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21章
    分居?

    林初萤怎么可能被这么轻易地就压制住,而且她结婚又不是为了分居的。

    “没有啊。”林初萤无辜地开口:“我只是忘了。”

    陆燕临表情复杂,说:“那就好,我也不想很快就传出我们婚姻不合的传闻。”

    林初萤哼了声:“就算要传,也不会从我这里传。”

    她有一万种办法维持表面。

    这大概就是名媛的修养了,她又是个好面子的,再加上一众名媛圈的塑料情谊,是绝对不可能让别人看自己的笑话的。

    当然林初萤觉得陆燕临还不至于如此。

    林初萤想起什么,“我的东西搬进去后我都还没有整理,不知道有没有落下什么。”

    “不急。”陆燕临淡淡说。

    “又不是你的事,你当然不急了。”林初萤随口说了一句,男人都是这样的。

    “所以你准备用今晚的时间去整理?”陆燕临又看她,轻轻眯了眯眼。

    仿佛给出肯定的回答,下一秒就能冷哼出声的那种。

    林初萤背后发凉,又不甘示弱:“我今天这么累,当然不会整理了,我还没那么勤劳。”

    她停顿了下,补充说:“再说了,今天是结婚第一晚,挺重要的呀,二叔你不是这么认为的吗?”

    林初萤还是习惯了这样叫。

    她不自觉地就会叫出来。

    看她似乎一点也没发现的样子,陆燕临在心里略叹了口气,只轻声:“嗯。”

    这么冷淡?

    林初萤又想腹诽狗男人了。

    她转了转眼珠子,咳嗽一声:“二叔要是不想的话,晚上就早点睡吧,这样对身体好。”

    前面的陈特助竖起了耳朵。

    “陆太太。”

    陆燕临又这么叫了。

    林初萤还不能太适应这个新身份,但一秒后还是反应过来:“怎么了?”

    陆燕临缓缓出声:“我一直很好。”

    他说得很简单,林初萤总觉得是在暗示什么,也可能是她平时太污了,想什么就听出什么来。

    她睁大眼:“我知道。”

    陆燕临说:“你知道就好。”

    林初萤抿着唇,觉得他有点难搞。

    车开了许久,终于到了华庭水岸。

    这边是华盛开发的豪华别墅区,每栋别墅间的间距很大,根本联系不上,他们的婚房是这里的楼王,周围湖光山色,应有尽有。

    平心而论,林初萤是非常喜欢这里的。

    临近下车,她就有一点紧张了。

    大概是对未来生活的,林初萤看着窗外的树影,和阵阵花香,将吹到脸颊的发丝捋到了耳后。

    她紧张什么。

    林初萤这么想着,转过头看陆燕临。

    陆燕临也刚好看过来,隔了几秒,说:“如果你不相信,可以找周医生拿我的体检结果。”

    “……”

    周医生是陆家的家庭医生,之前林初萤撞见过好几次,还被陆尧拉着一起检查过一次。

    林初萤心想这男人心眼可真小。

    还记着这事。

    ——

    一打开门,林初萤就开始审量起来。

    说是按照她的想法来的,实际上这栋别墅的装修早就完成了,不然他们也不可能搬进来,得空几个月时间才行。

    只是后来买的东西是按照她的喜好,包括浴室和衣帽间的改造,其他的林初萤倒不是非常执拗。

    但是浴室和衣帽间,绝对是重点。

    林初萤喜欢泡澡,对她而言这是个享受时间,不然她家里就不会弄得那样漂亮精致了。

    至于衣帽间,那是女人不可缺的。

    林初萤衣服鞋包和首饰加起来很多,就这个都还没有搬完过来这里,只是把常用的转移了过来,还有一半留在家里。

    得尽快转过来才行。

    林初萤非常女主人似的查看了一整个别墅,然后才下了楼,看到陆燕临在楼下喝茶。

    她靠过去说:“浴室蛮漂亮的,那个镜子看起来好像古董,真的假的?”

    说起来有些不好意思,但林初萤喜欢在洗完澡后欣赏一下自己的身体,所以她自己那的浴室有很大的镜子。

    没想到这里居然也有。

    “真的。”陆燕临颌首,和她说明:“今年苏富比拍卖会上的。”

    林初萤往常对拍卖会没什么兴趣,但也听说了一面镜子拍出高价,没想到被他拍回来了。

    陆燕临状似无意问:“你很喜欢镜子?”

