各回各家。

    “走吧,大小姐,我送你下去。”陆尧说。

    “嗯。”林初萤随意应了声。

    汇锦园这边普通人上不来,走廊里很安静,她站在电梯里,心思不知道飞去了哪里。

    陆尧下楼转去了停车场,林初萤自己去了大厅外。

    微风有些凉。

    林初萤有些后悔穿了一条露肩的裙子,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看今天闹解约的新闻。

    没多久,前面停了一辆劳斯莱斯。

    她关了手机,抬眼一看,并不是陆尧的那个纨绔公子的骚包跑车,而且这辆车她见过。

    车窗适时按下,露出熟悉的一张脸。

    林初萤面上眨眨眼,心思转得飞快,手指动了两下,拨通了陆尧的电话,压低了声音。

    “我就先走了。”

    “啊?我还没出来你怎么走——”陆尧的唧唧歪歪还没说完就被掐断了。

    陆燕临视线微定。

    隔着几步远的距离,林初萤皮肤嫩得仿佛能掐出水来,发尾卷翘,眼里水雾浓浓,白皙的脸上泛着浅红。

    原本就明媚的一张脸更添娇艳。

    不得不说,这张脸是极美的。

    早前就有不知道哪家的花花公子评价过几家的大小姐们,每次都被放在第一的无疑只有她。

    陆燕临目光落在她身上:“陆尧呢?”

    林初萤面不改色:“走了。”

    陆燕临拧着眉,有些无奈:“上车。”

    果然!

    林初萤早有预料,弯了弯漂亮的眼睛,眸中星光璀璨,优雅地上了车。

    陆燕临眉眼舒展。

    驾驶座上的陈特助眼观鼻口观心,就当什么也没有看见,充当一个工具人。

    一路上并没有说什么,安安静静的。

    林初萤一开始忘了说目的地,没想到最后被送回了林家主宅,她皱皱鼻子,打开车门。

    像是想起什么,突然转头。

    陆燕临偏过头,“嗯?”

    林初萤弯腰倾身往他那边靠了靠,半晌脆生生地开口:“谢谢二叔。”

    几个字说得婉转又好听。

    这话一出来,陈特助心头一跳。

    他可是知道两个人的关系的,虽然别人这么叫没有事,但他就觉得这位大小姐是故意的。

    下一刻林初萤就关上了车门,头也不回地进了别墅里,独独留下那一辆车在黑暗里。

    又是二叔。

    陆燕临捏着眉尖,有些头疼。

    一股若有若无的清香散在空间里,很好闻,但却让他很容易想起刚刚的事情来。

    他忍不住出声:“熏香换了。”

    “……”

    没听到回复,陆燕临说:“有话直说。”

    陈特助犹豫了一下,忐忑不安地开口:“先生,车里一直没有放过熏香。”

    言下之意,那是女人香。

    林初萤身上的味道。

    陆燕临头更疼了。

    ——

    林家主宅的园子很大。

    林初萤这段时间不住在家里,而是买了个别墅在外面,离公司也近,不过家里还是有她住的地方的。

    她一边走一边扔下高跟鞋,一边打开手机,刚才在车上就震动个不停,那时候没看。

    里面有几个未接电话,还有微信上的消息。

    陆尧:【姑奶奶,你安全到家了吗?】

    陆尧:【你自己回去的吗?】

    林初萤看着,然后回了一句:“不是。”

    那边大概很快就看到了,也跟着回了一条询问情况,她便直接回:“你二叔送我的。”

    微信界面停住,半分钟后刷屏。

    陆尧:【???】

    陆尧:【!!!】

    一串标点符号发了过来。

    林初萤才不管这小孩的心理震惊有多大,甚至还可能被吓到,她忍不住翘了翘唇角。

    反正今晚的事早晚都会被知道。

    客厅里有声音传来。

    “她怎么就直接拿一个公司练手,我只是想进公司都不许,林叔叔怎么这么偏心。”

    “就凭人家是亲生的,这话不要再说第二遍了,不然被听到我可救不了你。”

    林初萤表情淡了下来。

    客厅里苏新慧叹了口气,上个月林初萤不过是回国提了一句后,林存就主动把天艺娱乐让她负责了。

    毕竟他就这么一个女儿。

    能嫁进林家,对她来说已经是非常奢侈的一件事,她不想再回到曾经一块钱还要掰开用的生活。

    以前因为林初萤不同意,她们就一直不能进主宅,最近一个月林初萤因为公司缘故去另外一套房住,她们才能进来。

    对于这个大小姐,她一向是敬着。

    两边井水不犯河水。

    苏蕊十分不满:“还好她现在不住这边,不过她那个房间好漂亮,妈,你能不能让林叔叔同意让我住那个房间?”

    “你别一天到晚胡思乱想,省得到时候连你现在住的房间都没了。”

    两个人细细碎碎地谈着。

    “啧。”

    随着这一声,客厅里陡然静得连根针掉下来都听得见。

    母女俩一抬头看到不远处站着的人影,吓了一跳,毕竟刚刚背后说人不好,正主就来了。

    苏新慧赶紧挤出一个微笑:“初萤回来了?”

