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26章
    车内空间自然是比不上外面空旷,再加上封闭,林初萤是贴着陆燕临说话的,就连在前面的司机也没听见。

    陈特助更是早就戴上了耳机。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陆燕临垂眼看着攀在自己身上的林初萤,眼眸清亮,显然她并没有意识到这样的亲密接触是如何的撩人。

    大约是习惯了这样。

    陆燕临想了想,低声问:“你想在这里?”

    他有些惊讶。

    林初萤听着这台词,似乎下一刻就能说出来“也不是不可以”这样的话。

    不!

    她才不要车震!

    林初萤甚至脑海里都浮现那个场景了,顿时摇头,还没挣扎出去,怀里的男人就又压低声音开了口:“再等一会儿。”

    含着浓浓的安抚意味。

    “……?”

    为什么听起来好像自己很饥渴的样子?

    林初萤觉得自己才不是这样的人。

    她瞪了眼陆燕临,面上非常冷静地把手收了回来,可是在临末的时候又没忍住,在他的肩膀上掐了一下。

    倒是力道不大。

    对于陆燕临来说,就如同小猫挠痒痒一样,唯一不同的,大概是留下了衬衫上的几丝褶皱。

    他伸手轻轻蹭了下,褶皱就消失了。

    大概是这一行为的后遗症,一直到华庭水岸的里面,林初萤都还规规矩矩的。

    陈特助在门口目送两个人进去,然后迫不及待地就让司机离开了,此地不宜多留。

    一路从花园经过,到了门口。

    林初萤拿出小圆镜看自己有没有花妆,还不忘吩咐旁边的男人:“快开门。”

    “你不记得密码了?”陆燕临问。

    “记得呀。”

    林初萤放下镜子,眨着眼睛看他,说出来的话有些娇嗔:“可是二叔在身边,还要我开门吗?”

    半晌,陆燕临回答:“确实不用。”

    看林初萤捏着镜子手柄,使唤自己还挺熟练的样子,陆燕临竟然觉得有一丝可爱。

    一进门,旁边的小女人就像解放了一样。

    高跟鞋一脱,包一放,赤着脚就奔向了楼梯:“好累啊,二叔,我先卸妆了。”

    陆燕临看着脚下一只正着一只倒着的高跟鞋。

    和主人一样漂亮。

    手机突然响了,是老宅那边打过来的:“燕临,你们今晚回来吃晚饭吗?”

    “不回去,今晚在外面吃过了。”

    “好。”

    陆燕临上了楼,想起看电影的事。

    他不可置否,脱下外套挂在架子上,随后就看到了一旁小桌上摆放的杂志。

    松袖口的手停顿了一下。

    这杂志上市之后送给了他几本,被陈特助摆在办公室的架子上,他只略略看了一遍。

    里面的有些还是有用的内容。

    陆燕临突然想起来领证那天晚上,林初萤手上就拿着这本杂志,当时他注意力不怎么在这上面,就没注意。

    没想到她居然会买这个。

    陆燕临轻哂,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毕竟在他记忆中的林初萤,从不接触财经一类,对于公司的管理也是只通半窍。

    此刻正卸妆的林初萤打了个喷嚏。

    “肯定是谁在念叨我。”

    她嘀咕了一句,洗完脸刷完牙,一脸清爽地出来,就看到陆燕临在翻那本杂志。

    林初萤脸色一正。

    陆燕临低声问:“好了?”

    林初萤穿着拖鞋,这是从家里带过来的,脚趾露在外面,涂了暗色指甲油,衬得脚非常白。

    白得晃人眼。

    陆燕临微微扯开了领口,起身。

    林初萤猝不及防和他近身,尤其是离了高跟鞋,就比他矮一截,对着他锁骨的地方。

    有点性感。

    怎么可以诱惑她呢,林初萤脸上有点热,自己的男人也是秀色可餐的。

    正想着,她脸上被碰了一下,“发烧了?”

    “……?”

    林初萤总算知道有个直男对象是什么感觉了。

    “二叔你快去洗澡。”她转了转眼珠子,“要是不喜欢一个人,我们可以一起。”

    她有些跃跃欲试的语气。

    本以为面前的男人不会在意这句话的,万万没想到陆燕临略一思索,就应了:“也可以。”

    果然男人都是禁不住美色的!

    “可以就可以。”林初萤自己丢下的勾子,后果也是需要她承担的,“不过说好了就只洗澡。”

    “不然呢?”陆燕临漫不经心回答。

    这么正人君子?

