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34章
    沈明雀大惊小怪的,连带着林初萤对这事都好奇了起来,不过是点个赞,怎么就这样了。

    她瞥了眼陆燕临,就直接去了微博。

    说是崩,其实是夸张的,微博虽然现在容易崩,但也不是随便点个赞就能崩的。

    林初萤想了一下,去了华盛集团的官博,的确显示了不久前刚刚点的赞。

    华盛集团官博大多是发的公司的事情,都是很正式的,这是唯一一条点赞的微博了。

    光是林初萤的微博后台就一片红了,评论数和艾特数全都是满的。

    【从外面来围观的。】

    【我想起来了,之前陆总不是和林初萤一起看秀吗?】

    【官博皮下可能是吃瓜手滑了?】

    【我只想知道,点赞这么一条微博是什么意思,觉得林初萤说的话是对的?】

    【以后官博皮下能不能吃瓜用自己私人号?】

    【不会是林初萤和陆总有什么关系吧……】

    【我仿佛脑补到了一出豪门狗血大戏。】

    【一个靠老男人的也想蹭华盛?】

    【这事就不关林初萤的事了吧,明明是华盛官博点赞的,怎么就林初萤有问题了?】

    【点赞一个不相干的,可不就是有问题。】

    【难道她老公是陆总?】

    【说这话的是把陆太太放在哪里?】

    【陆总会说出林初萤微博这样的话吗?】

    华盛前段时间因为抽奖官博涨了上百万粉,都跑到最新的一条微博下询问是不是管理官博的人手滑了。

    原本下去的热度,再度上升起来。

    林初萤那条“我老公说……”的微博又被拉出来做阅读理解,俨然是要再次分析出个结果来。

    所有人都觉得陆燕临不会说的话。

    可就是真真切切地说了。

    虽然是林初萤逼迫说的,但陆燕临要是不想说,她再怎么逼迫也没有用。

    “二叔,这官博一个赞可是又把我送上热搜了。”林初萤偏过头调侃说,“我又被鞭尸了。”

    “说的什么话。”陆燕临神色平淡。

    “这可不是真的吗?好不容易下去的热度。”林初萤托着下巴,做出苦恼的模样:“这可怎么办是好?”

    在她身侧的男人脱了西装,衬衫毫无褶皱,妥帖到一丝不苟,袖口被简单地挽了起来,手腕骨节尽显。

    光线一覆上,白皙如玉。

    没等陆燕临回答,林初萤又问:“这个赞是谁点的?”

    实际上企业的官博都是有专门的人员管理的,就像天艺娱乐,初心娱乐里连艺人的账号也是要被管的。

    林初萤虽然能猜到这是陆燕临的意思,但她想听他亲口说。

    陆燕临对上她含笑的眸子,里面倒映着他的身影。

    他问:“你想听什么答案?”

    林初萤勾唇:“二叔明知故问。”

    她就不信他不知道自己想问的是什么。

    陆燕临唇线微扬,声音有些轻:“我。”

    林初萤眼睛便是一亮,像上好的琥珀,如黑夜里闪烁的星辰,光芒不曾弱下半分。

    “满意了么?”陆燕临问。

    “自然是满意。”林初萤望着他,笑着说道,都这么说了,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车突然停了下来。

    “咳咳。”陆尧终于开口说话了,脸上还有点红色,“二叔,我先回去了,明天见。”

    他一下车就跑了。

    林初萤吐槽了一句:“跑那么快干什么。”

    前面的陈特助心想陆尧少爷能忍到现在已经算是好的了,见到自己往日不假辞色的二叔和太太的亲昵,当然会觉得震惊。

    林初萤手机震动了一下。

    群里陆尧发了一条新消息。

    陆尧:【从明天开始,我要自己开车上班了,自力更生,做一个好员工。】

    林初萤:……

    她狐疑地看向一旁,“你是不是吓唬陆尧了?”

    陆燕临眉色微动:“我吓唬他什么?”

    “他跑得跟兔子似的,还说明天要自己开车上班。”林初萤随口说一句:“说起来他真是怕你,以前也是。”

    “你以前好像不怕。”陆燕临忽然说。

    被他这么一说,林初萤怔愣了一下。

    她以前经常去陆家,但是陆燕临一直在国外,总共只见过几次面,小时候次数多点,快忘了是什么心情了。

    林初萤好像没怕过什么人。

    当初在巴黎她怕的是另外一件事,但后来见到他反而安心了,忐忑倒是忐忑的。

    也许是听多了陆尧说的话,就算她对陆燕临知之甚少,也知道是可以信任的。

    现在反而是和她想的一样。

    “你说说我为什么怕你?”她挑了一下眉,有点好笑:“二叔难道还能吃了我吗?”

