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38章
    林初萤显然是醉了,高脚杯里还有红色的酒液印记,歪歪斜斜地抵在陆燕临的唇边。

    他低头看怀中的女人,蓬松的大波浪卷披在背上,由于这样的动作,遮住了一小半脸。

    醉酒的林初萤要比平时多了几分妩媚,茫然又无辜的表情,配合着水润润的眼睛,格外漂亮。

    “你醉了。”陆燕临说。

    “我没有。”林初萤否认得很快,“你才醉了,你为什么不跟我喝交杯酒?”

    “你是不是不想和我结婚?”她质问。

    “没有。”陆燕临极有耐心地回答了她的问题,并且提醒说:“是我先向你家提亲的。”

    “是吗?”林初萤闭着眼。

    陆燕临一手将她下滑的身体固定住,一手把空酒杯拿走放在一旁的台子上。

    然后将她拦腰抱起来。

    柔软的腰肢盈盈一握,整个人在他怀里仿佛没有骨头似的,长发垂落在空气中。

    “哎呀。”一下子凌空,林初萤惊呼一声,下意识地搂紧他脖子不松手。

    这么一来,她的身影就露出一丝。

    众人只看到交叉在陆燕临背后的细白胳膊,纤长葱白的双手和暗色西装形成鲜明对比。

    浓密的头发随着走动荡在空气里。

    原本众人还在怀疑两个人太过亲密,这样的公主抱一出来,讨论声就密集了起来。

    “他们的关系这么好吗?”有人出声问。

    “没听说陆总和林大小姐很熟,难道是两个人之前都在国外,所以我们不知道?”

    “之前我只是怀疑,现在这么看——”旁边的人紧接着说:“怕是关系要更进一步了吧。”

    “我之前还好奇,两家关系这么好,陆尧和林大小姐都这么大了,一直没有订婚,原来还有一层摆在这里。”

    “除了辈分上有点意外,倒也挺般配。”

    “这么说,之前订婚戒指恐怕就是和林大小姐一起的吧,林家和陆家恐怕更紧了。”

    细碎的议论声在男女主角的离开后达到了高潮,这场宴会原本没什么大事,现在却让人激动起来。

    柏际酒店是华盛旗下的,陆燕临就没去别的地方。

    陈特助跟在后面:“太太需要醒酒茶吗?”

    “要酒!”

    迷糊中听到陈特助的话的林初萤忽然将头从陆燕临的臂弯里抬起来,叫了声。

    陈特助:……

    这话他不敢接。

    “端一杯过来。”陆燕临压低声音,从铺着地毯的走廊中穿过,然后进了一间房。

    酒店顶楼一层是全部私人的,只有他才能用,不止是卧室,还有健身房、餐厅和泳池等。

    柔和的光线落在整个房间里。

    陆燕临将林初萤放在床上,她整个人都陷进了柔软里,暖白色和礼服有细微的差别。

    长发散在被子上,凌乱的。

    如果再铺上一层新鲜的玫瑰花瓣,就是一张漂亮的杂志封面照,唯美又艳丽。

    陈特助从外面端了醒酒茶过来,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又默默地离开了房间。

    寂静的房间里,林初萤也莫名安静了下来。

    陆燕临站在床边看着。

    十分钟后,在门外的陈特助看了几次手表,终于等到门打开,陆燕临从里面出来。

    他虽然有些狐疑,毕竟十分钟也做不了什么,怎么自家总裁还在里面待了这么长时间。

    当然这问题他可不敢问。

    ——

    晚上九点,宴会结束。

    该散的人都离开了,还不忘在自己的圈子里偷偷地传消息,华盛陆总的订婚对象是林氏的大小姐。

    这样的消息注定只能在小范围里流传。

    毕竟华盛和林氏还没有公开,肯定是有他们的原因,他们当然也不太可能去做这个揭露的人。

    只不过对于两家,就更忌惮了。

    陆燕临今晚也没回华庭水岸,回到顶楼时,伸手扯掉了领带,这才放松下来。

    他揉了揉额角,微启唇轻叹了一声。

    一切弄好后已经是深夜十点多,他将林初萤重新放进床上,躺下时身旁的林初萤无意识地往他那里靠近。

    “二叔……”

    虽然是醉了,好歹还认出了自己床伴是谁。

    “我要洗澡。”林初萤睁开一条缝,小声撒娇:“你为什么不带我一起洗澡?”

    “……”

    陆燕临低声回答:“你洗过了。”

    如果不帮她洗澡,可能明天就会有起床气了,毕竟作为一个洗澡后都要照几遍镜子的名媛,是忍耐不了穿着礼服入睡。

    林初萤闭着眼蹭过去:“是吗?”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衣服,确定是睡衣而不是礼服,然后才应了声。

    大概是得到了满意的回答,林初萤凑在他边上继续睡,抵在他肩上,温热的呼吸洒在脖子上。

    陆燕临皱了皱眉。

    本来他以为自己睡不着的,没想到很快就睡着了。

    早上八点,林初萤醒了。

    她嘤咛了两声,感觉有点轻微的头疼,对头顶有些陌生的天花板发了会呆,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柏际酒店顶楼。

    窗帘没有拉开,房间里有些暗。

    林初萤坐起来,头发凌乱地散在肩膀上,回忆了一下昨晚上自己的行为,半晌只发出一声——

    “啊。”

    她昨晚为什么那样?!

    那是撒娇还是作?!

