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35章
    大抵是林初萤的最后一句话营造出了一种莫名的气氛,被陆燕临掐着腰来了好几回。

    之前的兴奋劲过去,后来就是困了,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就开始昏昏沉沉,等陆燕临抽身离开时,她几乎是直接睡着了。

    整个人都软在他边上,胳膊也搭在他身上,毫无顾忌,睡姿看上去有点不太雅观。

    陆燕临抱她去简单清理了下,林初萤也没有醒的迹象,反而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还会冒出来几个梦话。

    虽然听不懂她说的是什么。

    外面天光大亮,她睁开眼的时候,盯着头顶看了会儿,还有点不平静,毕竟做了个梦。

    林初萤已经很长时间没做梦了。

    她梦到自己第一次去瑞士的时候,那时候她才十几岁,是和陆尧,还有其他几个人一起去的。

    去的时候天气还有些冷,但是她们这些大小姐们一点都没有冷的感觉,衣服穿的一个比一个少,势必要争奇斗艳。

    梦境前段有点乱,但林初萤还是梦到了她们玩的好几个地方,还去了雪山,当然那时候穿的厚衣服。

    陆尧还被她们捉弄了一顿,气得脸红放话:“林初萤你过分了啊,当心我让我二叔找你算账!”

    “你以为我像你啊。”林初萤笑成月牙眼,回他:“我才不怕你二叔呢。”

    陆尧播了陆燕临的视频通话哭诉:“二叔,林初萤捉弄我,还说不怕你。”

    视频镜头转向林初萤。

    她对着里面成熟的男人笑了起来,一点也不害怕:“陆二叔,你不会要管我们小孩子的玩闹吧?”

    十几岁的年纪张扬又放肆。

    后来的事林初萤不太记得了,只记得陆燕临说了几句话,就挂断了视频通话。

    这是她记忆里的一段。

    林初萤一个人站在瑞士首都的街道上,周围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她心里有些慌乱,这边的建筑有些高,挂着的钟表发出嘀嗒嘀嗒的声音。

    那瞬间跳出了陆燕临的名字。

    紧跟着,场景发生了变化,像是杂志拍摄的广告似的,镜头分离,又重新组合,颜色也从沉稳逐渐变得艳丽起来,最终定格在了一个新的场景中。

    林初萤出现在了巴黎街头。

    街头的大屏幕上放着几个月前的广告,空间快速转换,又跳到了一场盛大的晚宴上。

    奢靡的宴厅里,她看到了陆燕临的身影,他手里端着酒杯,一身私人定制,被簇拥在中心。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林初萤见他没看见自己,穿过无数的人群,把他的酒杯抢过来喝光了,然后冲着他笑了一下。

    如同雪山那次。

    之后画面就开始破碎起来,间或地跳出一些令人面红耳赤的画面。

    林初萤呼出一口气。

    她蹭地一下坐起来,被子往下滑落,春光乍泄,阳光一部分洒在胳膊上,闪烁着明艳的光芒。

    “二叔?”没人应。

    “陆燕临?”也没人应。

    “老公?”还是没人应。

    林初萤这才放下心,做了个勉强算是春梦的的梦,这事还是自己一个人知道比较好。

    然后刚这么想,衣帽间和卧室相连的那扇门就被推开了。

    身形挺拔修长的男人从里走出来,骨节分明的手指穿过领带,随后抬头看向床上。

    “醒了?”

    林初萤顺着他的视线低头,看到了半裸在外的上半身,耳朵一下子红了,飞快地把被子挪到了胸口上。

    她语气不好地问:“你怎么还在家?”

    和她的气急败坏不同,陆燕临十分淡定,看了眼腕表的时间,“还早。”

    末了,他又说:“你今天早了十分钟。”

    “……?”

    林初萤半天反应过来他的意思是自己比平时醒早了十分钟,这是什么值得说的事吗?

    “我没说什么梦话吧?”她谨慎地问。

    “没有。”陆燕临睁眼说瞎话,反正昨晚她说的也没听懂,“如果刚刚的也算,那说了。”

    “刚刚不算!”林初萤否认。

    然后她就看到陆燕临动作稍顿。

    林初萤一下子反应过来,啊了一声:“还是算吧。”

    刚刚她以为他不在,还叫了老公和名字,要是说是梦话,岂不是在告诉他做梦都梦见他了。

    “嗯。”陆燕临应了声。

    他又想起自己刚刚衣帽间,听到她接连三次的叫声,嗓音有些绵软,也许是昨晚太过了。

    这么一想,就跳出了林初萤撩人的模样,再加上此刻林初萤白皙的身体大部分露在外面,喉结一紧,清晨的欲火来得直接又迅速。

    陆燕临转身进了衣帽间。

    林初萤看着他进入也没觉得哪里有问题。

    她穿好睡衣的时候,衣帽间的门再度打开,穿上西装的陆燕临从里走出来。

    林初萤吓了一跳:“我还以为你走了。”

    “楼下有早餐。”

    陆燕临看了她一眼,随后就离开了房间。

    这段时间以来,林初萤已经习惯了自己和他的作息时间不契合,赖床都赖得理所当然。

    反正有人做早餐。

    林初萤丝毫意识不到自己如今的恃宠而骄。

    ——

    天艺娱乐最近忙得很。

    那档选秀综艺正在播,投票、粉丝掐架各种各样的,导致各部门都在忙着这事,更别说还有其他的事了。

    “老板,沈小姐经纪人来了。”乔果汇报完公司的事又说,“是因为上次的综艺事情。”

    “综艺?”

