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27章
    林初萤觉得自己应该不会冤枉陆燕临,毕竟昨天她可就只和陆尧说了这事,而且别人还不知道他们已经结婚了。

    陆尧这打小报告的!

    能这么和陆燕临说他不够热情吗?

    怪不得他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这么不对劲,还意图让她觉得自己十分热情……

    林初萤笑了一下。

    远在盛城另一边的陆少爷打了个喷嚏。

    包厢里的莺莺燕燕立刻过来关怀:“陆少,你没事吧?是感冒了吗?要不我去给你买药吧。”

    无数香水凑在一起钻到了陆尧鼻子里。

    他一下子退开这些网红小明星们,“没事,你们玩你们自己的,买个屁药。”

    旁边的公子哥问:“怕是有谁在念叨你。”

    陆尧说:“可能是谁对我念念不忘吧。”

    他如此自恋了一会儿,然后就看到手机屏幕亮起来,上面写着林初萤的名字。

    “陆尧,你在哪?”

    一接通,陆尧就被这问题问懵了。

    他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啊,我在外面玩。怎么了,邀请函送过去了吗?应该送到了吧。”

    他叭叭地说了一大堆。

    林初萤随手就拿到了被乔果放在一旁的邀请函,上面写了时间和地点,就在这周末下午两点,总共三个小时。

    “周末下午我过来接你,大小姐就等着吧。”陆尧又补充了最后一句。

    “陆尧,上次你慈善夜做的不错,你家里的零花钱又给你了吧。”林初萤问。

    “对啊,说起来还多亏了你。”陆尧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有多么不对劲,

    “不客气。”

    挂断电话后,陆尧还有点怀疑,刚刚林大小姐是和他说了那三个字吗?他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劲呢?

    他摸了摸脖子后面,又回头看,怀疑是不是空调开太低了,有点凉飕飕的。

    没过半小时,他就收到了家里的电话。

    他爸在电话里冷着声:“又在外面玩,一个慈善夜做好了就上天了是不是?从今天开始,零花钱减半!”

    “???”

    陆尧都还来不及说什么,他爹就把电话挂了。

    面对包厢里露出疑惑的一群人,陆尧有苦说不出,而且今天还是他提前说的请客。

    这连客都请不起了。

    陆尧一看手机,打给了林初萤,开始卖惨:“我太惨了,我爸疯了!二婶你救济一下我吧。”

    叫二婶也没用。

    林初萤十分绝情:“我也没钱呢。”

    陆尧不信:“你骗我吧?”

    林初萤唇角上翘着,说:“我说的是事实,你看我多久没有买包包、买项链了?”

    陆尧戳破谎言:“你前几天不还买了三个?”

    “那个是你二叔买的。”林初萤睁眼说瞎话:“我作为老婆,也不能不收呀。”

    “……二叔真大方。”

    “是啊,花老公的钱真好。”

    “……”

    陆尧觉得她这是在炫耀。

    “你要是不介意,可以来我公司工作,给你发工资。”林初萤又循循善诱:“给你安排个总裁秘书的工作,平时就坐在办公室里卖萌就行了。”

    “???”

    陆尧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

    但是他觉得自己好歹和林大小姐是这么铁的关系,应该不至于坑他,而且她管公司看起来也挺简单的。

    于是新劳工·陆尧就这么应了下来。

    白白得到了一个劳动力的林初萤心情十分好。

    她拿着画展的邀请函看了一下。

    画家在邀请函上也作了画,整体看起来非常有格调,而且风格也挺对她的胃口。

    作为一个名媛,林初萤学过的东西不少,乐器会几样,画画也学过,虽然早搁置了。

    那段学习时光其实还挺难熬的。

    林初萤盯着上面繁复的花朵,突然冒出来一个主意,飞快地在手机上点了十几分钟。

    结束后,她直接打电话给了陆燕临,几秒后对面接通:“喂?”

    林初萤问:“你还在公司吗?”

    陆燕临揉了揉额角:“怎么了?”

    林初萤说:“我订了东西送给你。”

    她语气有些雀跃。

    陆燕临眉梢一扬,问:“什么东西?”