    他放在茶杯上的手指轻轻点了点,若是陈特助在这里,一下子就能明白,自家总裁很重视这个问题。

    “你不照镜子的吗?”林初萤反问。

    她当然不想说,自己洗完澡后照镜子,这么说起来还是怪羞耻的,尤其是和他说。

    而且这个问题有什么好问的。

    “就是说,你喜欢。”陆燕临帮她下结论。

    “喜欢会怎么样?”林初萤不懂他为什么纠结这样的答案,这点倒是大大方方承认了:“长得漂亮都爱照镜子。”

    陆燕临的目光放在她脸上。

    这点他赞同。

    林初萤长得很漂亮,都说美人在骨不在皮,但她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美感和皮相相得益彰,从不矛盾。

    灯下看美人,如同现在。

    林初萤撑着脸,胳膊肘抵在桌上,巴掌大的脸捧在自己的掌心中,衬得有些娇嗔。

    尤其是和他说话的时候。

    陆燕临好似想起了什么,说:“对了,你有十几个纸箱子在次卧,没有拆开。”

    十几个箱子?

    林初萤迷惑了一下,她有什么东西会用箱子装的?

    “你要先去洗漱么?”陆燕临问。

    “不要。”林初萤想也不想就拒绝,“不过……”

    “你想一起?”陆燕临忽然在她耳畔开口。

    犹如一颗石子落下,激起无数水花。

    林初萤对着他笑起来:“二叔你想多了。”

    刚刚还在悠闲喝茶的男人略微歪头,起身,低沉开口:“我去洗漱。”

    林初萤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虽然只是简单的洗漱两个字,她却有点心猿意马起来。

    林初萤哎了一声,跑到楼上的次卧,十几个箱子一点也没有形容错,满满当当地放在里面。

    她拆开最近的一个。

    然后才看清——全是杂志。

    上次电话预订的千本杂志送过来后,她那段时间恰好没怎么回去,所以就一直没拆开,都有点忘了。

    林初萤拿出一本,封面上是陆燕临的照片。

    即使见过本人,她也觉得这照片拍得真好,男人衣襟矜持,冷静自持,成熟而富有魅力。

    媒体上闹得轰轰烈烈的订婚戒指也在上面。

    当初这订婚戒指是两家选的,自然不会便宜,也是网友们那么激动的一个原因。

    林初萤伸手比了比,纤细葱长手指上的订婚戒指已经换下去了,变成了真正的婚戒。

    灯光一照,光华璀璨。

    ——

    林初萤拿着一本杂志回了房间。

    主卧室很大,有个阳台,过去就能直接看到下面的游泳池,再远一点,还能看到半山,还有隐在山下的湖泊。

    浴室当然是隔音极好的。

    林初萤无聊地翻了翻手机,朋友圈里都是纸醉金迷的,都还不知道她今天结婚了。

    还是有一个的。

    【陆尧:我还活着,真好!真好!】

    大侄子,你发这条朋友圈还没屏蔽我呢。

    林初萤忍不住笑。

    这条十几分钟前发的朋友圈没头没脑的,底下的评论也全都在问“陆少出车祸了?”“怎么了?”的。

    他们俩的朋友圈公共人物不少,想必除了这些人以外,还有很多人在问他怎么了的。

    陆尧一条都没有回复。

    他现在在自己房间里唉声叹气的,只觉得未来希望渺茫,以后见到林初萤只能叫二婶了……

    这个还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曾经不止一次和二叔吐槽过林初萤!

    这不就是在老公面前吐槽他老婆吗??

    林初萤评论了一个表情上去。

    她扔了手机,趴在床上乱想。

    她和陆燕临自从巴黎一事之后,根本就没再亲密过,隔了几个月,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毕竟当初就是个意外。

    只不过林初萤性格如此,呼出一口气,有点破罐子破摔,干脆去了那边的衣帽间,翻出了自己的睡衣。

    这个衣帽间的设计是外面可以进,卧室也可以进,有个门是通向主卧的。

    林初萤正在选今晚穿什么,那边浴室里就有声音传出来,她赶紧回了房间,重新靠在床头。

    在陆燕临出来的前一刻,将杂志拿在手里。

    很完美。

    陆燕临不急不缓踏出浴室,离得近了,视线有些定在她手里的杂志上,一丝兴味闪过。

    “我以为你会喝酒的。”

    他冲放在那的红酒抬了抬下巴。

    林初萤抬头:“我一个人喝多没意思。”

    陆燕临点头:“也是。”

    林初萤看着他去那边倒酒,心想好像哪里不对劲,刚刚陆燕临是不是多看了她几眼?

