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8章
    林初萤撞进陆燕临的一双眼里。

    静了几秒,她才回过神来,心跳略有些加速,想着这话该怎么回,毕竟她从没想过还有这样的。

    最重要的是,刚刚陆燕临那样还真挺好看。

    很小的时候,她就知道陆家那位二叔很好看,只不过差了八岁,她上小学的年纪,人家就已经上高中了,已经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少年了。

    还真是让人气。

    林初萤心里面吐槽了一下这个,又想幸好隔了很久,不然她岂不是早就会看上这张脸?

    陈特助听见车里没声,开了音乐。

    陆尧那边挂断电话之后微信开始轰炸。

    陆尧:【卧槽什么情况?】

    陆尧:【刚刚说话的是我二叔没错吧?】

    林初萤手指轻点,回他:【有何感想?】

    这边陆尧对着屏幕看了半天,过了会儿发过去:【报销的感觉真好,怪不得员工都喜欢报销,我也喜欢。】

    他找的保镖可不便宜。

    之前零花钱被家里控制了,等到过段时间表现好才会放出来,所以他这都是抠钱出来的。

    林初萤被他说的话逗笑。

    陆尧现在不住在家里,自然也还不知道家里陆燕临说结婚的事情,还被蒙在鼓里。

    陆尧:【我二叔那里是挺安全的,而且他有保镖,我让二叔送你两个,这样我还可以退款。】

    陆尧:【姐,我聪明吧。】

    林初萤:“……”

    这可真是精打细算。

    但是过段时间就不是叫姐了,而是该改口了。

    林初萤有意提点:【过段时间记得改口。】

    末了,她想起来自己好像和陆燕临都没加微信来着,她把手伸过去,“二叔手机给我。”

    莹白如玉的手横在他腿上方,和深色的西装裤背景形成了鲜明对比,染了胭脂色的指甲油格外特殊。

    陆燕临的第一想法是,她换了美甲。

    在巴黎的时候,手指是跳跃的几种颜色,上方还绘制了可爱的猫咪,挠他的时候也像猫咪,咬人的时候也像。

    也不知道为什么小小的指甲上会出这么多花样。

    “做什么?”陆燕临将手机放上去。

    “二叔你不要说你不用微信。”林初萤接过来,发现还要指纹解锁,干脆抓着他的手往上面试。

    入手冰凉,又仿佛夹杂着一丝热。

    男人带着薄茧的手和她的娇嫩细腻截然不同,像是碰到了一块软豆腐,一捏就能碎。

    林初萤从小到大没吃过苦,就连在国外留学阶段,周围也是有专人照顾着的,十指不沾阳春水。

    再加上年纪小,皮肤肉眼可见的嫩。

    八岁年龄差,听起来还真挺大的,旁边的如同鲜花,正开始绽放的年纪,他却已经步入成熟男人的行列。

    陆燕临思忖着。

    林初萤毫无察觉,试着解了锁,这位二叔的手机和他性格一模一样,最基础的黑色和系统设置,并没有改什么。

    老男人都这样的吗?

    “够了吗?”陆燕临问。

    “解锁了。”林初萤头也不抬。

    陆燕临被松开手,尾指无意识地勾了勾,似乎在贪恋刚刚一瞬间的温柔。

    真是贪婪。

    林初萤打开微信,准备扫二维码,后来想想,应该让陆燕临扫她微信才对,这样申请好友的就是他。

    虽然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就是很有道理。

    她的小心思转了两圈,加上好友,然后又改了备注,笑意盈盈地还回去:“好了。”

    陆燕临垂眸,手机界面上多了一个聊天框,头像是鲜活的,而不是空白色。

    “嗯。”

