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7章
    家里气氛太过诡异,盯着别人的领带看怎么回事,林存咳嗽一声,转移了注意力:“苏蕊你先回房。”

    苏蕊轻咬了下唇,她当然知道自己在林家的位置,只是享受得多了就有些想要更多,但总会被无情戳破。

    她抱着平板上楼,路过楼梯上的林初萤时还瞪了一眼,刚刚那些话也不知道怎么说得出口的。

    林初萤直接无视了她。

    等听见关房门的声音,她一点也没有被抓包的感觉,反而翘着唇角笑了一下,停在楼梯上:“爸,我有事要问你。”

    林存说:“你先等等,我和燕临有事。”

    林初萤倚在栏杆上,“结婚的事情?”

    这无异于抛下一枚重磅消息。

    林存有些诧异:“你怎么知道的?”

    今天早上陆燕临才和他提的这事,他当时差点以为在开玩笑,毕竟两家可从没想过这种事。

    倒是孩子都刚出生的时候提过陆尧和林初萤可以联姻,后来大了直接就成姐弟了。

    林存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又转向陆燕临。

    陆燕临颌首:“我说的。”

    “……”是等不及了还是怎么的,林存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又转向林初萤:“这事都还没定下来。”

    “是吗?”林初萤瞥了眼陆燕临。

    主要是早上陆燕临说这句话的那个样子,她还以为林存都决定了。

    “你先去忙你的。”林存果断开口。

    “关于我的事请我听一下怎么了?”林初萤不退让。

    “……八字都还没一撇,你急什么。”林存瞪了眼,“你公司上事情处理完了?”

    林初萤摊手:“处理完了呀。”

    林存:“……”

    女儿太厉害也不行。

    这解约的事情要搁到别人身上,恐怕还得闹个两天才结束,这今天就已经结束了。

    陆燕临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让她听吧。”

    林初萤瞪了眼,“本来就应该听。”

    三个人一起去了书房。

    林初萤很少进林存的书房,上次接手公司前来了一次,隔了一个月,里面没什么变化,唯一的不同可能就是桌上多了一样东西。

    那盒子有点大,上面雕刻了繁复的花纹。

    林存决定无视自己女儿,问:“这件事我想着还需要考虑一下,毕竟你和初萤以前也没怎么说过话。”

    他反正是没见林初萤和陆燕临见过几次面。

    但是他对陆燕临很满意,陆家满打满算除了老爷子,也就出了一个陆燕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整个盛城也拿不出比他更出色的人选了。

    只不过同辈分,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而且早上女儿还叫着二叔呢。

    林存不由得转向林初萤,看她好像注意力都被盒子吸引,心里头就更觉得该考虑考虑。

    这该怎么称呼。

    陆燕临开口:“考虑是应该的,家里已经同意这件事,过两天应该会详谈。”

    详谈大概就是结婚的安排了。

    书房里安静下来。

    林初萤偏过头,正好对上他的视线,书房的光线很亮,映出一双漆黑的眼眸,精准地捕捉到她。

    这幅皮相还真是能骗人。

    林存点点头:“这么说也行,虽然你一直很稳重,但婚姻大事还是父母谈谈比较好,不过最主要的还是初萤的想法。”

    林初萤没回答,而是问:“那是什么?”

    她指了指盒子。

    “见面礼。”陆燕临给出回答。

    “我还以为是聘礼。”

    “聘礼也准备好了。”

    两个人不动声色来了一问一答,林初萤一扭头,白皙修长的脖颈划过优雅的弧度。

    “你的想法是怎么样的?”陆燕临又浅着声问了一遍,领带上的喉结微动了动。

    联姻是不可避免的,只是看对象是谁。

    陆家和林家是世交关系,能亲上加亲也一直是上一辈的想法,只不过到了陆尧这里不太可能,现在他主动提出,虽说有些出乎预料,但没人反对。

    不说陆家,就林存也是非常满意的。

    书房里另外两个人的目光齐齐地落在了林初萤的身上,只见她漂亮的眼睛微眯了一下。

    然后便轻松地给了答案。

    “好啊。”

    陆燕临坐在她旁边也比她高出一点,他能看到她微仰起的下巴,漂亮,脆弱,又骄傲。

    他眼神一深,不动声色地移开了视线。

    两家的婚事自然不能那么仓促随意,既然林初萤同意了,林存让陆燕临回去和父母说一声:“过两天两家人吃个饭,到时候再详谈一些事。”

    陆燕临温和有礼:“好。”

    林存开口:“初萤,你送送。”

    林初萤站起来,抿唇笑:“二叔,我送你。”

    林存眉头跳了一下。

    果然称呼真是一个严重的话题,还是辈分不同,不过一想到以后陆燕临要叫他岳父,他心里还是有点爽的。

    陆燕临面色不改,嗯了声。

    从楼梯上下去一直到出了门后,林初萤才有些好奇地开口:“我如果不同意会怎么样?”

    陆燕临站在她面前,上前一步。

    两个人离得很近,仿佛呼吸都交织在一起。

    林初萤听见头顶自上而下传来的话,声线略低,却十分好听:“那就等你同意。”

    “万一我拒绝了呢?”

    “……”

    林初萤扬了扬唇:“你想不出答案了吗?”

    陆燕临目光掠过水润的唇,不知想到了什么,轻笑了一声:“你已经同意了。”

    以上猜测全都不作数。

    ——

    林初萤气得晚饭多喝了一碗汤。

    一直到第二天的时候,她还没顺过气来。

    林初萤问乔果:“不应该给出一个完美的答案,然后再说两句好话,就这样还想着娶我,真是一点都不知道解风情!”