    也是很符合禁欲人设了,林初萤腹诽了一句,她就等着看谁先忍不住。

    等着等着……

    水波荡漾出一圈圈涟漪,温热的雾气飘散在空气中,等到林初萤的呜咽声都被吞没住,整个身体都染上了一层绯红。

    林初萤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融入这水里了,软得不行,偏偏陆燕临不放过她。

    男人一贯强势,顺着她的意思,却在这里不容置疑。

    宽大的手掌搁在她腰间,偶尔只轻轻一动作就能让她忍不住哼一声,断断续续的。

    林初萤鼻尖全是他的味道。

    薄茧碰到皮肤时,她闭着眼,微皱了皱眉。

    “难受?”

    耳畔响起男人的低声询问。

    “……”

    林初萤耳根子红到后脖颈,不知道是热的还是怎么的,咬着唇不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窗外夜幕星河,凉风如水。

    被吻得晕头转向的林初萤搂着陆燕临的脖子,两个人贴在一起,像只无尾熊一样,全赖着他才支撑住。

    “不玩了不玩了。”林初萤忍不住了,抵着陆燕临的胸膛,出声说:“不要了……”

    甚至于带上了一点央求的语气。

    浴室的镜子不止一面,除开一个拍卖会上得来的宫廷镜,以外剩下的几面都是防雾气的。

    陆燕临一抬眼就能看到镜里的画面。

    镜子里的林初萤攀在他怀里,白皙漂亮的后背上脊柱沟性感又勾人,一直没入水中。

    浴室里多装镜子还是她要求的。

    陆燕临现在觉得也不是没有好处。

    从浴室出来后,林初萤累得不行,还困。

    她被陆燕临抱上床的,眼睛半睁着,有点小可怜的感觉,浑身软绵绵的。

    等陆燕临去收拾时,林初萤瞪着头顶。

    泡澡把自己泡软了可还行?

    林初萤在默默地想着。

    虽然有点爽,但是以后也决定不能再得罪男人了,后果全报在自己身上了。

    陆燕临出来的时候,房间很安静。

    床上林初萤眯着眼,昏昏欲睡,他随手关了灯光。房间里暗下来,只有夜灯亮着。

    ——

    第二天醒来时,林初萤还有点半梦半醒。

    床侧的温度早就凉了下来。

    林初萤躺着酝酿了大半天,慢吞吞地起床,一到浴室整个人就清醒了。

    她身上穿的是睡衣,大概是后来陆燕临给她换的,他这么早就去公司了?

    这套睡衣领口有点低,林初萤一看镜子,再低头,深吸了口气。

    陆燕临是狼人吗?

    她这锁骨上面全是印子,可见昨晚有多激烈。

    呆了会儿,林初萤有点难为情地掀开领口往里看,然后木着脸松开手。

    说他狼人太轻松了。

    洗漱后,林初萤肚子有点饿,本来准备换衣服遮掩一下的去公司的,让乔果给她买吃的。

    但当她闻到了楼下飘过来的香气之后,知道陆燕临还没走,果断放弃了这个想法。

    就应该让他看看!

    让他愧疚!

    林初萤踩着拖鞋蹬蹬蹬地下了楼,看到陆燕临端坐在桌前,面前放了一碗面,正准备吃。

    漂亮又诱人,清爽的颜色让她更饿了。

    “起来了?”

    “嗯。”林初萤鼻尖皱了皱:“没我的份吗?”

    陆燕临说:“我以为你起不来。”

    “……?”

    这还是人话吗?

    这么嚣张??

    林初萤愤愤地瞪了眼,这大概就是网上说的那种睡到了就变脸了的真实写照了。

    陆燕临目光落在她脸上。

    乌黑的长卷发有些蓬,披在身上,看上去气色还不错,如果忽略脸上的不满的话。

    他伸手正准备将面推给她。

    “二叔,你觉得哪里不对?”林初萤故意挺了挺胸口,理直气壮:“我饿了。”

    睡衣的领口被这样的动作弄得往旁边滑了滑,浑身上下都在控诉着四个字——

    你心虚吗?

