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14章
    陆燕临站在她面前,轻轻打量。

    林初萤说话的时候眼睛会很漂亮,一举一动都像是在勾人,也许像字该去掉,她就是在。

    脸上明晃晃地写着“我在勾引你你上不上”一句话。

    陆燕临视线从她的唇上掠过,和上次的红色不同,这次带了些温婉的颜色,却更觉得特殊。

    “不急。”他缓缓开口。

    “二叔你真没意思。”

    林初萤听到这话也没觉得怎么意外,因为她知道陆燕临的克制隐忍,更何况这还是在她家里。

    她这个角度有一点点居高临下。

    林初萤笑盈盈地,在对方放松警惕的时候,突然碰到他的脖颈,按到了凸起的喉结。

    她觉得男人的性感有一部分在这里。

    触碰到的那一刻,林初萤感觉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两人四目相对。

    陆燕临:“别乱动。”

    他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陆燕临幽深的眼神让林初萤觉得有点危险,她眨了一下眼,装作并没有什么的样子收回手。

    点火太过也不好。

    “下楼了,二叔。”

    林初萤弯了弯眼睛,站直了身体,她伸手往他肩膀上扶,准备下楼。

    空出来的另外一只手将耳朵边掉下来的头发别到耳后,露出莹白如玉的耳朵,和小巧精致的耳坠。

    她才踩着下了一层台阶,就被从腰直接环住。

    林初萤吓了一跳,手下意识地抓住了陆燕临的衣服,楼梯上可不是一般的危险。

    熟悉的薄凉气息包围着她。

    林初萤一抬头,对上陆燕临。

    两个人的呼吸交缠在一起。

    从林初萤的这个角度,将完美的下颌线看得一清二楚,她有些心动,伸手碰了上去。

    男人的下巴很干净,却有一丝青茬感,细腻的皮肤碰上去感觉再清楚不过了。

    陆燕临收紧了放在她腰上的手。

    林初萤准备挣脱,却被禁锢在他的怀里动弹不得。

    林初萤疑惑出声:“二叔?”

    陆燕临视线微定:“不是让我试试?”

    虽然说是反问,但他压根没有等林初萤的回答,而是直接压了下来,含住她的唇,

    林初萤一时之间都没反应过来。

    第二个“二叔”还没叫出口就被堵住了。

    陆燕临俨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轻而易举地撬开,不过几秒,吞没了她所有的声音。

    这是时隔那一次,第一个吻。

    楼梯间安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林初萤被掠夺得有些厉害了,下意识地伸手去推他。

    她的手碰到他坚硬的胸膛,有些热。

    呼吸洒在对方的脸上,酥麻,带着痒。

    良久,林初萤才被松开,她有些软,伸手搭着陆燕临的胳膊才在楼梯上站稳。

    林初萤抬眼。

    男人靠在墙上,衣服有些凌乱,嘴唇上有些红润,沾染了情欲,眉眼轻佻。

    像极了一个风流浪荡的公子。

    林初萤突然笑了:“二叔你真有意思。”

    刚刚同样的一句话,只不过换了一个字。

    陆燕临眼睛微眯,偏头看了眼上方不远的走廊,又转回来,“比不过你。”

    他声音有些哑,却格外好听。

    林初萤抬了抬下巴,说:“二叔,你这是在夸奖我吗?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

    陆燕临看着她。

    林初萤见他的视线落在脸上,以为他在看什么,半晌才反应过来他在看哪。

    她用食指碰了碰自己的唇瓣。虽然才短短那么点时间,却有点微肿的痕迹。

    真是一点也不注意。

    “看什么看?”林初萤问。

    “我看不紧。”陆燕临说。

    “……?”

    林初萤瞪了一眼,便宜都占了,也好意思说这样的话,她不就是没挡住,有什么了不起的。

    下次让你铩羽而归!

    ——

    书房的几个人在一个小时后出来的。

    看到陆燕临和林初萤两个分开坐在沙发的两边,都不约而同地冒出几个问号来。

    这是吵架了?

    不过偶尔见两个人对视上的眼神,又觉得好像一点问题都没有。

    送陆家人离开后,林存才说:“你是真的觉得没问题?”

    “这有什么问题?”林初萤问:“陆家怎么说的?”