    乔果安静地听着,她估计这大小姐就是想发泄吐槽一下,没多久就能消气了。

    林初萤自顾自地说着:“我怀疑他是故意的,为了报复我胡乱说骚话被听到。”

    说起来这事也真是尴尬。

    乔果一直等她说完,才把违约金入账的文件递过去:“老板,您看看这个。”

    林初萤笑盈盈的:“还是赚钱让我快乐。”

    欣赏了会儿自己的成果,她就忘了这回事,专心地投入到了工作里。

    乔果说:“江雪名那边果然是签了初娱。”

    她口中的初娱是最近两年新起的初心娱乐,借着一个选秀综艺大火了起来,最近还在筹办新的男团选秀。

    林初萤面色淡下来:“让她签。”

    到时候是更上一层楼还是直接坠地,都不用天艺娱乐操心了。

    乔果点头:“她的粉丝有些还在官博下留言,是不是要把这个处理了?”

    “处理干什么,给他们说。”林初萤撑着下巴,似笑非笑地看着桌上的东西,掷地有声。

    “我天艺娱乐能出一个当红小花,就能捧出第二个。”

    一句豪言壮语让乔果差点没有跟着叫起来。

    她还顾及自己现在身份是助理,克制住了自己,露出一个非常完美的笑容:“老板说得都对。”

    林初萤忍不住笑。

    结果没想到,傍晚快下班时间,公司外就出了事。

    将近二十几个人,手中拿着各种各样的横幅,堵在了公司门口,吵吵闹闹的。

    林初萤得到通知后皱眉:“什么情况?”

    乔果:“是江雪名的粉丝,他们得知了江雪名解约违约金的事情,要公司给个说法。”

    林初萤嗤笑一声:“正主都给了。”

    粉丝什么都不清楚就跑来闹,是觉得自己太天真,还是觉得一家娱乐公司太天真。

    不过她还是下了楼。

    公司里保安都去了大门口,但粉丝们都是普通人,他们也不敢动手,公司里一些经理都跑了下来。

    看到林初萤下来,有经理出声:“林总还是不要过去了吧,谁知道他们会做什么事。”

    林初萤一脸淡定:“慌什么,能吃了你不成。”

    就是能吃人啊!

    经理一脸懵逼,现在有些极端粉丝可厉害了,撕天撕地,只要不满意就能撕。

    外面的人大概也听到了老板出来了,声音顷刻间就大了起来,近乎疯狂地叫喊着:

    “辣鸡公司!”

    “我们雪名这么敬业,你们公司这么做真是没良心,除了钱还能看到什么?”

    “你们吸血吸得开心吗?!”

    现场一片混乱。

    林初萤站在门内,冷声:“人都堵到门口了,还在这拦什么拦,都给我丢出去,报警。”

    保安们犹豫了一下,按吩咐行动了。

    眨眼间一个冲的最前的男粉就被丢到了外面的广场上,旁边的女粉终于感觉到害怕,退缩了一点。

    粉丝们只见一个女人站在门口,夕阳的余晖落在她身上,面色冷淡,犹如油画中的女神走出了画框似的。

    就是江雪名评价较高、最出名最吸粉的一组杂志硬照,也没有眼前来得惊艳。

    林初萤:“再闹试试?”

    半天没听到声音。

    林初萤皱眉问:“他们被吓到了?”

    乔果看着几个人惊艳中夹杂着恍惚,恍惚中带着一丝迷茫的眼神,猜测道:

    “可能这就是传说中——路人转粉?”

    林初萤:“……”

    不远处传来警车的声音,这时地上一群粉丝们才回过神来,纷纷拿起自己的东西就跑,跑得慢得就被警车追上了。

    林初萤非常满意这个效率,站在原地看着闹事的几个被带走问话,然后抬脚下阶梯。

    乔果问:“老板您现在是去——”

    林初萤头也不回:“下班了啊,回家了。”

    乔果看了下手表,还真是下班了,老板真是不浪费一分一秒下班时间,她还没说什么,就见前面停了一辆车。

    陈特助下了车:“林小姐。”

    林初萤惊讶:“你怎么在这?”

    “先生说的。”陈特助打开车门,十分礼貌地给出回答:“接您下班。”

    林初萤正要问你家先生人在哪,就看到了车里的男人,一丝不苟,正襟危坐在那里,视线撂过来不咸不淡的。

    行吧。

    她抬脚上了车,陆尧的电话也跟着来了,大嗓门叫起来:“大小姐,你没事吧?”

    林初萤反问:“我能有什么事?”

    “你公司被人堵的事都上热搜了,我看着人还挺多。”陆尧一听没事就放心了,建议说:“要不要我找几个人高马大的保镖送你上下班?”

    “不用了。”

    “工资我付的,我现在就让人过来!”

    “我现在很安全。”

    陆尧说:“再安全能有保镖安全,你还在公司吧?”

    “我在你二叔车里。”林初萤唇角一翘:“你零花钱不是没了吗?把账单发给我吧。”

    “你说什么?”这边陆尧差点被口水噎住:“不可能,我二叔肯定还在公司里,他就一工作狂!”

    林初萤手机往陆燕临那边递了一下。

    陆燕临眸色微动,启唇道:“工资多少?”

    听到真是二叔的声音,陆尧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结结巴巴问:“什、什么工资?”

    陆燕临言简意赅:“保镖的工资。”

    那头的陆尧呆呆愣愣地报出了一个数字,又问:“二叔问这个干什么?”

    林初萤直接挂了电话,眼睛弯成月牙,故意问:“二叔,你要帮我结账吗?”

    陆燕临定眼看她:“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