    “嗯。”

    林初萤应了声,直接进了客厅,从厨房里端了杯水,从头到尾都没有想着和她们多说什么。

    她走在灯光下,天鹅颈十分吸引人,一双腿细又直,露出来的脚趾莹白圆润。

    苏蕊看着她明艳大方的模样,咬唇。

    从以前第一次进林家的时候,她就知道林初萤很美,不仅脸美,就连骨子里也透着美。

    性格上的张扬完全就是锦上添花。

    苏蕊忍不住出声:“你见到我妈都不打招呼的吗?”

    今天父亲林存好像不在家,林初萤连面子都懒得维持,只瞄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苏蕊又说:“怎么说我妈都和林叔叔结婚了。”

    林初萤原本淡淡的表情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神色,扬唇:“你也知道这是林家。”

    这话的意思再清晰不过了,苏蕊气得脸都绿了,“林初萤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林初萤回答得漫不经心:“怎么?”

    她越是这样,苏蕊被越被气得不行,嘴上又说不过,还被自己妈妈拉着,站了起来就要往楼上跑。

    灯光很亮,什么都看得清。

    林初萤眯了眯眼。

    “等等。”

    苏蕊的脚步停下,转身过来,表情飞扬:“难道是发现自己不好,要道歉了?”

    林初萤的字典里一般就没有道歉这两个字,她上前两步,勾唇:“想住我房间?”

    苏蕊脸色青白交加。

    自己惦记人家的东西还被听见了,现在还被直接指出来,就好像被剥开了衣服似的。

    林初萤可不管她怎么想的,她脸上带着清清浅浅的笑意,说出来的话却让人背后发冷——

    “再有这个想法,就滚出去。”

    ——

    而另一边,陆尧回到家的时候都还没从刚刚收到的那句话里回过神来。

    二叔送人回家?!

    这怎么可能呢?

    他仔仔细细的看了好几遍,上面写的是这几个字没错,林初萤不可能发错的。

    陆尧带着一肚子疑惑开了门。

    客厅里,男人坐在沙发上,昏黄灯光映出一半侧颜,棱角分明,鼻梁高挺,斜斜靠在椅背上,有些随意慵懒。

    此刻时间不早,老爷子已经休息了。

    陆燕临扫过来一眼。

    “回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陆尧感觉不太妙。

    他摸了摸鼻子,嘴上十分自觉地汇报了行程:“二叔我可没有做什么,就喝酒聊天,而且都是为了让他们支持我的拍卖会而已,真的很正经的。”

    “你自己一个人回来的?”陆燕临并没有对他的汇报发表意见,继续询问。

    “对啊。”陆尧说得飞快,“本来准备送林大小姐的,但她临时说——”

    提到这个,他的话戛然而止。

    他偷偷看了眼二叔。

    从小他就知道,二叔是爷爷的老来子,只比他大八岁,浑身的气势都遗传了老爷子,他以前有点怕爷爷,现在开始怕陆燕临了。

    陆燕临敛眉,嘴唇紧抿。

    看来之前汇锦园门口那时候,是林初萤骗他的了,当时他竟然相信了。

    “二叔,那个……你还有什么想问的?”陆尧靠过去,主动开口转移了话题。

    他其实还挺想问刚刚那事的。

    陆燕临再抬眼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往常的神情,不经意问:“你的拍卖会准备的怎么样了?”

    “一切顺利!”

    陆尧骄傲地抬头,提到这个一身劲,“一开始想的是普通的拍卖,后来想着干脆改成慈善拍卖。”

    自己作为陆家的孩子,当然也不能比别人弱。

    不过这是他当富二代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做正事,家里也有意让他锻炼锻炼。

    这在他们圈子里都是很正常的事,就比如林初萤,直接就拿了一个公司练手。

    他是没这个魄力的,一个慈善夜就够洗刷自己纨绔子弟的名头了,现在他对一些拍卖品和嘉宾都已经背得滚瓜烂熟。

    陆尧叭叭地说了一串,脑瓜子转了转,笑着凑上去:“这是目前的名单和流程,二叔帮我参考参考。”

    他显摆似地把手机递过去。

    今天负责人已经把名单全都发给了他,基本上是已经敲定了下来,只有些细节需要改。

    陆燕临接过来。

    屏幕上除了大概的流程外,就是名单,展示着一页页拍卖品和主人的名字,他随意一览,径直翻页,停在最后。

    上面赫然写着林初萤的名字。

    陆尧忍不住说:“这大小姐也真是豪爽,这条项链起码得要几百万的,就送了上来。”

    当然也是看在他们的关系上,毕竟是朋友,家里又是世交,算是给他的拍卖会撑个场面。

    陆燕临说:“不错。”

    能得这两个字就已经是非常好了。

    也不知道是夸林初萤还是夸他。

    陆尧可是知道自己二叔平时吝啬给什么夸奖的,他仿佛摇尾巴的小狗,又冒出来一个想法。

    如果二叔能去,他都能想象到那个画面,到时候慈善夜不用宣传就能燃爆。

    “二叔!”

    “怎么了?”

    陆尧主动问:“这个拍卖会可是我第一次弄,二叔你有没有兴趣来看看?”

    陆燕临眉梢一扬。

    这么一看陆尧就感觉有戏,赶紧趁着机会又说:“肯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陆燕临屈起手指点了点,目光从手机屏幕上掠过,面上恰到好处地露出一丝兴趣——

    “那就去捧个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