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5章
    林初萤收回手,对着那边眼尾挑了一下。

    她做这样的动作是真的很撩人,陆燕临很快就收回视线,仿佛跟没看见似的。

    旁边陈特助低声询问了一句。

    周围人也一直在看,不过大多数人都猜测是不是因为陆尧和林初萤关系好,他作为二叔给个面子的。

    不管怎么说,这几百万的项链抬成了两千万,实在是让人觉得夸张。

    “这么抬,也太夸张了吧。”

    “谁让两家是世交么,关系好,给小辈撑场子的。”

    其他桌的嘉宾小声地讨论起来,至于一些跟着来的小明星,现在内心十分火热。

    她们有些不知道这是谁,就装作不经意的样子问身旁的少爷们,又被似笑非笑地提点。

    “想攀上去,你可以试试。”

    这话一说出来,小明星们就都明白意思了,估计是没机会勾搭上的,但还是忍不住往那边看。

    陆尧还在叽歪:“好了,到我二叔手里了。”

    林初萤漫不经心:“反正都是你们陆家,有什么不一样,你们俩又不戴这东西。”

    “这怎么能一样呢。”陆尧摆手,“我想象不出来二叔屋子里摆这个的样子。”

    陆燕临清心寡欲、不近女色是出了名的,从来没传过什么绯闻。

    “想象不出来就别想。”林初萤瞥他一眼。

    “好吧。”陆尧叹了口气:“这件事让我明白,有钱是多么的重要。”

    虽然他也有钱,但比起二叔来就是小巫见大巫,根本不够看的。

    林初萤眼唇一弯:“你不行。”

    盛城现在的上流圈子里,小一辈的出色的有,比如程家的大少爷,但大多数都还是小打小闹。

    而陆燕临,早已和他们分层。

    小孩子和成年人做对比,小打小闹和手腕强硬做对比,大部分人的倾向都是成年人。

    她也不例外。

    拍卖会结束后,那条项链被换了个精致的盒子装着,送到了陆燕临的手上。

    曾经扯断的项链看不出任何痕迹。

    他垂眸,拿起来放在手上摸了摸,虽然是同样的一件东西,但触感却有点不同。

    大抵是心情不同了。

    陆燕临重新合上,往后递:“还回去。”

    他特意让寄回去的,结果又在拍卖会上看到。

    陈特助看到自家总裁唇线往下压了压,就知道心情有点不好,很大概率是因为这条项链。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皇帝旁边的小太监,这时候该到揣摩圣意的时候了。

    这还给谁,当然只有林大小姐。

    一个送去做慈善,一个花大价钱重新买回来又送回去,果然是情趣。

    ——

    林初萤还没走出会场就被拦住了。

    站在她面前的江雪名心里忐忑不安,但还是开口说:“对不起,林总。”

    林初萤停下来看她:“对不起什么?”

    江雪名本来以为她不听的,愣了下回道:“解约的事情是我没做好……”

    “没什么对不起的。”林初萤上下打量她,笑起来:“这件事很快就会解决。”

    “就是为了——”

    “林小姐。”

    江雪名的话都还没说完就被别的声音打断,她不满地看过去,只看到一个戴眼镜的男人。

    “陈特助。”林初萤往他旁边看。

    “先生在车上。”陈特助一下子就明白她的意思,给出了回答:“这个是先生让我送来的。”

    林初萤不用打开看就知道这盒子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她没有接过来,而是手在上面摸了摸。

    而后明媚一笑:“我不要。”

    陈特助纠结:“这……”

    林初萤看了眼他后面那辆车,从外面看不见里面,但是从里面看得见外面。

    她走近一步,说:“你等等。”

    陈特助听到了一句话,应道:“好。”

    江雪名在一旁看完全程,也跟着看过去,原本的打算一下子就歇了火,却又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

    但她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

    再准备继续说的时候,林初萤已经身姿袅袅地离开了,一点也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的样子。

    江雪名脸色一白,准备跟上去,却被陈特助挡住:“没事就不要打扰了。”

    说完他就回到了车边。

    陆燕临目光淡淡:“让你送走不是带回来。”

    “林小姐不要,说这是您的战利品。”陈特助一字一句复述出来,心想他可真难啊。

    这话真让人脸红。

    “她真这么说的?”陆燕临皱眉。

    “一字不差。”

    “除了这个还有什么?”

