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28章
    林初萤觉得非常迷惑。

    难道不是应该非常温柔地说出一句“你喜欢就好”“你尽管办我全包了”这样的霸道总裁发言吗?

    果然是塑料夫妻。

    “按照你说的,我要不要再开个睡衣展,反正我睡衣那么多?”林初萤毫不留情地反讽。

    “我觉得不行。”陆燕临说。

    “……”

    还真一本正经回答了。

    林初萤有点泄气,坐在床上,一手揪住陆燕临的衬衫,质问:“你是不是觉得我画得不好?”

    “没有,只是建议。”

    陆燕临十分有耐心地解释了一句:“你可以不用听我的,也许会很热闹。”

    也许……

    林初萤一脸“你就是那个意思”的表情,仰起的脸上满是不屈服,并且表示不同意他的话。

    她手上还捏着一张纸,干脆拍到他身上,问:“你觉得我这样的画不能见人?”

    就差威胁了。

    陆燕临伸手接过她手里的画,内容很简单,是一幅插花,单看上去的确非常好,不说画技,是那个灵气。

    他确实有点吃惊。

    看到他的欣赏,林初萤感觉十分好,抬了抬下巴,琢磨着原谅他刚刚的直男发言也不是不可以。

    “挺好的。”陆燕临说。

    他将画放在一旁的被子上,然后缓缓开口:“我觉得裱起来挂房间里更好。”

    嗓音有些清冽。

    房间里目前还没有多余的墙饰,婚纱还没有定制好,所以婚纱照也没有拍,他们原本就没有正式的合照。

    除开领结婚证的那天。

    林初萤顺着看了一下房间的墙壁,忽然觉得他说得挺有道理的:“就这么定了。”

    勉为其难地接受好了。

    林初萤又下床把地上的画纸捡起来,这些都是她今天从林家主宅那边找出来的。

    等她收拾好了,才见陆燕临又换了件衣服,正在系领带,不苟言笑,十分严肃。

    林初萤斜斜倚在边上。

    她回家之后就换了睡衣,顺滑的面料贴在身上,加之姿势,看起来风情万种。

    “你要出门?”

    “嗯,晚点有个应酬。”陆燕临说。

    他视线在她身上掠过。

    白皙肌肤上斑驳的暧昧痕迹已经消散了不少,还留下一点,更加惹人遐思。

    林初萤点点头,准备问他晚上几点回来,又觉得这样好像有点怨妇,没有再问。

    陆燕临说:“我会尽量早点回来。”

    林初萤眨着眼:“你不用跟我说。”

    “我以为你会想知道。”陆燕临漫不经心地回答,整理好袖口,“毕竟我们是夫妻。”

    “……”

    林初萤不可置否。

    陈特助等在楼下,露出微笑:“太太晚上好。”

    说真的他一点也想不到林大小姐居然这么会,那么一大束玫瑰他手抱着都累,全公司今天都知道陆太太十分热情了。

    “晚上好。”

    林初萤站在楼梯处,并没有下去,歪斜地靠在栏杆上。

    等两个人离开后,她就迫不及待地上楼去联系装裱的人了,她有点迫不及待。

    “今天的画展去了很多人?”

    安静的车内突然响起了陆燕临低沉的声音。

    陈特助乍一下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画展,反应过来后很快就想到了陆尧去的那个。

    “应该是的,陆尧少爷发的朋友圈里面人很多,应该明天就会出新闻。”

    陈特助坐在副驾的位置,连忙开始搜罗起自己的人脉来,很快就拿到了一些新闻社拍的照片。

    其中有两张有林初萤的照片。

    照片中,林初萤正站在一幅星空抽象画前,摄影师拍的是她的侧面,当真是精致如画。

    陆燕临“嗯”了声:“画还在?”

    这么一问,陈特助一下子就明白了,十分钟左右就联系了画展那边的负责人,这幅画还没有卖出去。

    得知是陆燕临要买,负责人相当惊讶:【真的吗?陆先生今天没有来画展,我还以为他不喜欢呢。】

    陈特助:【我们太太喜欢。】

    负责人:【陆先生真是宠溺太太!这幅画还留着的,我们会尽快送过去的,您放心好了!】

    陈特助感觉自己的任务完成了。

    ——

    半小时后,车停在汇锦园外。

    陈特助下车给陆燕临开车门,然后跟在他身侧一起进了里面。

    今晚的应酬是和程氏一起的,外加几个负责度假村事宜的负责人。

    包厢里已经来了不少人。

    见到陆燕临进来,几个人都起身打招呼,“陆总。”

