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9章
    这么直接就打电话过来了?

    看着屏幕里跳跃的三个字,林初萤心里转了“他到底是想说什么”还是“觉得微信不够好”几个想法,按了接通。

    “怎么突然要打电话?”林初萤率先出声:“微信不是聊的好好的吗?”

    电话这边的陆燕临神色平静:“没有,我只是觉得有件事需要提醒你一下。”

    林初萤哦了一声,问:“什么事?”

    “如果顺利,也许一个月后我们就会结婚。”陆燕临抛下一枚炸弹,“到时候称呼问题需要注意。”

    说到底就是不想听二叔了。

    林初萤在心中腹诽,她之前在巴黎的时候,情难自禁时有叫过一声二叔,那是在床上,男人明显有情绪波动。

    所以她现在经常故意这么叫他。

    “这不是还没结婚。”林初萤躺在床上,声音有些轻柔:“还早呢。”

    “不早。”陆燕临垂眸,似乎能想象到对面的女人是什么样的表情,“可以提前适应。”

    她一向很清楚自己的魅力在哪里。

    必定是妩媚的。

    林初萤晃了晃手,说:“反正不急。”她停顿了下,又想起江雪名的事情:“对了,二叔,我听说华盛是不是投资了一部电视剧?”

    陆燕临不动声色:“是。”

    大抵是为了说明,他低声说:“这部电视剧风险小,回报率高,收视率应当不低。”

    林初萤倒是没想到能得到这么肯定的答案,继续问:“那你们属意的女主角是谁?”

    陆燕临问:“你有想法?”

    “……我只是听说原定的角色被换了,”林初萤顿时就觉得这男人怎么想的,她有这么走后门吗?

    “这些琐事陈特助会处理。”陆燕临缓缓开口。

    陈特助的意思不就是你的意思吗?

    林初萤玩了玩自己的指甲,开口说:“原定的江雪名刚从天艺解约,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帮我忙了,谢谢二叔。”

    她放轻了嗓音。

    对面安静了几秒。

    “不用谢。”陆燕临说。

    林初萤挑了挑眉,然后就听见新传出来的一句话:“如果真的要谢,就改个称呼。”

    “……”

    陆燕临坐在书房里,桌前放着一些文件,在家里并没有穿西装,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两颗,略有些放松。

    以往书房是非常严谨的,而今天他在里面打这样的电话,他皱眉捏了捏眉头。

    “那二叔想我怎么称呼?”林初萤将问题抛了回去。

    半晌,陆燕临缓缓开口:“或许你可以叫我的名字。”

    虽然的确是差了一个辈分,但很快就要结婚了,到时候辈分是其次,直接称呼名字是非常合理的。

    还以为叫什么呢。

    林初萤跳出这个想法,捏着自己的下巴,试探着叫出声:“……燕临?”

    这两个字含在舌尖有种异样的情感。

    透过手机,仿佛带了轻微的电流,陆燕临扯了扯衬衫领口,低声回应:“嗯。”

    真是克制。

    林初萤撇了撇嘴,又故意说:“不行,不顺口,我还是叫二叔,二叔哪里不好,我就喜欢二叔。”

    她随口说出来的一句话却引起波澜。

    陆燕临知道她是在说称呼的事情,奈何这句话太过歧义,带着女儿家的小叛逆,是对他的反驳。

    他微微一哂。

    “二叔,你还没回答我,你有没有觉得我的朋友圈缺了什么?”林初萤又提起这个问题。

    陆燕临只嗯了一声,又没回答了。

    林初萤估计他肯定是去看照片了,也不知道这种甚少玩朋友圈的老男人能不能发现。

    她在心里叹了口气,滚了一圈:“不打扰二叔了,我要去吃晚饭了。”

    林初萤故意出声:“再见,二叔。”