    林初萤想起自己说的话,蓦地笑出声来,小声暗示说:“二叔难道不怕我别有所图吗?”

    她突然想起来之前网上很火的一句话。

    陆燕临见她莫名笑起来,问:“笑什么?”

    林初萤有意逗他,“我在想我图你什么,是图你年纪大还是图你不洗澡。”

    “这你不是最清楚?”陆燕临轻描淡写地反问,而后又说:“要是记不得,今晚可以看看。”

    “……”

    一本正经的人开起车来真是让人防不胜防。

    今天这顿烛光晚餐吃得林初萤心满意足。

    如果没有那么大束的玫瑰花就好了。

    偏偏陆燕临还不帮忙,就那么看着她把花放到车上,然后到了华庭水岸后,又抱回家。

    男人太小心眼了。

    林初萤腹诽了半天,咬牙切齿地想,今天要让陆燕临独守空房……不,还是睡书房。

    然而她想岔了。

    陆燕临严格实行了他晚上在车里说的话,让他看看他究竟洗不洗澡,那大束玫瑰花的花瓣也成了浴池里的装点。

    也许是上次得了好处,鸳鸯浴的滋味蛮不错。

    一直到云雨初歇,林初萤沉在水里,轻喘着气说:“你也太小心眼了吧,二叔!”

    最后两个字,她已经有点撒娇的口吻了。

    陆燕临目光晦暗,说出来的话却让人脸红心跳:“你刚刚不是挺喜欢的。”

    一提起这事,林初萤就气。

    之前那次她没有注意到,今天一看,这浴室里面的镜子居然都是防雾气的,刚刚什么都能看到。

    她说陆燕临为什么同意在浴室里装这么多镜子,还以为是他体贴,没想到是为自己谋福利。

    “现在知道了?”

    陆燕临手指在她锁骨上动了动,那花瓣落在上面,大红色和白皙的肤色相互映衬,格外好看。

    似乎是在引诱他留下痕迹。

    林初萤见他眼神幽幽,感觉到一点危险,说:“知道了,以后不拿你打趣行了吧,我想睡觉了。”

    怕他不同意,她又娇着声叫:“老公。”

    林初萤真正叫老公的次数屈指可数,也许是物以稀为贵的道理,每次叫了还挺管用的。

    这次也不例外。

    ——

    网上的事持续了好几天,终于降了下去。

    林初萤和陆燕临的关系被猜测了好一通,最后有人找了个理由——陆尧转发了微博,也许华盛是在给自己家孩子撑腰。

    当然这话也有反驳的。

    怎么不点赞陆尧的,去点赞林初萤的?

    陆尧的微博又被一些人占据,全在问这事。

    最后还是两个女明星撕逼的新闻让网友们的注意力转移了,毕竟没有人回复这种事,林初萤对自己的微博也不上心,十天半个月才上一次。

    沈明雀休息了几天,照片也重拍了。

    公司里最近没什么大事,就是一个选秀综艺要上,送了几个练习生过去,现在网上倒是热闹得厉害。

    沈明雀也接到了一个国内的秀。

    她到后台彩排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不少模特,大部分都在忙碌自己的事情。

    其中一处最特殊。

    沈明雀认识,那是国内比较火的模特。

    时尚圈的鄙视链比起演艺圈一点也不逞让,甚至还要严重点,超模中也要分最顶尖的和一般的。

    对方一抬眼也看到了她,顿了一下就笑了起来,“原来这次的秀还请了你啊?”

    旁边人附和:“谁啊?”

    “这可是拿了度假村代言的人。”

    “哦……程氏总裁的前女友啊,想起来了。”

    议论声三两下就将沈明雀的底子给翻了出来。

    围在中间的那个模特听着很满意,忽然开口:“话也不能这么说,程氏非常满意她的。”

    “非常满意?”

    旁边两个人对视一眼,都听出来了她的话外之音,而且现在对沈明雀发难,怎么可能就说这一句话。

    “也许是两个人复合了呢,给女朋友一个代言,这不是随手一丢的事情嘛。”

    “就算没复合,可能还有点余情未了呢?”

    被簇拥的模特终于化好妆了,她穿着一袭夸张的秀场礼服,慢慢走到沈明雀身前。

    “你和你那个朋友——”

    旁边人见她卡住,赶紧提醒:“林初萤?”

    女人微笑的脸含了讽刺:“怪我记性不好,忘了名字,我只是觉得你们两个这不都是挺有手段的。”

    “……?”

    沈明雀早就习惯了还有人把她和程铭城联系在一起,她当初顶着“程总女友”的标签过了一年,现在也是很难撕下来。

    但是说自己老板就不能忍了。

    周围的模特们都是竖着耳朵听的,并不想淌这趟浑水。

    然后她们就听见了沈明雀嘲讽的声音。

    ——“你配吗?”