    陆燕临颌首示意,又看向程铭城:“程总。”

    程铭城说:“陆总晚上好。”

    其他的几个负责人还是叫了人作陪,网红自然是没有办法进来的,来的都是露过面的小明星。

    有人给小明星们使眼色,几个战战兢兢的小明星顿时一个个凑了上去,心都在跳。

    “那个是陆总。”

    “陆总长得真好看……”

    她们都是今天从圈里人拿到的消息,程氏的程总和华盛的陆总晚上会有个饭局,几乎半个娱乐圈的人都想着进去。

    一个穿着低胸裙的女孩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因为长得不错,胜在脾气乖巧。

    她小心翼翼地看了眼那边的男人,想起圈里的传言,一颗芳心,咬着牙端酒杯过去。

    “陆总……”

    “对不起,我们先生不需要。”陈特助在一旁出声,伸手挡住了对方的路。

    女孩白着脸退开了。

    她又走向程铭城那边,半路上就被那冷脸吓到了,有点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

    一个负责人额头上冷汗直冒,伸手虚抹了把:“这我也没想到叫了个不懂事的过来……”

    陆燕临看了他一眼。

    旁边有人从旁周旋开,包厢里的气氛才终于恢复正常。

    女孩坐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上,心里面还在打鼓,有点庆幸,还好没有发生什么。

    至于再去,她是不敢了。

    她不由自主地看向那边,凑巧陆燕临抬手,手中的婚戒就这么映入了她的眼帘。

    女孩一张脸又白了。

    酒过三巡,一些事也谈得差不多了。

    程铭城借口吹风去了外面,陆燕临一出包厢,陈特助就低声说:“十点了。”

    “嗯。”

    汇锦园这边很安静,陆燕临还记得不久前来接林初萤,因此还让林初萤上了次热搜。

    而且还不是和他上的。

    陆燕临扯了扯领带,“回去吧。”

    再次回到包厢门口的时候,一个穿着礼裙的女人小跑着冲到前方的程铭城边上,还好被他的助理挡住。

    “程总!”

    “程总,我就说几句话!”

    张锦绣咬唇叫了句,见程铭城没点反应,不甘示弱地推了把助理的胳膊:“关于沈明雀的!”

    程铭城停住,转头看她。

    见这话有用,张锦绣连忙继续开口:“程总,度假村代言人的事情,用一个新人是不是有点不合适,而且还形象不佳……我不知道是哪里得罪了沈小姐,想找她道歉她都不搭理……”

    程铭城冷不丁问:“叫什么?”

    张锦绣后背一凉:“张……张锦绣。”

    程铭城视线在她脸上转了一圈,抬脚进了包厢,丢下一句话:“哪都得罪了。”

    “……”

    张锦绣眼睁睁地看着那扇门关上。

    她有点不敢相信,不是都说沈明雀是替身吗,而且分手的时候还撕破脸了,怎么今天态度不一样?

    张锦绣跺了跺脚,转身准备离开,然后就见到从走廊那头不急不缓走来的男人。

    今晚自己运气这么好?!

    程总不给面子没事,陆总决定也可以!

    张锦绣刚刚被打击,现在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朝陆燕临飞奔而去,拎着裙角,已经准备好柔弱一摔。

    总不可能绅士都不是吧?

    她刚到边上,脚下斜斜一歪,胸前风光遗漏,半个身子往中间倒去。

    陈特助眼疾手快。

    张锦绣直接倒在了地上。

    “哎哟!”

    张锦绣疼得直叫唤,腻着声抱怨:“陆总,您怎么这么……”

    一抬头,前面人影都没了。

    ——

    走廊尽头,苏蕊收了手机。

    她看着里面的照片,有些心惊胆跳,大概是拍的角度好,看上去就像是两个人离得很近说话似的。

    苏蕊跑进洗手间里打电话给苏新慧,一接通就迫不及待地问:“妈,你上次说林初萤和陆燕临结婚是真的吗?”

    “是啊。”苏新慧正在准备甜汤,“你怎么突然又问这个,我告诉你,你可别出去乱说什么——”

    “知道了知道了!”

    苏新慧的话还没说完,苏蕊就直接挂断了电话,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手机。

    半天,她随手发给林初萤。

    才刚结婚就在外面和女人这么亲密,以林初萤的性格怕是要被气死吧?