    “没有了。”

    陆燕临沉默,又从盒子里挑出了那条项链,放在手里,仿佛轻轻一扯就能断,犹如人的脖颈。

    他曾亲手扯断,又让人修好。

    送回去之后,现在又回到了自己的手上。

    陆燕临都能想象得出来林初萤说出“战利品”这三个字时的神色,必定是扬着唇的,生动诱人。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喉结滚动两下,眉眼微拧:“就这么收起来。”

    陈特助觑了一眼。

    他是觉得陆总眼里的情绪好像更深了点,甚至带上了一丝难以发现的……

    欲望。

    ——

    窗外夜色如水。

    林初萤今天没回别墅,而是回了主宅。

    家里的人都在,开着灯,亮堂堂的。

    苏蕊正好在楼下打电话,电话那头的女生激动道:“今晚华盛集团的陆总,在慈善夜上拍了一条项链,两千万!”

    “项链值这么多吗?”苏蕊深吸一口气。

    “当然不值。”好友几乎是停不下来:“我的天啊,太大方了,陆总真有魄力,而且长得还这么帅……”

    苏蕊正打算说什么,看到了门口的林初萤。

    她脸色登地就不好了,但又不敢开口说什么,免得到时候自己说不过,还被反说。

    不过好像这林初萤今晚就是去参加慈善夜的吧,就这么空着手回来的?

    好友再说什么苏蕊已经听不清了。

    她佯装聊天,声音放大:“真的吗,陆总拍了两千万的项链,有人好像一分钱没出,也不知道去是干什么的……”

    林初萤动作一顿,看过去。

    苏蕊仿佛得到信号似的,余光看着她,继续说:“我还以为是别人拍的呢,真大手笔,不会是看上了背后的主人吧?”

    她知道陆家和林家是世交。

    但以她的身份,压根就不会被带到两家的饭局上,所以从没真正的见到过陆家的人。

    顶多就是陆尧来的时候看到过,但陆尧对她没什么好脸色,她想热脸贴也贴不上去。

    这次拍卖会她去不了,只知道林初萤也送了拍卖品,但一直没传出来过是什么。

    林初萤有些惊讶。

    拍卖会的事情这么快就传出去了?

    苏蕊一看到林初萤的表情,心里莫名就爽了起来,挂断电话后笑了一声。

    林初萤面色不改。

    她上楼时路过苏蕊身边,突然停了下来,偏过头说:“有空多看点新闻。”

    别这么落后。

    苏蕊嗤笑一声:“林大小姐是拍卖会一无所获,回来和我发火的吗,谁让你不是陆总呢,不过你也可以买个小明星的东西啊,总不至于空手而归吧?”

    “你有空在这臆想,都可以去写剧本了,正好公司里缺个编剧,我可以给你开个后门。”

    林初萤回了一句,径直上楼。

    苏蕊回过神来气得要死,跺了几下脚,手机响了一声,是好友发来的微信。

    【图/图】

    【看到没有,我的天啊,原来这条项链是林家大小姐的,陆总真是给林家大小姐面子】

    苏蕊看到那张照片,呼吸都停了。

    原来她刚刚说那么多嘲讽的话,现在都成了笑话,她早就在林初萤面前掉皮了吗?

    怪不得她刚刚那么说!