    林初萤却不说:“说了还有什么惊喜,待会你就知道了,一定要好好感受一下。”

    她加重了最后几个字。

    这明目张胆的不怀好意几乎要透过手机飞出来,陆燕临都不忍戳破她,嗯了声:“好。”

    他还挺好奇什么东西的。

    陈特助被提前叮嘱了一下,去楼下等着。

    从电梯里出去后,周围来来往往的员工在一起议论:“好大一束花,这得花不少钱吧?”

    “全是玫瑰花,追谁呢,这么嚣张?”

    “虽然浪费钱,但收到花其实还不错。”

    “走走走,去围观一下,看看是送给谁的。”

    陈特助眼皮子直跳,一路走到门口,看到一大束红艳的玫瑰花,将送花人的上半身都遮挡住了。

    玫瑰花后传来声音:“哪位是陆先生?”

    “……”

    陈特助木着脸。

    送花人尤嫌不够,又说:“对了,订花的客人还有一句话让我——”

    “等等。”

    陈特助连忙打断,到他身边说:“你说给我一个人听就行,我是陆先生的助理。”

    公司门前安静了半天。

    一众围观群众看着陈特助签字接了花,再想起刚刚问的“陆先生”,是谁几乎毫无疑问了。

    整个公司能被成为陆先生的不就总裁一个。

    这花肯定是前段时间才曝光订婚的陆太太送来的吧,感情真好,看来陆太太也是个热情的女孩。

    陈特助顶着目光回了顶楼。

    陆燕临微皱眉:“怎么带进来了?”

    陈特助平静开口:“先生,这是太太送来的。还说了,让您感受一下她的热情似火。”

    “……”

    这样睚眦必报的脾气,除了她也没谁能做得了。

    陆燕临觉得火感受到了,热情还不一定。

    ——

    周末下午,林初萤和陆尧去了画展。

    陆尧在车上还十分感激:“没想到二婶这么善良,我还没去上班,还能给我提前支工资。”

    林初萤快被这小傻子笑死。

    看画的有钱人不少,但是他们两个一起出现还是受到了不少注目的,有心人都凑过来自我介绍。

    林初萤对此游刃有余。

    陆尧进来后就和她分开了。

    这次画展也是有媒体的,拍画是一个,拍各种老板也是一个,也拍下来了林初萤。

    林初萤今天穿得有些素雅,类似旗袍的设计,却有些不同,但对于身材的勾勒是尤其的出色。

    众人目光就没停过。

    画展没什么大事,林初萤看了两个小时也站了挺久,干脆和陆尧打了声招呼提前走了。

    天色还早,她找了家网红奶茶店,坐在二楼乐得自在。

    虽然是周末时间,但尽职的乔果电话永远不会迟到。

    “老板,沈小姐现在在公司,有事想要见您,应该是工作上的事。”

    “你不是在吗?”

    “可您是老板呀。”

    “你们两个都来这吧。”林初萤发了个定位过去,然后就看到了楼下的几对小情侣。

    没过十几分钟,乔果和沈明雀出现在奶茶店里。

    沈明雀之前还有点吃惊老板会到这种网红店里坐着,虽然她是明星,但是模特平时没多少人关注,就戴了个墨镜。

    虽然都太阳下山的时间了。

    林初萤看着两个人坐下,沈明雀一脸高冷,但内里活泼可爱,这种反差碰撞在一起,怪萌的。

    要不是加了微信,她还不知道呢。

    “这都快五点了,快下班了,找我什么事。”林初萤咬了颗珍珠进嘴里。

    沈明雀一听就赶紧说:“有一个综艺邀请。”

    林初萤有些讶异:“这么快就有综艺了?”

    乔果在一旁说:“沈小姐最近这两天的热度不低,再加上又即将是度假村的代言人,应该是制作组看中了这个。”

    甚至可能还想拉华盛或者程氏的投资。

    林初萤问:“什么综艺?”

