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20章
    民政局随手戏精的梗被拿到这里来说,实在是一个非常不合适的地点。

    这男人一点情趣也没有。

    林初萤一边腹诽,一边看陆燕临,提醒:“光天化日之下,不要随意开车,我还未成年。”

    陆燕临不为所动。

    林初萤声音放软了点:“那你想听什么称呼?”

    陆燕临说:“该是什么是什么。”

    林初萤真想一个“二叔”砸到他脸上,合着这辈分还不对了,就非得现在改掉。

    她的字典里当然不会有示弱这个选项。

    林初萤嗯了声:“陆燕临?燕临?先生?”

    每叫出一个,陆燕临的眉头就皱紧了一分。

    林初萤弯着一对月牙眼,心情突然飞扬了起来,问:“哪个你喜欢?”

    陆燕临语气平淡:“你喜欢就好。”

    “……?”

    刚刚怎么不说她喜欢就好了?

    林初萤神色复杂,看着身旁的男人一本正经,松了松领口,似乎是准备闭目养神。

    她盯着看了几秒,突然靠近,攀在他肩膀上,对着他的耳朵轻轻吹了口气——

    “老公。”

    婉转迷惑的嗓音顺着气息飘进男人的耳里。

    陆燕临抬眼,偏过头,目光落在她言笑晏晏的脸上,仔细看还能发现一丝狡黠。

    林初萤眨眼:“好听吗?”

    陆燕临微笑,神色微动:“可以。”

    林初萤哼了声,推开他的肩膀,挑逗这么半天居然就得到这么个回答,狗男人。

    她开始思考晚上会发生的事情:“今天晚上你家里人都在?那陆尧也在?看来你家要吵起来了。”

    陆尧之前知道陆燕临订婚都那么激动,要是知道那个小妖精就是她,岂不是要捅破天。

    不过想想还挺好玩的。

    陆燕临说:“不会吵。”

    林初萤有种他就像大家长的感觉,为陆尧点蜡烛:“哎,毕竟谁知道自己的姐姐变成了婶婶,都会接受不了的。”

    虽然婶婶叫起来不好听。

    林初萤这时才想起来这事,要是陆尧一直叫她二婶,那感觉自己白白被叫老了好几岁的感觉。

    “我不想听他叫二婶。”她皱着脸。

    “为什么?”陆燕临问。

    “二婶听起来突然大了好多岁。”对于这样的事,林初萤有种特别的执拗:“有没有更好的称呼?”

    陆燕临今天和林存一起喝了酒,所以身上还缠着一起若有若无的酒香味,混杂着原本的薄荷清冷,令人意乱情迷。

    他的着装很正,刚刚松领口时有点褶皱,却一点也没有增加不稳重感。

    手腕处的腕表露出来,遮住了精致腕骨,十指修长,骨节分明,大约是手控们都会爱上的一双手。

    林初萤看着看着就走了神。

    “初萤。”陆燕临叫了声。

    “啊?”林初萤茫然。

    她很少听见陆燕临叫她的名字,但是他声音很好听,每次叫自己时都有些走神。

    “好看么?”

    “……”

    林初萤看看他的手,又看看他的脸,漆黑的眼眸落在她面上,仿佛在问一个很普通的问题。

    “好看啊。”

    林初萤十分爽快地承认了。

    她伸手碰上去,覆盖在那只手上对比,白皙纤细的手再漂亮葱长也比不过男人的手掌大。

    却相得益彰。

    陆燕临的手有些冰凉,林初萤仿佛得到了一个新玩具一样,翻来覆去地把玩,他也任由她胡来。

    车里的气氛不知何时平静起来。

    陈特助控制不住从后视镜上看了一眼,看到林大小姐低着头玩自家先生的手玩得很开心,自家先生就这么看着她。

    真是太和谐了。

    “陆太太。”陆燕临突然叫了声。

    “又这么叫我?”林初萤隔了几秒才适应下来这个新称呼,警惕地看着他。

    又要指点什么?

    陆燕临看出了她的眼神,眉骨微动,缓缓开口:“你很年轻。”

    他被林初萤抓住的手动了动,轻而易举地就将那只比起自己小了不少的手抓在掌心。

    柔软无骨似的。

    陆燕临继续说:“不用担心。”

    放轻了的声音似乎只有后座这边才能听到。

    林初萤的心尖颤了颤。

    她一直知道他话少,可能问个几十个字,会得到几个字的回答,没想到居然还会这么安慰自己。

    勉强算是安慰吧。

    虽然是这么想着,她的唇角却翘起了一个弧度,冲陆燕临笑了一下:“谢谢老公。”

    陆燕临说:“不客气。”

    他的唇线微上了点。

    ——

    陆家。

    陆燕则给陆尧打电话。

    电话那头还在吵闹,不用想又是几个纨绔子弟在一起玩,他绷着脸:“陆尧!你今天晚上给我回来吃晚饭!”