    挂断电话后,她就坐了起来,开始放歌准备去泡澡。

    才拿好衣服,手机里就响了一声。

    林初萤重新趴回床上,看到朋友圈上多了一个红色的数字,点进去就看到了性冷淡的头像。

    陆燕临刚评论的。

    【很配你。】

    林初萤鼓了鼓脸,这么久就想出来这么一句,不过想想本人就那么正经,好像也还行。

    勉强算过关吧。

    ——

    天艺娱乐已经正式步入了正轨。

    林初萤作为总裁,其实可以不用每天都去,但她觉得去上班也挺好玩的,可以排在她喜欢的行列第四。

    第二是购物。

    第三是看秀。

    第一是最近一个月新添加的,逗陆燕临这个老古板。

    不过自从回国之后林初萤就没怎么购物了,虽然有直接送到家里的品牌新款,但她还是觉得是时候去自己买买买了。

    所以这周末,她没睡懒觉。

    林初萤对自己穿的花的有很大的讲究,比如什么衣服配什么发型,配什么首饰,就不能配其他的,除非非常合适。

    而且她一天能换好几套,最近在上班少了点,但那也是两三套打底的,以前在外面玩的时候,光拍照就好几套,到了秀场又是一套。

    虽然她不是明星,没有机场照这一行程,但她这上面也是要精心的,所以她的衣帽间非常大,占据了别墅的很大空间。

    不过一般都有专门打理。

    林初萤很少在国内购物,但她现在不想出国,拎着一个包就出去了,去了最近的购物中心。

    “老板,可以出发了。”乔果作为全方面的助理,在今天也充当司机和拎包小妹。

    花钱比赚钱更快乐!

    “走吧。”林初萤戴上墨镜,踩着高跟鞋,一下车就心情美妙地进了购物中心。

    这边出乎她的预料,奢侈品店不少。

    林初萤正在看琳琅满目的包包,就接到了陆尧的电话:“大小姐,你的保镖有着落了吗?”

    “没有,我忘了。陆尧,你看这个包怎么样?好看吗?我觉得它的颜色好像不太衬我。”

    “……我又看不到。”

    “对哦,忘了。”林初萤正好也转累了,在店里坐下来,转而开了微信视频:“小伙子在干什么?”

    “在数零花钱。”陆尧兴致勃勃:“二叔真的给了我一张卡,我本来以为是打钱给我的,没想到二叔这么慷慨!天啊,你就是我的福星!我又可以去尽情地浪了!”

    “……”

    林初萤对他的表现有些无语,但还是轻飘飘地说:“谁让你二叔有钱任性。”

    “那倒是。”陆尧跟着附和了一句,看着林初萤光鲜亮丽的,又想起刚刚她的那个问题,“你在外面逛街?”

    “对啊,今天又不用上班。”

    “做女人真幸福。”

    林初萤纠正他的用词:“是做我幸福。”

    陆尧:“……”

    你美你说得都对。

    林初萤闲来无事,把手机对着店里转了一圈拍摄。

    陆尧羡慕地看着大小姐的完美周末,直到转到店门口的标志时,他才觉得这好像有点眼熟——

    这不是自家旗下的购物中心吗?!

    准确来说,是华盛旗下的。

    林初萤歇了会儿又继续开始购物,陆尧不忍其扰,一直被问这个怎么样那个怎么样,他觉得都好,头都炸了,吹了十几分钟彩虹屁后,果断找借口挂了视频。

    真是可怕。

    陆尧又给自家二叔发微信:【二叔,就是那个保镖的事情,想让你匀两个给林大小姐。】

    陆燕临正在处理文件,看到消息,眉头一皱,回复他:【你不用操心这事。】

    陆尧:【我不是怕您忘了吗,今天林大小姐在人民路咱家的店里购物,身边也没有保镖,出门在外多不安全……】

    他絮絮叨叨了一大段字。

    陆燕临只拣出了关键的几个字。

    他关了手机,将陈特助叫了进来,一本正经地问:“去问问人民路那边的购物中心负责人。”

    陈特助:“……?”

    他一脸懵逼地离开了办公室。

    陈特助打电话给负责人,绕了一大圈后终于才知道原因,原来是林初萤正在那里买东西。

    如此大方的买家,负责人早就被员工提醒了。

    这么一接到总裁的电话,有点儿惶恐,被提醒对方是林氏的大小姐之后才琢磨出味儿来。

    ——

    逛了几个小时,林初萤累了,那些大手一挥买的东西都被乔果放到了车上。

    乔果说:“老板,我去给你买点喝的吧。”

    林初萤嗯了声,坐店里玩手机。

    没等乔果回来,店里先来了一群黑西装,对着店主不知道说了什么,店长频频看向她这边。

    过了会儿,一个黑西装走过来:“这位小姐,不好意思,我们准备清场,可不可以请您先离开?”

    林初萤差点气笑了:“请我离开?”

    黑西装说:“因为来这边是雇主的私人行程,不方便向外面透露,容易被外界知道,所以很抱歉。我们可以给您补偿。”

    林初萤饶有兴趣问:“你雇主是谁?”

    对方没回答,而是打开了钱包。

    林初萤看向店长:“你说我要不要离开?”

    她表情淡了下来。

    好不容易购物一次还遇到这事,对方是准备拿钱买她离开还是怎么样的?

