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19章
    这声音说得很轻,分量却不轻。

    婚后住一起?

    想要什么?

    亲手拿?

    陆燕临是在暗示她吗?

    林初萤的脑袋里瞬间在“这个男人有点撩”“狗男人果然还是会的”“她是不是被撩了”中循环。

    她就知道这狗男人明面上看着禁欲,实际真正说起来还是一套一套的。

    “亲手拿?”林初萤重复。

    “嗯。”陆燕临淡淡回答。

    林初萤上下打量了他好几眼,确定刚刚是他本人说出来的话没错。

    结婚了还会给人自动加上骚气buff吗?

    今天中午是在林家吃的饭。

    林初萤的脸色已经恢复正常,和陆燕临一起下车,临到家门口的时候,她想着要不要挽手上去。

    然后就见男人疑惑地看着她。

    林初萤:“……”

    狗男人自己进去吧!

    林存正在客厅里待着,看到只有她一个人进来,问:“燕临呢?不是说好一起回来的?”

    “在后面。”

    “你都结婚了,脾气得改改,说话这么冲。”林存又发挥了自己啰嗦的本质。

    “改不了。”林初萤毫不客气:“二十多年了还没适应,我看是你心态不行。”

    “……”

    好吧,他心态不行。

    林存是说不过这个女儿,反正他从来就没赢过,已经学会了见好就收,免得被怼。

    他刚问完,陆燕临就进来了。

    “爸。”

    听到这称呼,林存和林初萤都齐刷刷地看过去。

    陆燕临跟没事人一样,要不是就他们三个人在楼下,估计都以为那句话不是他说的。

    林初萤狐疑地看着,这么自然就叫了?

    林存更恍惚。

    之前他还设想过自己成了陆燕临的岳父之后是何等的光彩,等真叫了爸,他还不适应。

    果然是自己心态不行。

    “快进来吧,马上就开饭了。”林存回过神来,笑眯眯地招呼说,誓要维护自己岳父的尊严。

    他先进了餐厅。

    林初萤这才扭头:“你叫的也太顺口了吧?”

    陆燕临也看她:“有问题么?”

    “没有。”林初萤睁着一双大眼睛,问:“我今天晚上去你家,也要这么叫吗?”

    “你觉得呢?”陆燕临低声。

    “我觉得要。”

    说实话突然叫另外一个人爸还挺奇怪的,尤其是以前都是和陆尧一样,叫陆爷爷的。

    林初萤琢磨了一下,也许陆爷爷很高兴自己的辈分突然变得年轻也说不定。

    饭桌上时,林存问:“虽然我问有点不好,你们准备什么时候搬进婚房里?”

    之前讨论的是,让他们两个住华庭水岸。

    这是华盛旗下的,原本林存自己准备了套房子,一直在林初萤名下的,只不过陆家这么说,他就没坚持了。

    陆燕临颌首:“今晚。”

    他看了眼林初萤。

    林初萤对他露出一个虚假的笑容。

    婚房的装修是按照林初萤的喜好来得,最特殊的还是又扩大了一倍的衣帽间,占据了不少平方。

    不过林初萤很满意。

    她一个人住的时候,衣帽间就摆了很多东西,奢侈品柜已经快满了,她还嫌弃不够大。

    婚房大概率是要一直住的,当然要按照设想来。

    林存当时得知这事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女儿真难伺候,但在这事上他没权力提出意见,当然也不敢。

    不然喜欢打扮的女儿岂不是要翻脸。

    吃完饭后,林存要和林初萤谈话。

    林初萤很少进自家的书房,她是林家唯一的孩子,小时候也是非常受宠的,天大地大她最大。

    虽然现在也是。

    那时候书房任她进出,现在大了,连这个家住的时间都不长,就更不用说进书房了。

    父女俩之间的谈话并不特殊。

    林存正色起来:“初萤,结婚了就不能那么任性了,不比在自己家里,虽然陆家和我们家关系好。”

    林初萤却不赞同他的观点:“早在婚前就应该知道,如果不能忍受,那就可以离婚了。”

    林存无语:“……谁刚结婚就说离婚??”