    ——

    网上关于拍卖会的事情讨论已经非常多。

    最令人津津乐道的当然是华盛集团总裁豪掷两千万拍了一条钻石项链的事情,至于项链的主人只有少数人关心,其他的注意力压根不在上面。

    热搜上一溜烟挂了好几个。

    林初萤早上起床看得时候,全都是和陆燕临相关的,她撇了撇嘴,还是点开了。

    【呜呜呜有钱又帅,简直就是小说男主再现!】

    【麻烦以后拍偶像剧的导演们多多取材于现实,这不就是现成的例子吗?】

    【这是为了哪个红颜扔的吗?】

    【你们都只注意两千万,就只有我注意这条项链是什么情况吗,巴黎那边当时放出来就说已经有了主人……】

    看到最后一条评论,林初萤挑了挑眉。

    她换了件衣服,洗漱好下了楼。

    出乎意料的,客厅里只有苏蕊和苏新慧在,林初萤径直坐到了餐桌上,佣人很快就端上来丰盛的早餐。

    苏蕊昨晚看了一晚上拍卖会的新闻,现在一见到林初萤就觉得自己没脸没皮。

    “看我做什么。”

    林初萤说,她都不用抬头就能感觉到苏蕊的视线。

    苏蕊看着她低着头,慢条斯理地吃着早餐,长发随意地搭在肩上,有种凌乱美。

    但是一想到昨晚的事,她就堵得慌。

    林初萤偏过头问:“我爸呢?”

    苏新慧开口:“刚刚陆家那边有人过来,现在和你父亲在书房里谈话,已经进去半个小时了。”

    书房?

    林初萤手上动作一顿。

    能和林存到书房谈话的,不可能是陆尧那小子,估计就只有陆燕临了吧,他今天来她家里干什么?

    林初萤吃完了早餐,楼上两个人才出来。

    颀长的身影站在林存身边,背脊挺直,整个人犹如天神一般,从旋转楼梯上缓步而下。

    “我就不耽误你去忙了。”林存大概是心情不错,说话时都笑着的。

    “嗯。”陆燕临回了一句。

    他目光自上而下,落在了林初萤的身上,她坐在沙发上,带着刚起床的懒散样。

    林初萤叫了声:“爸。”

    又叫一声:“陆二叔。”

    陆燕临不动声色,只是听到这两个称呼时眉头动了一下。

    林存听到她声音,心情更好,说:“燕临啊,正好初萤也要去公司,你捎她一程。”

    林初萤:“……?”

    天艺娱乐和华盛集团又不在同一条路上,差着十万八千里的,怎么想得到这个的?

    不过她并没有拒绝,嘴上却十分理解地说:“如果二叔忙的话就算了,我自己可以去的。”

    一旁被无视的苏蕊瞪眼。

    这也太会装了!

    陆燕临微微颌首:“不忙。”

    那这事就算决定了,林存没再说什么,看陆燕临觉得哪哪都好,一想到他跟自己说的事,心情又更好。

    陈特助一如既往地等在外面。

    林初萤坐在车里,等到几分钟后,才微微启唇询问:“你和我爸说什么事?”

    陆燕临神色微动:“没什么。”

    见他不说,林初萤鼻尖皱了皱,自己也想不到,小声逼逼:“还当秘密呢。”

    “我能听到。”陆燕临望向她,不经意看到微红的耳朵,视线一顿。

    “那又怎么样?”林初萤眼尾一挑。

    当秘密就当秘密,反正到时候有空问林存也能知道。

    这边离天艺娱乐不远,半小时后就到了。

    林初萤拿着包下车,然后又停在车边,敲了敲车窗,等按下来后挂上一副假模假样的笑容:“谢谢二叔。”

    她特地加重了二叔两个字。

    报复心还挺重。陆燕临轻哂。

    他点点头:“不客气。”

    林初萤有些气恼,唇间一哼,准备转身就走,又被陆燕临的下一句话吸引住——

    他偏头:“你不是想知道谈什么事么?”

    林初萤抬了抬下巴,夏日初升的阳光落下,洒在她身上,像只骄傲的白孔雀。

    陆燕临不动声色地看着,眸光微闪,而后开口,声线低沉。

    “谈结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