    店长还没开口,负责人就冲了进来:“不用!这位顾客不用离开!什么清场,我怎么没收到消息?!”

    黑西装被负责人挤到了一边。

    “我们购物中心从来没有清场的惯例,麻烦这位先生赶紧离开,如果不买东西的话,不要打扰我的顾客了。”负责人恨不得马上就赶走这些人。

    开玩笑,这可是上面都在过问的人。

    他挥手叫来了保安,黑西装们都来不及和林初萤说第二句话就被赶了出去。

    负责人又问:“您要不要再看看?”

    “算了,买了挺多的,累了。”林初萤对这位负责人的处理还是比较喜欢的,很有她的风范。

    负责人目送着林大小姐离开的飒爽背影。

    然后才转头提点店长:“你的眼力今天怎么回事,这种刚刚就应该直接把他们赶走,还等到我出现?”

    店长低头听训。

    负责人又转了一圈:“把刚刚林小姐试的东西全都包装好送过去。”

    乔果带着一杯奶茶姗姗来迟。

    两个人等在电梯前。

    林初萤捧着奶茶杯,一口一口地喝着,百无聊赖,身后突然传来几道声音——

    “本来想着清场的,没想到负责人不允许……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一个女人,居然为了这么一个顾客得罪我,他们知道今天损失了多少钱吗?”

    随着声音渐近,主人也露出了真面目。

    一个踩着恨天高的短发女人正打着电话,戴着一副大墨镜,目光一下子就放在了林初萤脸上。

    林初萤不咸不淡地收回视线。

    “……算了,反正这地方卖得也不怎么样……我还碰见了不少穿高仿的。”短发女人笑起来,若有若无的视线一直放在林初萤身上:“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你会相信一个一身顶奢的人喝奶茶吗?我做过这样的事吗?”

    奶茶?

    林初萤吸了一口奶茶,又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十分确定她在说自己没错。

    不过这位就是刚刚清场的那个,真是冤家路窄,居然在电梯这里这里碰到了。

    乔果正要开口,被林初萤阻止。

    “喝完了,味道不错。”她抬高了手中的奶茶杯,做出要往那边投的姿势。

    短发女人吓一跳:“你干什么?”

    林初萤似笑非笑:“你挡着垃圾桶了。”

    短发女人看到她的表情僵了一瞬,本来刚刚就是在有意无意地讽刺对方,回头一看,自己裙子都不小心碰到垃圾桶了,连忙脸色难看地离开了。

    正好电梯来了。

    林初萤抬脚走了进去。

    乔果终于想了起来,说:“如果没记错的话,刚刚那个应该是初心娱乐的陈清云,刚刚得到了设计师on的走秀资格,听说是挤下了另外一个叫沈明雀的模特。”

    “这个秀我怎么没听说?”

    “其实上个星期对方发了邀请函过来,不过被老板你压在公司文件下,差点扔了。”

    “……”

    林初萤喜欢看秀是出了名的,而且一向只看有自己特色的高级秀,这个设计师在国内原创界也算小有名气。

    乔果问:“要不要处理一下?”

    她要是这边提一句,那边设计师肯定能换掉的。

    林初萤眉眼一挑,眼里划过兴味:“不用去看看也没事,正好最近没什么秀。”

    乔果点头:“我会安排的。”

    林初萤摸了摸下巴:“就她刚刚这样子,我还挺想看看她台上能走成什么样。”

    乔果心想,到时候对方一上台,看见老板坐在台下,这恐怕会直接吓死吧。

    ——

    陈特助收到负责人的消息又去了办公室。

    男人们大抵是不太理解这种独属于女人的快乐,但是不妨碍底下人有心汇报上来的消息。

    林大小姐买了几个包。

    林大小姐又买了一个系列的衣服。

    林大小姐好像对那个珍珠耳环不太满意。

    林大小姐多看了那枚胸针两眼。

    如同一只报信鸟的陈特助,时时更新林初萤在购物中心的行程,事无巨细,就连她皱眉一下都要说明对什么不喜欢。

    陆燕临繁杂的工作期间好像多了点乐趣。

    他以前就知道林初萤花钱不眨眼,现在听着细细汇报,仿佛看到了婚后自己会收到一叠叠账单。

    现在看到陈特助再次进来,陆燕临放慢了下笔的速度,抬了抬眼,问:“什么事?”

    陈特助咳嗽一声:“林小姐已经离开了。”

    他顺带又提了一下刚刚店里发生的小插曲,然后就看见自家总裁那眉头又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