    陆尧啊了一声:“干什么突然要我回去啊?”

    陆燕则说:“你二叔今天结婚。”

    电话那头安静了足足半分钟,然后各种瓶子碰撞的声音,陆尧才开口:“二叔今天结婚?!”

    不是才订婚吗?

    就结婚了?

    一般订婚不都是一两年之后才结婚的吗,怎么二叔行动这么快,这才一两个月吧?

    陆尧感觉自己脑袋都不够用了。

    “今天晚上你记得别迟到了,你二叔他们会在家里吃晚饭,要是没见到你,到时候你别怪我心狠。”

    陆燕则对这个儿子的手段很简单粗暴,就是直接断零花钱,谁让这个儿子还没有自己接手公司。

    “我回来回来!”

    陆尧连忙叫道,他肯定要回去看看二婶是谁的。

    挂断电话后,他站在原地,半天叫出一声,把包厢里的其他人吓了一大跳。

    陆尧拿着手机,风风火火地出了门,只来得及丢下一句话:“你们随意玩,我现在要回家了,有空再玩。”

    陆家老宅在盛城的存在时间很久了,百年名门,和新秀是有很大区别的,想攀上的人数不胜数。

    老宅这边林初萤有段时间没有来了。

    她两个月前刚回国的那段时间去过一次,还吃了一顿饭,后来在公司里太忙,就没去了。

    小时候她还经常去来着。

    车子进门之后顺着旁边的路,经过繁复的花园,优雅的喷泉,然后才进入里面。

    下车后,陆燕临低声说:“你回公司。”

    陈特助点点头,离开了。

    他和乔果的工作有点像,但是又有不同的地方,总的来说两个人都是为林家工作。

    林初萤和陆燕临一起进去。

    今天陆家家里都在,不像林家也没几个人,而且林初萤的母亲娘家和林家老死不相往来,所以中午就很简单。

    陆可欣坐在那里,还是觉得疑惑:“也不知道燕临和初萤到底是怎么来的缘分。”

    主要是太奇怪了。

    林初萤来陆家的次数不算少,零零散散也碰见陆燕临几次,但以前一点熟悉感都没有。

    结婚这事还有点突然。

    陆老爷子扶着个拐杖:“你管人家。”

    陆可欣撇嘴:“我这不是关心。”

    “本来我都以为和林家结亲没什么可能了。”陆燕则也跟着说:“真出乎我意料。”

    “燕临做事从开始有准备的。”陆老爷子说:“他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不用担心。”

    话音刚落,就听见玄关那边佣人的声音。

    林初萤挽着陆燕临的胳膊进去,打招呼:“陆爷爷,陆姨,陆伯伯。”

    她这种场合一向嘴甜大方。

    陆老爷子平日里还是非常喜欢她的,因为陆家这一辈没有女孩,陆尧又是个皮的性格。

    哪像林初萤,小时候玉雪可爱,乖巧嘴甜,现在也是越长越漂亮,本来还遗憾以后会成别人家的媳妇,现在得偿所愿了。

    陆老爷子笑着说:“好。”

    林初萤坐在陆燕临边上,对于现在的情况还有点略微不适应,以前来的时候可都是以小辈的身份来的。

    今天她是陆燕临的妻子。

    林初萤还未想太多,陆燕临就看向她,递了个眼神过来。

    她忽然就安定了下来,悄悄对他笑了一下。

    旁边捕捉到这一幕的陆老爷子满意地点点头,和儿子女儿对了对眼神,都觉得之前猜测得没什么道理。

    看起来还是非常好的嘛。

    “陆姨,你年轻了好多,皮肤变嫩了。”林初萤又坐到了陆可欣边上,彩虹屁上场。

    “真的吗?”陆可欣原来的话硬生生被遗忘了:“都是你上次介绍我用的面膜好,初萤你真是太精致了,我也感觉我自己变年轻了。”

    这样的话通常都只是错,毕竟要真有那种突然变年轻的产品,那岂不是被抢疯了。

    “都是应该的。”林初萤抿唇笑。

    “对了,不要叫我陆姨了。”陆可欣想起来什么,“都结婚了,该叫我大姐。”

    “大姐。”林初萤大大方方地开口。

    虽然两个人着实差了不少岁数,但是以前就很熟悉,转变称呼对她们而言并没有什么。

    林初萤环视了一下客厅,没看到陆尧的身影,不动声色地问陆可欣:“陆尧今天回来吗?”