    林初萤忽然想起来,“恋爱综艺?”

    那次她们在奶茶店的时候提到的,她还diss了一下沈明雀的恋爱经历一般来着。

    乔果点头:“对。”

    林初萤说:“让她进来吧。”

    进来的不止经纪人,还有沈明雀,她不开口说话的时候很高冷,但是见到老板就不自觉笑,一下子就冲破了冷艳。

    林初萤觉得这转变也真是神奇。

    “林总。”

    “老板。”

    “林总,《恋爱30天》那个综艺换了。”经纪人皱着眉头,“我这边有消息说导演有意把恋爱综艺换成别的类型。”

    “这还能临时换的?”林初萤问。

    “本身这综艺就是还在筹备阶段,没有备案。”经纪人说:“不过我也觉得奇怪,因为拟邀的另外两对都已经找好了,按道理说应该不会突然变才对。”

    办公室里一时安静下来。

    林初萤眯了眯眼,也感觉奇怪。

    沈明雀打破了沉默:“哎,其实我也不想去再去谈恋爱,正好不拍了也行。”

    林初萤直接无视她的话:“行了,这事我知道了。”

    等经纪人离开后,沈明雀还巴巴地留在办公室里,“老板,我觉得不拍挺好的!”

    “我觉得不好。”林初萤睨她一眼。

    “老板说不好那就不好。”沈明雀连忙说。

    “……你这都是跟谁学的?”林初萤有些无奈:“怎么突然狗腿起来了?”

    沈明雀毫不留情出卖队友:“陆尧。”

    林初萤挑了挑眉:“看来他还挺忙。”

    等沈明雀离开后,她让乔果去问这综艺究竟是怎么回事,明显不像是正常改变。

    答案来得也快。

    乔果进办公室,压低声音说:“老板,问到了,是程氏那边插的手,现在类型有意改成推理综艺。”

    林初萤皱眉:“程铭城?”

    “应该是的。”乔果点头,猜测说:“我觉得可能是恋爱综艺让程总不满意?”

    “他有什么立场不满意?”林初萤反问。

    说出来的话嘲讽意味十足。

    “这都开始干涉沈明雀的事业了。”林初萤冷笑一声:“不知道还以为他们还是男女朋友呢。”

    乔果知道自家老板发火了,十分安静。

    林初萤问:“沈明雀知道这事吗?”

    乔果说:“应该不知道。”

    林初萤点了点手指。

    她倒是没想到程铭城会插手沈明雀的事情,难道是恋爱综艺戳了他的某个点,前女友谈新恋爱还不允许?

    这哪门子的道理。

    林初萤在群里发消息:【你的综艺被程铭城截胡了。】

    对面大概是第一时间看到了。

    沈明雀:【我就知道是这个狗男人!!!】

    沈明雀:【果然是他!!】

    沈明雀还坐在回公寓的路上,一早她没和经纪人说自己的猜测,现在得到肯定,气得脸都红了。

    她知道程铭城的脾气,尤其内敛,但骨子里很强势,但想做的事都是直接行动的,就像这次,做完了她们才知道。

    沈明雀当时吵架后还以为自己不能离开,结果很顺利,她怀疑是不是因为白月光的缘故。

    沈明雀:【气死我了!】

    沈明雀:【我改主意了,我要去谈恋爱!】

    一直没有出现的陆尧突然冒泡:【谈恋爱?要不要我给你介绍?我兄弟都不错的。】

    沈明雀:【不要富二代。】

    陆尧:【富三代怎么样?】

    沈明雀:【不要比我有钱的。】

    陆尧剩下一段话全都死在聊天框里。

    他是个富二代,认识的男生除了公子哥就是公子哥,就算一个最穷的,都比沈明雀有钱。

    林初萤看着记录,忍不住笑。

    “打个电话去程氏。”

    乔果点头出去,过会儿又进来:“他们说程总在外面视察,下午两点半在华盛集团有个会议。”

    林初萤颌首:“那正好,送上门了。”