    三个字说得有些慢,大概是怕她们没听清。

    几个人都没想到这回答,反应过来后脸色青白交加地瞪着她:“你说什么?!”

    “耳朵聋了吗?”沈明雀说。

    她似乎都懒得看面前的女人,往自己的位置走,丢下一句话:“我说你不配。”

    你不配说林总。

    沈明雀坐到镜子前,看到自己的表情,又凑近看了看,嘀咕说:“不行,还要再练练。”

    什么时候学到了林总那个随随便便一句话就把人气得要死的本领,就能多气几个人。

    沈明雀也不看身后那几个模特难看的脸色,迫不及待地到微信群里发消息邀功了。

    收到消息的林初萤还在会议室里。

    等出来后,她看到沈明雀激动的话,忍不住笑出声来:“她也不怕自己被打。”

    乔果说:“那谁敢啊。”

    被泼水的赵晨可就是前车之鉴,才没过多少天,娱乐圈的人最会看风向了,谁也不想成为下一个人,谁知道下次被泼的是不是水了。

    群里消息又多了。

    陆尧:【女人真可怕。】

    然后就看到了林初萤夸奖了沈明雀的新回复,也赶紧转了风向:【我是说你做得好。】

    沈明雀:【我刚刚认真地想了想,她们提起程铭城的,我应该高贵冷艳地嘲讽:“程总眼瞎。”】

    林初萤这次是真的忍不住了。

    这话要是被传到程铭城耳朵里,还指不定是什么反应。

    ——

    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婚纱也开始制作了。

    林初萤对于婚纱的设计图很满意,特地去巴黎那边看了一下,然后又逛了好几天才回国。

    家里那幅裱起来的画已经挂在了房间里。

    林初萤本来想把画展那幅星空图也挂上去的,后来一看,摆上去一对比,自己的画技也太不行了。

    所以那幅星空图被送到了次卧。

    次卧里那十几个箱子基本都没拆开,林初萤也懒得管,后来就干脆忘到了脑后。

    她时差还没倒过来,今晚睡不着。

    偏偏今天陆燕临什么也不做,她干脆把腿也搭在他身上,像多动症一样安静不下来。

    “我去看了婚纱,很漂亮,不过现在不能给你看,等到时候去试婚纱了,再给你看。”

    “嗯。”

    “你怎么就一个字??”

    “你觉得漂亮那就可以。”

    “二叔你聊天怎么这么不行,怪不得陆尧经常说好几句,才能听你回几个字。”

    “他话太多。”

    听陆燕临这么评价陆尧,林初萤噗嗤一下笑了:“还有一件事……我觉得浴室的镜子有点多,二叔你觉得呢?”

    “是吗?不觉得。”

    “……”

    你当然不觉得了。

    林初萤转了话题:“二叔你看过聊斋吗?”

    “看过。”

    “咱们浴室里的那个宫廷镜,要是哪天晚上,里面出来一个漂亮女鬼,像这样……”

    林初萤说着,手指在他胸膛上乱摸,圆润的指甲刮到时有些酥酥麻麻的痒意。

    无异于是在点火。

    陆燕临皱了皱眉,隐藏在黑暗中。

    林初萤故意问:“你怎么办?”

    陆燕临不知道她今天晚上怎么这么兴奋,有些无可奈何:“家里已经有一个妖精了。”

    再来一个受不起。

    “二叔的肉也像唐僧肉一样好吃吗?”林初萤轻笑了一声,接着他的话调侃起来。

    她想起在有些人眼里,陆燕临可不就和唐僧一样被惦记着,看他的眼神也是想吃了他的。

    “你还想不想睡了?”陆燕临声音低哑,抓住她不安分的手指:“不想睡可以说。”

    他本来想着她刚回国可能会累,没想到话更多了。

    倒是他想多了。

    “二叔。”林初萤非常不满地叫了声,感觉自己一腔热情被兜头泼了盆冷水。

    一点也不给面子,这才几点就睡了。

    她去挠他手心,被直接握了个完全,压根挣脱不开,还被陆燕临抓着放在身侧。

    手被捉了不要紧,人能动就行。

    林初萤又动起来,这次变本加厉,直接翻身趴到他身上,绵软贴着他胸膛,呼吸都能感受得到。

    她凑到他耳朵边,一边吹气,一边轻轻柔柔地说:“二叔知不知道那些精怪小说里,这女鬼啊,都是以……”

    话未说完,她整个人天旋地转。

    对上那双翻滚着情欲的漆黑眼眸,林初萤粲然一笑,就知道撩了半天还是有用的,还不忘补上刚刚没说完的几个字——

    “以男人为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