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6章
    林初萤听到这话怔愣了一下。

    她定定地看着陆燕临的神色,摸不准这是真的还是假的,怎么突然就谈结婚的事情了?

    林初萤问:“谁结婚?”

    陆燕临说:“你。”

    他这个字说的清晰又肯定。

    两个人互相对视着,半晌林初萤回过神来,刚刚的气势全都消失殆尽,她探身往窗里靠近,询问:“你一大清早的,和我爸讨论我的结婚事情?”

    这有点太荒谬。

    很多出身好的富家千金婚姻是无法自己做主的,而她不同,恰巧是可以做主的那一个。

    林初萤又问:“和谁?”

    陆家和林家虽然是世交,但是小辈的婚姻也没有到上门亲自探讨的地步,除非——

    “我爸之前没那个意思,结婚对象不可能随便乱来。”林初萤眼神流转了一下:“难道是和……二叔?”

    她只有这么个想法了。

    不然陆燕临去她家和他爸讨论什么。

    陆燕临两只手交叠在一起,如同端坐在办公室前一样,情绪不曾变化:“是。”

    气氛突然安静下来。

    陈特助一早送陆燕临过去的,但也不知道讨论什么,现在乍然听到这么个劲爆消息,有些紧张。

    林初萤呼吸停滞了一下。

    就算两家打起来,也不可能无缘无故让他们两个结婚吧,这其中足足差了一个辈分的。

    而且陆燕临……

    林初萤思绪转了好几道,想起什么,最终只幽幽地开口:“二叔真是好负责。”

    最后三个字被她说的很重。

    陆燕临看着她:“你不想?”

    他听着她的语气和刚刚有点像。

    林初萤没回答,而是直起身,转移了话题:“我去上班了,二叔慢走。”

    她转身往公司里走。

    天艺娱乐早上有不少练习生和艺人过来,个个都是出色的颜值身材,却没一个能遮掩住林初萤的光芒。

    陈特助从后视镜里看了眼自家先生的神色,心想要追人也不能这么一步到位吧。

    他问:“先生要走吗?”

    陆燕临嗯了一声。

    车停在这里这么久,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待看到消失在远处,都有些叹气。

    这里面刚才是送的谁?

    ——

    乔果等在公司门口,见林初萤出现,跟在她身侧,向总裁办公室走去。

    “老板,违约金已经打进公司的账户了,代言那边也收到了违约金,正在准备重新找代言人。”

    “江雪名的团队那边似乎是放弃了抵抗,就连自己刚买的热搜都撤下去了,我们的需要撤吗?”

    “不撤,挂个两天。”林初萤回。

    她性格一向睚眦必报,江雪名本身处理方式就影响到了天艺娱乐,现在想轻飘飘解决怎么可能。

    吃点苦头总该有的。

    林初萤原本抑郁的心情一下子飞了起来。

    果然赚钱比男人更让人快乐。

    乔果微微一笑:“最近有几个剧本送了上来,想问问您觉得哪里需要改,或者是想……”

    想插人进去的。

    林初萤说:“放到我桌上。”

    大抵是有钱的快乐让她对剧本充满了信心,以至于看到内容简介时,她脸色登地一下难看了下来。

    这剧本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剧情。

    第一个里面虽然没写明,但林初萤粗略一看就发现有问题在,她敲敲桌子:“让编剧过来。”

    乔果一看这情况就不好:“是。”

    编剧是一个戴着眼镜的青年,看起来文文气气的,乔果将他当初的简历调了出来,文学专业的。

    他一进办公室就瞪圆了眼睛。

    虽然之前听说公司换了新老板,但是他知道编剧根本日常就碰不到新老板,因为走的通道都不是同一个。

    没想到居然这么漂亮。

    “林总……”他忍不住想多看两眼,却对上锐利的眼神,僵着微低下头。

    “你是这个剧本的编剧?”林初萤举了举手中这个名叫《幸福女人》的剧本。

    “是,是我。”编剧还以为自己是被看中了,激动地开口:“这个剧本是我一个人单独完成的!”

    “是你就好。”林初萤颌首。

    她转向一旁的乔果:“通知下去,把他的工资结一下。”

    编剧兴奋的表情一下子停滞住,忍不住问:“林总,要辞掉我吗?我哪里做得不好?剧本不行我可以修改!”

    林初萤原本只是想问问剧本的事,但看到资料上的备注之后,就没想留着他。

    她将剧本扔过去。

    “女主角和自己闺蜜抢男人,插足感情,借着别人的钱做事业,还自诩真善美,这种剧本你也写的出来?”

    “这……现在收视率高的都是这样的。”

    “是吗?”林初萤眉眼淡淡,声音一冷:“我天艺娱乐不这样。”

    “可是……”编剧犹豫半天,咬牙:“这不是辞退我的理由,我不接受这样的理由!”

    天艺娱乐的工资待遇极好,还有福利,没人想放弃。

    林初萤睨他:“乔果。”

    乔果立刻开口:“去年十一月,编剧会议你无故不到场,并且在入职一年里,接到三次投诉想进去练习生教室……”

    她一项项列了出来。

    天艺娱乐虽然对艺人不苛刻,但要求是有的,这位进公司都快一年了才交出一个粗制滥造的剧本。

    公司虽然不强制编剧坐班,但大多数还是在的,平时有编剧的讨论会议也不参加,这么照发工资和养闲人有什么区别。

    还有最重要的,想进去练习生的教室,目的不言而喻,人品可见一般。

    如此当众处刑,编剧青年脸色一会红一会白。

    林初萤靠在椅背上,懒洋洋的视线落在前方,这才开口:“理由够不够?”