    林初萤微妙眨眼:“爸,这不是你自己开的头吗,我只是顺着你的话说说而已。”

    “算了,和你说也是白说,反正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还能怎么办。”林存有些头疼。

    他当初和苏新慧结婚前就结扎了,这是结婚的前提,对于林家的一切,他比谁都清楚。

    “爸你的觉悟一向不低,夸夸你。”林初萤鼓励了一句,对他扬起一个笑容。

    “……”

    林初萤心情颇好地下了楼。

    站在楼梯上的时候,她能看到陆燕临的身影,坐在沙发上,十分正经,背脊挺直。

    很难想象她居然会和他结婚。

    林初萤以前最烦老师管她,就连教导主任也管不到,如今却和一个浑身上下写着“严谨”的男人结婚了。

    真是奇妙。

    ——

    自陆燕临订婚的消息传出去过后,网上的风言风语就没有停过,对于订婚对象也是猜测颇多。

    但是一点风声没放出来,狗仔们就更不要提了,压根就不敢去拍什么,万一丢了自己饭碗可不是小事。

    所以“陆太太”就这么一直被隐藏着。

    虽然没曝光,但不代表网友们不敢兴趣。

    华盛集团的总裁陆燕临年轻有为,富豪榜上也是牢牢占据第一,这样的一个人几乎是话题中心。

    论坛里也经常在讨论。

    【有些人真是童话故事看多了,灰姑娘嫁豪门也看是什么样的豪门,能进陆家这样的?】

    【楼上的……灰姑娘也是贵族身份。】

    【比起灰姑娘,我反而觉得女明星比较有可能,好多港星不就嫁进豪门了。】

    【内地还是比较少的,我倾向于是白富美。】

    【呜呜呜就我一个喜欢之前看秀那张图,陆总和林初萤坐在一起,配一脸的吗?】

    【是的,就你一个。】

    【陆太太也是这位不知名小姐配得上的吗?】

    【不就是位置安排在一起,还真就天真起来了,别妄想成为陆太太了,下辈子吧。】

    【自己萌cp不知道圈地自萌?】

    “你看到这个帖子了吗?”苏蕊的闺蜜突然转过来:“我靠,这两个好配啊!”

    “这不可能。”

    苏蕊几乎脱口而出。

    陆家和林家的关系她是知道的,而且之前陆燕临来了林家几次,都是和林存去书房谈话的。

    但是林初萤怎么可能和陆燕临结婚呢?

    苏蕊觉得不太可能,要说林初萤和陆尧还有可能,毕竟是同龄同辈的,林初萤可是叫陆燕临二叔的。

    想是这么想,她却觉得哪里不对劲。

    “我当然知道不可能,陆太太肯定是联姻的白富美。”闺蜜捧着脸说:“只是希望能越漂亮越好。”

    “……”苏蕊无话可说。

    这个帖子给她的冲击力很大,正好今天没有课,她干脆拿着包就回了林家。

    到别墅的时候,苏蕊还在和自己的闺蜜聊天,因为还在户外,手机开了免提。

    林初萤正在客厅里喝茶,就听见门口传来的声音——

    “……其实我也投票了,那里面虽然是很出名的人物,但我们都很诚实,谁不想成为陆太太?”

    “什么陆太太?”苏蕊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就看到了坐在客厅里的林初萤。

    她一下子就闭麦了。

    林初萤视线落在苏蕊身上。

    她和陆燕临结婚的事情苏新慧是知道的,但苏新慧没往外说,也知道不该这时候在林家,所以干脆出门旅游了。

    而苏蕊平时要上课,就很难遇到。

    见到林初萤,苏蕊才猛然反应过来。

    陆太太是陆燕临的老婆?

    苏蕊在学校里从来没敢说过自己母亲嫁进了谁家里,但是会明里暗里透露出是个豪门。

    至于陆家,苏蕊就更不敢说认识了。

    所以平时和这个俨然是陆燕临的粉丝的闺蜜聊天的时候,她有时候会很欲言又止。

    苏蕊怕又被林初萤怼,蹭蹭蹭上了楼。

    怎么突然这么怕她?