    苏蕊快意地想着。

    下一秒,微信提示出来了。

    【lcy开启了朋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朋友,请先发送朋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苏蕊气得脸都红了。

    指不定当初加上就删了!

    正在家里欣赏自己画作的林初萤什么也不知道,直到楼下的门铃声响了。

    一打开,几个人站在门口。

    “陆先生您好——”

    负责人先打了招呼,一抬头看到林初萤,有点恍惚:“林小姐?”

    这不是林大小姐吗?

    他又仔细地看了看周围,确定这是华庭水岸没错,也确定是陆总的房子。

    林初萤微笑:“你叫我陆太太也可以。”

    负责人更恍惚了。

    他立刻反应过来,原来传闻中的陆太太居然就是林大小姐!

    这岂不是自己都是先知道的!

    负责人激动地咽口水,一点没有违和地改了口:“陆太太,这是陆先生要的那幅画。”

    “陆先生要的画?”

    “对,就是您今天下午看的那幅星空图。”负责人笑眯眯地说:“陆先生陆太太真是感情好。”

    “……?”

    林初萤迷惑地看着几个人把画抬进了客厅里。

    负责人也没多打扰,吹了会彩虹屁后带着人离开了。

    林初萤关上门,十分确定今天的画展陆燕临没有去,难道又是陆尧打的报告?

    远在陆家的陆尧打了个喷嚏。

    还是说要送给自己当个惊喜?

    她拆开包装,坐在沙发上拍照。

    林初萤没想到这狗男人居然还会这一套,看来白天的热情似火还是蛮有用的。

    既然送了礼,那她得回谢一下才行。

    ——

    夜幕低垂,临近十一点。

    林初萤泡了个精致的澡,还换了另外一件吊带睡衣,对着镜子照了会,确定自己依旧美颜盛世,才放心。

    临走前陆燕临也没说几点回来,她当然不可能直接去催,坐了半天也没等到人回来,玩了会手机就抵不住困意。

    林初萤在沙发上打盹,用手撑着脸。

    那幅画被放在茶几上,包装散乱在地上。

    陆燕临打开门就看到客厅里开了灯,往里一看就看到了点头如小鸡啄米的林初萤。

    她随意地靠在那打瞌睡,锁骨露在外面,一边吊带已经垂在了胳膊下,白皙修长的双腿搭在一边,睡裙下摆被蹭了上去,大腿根隐隐若现。

    陆燕临喉结翻滚两下。

    他伸手按了按太阳穴,今晚喝了点酒,现在又看到这样的美色,有点禁不住。

    也不知道是不是醉了。

    他避开那些碎泡沫到她面前。

    林初萤睡得正香,动了动身体,胳膊没撑住,整个头都往旁边栽过去。

    陆燕临用手接住她的额头。

    林初萤一下子醒了,但还是迷迷糊糊的,半睁着眼眯着,“二叔你回来了?”

    声音睡得有点绵软。

    她还记着自己要好好给陆燕临一个谢礼的事情,本想搂住他脖子,奈何坐着才到他腰部,只能抱住他腰。

    看着林初萤不甚清醒的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陆燕临轻哂,低声询问:“闻到了什么?”

    “酒味。”

    男人身上的薄凉气息混杂着酒味,有些让人意乱情迷,林初萤仰着头,轻声回答。

    大概是刚刚的动作,蹭得她睡裙乱兮兮的,半睁的眼睛里漾着点点水光。

    陆燕临垂目,手指勾着她下巴。

    他知道林初萤睡觉不清醒的时候很迷糊,而且早上起床也要在床上酝酿半天才清醒。

    “为什么等在这里?”陆燕临问。

    “当然是要谢谢你的画。”

    林初萤虽然人还迷糊着,但正常问题还是会回答的,抓住他衣服,整个人挂在他身上。

    一个西装得体,一个睡裙凌乱。

    无意识的勾引最诱人。

    陆燕临余光瞥了眼茶几上的那幅画,再看看怀里难得这么迷蒙的林初萤,轻笑了声。

    “怎么谢?”

    又像是正常询问,又像是引诱。

    林初萤嘴上说着,想去亲他唇的,眼睛没睁开,一口亲到了下巴上——

    “就是这样的谢礼,你收还是不收?”

    面前的男人已经没了耐心,没有回答,一低头就强势地吻住她的唇。

    轻淡的酒味牵扯在呼吸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