    “肯定的呀,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怎么能不回来。”陆可欣说:“他爸刚刚就说了,不回来有他好看的。”

    “好。”

    刚说着,门口就传来动静。

    佣人惊呼的声音响起:“少爷——”

    话音刚落,陆尧就风风火火地闯进了客厅,看也不看就问:“二叔回来了吗?”

    陆燕则呵斥说:“规矩都去哪了?”

    陆尧这才看清楚,他问的人就坐在那里,爷爷和姑姑全在那里,他又眨眼,确定姑姑身边坐着的是林初萤。

    二叔身旁没人?

    那个传说中的二婶呢?

    “爷爷,姑姑。”陆尧疑惑地挠挠头,问:“林大小姐,你今天也来我家里吃饭啊?”

    林初萤对他笑。

    陆尧硬生生被这笑容吓得打了个寒颤。

    然后他就听见他爸十分严肃的语气:“瞎叫唤什么,没点正形,以后要改口了,这是你二婶。”

    “???”

    “!!!”

    陆尧瞪大眼,不可置信,半天才找回来自己的嗓音:“爸你瞎说什么?!”

    陆燕则被气到了。

    陆尧咽了咽口水,正准备再说,就见林初萤轻咳一声:“没有瞎说,大侄子。”

    “……?”

    他这几个月明明没有落后,怎么和自己一起长大的林大小姐就变成了自己的二婶?

    陆尧懵懵地坐到自己的位子上。

    特别是一看向林初萤,就能看到她的目光,以前觉得没问题,现在怎么看怎么像——

    慈爱?

    ——

    吃完饭离开陆家时,林初萤还觉得好笑。

    陆尧站在门口,奉命过来送人离开,二十来岁的大男人今天傻了一晚上,连饭都少吃了一碗。

    直到他亲眼看到林初萤站在他二叔身旁,然后坐进了车里,从头到尾他二叔都没看他一眼。

    陆尧突然懂了。

    他就像脑袋开窍了一般,突然明白了什么。

    之前那次拍卖会,怪不得二叔会抬高那么多拍下林初萤的项链,原来是早有预兆!

    后来看秀热搜他也看到了,但是没当回事,现在一看,这明明就是约会啊!

    两个人居然这么正大光明地在他面前谈恋爱,陆尧还一无所知地和林初萤叫着小妖精要挟了他二叔……

    他刚刚觉得林初萤的目光充满了慈爱,现在觉得这明明就是怜爱的眼神,昭示着他离死不远了。

    陆尧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现在祝二叔二婶新婚快乐早生贵子,还有用吗?

    看着陆家的老宅在车后逐渐变远,林初萤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陆尧今天一晚上都傻愣愣的。”

    “你们为什么之前不告诉他是我?”她转向陆燕临,眉梢都扬着,明艳不可方物。

    “他没问。”陆燕临淡定回答。

    实际上问了很多次。

    大约是知道林初萤的恶趣味,他觉得她应该挺喜欢看到陆尧那样的情况。

    林初萤回味了一下,摸了摸下巴:“不过听他叫二婶,感觉还挺奇妙的。”

    主要是陆尧的反应大惊小怪的。

    过了会儿,林初萤看向窗外,盛城夜景很美,灯光闪烁,五颜六色,照亮了前方的路标。

    看清了那上面的字,她咦了声。

    这不是回家的路。

    林初萤转头问:“这是去哪儿的路?”

    陆燕临偏过头,看了她一会儿,然后才慢条斯理地给出答案:“婚房。”

    两个字砸在林初萤的心上。

    她差点忘了,他们今天刚结婚,是要住一起的,白天陆燕临的“婚后会住一起”指的就是今晚。

    那时候林初萤的注意力全在后面的“亲手拿”这句话上了,哪里还记得。

    她的耳根不可避免地发热。即使一直爱说着玩,但真到了这个时候,她却没有那么淡定。

    新娘总是对新婚充满期待的。

    对新婚夜也是。

    林初萤也如此。

    陆燕临定眼看过去,她那双眼含着水,衬得更美,他垂目,“我确定没有分居的想法……”

    “还是说,你想分居?”

    声线稳而沉。

    林初萤莫名觉得这句话带了丝危险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