    陆燕临轻哂,顺势将面推了过去。

    原本就想的,没想到还有这一耽搁。

    林初萤没想到这么管用,闻了一下,夸奖道:“二叔你手艺真不错,我还想再要一个荷包蛋。”

    她得寸进尺。

    陆燕临“嗯”了声。

    林初萤再抬头的时候,就看见对面的男人卷起了衣服的袖子,进了厨房。

    几分钟一个漂亮的荷包蛋进了她的碗里。

    林初萤满意了。

    过后,两个人去衣帽间换衣服。

    林初萤看着衣柜里各种抹胸裙,吊带裙,再看看自己的锁骨,最后选了一个没那么暴露的。

    等找丝巾系脖子时,她忍不住抱怨:“都怪你。”

    翻折袖口的男人抬起头,神色平淡地说:“我以为你觉得我不够热情。”

    “???”

    林初萤哑语几秒,问:“二叔从哪儿得出来的结论?”

    她在脑袋里搜刮了一顿,确定自己根本就没有和他说过这样的话,还是他自己得出来的。

    “猜的。”

    陆燕临还是没卖了陆尧。

    毕竟自己是受益方。

    林初萤皱着脸:“还是不要热情了。”

    闻言,陆燕临侧过头看她。

    从他眼睛里捕捉出一点“你昨晚不舒服吗”这样的疑惑,林初萤张了张嘴。

    “就——”

    半天,她才轻声开口:“稍微一点点就可以了。”

    技术好她也是舒服的。

    怕他不知道,还用手比量了一下。

    然后林初萤看向陆燕临,男人慢条斯理地点头,但她总觉得他的眼神里写着一句话。

    ——看来你昨晚应该很爽。

    “……”

    ——

    天艺娱乐今天依旧是在热门新闻上。

    这么大手笔的抽奖还没有结果,再加上天艺娱乐的艺人十分捧场地给自家老板转发,最后加起来竟然过了一百万。

    这个热度简直了。

    乔果现在已经不用到华庭水岸去接老板了,因为陆总的司机会直接送到公司里。

    “老板,您看官博的抽奖什么时候开?”

    “过两天吧。”

    乔果点点头,然后又说:“今天早上张锦绣又联系了沈小姐,想要见面谈一次,地点已经定好了。”

    林初萤狐疑:“这么锲而不舍的?”

    “她的团队刚换,还在磨合中,应该是想要自己快点解决这件事吧。”乔果报告说。

    “既然求着我们,就让她自己过来。”林初萤摸了摸下巴,“沈明雀那边呢?”

    “一切正常。”乔果说。

    这事反转了以后,沈明雀微博涨了几万粉,虽然目前还没有巩固下来,只是一波而已。

    乔果才离开,林初萤就收到了沈明雀的微信消息。

    沈明雀:【谢谢林总。】

    沈明雀:【林总今天很漂亮。】

    上次之后,她们两个加了微信,因为林初萤以后觉得以后看秀可以带着她一起去。

    林初萤回复:【你在公司看到我了?】

    沈明雀:【没有,但是我知道林总每天都很漂亮,我也转发了公司微博发的抽奖。】

    林初萤觉得她还挺好玩的。

    她本以为就这么一句客套的话,万万没想到下一刻沈明雀发了新的消息过来。

    沈明雀:【图片/图片】

    图片上是她转发的微博内容。

    【沈明雀:一想起我们老板我就心跳过速发出猫叫经纪人以为我发病直接捂住我的嘴我手脚挣扎缺氧窒息也要奋力叫出一句:老板最美!//天艺娱乐:……】

    评论里也在讨论,粉黑大战。

    【哈哈哈哈哈雀雀你好意思和我们抢吗?】

    【多少钱一条?】

    【答应我不要挣这黑心钱。】

    【我现在还真好奇你老板长什么样子。】

    最后一条评论,沈明雀回复了,老板比她好看多得多,又是引起了不少回复。

    林初萤一时之间并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以前没和沈明雀相处过,没想到性格还挺有趣,怪不得程铭城会和她谈挺久的恋爱。

    也不知道程铭城现在后悔没。

    沈明雀:【不打扰老板工作了!】

    沈明雀:【林总放心飞,萤火永相随!】

    “……”

    林初萤唇角上翘了一点。

    她觉得签这样乖巧懂事的艺人还挺好玩的,就是总有点傻兮兮的感觉。

    林初萤顺手翻了翻朋友圈,一群大小姐们岁月静好,不是正在国外,就在去国外的路上。

    然后她就看到了陆尧的朋友圈。

    作为一个纨绔子弟,他的生活也的确丰富多彩。

    林初萤忽然想起来什么,昨天回去的路上陆燕临好像问她是不是陆尧和她见面了。

    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

    林初萤几乎是福灵心至,一下子就联想到了今天早上的对话,好像她昨天的确随口和陆尧说了一句陆燕临不够热情。

    他反手就打小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