    乔果知道自家老板恐怕要做大事了,也有点兴奋,她可喜欢跟着老板出门了,每次都会被震惊到。

    ——

    华盛集团和程氏的会议结束是在四点。

    结束时,陆燕临和程铭城互相握手,一起离开时,他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

    是林初萤的消息。

    【程铭城还在华盛?】

    陆燕临不动声色地看了眼正在和自己助理说话的男人,收回视线,回复:【在。】

    林初萤又回:【ojbk】

    看到这四个字母,陆燕临眉头拧了一下。

    没等他做什么,这句话又被撤回,然后新消息重新发过来:【知道啦。】

    陆燕临眉梢一挑,侧过头对陈特助说:“太太一会过来,你去楼下接。”

    陈特助惊讶了一下,“好。”

    而林初萤正坐在去华盛的车里,看着上面撤回的提醒,心想他应该没看到吧?

    一不小心说了这样的话。

    修养极好的名媛标签可不能突然毁了。

    几分钟后林初萤就到了华盛集团,她戴了墨镜,径直就朝里面走,看也不看周围,

    说起来,她好像还没来过华盛大厦里面。

    前台愣了一下,站起来连忙去追,“这位小姐您有预约吗……小姐那边您不能过去!保安呢!”

    “不用拦。”

    陈特助下来得及时,赶紧对前台挥挥手,迎上去,低声叫道:“太太。”

    林初萤看他一脸正经,忍不住说:“我又不是来看你们先生的,不用这么紧张。”

    陈特助说:“我是太激动了。”

    林初萤问:“……程铭城还在?”

    陈特助说:“程总还在。”

    林初萤哼了声,进了专用电梯,直奔顶楼而去,给大厅里留下一个窈窕完美的背影。

    前台这时才刚回过神来。

    等她回去后,有来公司被拦住的人凑过来问:“刚刚那个是谁,预约了吗?凭什么走专用通道?”

    前台看了一眼愤慨的女人,回道:“凭什么我不知道,但我只知道是陈特助亲自来接的。”

    她怀疑可能是传说中的太太。

    女人悻悻地离开了。

    大概很多人和她同样的猜测,“陆太太”来公司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公司,只可惜没拍到照片。

    “陈特助很恭敬的样子,肯定是陆太太了。”

    “我听说身材很好,陆太太肯定是白富美了。”

    “有人拍到照片了吗?”

    最终有一张照片传播起来。

    一众吃瓜员工激动点开,然后开始吐槽:“你这手机是十几年前的诺基亚吗?”

    这么高糊,连穿的衣服花纹都看不出来,只能看到是个挺瘦挺美的女人。

    差评。

    电梯的数字定格在顶楼,陈特助率先出去,在前面领路:“这边是秘书办公室……这边是总裁办公室……”

    他非常恭敬地推开门。

    林初萤直接走进去,和陆燕临对视一眼,气势十足地坐在了里面的沙发上,和程铭城面对面。

    陆燕临坐在办公桌后,西装并没有穿,大概知道她来的目的,出声介绍:“程氏的程总,这是我太太。”

    林初萤并没有回答。

    而是打量了一下性冷淡的办公室,才终于开口:“没注意,程总也在啊?”

    程铭城觉得这话有深意。

    他微微颌首:“陆太太。”

    林初萤看他还戴了副眼镜,一副斯文败类的模样,从鼻子里哼出一声,算是回应。

    程铭城:“……”

    陆燕临看着林初萤抬高下巴,趾高气扬的样子,像是一只骄傲的孔雀,微微一哂。

    连带着办公室都明艳了起来。

    陆燕临说:“下班还有段时间。”

    林初萤嗯了声,对他眨了眨眼,“知道啦。”

    然后转头看程铭城又是冷淡的表情:“程总,我记得程氏的产业不包括传媒吧?”

    兴师问罪的语气。

    程铭城恍然,大概是知道她的目的了,眸色平静:“不包括不代表不能投资。”

    “然后就刚刚投资了我家艺人的综艺?”林初萤似笑非笑:“好巧啊,程总。”

    “不巧。”程铭城干脆利落地承认:“我需要提醒一下,如今娱乐圈里,恋爱综艺已经泛滥,并且不能上星。”

    “泛滥怎么了。”

    林初萤毫不在意:“我艺人单身,就接个综艺让她去谈恋爱,结果变成了推理综艺,去玩‘谁是凶手’游戏吗?”

    “程总怎么不再符合上面一点,改成科普综艺,让我的艺人去走近科学多正义?程总既然这么厉害,怎么不干脆改成野外求生呢,还更刺激。”

    林初萤吐槽起来都不带停的,红唇开开合合,声音清脆悦耳,回响在办公室内。

    “说起来程总这么半路插手不厚道吧?”林初萤瞥了眼对面冷淡薄情的男人。

    程铭城终于有机会开口:“陆总以为呢?”

    陆燕临屈指敲了敲桌面,眉眼轻挑,嗓音微凉:“我同意我太太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