    “没有说什么,陆老爷子的意思是华盛会给你的股份当做聘礼,婚后还有其他的,陆家倒是很大方。”

    “哦。”林初萤对这些不感兴趣。

    “……”

    林存和她说了一些婚事的细节问题。

    所以林初萤和陆燕临的婚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陆家那边先给了订婚戒指,因为没那么多虚的要求,订婚也不准备张扬,所以就吃了顿饭而已。

    因为婚纱要新定制,婚礼也需要筹备,要等很久,所以就打算先领证,时间定在九月份,这都是很正常的流程。

    林初萤对自己的礼服要求高,对婚纱的要求更高。

    设计师团队是陆燕临那边请的,大概是视频上说不清,又需要现实灵感,主设计师在几天后到了林家。

    “林小姐,可以让我看看您以前的衣服作为参考吗?”设计师问:“您有什么想法想要添加的?”

    衣帽间被打开。

    无数高定的礼服摆在里面,还有各种没有被拆开的品牌送的礼盒,满满当当的,再加上闪瞎眼的奢侈品柜。

    设计师都觉得有些眼睛疼。

    同是女人,压根抵挡不住这样的诱惑。

    林初萤想了想:“我要求不多,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记一下吧。”

    设计师:“好。”

    然后林初萤就开始说了。

    “虽然是婚纱,但我希望稍稍性感一些,但是又不能太过分,毕竟还有长辈在的。”

    “对了我不喜欢纱太多,但是头纱可以长,那些俗气的元素就不要加了,你们应该知道的。”

    “……”

    “不要花里胡哨,要简约美。”

    设计师一一录下来,越听越脑壳疼。

    看到设计师的表情,林初萤停下来,像是有些惊讶:“我没有要求太过分吧?”

    设计师木着脸:“没有。”

    如果婊里婊气不含贬义,她眼前这位林大小姐婊里婊气的样子实在是很美,又让人移不开眼。

    几天后,设计师就苦着脸去了陆家。

    她控制不住地控诉:“陆总,林小姐的要求好多,这样要,那样也要,还要美……”

    陆燕临等她说完才问:“她说了什么?”

    设计师将录音笔递过去。

    通常他们对于客户的要求都会这样记录下来,方便在日后自己听,也为了到时候客户出尔反尔。

    录音笔一打开,隔了会儿,慵懒的女声就响起。

    因为想法是一刻一刻的,所以林初萤说的时候也是想起来什么就说什么,中间还有停顿。

    播放了十几分钟后,设计师准备去按停。

    陆燕临挡住:“不用。”

    录音笔还在播放。

    琐碎的要求零零总总,将近几个小时。

    陆燕临都能感觉得出来,她当时心情是极好的,也许在幻想自己穿上婚纱的模样。

    张扬,明媚。

    林初萤就是这样的,从不掩饰。

    设计师看见不苟言笑的陆总唇角似乎勾了起来,再一看又好像只是幻觉。

    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陆燕临一接通就听见林初萤的声音——

    “二叔,设计师是不是去你家了,是不是跟你说我特别难搞,我要求很多了?”

    “没有,不多。”陆燕临说。

    “这些都是很正常的要求呀。”林初萤有点开心:“反正我不喜欢我是不会穿的。”

    她放重了语气威胁。

    陆燕临应道:“我知道。”

    林初萤这才哼了声。

    等挂断电话后,陆燕临问:“要求多吗?”

    设计师说:“说多也不——”

    “我觉得不多。”陆燕临垂眼,又说:“她的婚纱问她就好,依她的想法。”

    设计师:“……”

    等她继续苦着脸要离开时,又听见陆燕临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声线低沉:“不用太性感。”

    设计师木着脸。

    她懂了,雇主想法最重要。

    ——

    设计师离开后,陆燕临去了公司。

    陈特助提醒:“先生,《财经周刊》的记者还在休息室,今天约的采访在下午三点。”

    不偏不倚,现在刚到。

    陆燕临说:“让他进来。”

    记者和摄像师一进办公室还有些惊讶,一般老总恨不得自己办公室摆上很多东西,但是华盛集团这位办公室却很简单。

    但又区别于普通的。

    财经杂志的采访自然都是一些经济财经上的问题,大多是关于华盛的,偶尔回答一些关于现如今的金融方面的看法。

    摄像师一直将镜头放在陆燕临身上。

    他拍过很多公司的老板,但这位是颜值最高的,冷静自持,一眼看过去就知道不简单。

    这杂志放出去,恐怕很多人都会疯了的。

    摄像师又转了转镜头,注意到这位陆总手上好像有一枚戒指,他仔细地想了一下。

    戴在那里的……订婚戒指吧?