    林初萤有点不理解,摸了摸自己的脸,她今天的妆容十分完美,连陆燕临都夸漂亮。

    真是不懂。

    林初萤又想起陆太太这三个字。

    实在是现在她的身份让她控制不住关注这个身份,恰好这手机里传来的声音说的内容也让她好奇。

    正好陆燕临还在和林存说话,她也没什么好玩的,干脆拿手机出来搜搜“陆太太投票”这几个字。

    很快答案就跳了出来。

    一个转发过几万点赞数十万的微博就放在头一个,还带了好几个话题——

    “以下谁是你最羡慕的人?”

    林初萤看了下,这个博主本身就有几百万粉丝,再加上投票微博出圈,一下子热度直接飚了上去。

    这个话题直接上了热搜。

    投票列表中列举了四个人,全都是有名有姓的,只有最后一位最特殊,写了三个字。

    陆太太。

    从头到尾都没曝光过的一个人。

    但是她的投票却一骑绝尘,直接逆袭到了第一位,并且甩下第二名近十几万票。

    自己这么被人羡慕的?

    林初萤往下看评论。

    【陆总零绯闻,长得又这么帅,还这么有钱,不羡慕陆太太羡慕谁?】

    【陆太太这么低调,我还是蛮喜欢的。】

    【比起这些我只想知道,到底是灰姑娘嫁入豪门,还是公主联姻,这样我心理平衡点。】

    【酸了酸了,有钱有颜。】

    【果然大家和我一样,都羡慕陆太太!】

    【万一离婚了呢……虽然我觉得不可能,呜呜呜我也好想成为陆太太!】

    离婚是不可能离婚的。

    刚结婚怎么可能离婚?!

    林初萤也给这条微博投了个票,微博也紧跟着自动点赞,转到了她的微博主页上。

    犹如一颗小石子进入了大海里。

    正想着,楼梯上传来脚步声。

    林存看着自己漂亮的女儿,说:“你们今天也忙完,我就不浪费你们的时间了。”

    陆燕临颌首:“好。”

    到车上的时候,他发现林初萤异常安静,安静得不像她往常生动的模样。

    陆燕临问:“在想什么?”

    林初萤回过神来:“二叔,我如果发起一个投票,成为我林初萤的男人,你说,会有无数人羡慕吗?”

    陆燕临:???

    前面的陈特助觉得自己耳朵要聋了,林大小姐为什么能在先生面前这么淡定地说出这样的话。

    陆燕临确定了自己没听错,他思索了一下,回答说:“你已经结婚了。”

    末了,他尤嫌不够。

    陆燕临略偏头,加上一句话:“请停止这个异想天开的想法,陆太太。”

    他缓缓地说出了最后三个字。

    陆太太。

    陆太太。

    林初萤在自己舌尖上又重复了两遍。

    明明陈特助之前叫太太的时候,她不觉得哪里有问题,甚至还觉得把自己叫老了。

    但是陆燕临这么说出来的时候,她的眼前就好像在放烟花一样,一下子炸了。

    林初萤耳朵又开始酥麻了。

    她还在偷偷捏自己的耳垂,就听见身旁波澜不惊的声调:“还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见林初萤看着他,陆燕临垂眼。

    他的视线不动声色地从她莹白如玉却突然染上浅红的耳朵上掠过,眼神一深。

    “陆太太,你该改口了。”

    这个问题林初萤差点忘了。

    之前提过,只不过被她糊弄过去了,没想到陆燕临还记着这个事,真是对此有执念。

    “你觉得二叔不好听吗?”她笑的时候眼睛里闪着细碎的光,唇角翘起来:“二叔。”

    林初萤又故意叫了一声。

    陆燕临眉骨微挑,声色清冷,说出来的话却让整个车里的气氛都跟着变了——

    “我不想今晚还听到这个称呼。”

    “……?”

    林初萤怀疑他在开车,但是她没有证据。

    男人的面上一派优雅,说出来的话却有点让人面红耳赤:“还要时时刻刻被提醒,叔叔和侄女近亲无法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