    “……”

    “不够再加一个,因为我想辞你。”

    ——

    娱乐公司里琐碎的事情比较多,最忙的大概是公关部,因为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艺人新闻。

    以前林初萤不关注,只知道乱七八糟的,现在深入了解,知道的就更清楚了。

    比如哪个影帝艹的好男人好爸爸人设,实际上大半个娱乐圈都被他约过。

    又比如新起来的一个流量,粉丝战斗力极强,撕了一个又一个的绯闻女友,都不知道爱豆和她们后援会会长谈恋爱了。

    总而言之,乱。

    乔果仿佛是娱乐圈八卦聚集地。

    “上个月白熊视频新上线的那个综艺,三男四女,一起去旅行的,最后关系很乱。”

    “怎么个乱法?”

    “一开始听说是一对看上眼,私下里出去了,后来没想到这女艺人又和另外一个男艺人对上了,最后抓奸现场。”

    这事林初萤好像有所耳闻。

    吃瓜是天性。

    而且吃的还不能是馊瓜,如果是能来回反转,你锤我锤的那就更刺激了。

    林初萤坐在办公室里听了一耳朵的八卦,等到下班时刻,才神清气爽地拎着包离开。

    今天依旧回主宅。

    虽然还是傍晚,但城市里已经华灯初上。

    林初萤看着窗外倒退的景色,不可避免又想起今天早上的事情,她今晚回去就是要问林存这事的。

    之前陆燕临还那么冷淡,突然说结婚。

    林初萤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他现在想对当初巴黎发生的那件事负责,以婚姻为负责。

    结婚还看她同不同意才行呢。

    林初萤鼻尖哼出一声,想明白之后就没有什么困扰的感觉了,只觉得陆燕临这个人……

    还真是手段高明。

    回到主宅里,不例外只有苏蕊在楼下待着。

    佣人接过她的包。

    林初萤问:“其他人呢?”

    “先生出去散步了。”大概是知道她不喜欢苏新慧母女,所以没有提到名字,但散步是不可能一个人散步的。

    林初萤嗤笑一声。

    温柔小意的苏新慧,大抵是男人们喜欢的,林存对她还算不错,连带着也给了她女儿生活保障。

    不过影响不到自己,林初萤一向是无视。

    她顺道去了客厅,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一个平板,屏幕还亮着,苏蕊的人却不在。

    林初萤往沙发上一坐,就瞥见了平板上的东西,实在是太显眼了,压根忽视不了。

    是一张动图。

    男人五官深邃,轮廓线条完美,一身西装革履,单手松了松领带,手指修长,禁欲中压迫的性感气息突破屏幕。

    大约是发现被偷拍,他抬眼看向镜头,微微皱眉,眉眼冷峻清隽,锐利摄人。

    林初萤眨眼。

    陆燕临居然还有这样的照片?

    她歪了歪头,当初巴黎的时候,陆燕临的领带是他自己解的,倒是和这张图的动作有些像。

    只不过这张更克制。

    陆燕临这人,她觉得表面一本正经,其实内里不知道多强势。

    林初萤摸了摸下巴。

    那时候她没忍住,在陆燕临下巴上咬了一口,留下了牙印,后来也不知道他遮没遮住。

    还没有想出什么,楼梯上的苏蕊就跑了过来,像防贼一样把平板抱在怀里。

    “你偷动我东西?”

    “你有被迫害妄想症?”林初萤扫她一眼,轻飘飘开口:“而且,你那东西也是我家……瞪我干什么。”

    苏蕊一下子就听明白了她刚才没说完的话。

    她低头看了眼平板上的内容,想到了什么:“你刚刚什么也没看见?”

    “唔。”林初萤塞了颗葡萄进嘴里,随口回答:“看见你在看陆燕临的领带图?”

    “……”

    苏蕊气结:“看又怎么了,你不是也看到了,不过你也就只能想想了,也没什么好得意的。”

    她今天在网上看见的这图,是一个粉丝在机场拍自己爱豆时意外拍到的,评论里全是在叫着“让我上”“前男友去世让让我”的女生。

    苏蕊从头到尾都知道自己没机会,但不妨碍她花痴两下,尤其是今天早上见到了本人。

    林初萤差点笑出声来,起身往楼梯上走,还不忘打击她:“你不能不代表我不能。”

    每日一打击,达成。

    这位继妹像打不死的小强,每天乐于奉献,贡献了她为数不多的乐趣。

    苏蕊斜眼看她:“你就吹吧,今天陆家那位二叔送你上班都没和你说两句话的,而且你们都不是一辈的。”

    林初萤正无聊着,有意逗她玩。

    “不瞒你说,我们在车里还挺激烈,领带解了又系,系了又解,解了又系,如此循环往复……”

    “你以为你在说相声吗——”

    苏蕊的声音戛然而止。

    林初萤一开始没觉得有什么,后来感觉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细碎的声音,转身往楼下看。

    玄关处站着两个人。

    一个是散步归来的林存。

    一个是站在他旁边的陆燕临,大概下班之后就直接过来了,还穿着那身西装。

    几个人的视线齐刷刷地看向他的领带。

    “……”

    林初萤也看过去,莫名有点手痒。

    现在系得这么严谨,到了晚上还不是要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