    ——

    这次送林初萤回的是仙林府的别墅。

    林氏一开始发家做的就是地产,后来到了老爷子那一辈,开始转投资其他产业,传媒如天艺娱乐就是其中一个。

    仙林府以奢华和隐私性极好出名,很多知名影星都在同名别墅区,价格高昂,普通有钱人根本买不起。

    这边别墅区几年前建好的时候就留了几栋,这栋是在林初萤名下的,装修也是按照她的喜欢的风格来的。

    虽然外面看着很奢华,但内里其实还挺冷淡风。

    林初萤正在看热搜。

    陆尧说的没错,才发生没多久的围堵公司事件已经上了热搜第一,可见江雪名如今的热度。

    热门第一条微博是营销号发的图片,是她还没有下楼前的,里面评论两极化。

    【不是都解约了还闹什么闹?】

    【你们是极端粉丝吗,这样在给江雪名招黑好吗?】

    【我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小学生们都回去好好读书不好吗,非得做这种事。】

    【我们这是粉丝正常的诉求。】

    【请不了解的路人不要发表这样偏颇的言论。】

    【天艺娱乐这样的辣鸡公司就应该在娱乐圈里消失,否则以后有更多的受害艺人!】

    林初萤滑着看了看。

    下面的热门微博里还有人拍了视频的,不过是手机拍的,看起来很模糊,只能看到二十几个人头。

    吵吵嚷嚷的声音。

    陆燕临侧目,略微一细听就听出来了。

    这段时间江雪名的事情网络上热度很高,他也算有所耳闻,而且林大小姐得了几千万违约金的事也传开了。

    林初萤嘟囔了一句:“真是闲得慌。”

    她合上手机,正好到家了。

    林初萤心情飞了起来,下了车,突然想起来什么,转过身,倾身趴在车窗上。

    她一贯爱这样。

    陆燕临心里突然冒出来这句话,面上却不动声色,问:“怎么了?”

    林初萤本来想伸手点他鼻子的,到了半路上停下来了,“没有,就是谢谢二叔。”

    看着那道身影消失院子的绿茵小道上,陆燕临合上车窗,像是一声命令,陈特助开了车。

    她刚才到底想做什么?

    陈特助从头到尾目不斜视,专心开车,一直到离开仙林府,才听见后面传来的声音——

    “热搜上的事情……”

    陈特助心领神会,很快就给了回答:“我尽快安排。”

    他犹豫了一下又补充道:“那个解约的江雪名,程家小少爷给她付了违约金,现在刚签约初心娱乐,据说正在洽谈一部大制作,这部剧前段时间在向公司寻求投资。”

    车里的音乐还开着,是轻音乐。

    陈特助没听到回复,一直到快进陆家时,才有一声低低的嗓音:“你知道怎么处理。”

    他当然知道。

    ——

    事情开始得悄无声息。

    江雪名新签约了初心娱乐后,就得到了一部大制作安排,所以她一开始对违约金失落了会儿,后来就忘了这事。

    这大制作内定她当女主角的。

    她当女主角的剧不少,虽然演技一直遭人诟病,也有耍大牌的传闻,但是腥风血雨的体质很受欢迎,谁不想要热度呢。

    经纪人是新换的:“今天是去和导演吃个饭,你记得态度放温和点,总没有错的。”

    江雪名笑着说:“会的。”

    过了会儿,她又问:“天艺娱乐那边有没有做什么?”

    这个新老板一个月前接手公司的时候,她根本没去公司,连面都没有见到,上次在拍卖会上见到,还得罪了人家。

    对方不是软柿子,她有点担忧。

    但是粉丝行为她又不能圈定,微博上也发了个声明,还圈了不少新粉,这事她已经算仁至义尽了。

    经纪人说:“撤了热搜,就没事了。”

    江雪名松了一口气,心里面其实是有一点快乐的,粉丝多骂骂天艺娱乐,她就爽一点。

    正说着,经纪人的电话响了。

    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经纪人的脸色越来越不好,挂断电话后喘着粗气:“饭局取消了。”

    江雪名疑惑:“取消?”