    摄像师仿佛发现了什么大秘密一样,这位禁欲的陆总偶尔会转动一下戒指,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

    采访很快结束。

    “谢谢陆总。”

    记者赶紧伸手道谢,和摄像师一起离开了办公室。

    “我发现了一个大新闻,陆总好像要结婚了,他手上有个订婚戒指。”摄像师低声说着。

    “我们是财经杂志,不是八卦杂志。”记者说,“这种新闻早晚华盛集团会放上来的。”

    “我知道。”摄像师小声说:“我只是说,今天的杂志封面可能会露出那枚戒指,到时候很多人都会发现。”

    他们当然不可能把戒指给p掉。

    下个月的杂志这个月微博上会提前放出预告,再者被采访人是华盛集团大名鼎鼎的陆总,肯定要做到完美。

    官博上在几天后就发了一张照片。

    因为是预告,所以只是一个剪影,但是网友们神通广大,凭借猜测,很快就认出来了这是谁。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美图了吗?】

    【我主要是想知道怎么赚钱的,想知道陆总每分钟多少钱上下。】

    【这位陆总是非常符合说出“人在美国,刚下飞机,谢邀”这样的话的人了。】

    【我可以当陆太太吗?】

    【下个月才出杂志,这也太慢了,杂志社能不能搞快点!!!】

    网上的风云热闹了几天后又沉寂了下去,一直到半个月后,杂志上市。

    网络一下子炸了。

    《财经周刊》杂志在半夜零点的时候就放出了高清照片,被各大媒体营销号转发。不仅是财经新闻的头条,就连微博热搜也被的这期采访占据。

    上次自从预告过后,很多人就订了杂志,等杂志到了之后就看到了封面上的陆燕临。

    封面上的男人一身西装革履,冷淡严谨,矜贵禁欲,就这么看着镜头,仿佛在看镜头外的人,颜值比内页里的其他老板高出一个银河。

    有眼尖的网友发现了不同的地方。

    上次新闻上陆总的照片里,手上什么也没有,这次为什么多了一枚戒指,没看错这是订婚戒指吧?

    眨眼间,微博就爆了。

    ——#陆燕临婚戒#

    ——

    此时刚好还在会所里和一群纨绔子弟喝酒的陆尧,他电话直接被打爆了。

    “……我二叔什么时候结婚了,瞎说什么。”

    “……什么婚戒,我怎么没看到……”

    一个接着一个电话,陆尧一头雾水,还一肚子火。

    挂断电话后他直接关机,说:“我二叔怎么可能突然结婚,我都没听说他有女朋友。”

    旁边人说:“可能直接联姻。”

    陆尧说:“我二叔还需要这样?”

    旁边有别人带过来的女伴是个十八线小明星,比较关注网上的新闻,一听到对话内容,就忍不住打开手机了。

    过了会儿,她叫了声。

    小明星顶着一群人的目光,鼓起勇气开口:“陆少,您还是去看看网上的新闻吧。”

    陆尧去看了新闻。

    等看到那些被网友们放大的订婚戒指,他整个人都惊呆了,这这这——真要结婚了?

    林初萤接到陆尧的电话时,人还在巴黎,准备看看设计师到哪一步了,顺便讨论一下新的灵感。

    “打电话给我干什么?”

    “卧槽卧槽我吓死了!”陆尧太震惊了,以至于说话都有点口齿不清了:“我二叔他、他——”

    “你二叔怎么了?”

    林初萤听他说得很重要似的,她伸手在唇边嘘了一下,设计师连忙离开了休息室。

    陆尧心情复杂,非常复杂。

    “你是不是还没有看国内的新闻,天啊,我都不敢相信,我二叔居然要结婚了!”

    他噼里啪啦地和机关枪似的:“这才回国一两个月居然就要结婚了,我二叔平时也没见和哪个女人在一起,不会是对方怀孕了用孩子要挟的吧?”

    “而且这才多久,岂不是回国那几天就在一起然后现在怀孕,时间刚刚好,虽然是我二叔很厉害!但是——不知道是哪个不要脸的小妖精!!”

    林初萤:???

    林初萤:我托马斯回转三百六十度上来就是一巴掌??

    她不是女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