    竟然在大厅里就作出那样的事,陆燕临那时候肯定是心里在嘲笑她的……

    呜呜呜。

    ——

    林初萤伸手打开了灯。

    然后在发出了一串悲催的声音后,又泄愤似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最后还是乔果的电话拯救了她。

    “老板,您今天来公司吗?”

    “等会吧。”林初萤回答。

    她又想起什么,叮嘱说:“我上次提的开个综艺,让他们带着方案,上午开个小会。”

    乔果应道:“好。”

    林初萤又好奇起来:“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个方案了吗?”

    作为助理,乔果对这些事是了如指掌的,她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就说了出来——

    “目前有几个大众的想法,比如生活类的,最近这种去乡下过田园生活很火,国内这样的综艺还是比较少的。”

    林初萤想了想,这个也还可以。

    “最常见的还是恋爱类的,今年很流行将几个素人放进同一个别墅内生活一个月,然后看最后谁能成为情侣。”

    林初萤之前在沈明雀接那个综艺时,被科普了一下恋爱综艺的种类,这个素人恋爱是目前的热点。

    但是她对这个不感兴趣。

    乔果一连说了好几个,甚至还包括了一个答题综艺,做了简要的介绍,让林初萤在开会前了解到这些综艺是做什么的。

    天艺娱乐之前对综艺并不怎么上心,所以大多是拍电影拍剧,签约的艺人也是演员歌手比较多。

    但是近两年随着年轻人都用手机看视频,电视剧市场比较冷,再加上综艺大行其道,在网上十分火热,天艺娱乐已经算是落后一步的了。

    林初萤对这次的项目很上心,叮嘱说:“今天要是谁没来,下次就让他别来了。”

    乔果说:“好,我会传达的。”

    挂断电话后,林初萤又看了看微信。

    私人信息倒是还好,就是群里沈明雀和陆尧聊了不少,明明两个话题都不是同一个,也能聊得起来。

    真是奇怪。

    陆尧知道沈明雀综艺被截胡的事,显然也得到了消息,之前恋爱综艺拟邀的男嘉宾即将成为法制咖。

    陆尧:【@小麻雀看来你没拍成还是好的,程铭城这狗男人竟然还做了一件好事。】

    沈明雀:【〣(Δ)〣】

    陆尧:【你这是什么表情?】

    沈明雀:【颜表情啊,陆大少爷没用过吗,看这个=3=,猜猜这是什么意思。】

    陆尧:【以前有个女人给我发这个qaq,我给拉黑了,不好好说话,发什么字母。】

    沈明雀:【……】

    沈明雀:【说句实话不要骂我,你要不是因为有钱有脸,可能没人会跟你谈恋爱。】

    陆尧:【我怎么了!】

    陆尧:【qaq】

    然后又是以沈明雀的一串哈哈哈哈结尾。

    林初萤感觉陆尧的傻里傻气都能突破屏幕冒出来,真是不懂,怎么陆家出了陆燕临这个怪物,剩下的陆尧是这样的。

    难道是智商都堆给了陆燕临?

    林初萤揉了揉头发,竟然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最后竟然被这个想法逗笑了。

    然后一抬头动作定格住了。

    陆燕临站在不远处,正看着她。

    林初萤放下手,优雅地捋了捋头发,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二叔你没去公司吗?”

    陆燕临语调淡淡:“等会。”

    林初萤哦了一声,然后就听见他微凉如水的嗓音:“头顶有头发翘起来了。”

    “……”

    林初萤伸手按住,面无表情。

    她坐在床上,被子堆在腿上,看着男人换衬衫、打领带一系列流畅的动作,有些赏心悦目。

    林初萤又看看自己身上的睡衣,再看看那套被挂在那边的礼服,轻咳一声问:“你帮我换的睡衣?”

    陆燕临反问:“不然呢?”

    林初萤一开始有点心虚的,但是很快又挺起胸膛,“二叔这是什么语气,老公给老婆换衣服怎么了?”

    她十分理直气壮。

    陆燕临也赞同地点头:“如果你没有挂在我身上乱动的话,的确是挺美好的回忆。”

    “……?”

    老婆乱动怎么啦?

    你把持不住吗?

    林初萤一瞬间就冒出几句反问,确定自己身上没有异样的感觉,应该昨晚是没有做的。

    “谁让我把持不住呢。”她干脆把这话安自己身上,“都怪二叔身材太好。”

    “这算是夸奖么?”陆燕临望着她。

    “对啊,夸你。”林初萤点头。

    “谢谢陆太太的赞美。”陆燕临系好衬衫的扣子,嗓音低沉而温柔:“你也很好。”

    虽然他是很平常的一句话,但是林初萤知道他在说身材,下意识低头看自己。

    对啊,她当然很好了。

    “想吃什么可以让下面送上来。”陆燕临叮嘱了一句,转身朝门口走去,却又停住。

    “对了——”

    他忽然开口。

    “什么?”林初萤心跳漏了一拍。

    “如果你想开婚恋综艺,可以先做好方案设计。”陆燕临仿佛没有看到她僵住的脸色。

    他唇线微扬:“我会做参考的。”

    “……”

    林初萤回忆了一下自己昨晚把空酒杯往陆燕临唇边怼的愚蠢行为,觉得更加不行了。

    这还不如做那个没人看的答题综艺。

    她耳根都开始发热,一想到这个提议,就有种以后再不喝酒的冲动,但是听陆燕临这么说,又有一丝莫名的欢喜。

    “不了吧。”林初萤眨着眼。

    “既然是陆太太的想法,为什么不了。”陆燕临看着她,唇间略勾:“我自当奉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