    经纪人盯着她:“我和这人关系好,他透露了一下,新投资方有意换一个主演,说你演技不行。”

    江雪名蹭地一下站起来:“我演技不行,但是我的剧收视率从来都不低,投资方想做什么?”

    “谁让人家是投资方。”经纪人叹了口气:“除非现在能让投资方改主意,否则这个就黄了。”

    “投资方是谁?”江雪名想了想。

    她有几天没和程少爷见面了,看来是时候该见面一次了,虽然程少爷不着调,但对她还算可以。

    经纪人吐出两个字:“华盛。”

    江雪名几乎脱口而出:“什么?”

    她到现在都清楚地记得拍卖会上见到的那个男人,只远远隔一眼,就能让人失神。

    怎么会是华盛!

    娱乐圈里什么事都不会是秘密,总有消息流露的一天,一部大制作出来的时候,舔饼的人无数。

    女主角原定江雪名现在替换的消息插了翅膀飞出去,大家全都在看江雪名的好戏。

    到手的女主角就这么飞了。

    听说还是投资方要求的呢。

    得罪了一个大投资方,以后就算有人想拍什么,也会思量该不该找对方。

    乔果把这事告诉林初萤的时候,林初萤正在看股票,随口问:“她怎么这么倒霉。”

    以前在天艺可没这样。

    乔果心想要不要说实话:“这部剧原本寻求的投资是初心娱乐,但是初心娱乐给了限定。后来发现超出目标,导演就向华盛寻求投资,前两天华盛松口了。”

    林初萤饶有兴趣:“但是有条件?”

    乔果点头:“对。老板你怎么知道?”

    “这一猜不就猜到了。”林初萤伸了个懒腰,脑袋清明一瞬,“前两天松口的?”

    “是,就前两天。”

    “……”

    林初萤直起身子,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她想了想,这事不能直接问,万一被说自己自作多情多没意思。

    她下班直接回了家。

    林存还在客厅喝茶:“怎么今天突然回来了?”

    没等到回复,就见女儿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了楼梯上。

    林存:“……”

    上次陆燕临来家里带了见面礼,林初萤后来就一直放在主宅,没打开过。

    她趴在床上,打开礼盒。

    入目的是一条满钻手链,整个流光溢彩,内刻一朵红玫瑰,系在她皓白的手腕上,夜色下莹莹流光。

    林初萤心情有点复杂。

    这是她在巴黎看中的一条,全球限量一条,后来说被别人买走了,出手慢了一步,气得她购物了一整天。

    她这人没什么特别要求,就喜欢好看的东西,这手链审美很合她的心意。

    搞半天居然是陆燕临买的!

    狗男人截胡她喜欢的东西!

    林初萤愤愤不平,想起江雪名的事情,心里还是有点爽的,对着手拍了张照片。

    然后发了朋友圈。

    姐妹团一众迅速到场,并且十分捧场地开始“我靠你又败家”“比不过比不过”的评论。

    其中以陆尧最为显眼,甚至连能为世界带来和平这样的话都能说得出口。

    就在林初萤沉浸在彩虹屁里的时候,微信上有了新提示,头像很熟悉——

    陆燕临点了个赞。

    ……就没了?

    你自己送的礼物,不夸两句吗?

    是她拍照不够好看,还是心虚到不想说话?

    林初萤盯着看了会儿,确定没等到后续,想了想,私聊过去:“二叔,你有没有觉得我新发的朋友圈缺了什么?”

    男人都需要暗示。

    “……”

    陆燕临一打开聊天界面,视线轻而易举地就被“二叔”两个字吸引。

    虽然林初萤整天二叔二叔地叫着听,有时故意有时诚心,他只是听听而已,放在眼前似乎有些刺眼。

    十几秒后。

    林初萤的手机跳出一条新消息:【称呼。】

    称呼怎么了?

    看这言简意赅又严肃正经的提醒,林初萤确定没有叫错成别的男人。

    不等询问,电话响了。

    陆燕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