    她低头腹诽,准备去洗澡。

    然后才看到自己手里拿着的杂志。

    拿倒了。

    “……”

    怪不得刚刚陆燕临一直在看这里,搞半天是她手里的杂志拿倒了,林初萤脸上都热起来。

    该庆幸陆燕临没戳破她吗?

    林初萤鼻尖皱了皱,赤着脚下地,踩在柔软的地毯上,扬着下巴直奔浴室。

    目送她的身影消失,陆燕临才溢出一声轻笑。

    林初萤躺在浴缸里,一偏过头就能看到外面的星空,还有夜风吹过来,吹散了心中繁杂的思绪。

    满池花瓣中,圆润莹白的肩头露出水面。

    林初萤闭眼靠在那里,有点困困的,她觉得可能是白天太累了,虽然白天好像也没干什么。

    她抬起自己的手臂,撩拨着水,顺着落入锁骨里。

    最近好像流行什么锁骨养鱼,林初萤看了看自己的锁骨,养一丁点大的还是可以的。

    ——

    从浴室里出来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

    林初萤裹着浴袍,推开门,就见到陆燕临坐在那里,身旁摆着一瓶红酒,两个高脚杯。

    男人穿着浴袍,松松散散地系着,隐隐若现一丝内里风光,灯光落进他眼里,如同嵌进黑夜里的星辰。

    听到动静,他抬头看过来。

    陆燕临手里还拿着酒杯,酒红色的酒液在瓶子里摇晃,让整个画面都变得轻佻起来。

    四目相对,林初萤心跳漏了一拍。

    狗男人还有两副面孔呢。

    林初萤看他品酒品了半天,终于想起来正事,今天晚上可是新婚夜,在这喝酒是怎么回事?

    要喝一起喝啊。

    她身姿袅袅地走到陆燕临身边,直接夺走了他手里的酒杯,仰头喝完了里面的酒。

    “味道还不错。”

    林初萤给出评价。

    她唇边沾染上一丝酒液,衬得唇色诱人,脸上带着泡完澡后的温热绯红,美艳不可方物。

    陆燕临忽然伸手。

    修长干净的手指触碰到她的唇角,轻轻按压,很快就捻去那一点酒液,染在指尖。

    肌肤相触,温度不同。

    陆燕临沉沉看了眼。

    林初萤看着他的动作,无端想起巴黎的时候,他当时醉酒后的模样,好像和现在有点像。

    男人坐在她面前,她居高临下。

    林初萤弯腰去拿他手旁的酒瓶,准备自己倒酒,然后就见陆燕临将指尖放进了嘴里。

    这样的动作,看得她眼皮子跳了一下。

    都怪陆燕临长得太好看,这么简单的一个动作都做得这么漂亮,甚至于勾引人。

    陆燕临表情淡淡,“味道不错。”

    仿佛在评价一瓶很普通的酒。

    而且还和她刚刚说的话一样。

    耳畔响起的嗓音让林初萤回过神来,她干脆放下了酒杯,“二叔你这样不行。”

    弯起的眉眼有些惑人。

    林初萤直接对着酒瓶喝了一小口,然后放下酒瓶,几乎是没有任何预兆地袭上男人的唇。

    大抵是太过突然,陆燕临也没有预料到。

    他眼神晦暗深沉,一手揽过林初萤的腰,就将她带入了自己的怀中,零星的酒液顺着两个人的唇齿间滑下。

    林初萤坐在他腿上,直到分开时,喘着气,又控制不住笑起来,声音清脆动听。

    “所以我说假正经。”

    可是她好喜欢这种假正经。

    林初萤这么想着,不自觉地用手摸了摸陆燕临的喉结,心思一动,一口咬了上去。

    还带着酒味。

    男人闷哼一声。

    林初萤使坏根本没有几秒,眼前天旋地转,就被抱到了床上,阴影落在她上方。

    耳侧有温热的呼吸声,说出来的话也是一派正经的:“既然不好好喝酒,那就别喝了。”

    哪里没有好好喝了?

    林初萤还未反应过来,她准备说的“酒也挺好喝的为什么不喝”的话也被直接吞没。

    好像还怪自己撩拨的。

    原本就随手乱系的浴袍带子被轻轻一扯就开了,陡然接触空气,有点刺人。

    这么久没见,林初萤只稍稍矜持了会儿,就决定随着自己的感觉来,沉溺于感官中。

    不复苏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