    沈明雀说:“一个叫《恋爱30天》恋爱综艺。”

    “恋爱综艺?”林初萤眯了眯眼:“我还以为是其他的,怎么搞了个恋爱综艺。”

    乔果主动介绍了一下这个综艺是什么类型的,是一个恋爱综艺,总共选取三对明星cp,演员歌手都有,一对一恋爱。

    国内近几年开始流行这种恋爱综艺,一个视频网站甚至能有两三个重复的。

    沈明雀眨着眼问:“林总,我要去吗?”

    她原本样貌侵略性极强,做这样的动作却增添了一丝娇憨,让人觉得进攻性弱了许多。

    林初萤勾唇:“为什么不去?”

    她觉得这个还蛮好玩的,就是之前上热搜的几个综艺看起来都假得不行,但是播放率还不错。

    天艺娱乐也可以弄一个。

    不行,弄起来太麻烦了,干脆直接投资一个得了,用现成的,她看沈明雀的这个就很好。

    沈明雀也跟着笑:“林总说去就去。”

    林初萤笑了一声:“那你的恋爱对象是谁?”

    沈明雀这才想起来还有这个问题:“我忘了问……他们没告诉我对面是谁,说很多都是要保密的,到时候见面了才知道。”

    但根据经验,必然也是明星。

    “可能是看我感情史有点辉煌,所以邀请我的。”沈明雀说,目光在菜单上一眨不眨地盯着。

    林初萤哦了一声,随口说:“就你那个都算辉煌,那我岂不是上天了。”

    桌上安静下来。

    林初萤又瞥了眼:“想喝就喝,这么苦兮兮的目光,别人还以为是苦情剧女主角。”

    沈明雀没想过自己的新老板嘴这么毒。

    她叹了口气,蔫巴的花似的:“我也想喝,但是要保持身材,不能乱来。”

    小可怜似的。

    林初萤同情地看着她,想起来一个问题:“那你和程铭城约会,总不会两个人一起吃沙拉吧?”

    提到这个沈明雀啊了一声。

    她有点不好意思,顶着乔果和老板好奇的目光,红着脸说:“那时候可能做运动比较多。”

    “……”

    乔果:开车,举报了。

    林初萤忽然笑出声来。

    而在楼下,也有人注意到了上面的三个人,眼睛亮晶晶的,赶紧拿出手机拍摄,激动地传到了微博上去。

    ——

    华盛集团今天可算是热闹。

    很多人都在八卦陆总和陆太太的恋爱状况,下班时间终于得偿所愿,看到了面色平静的陆总带着一大束玫瑰花下了楼。

    肯定是很喜欢的!

    员工们吃了一碗狗粮。

    陆燕临到家之后,看到了玄关处的高跟鞋,他将花放在楼下,上楼后看到林初萤坐在地毯上。

    周围摆着一堆纸,上面五颜六色的。

    陆燕临说:“别在地上坐着。”

    听到动静,林初萤对他招招手,等陆燕临靠近后,又伸出手:“起不来,腿麻了。”

    眼睛眨都不眨的。

    林初萤如愿以偿地被抱了起来,鼻尖沁入薄凉的味道,埋在他的胸口处。

    陆燕临将她放在床上。

    他准备松开,怀里的女人却搂着不放,额头碰到他的下巴,蹭在上面,像是亲上了一样。

    陆燕临垂目:“看画展累了?”

    提到这个,林初萤兴致勃勃,娇声问:“二叔,你说我开一个画展怎么样?”

    陆燕临仔细地回忆了一下。

    他有限的记忆里从来没见过林初萤画画,也没听说林家大小姐在绘画上有别样的天赋。

    他看着那双眼眸,说:“我觉得不行。”

    “……”

    林初萤说:“不带这样打击人的。”

    见她控诉,陆燕临不急不缓地又开了口:“也许你可以开一个珠宝展。”

    “又或者时装展。”他思索了几秒,想起家里的衣帽间,委婉劝道:“可能比画展有前途。”

    “……”

    林初萤一时之间不知道陆燕临是在嘲讽她画技辣鸡,还是在嘲讽她买珠宝买包包买礼服太多。

    才结婚几天就开始嫌弃老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