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46章
    很多网友一刷新微博,居然显示无法访问。

    一看就是崩了。

    等微博后台那边加大流量后,大家伙看到热搜前几就全明白了,个个后面带了个“爆”字。

    《全能题王》官博下最新一条微博已经被评论淹没。

    【我眼睛好像瞎了……】

    【这九张图上写的是认真的吗?】

    【我点第一张图,发出一声鸡叫,以为已经很厉害了,直到我点开第二张图……第三张图……】

    【lxy也太厉害了吧!!!】

    【我黑转粉了!!】

    【妈呀这节目我蹲了!】

    【绝了,你们看没看到第三张图上的获奖,天啊,这家里奖杯放得下吗?】

    【我关心的是……呜呜呜这不是学霸,这是学神,学神要制霸娱乐圈了吗?】

    【对比一下之前微博评论,还在踩她第一题就失败的网友们,现在脸疼吗?】

    【啪啪啪!】

    【我刚刚把截图给我导师看了,她激动半天,差点晕过去,问我是谁!】

    【不要问,问就是未完待续!】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黑也没有用。

    单独的学历自然是不会有那么多张的,而且节目组为了突出,一张图上写的并不多,但是一眼看过去,还是非常震惊。

    起码和前面的几个嘉宾形成了鲜明对比。

    当然也不乏有怀疑这些履历的真实性的,其中就有营销号冒出来说:“我记得某学院当年就一位获奖的,啧啧啧。”

    然后他的热评第一被甩上了人家学院官网的截图。

    图片中,拿着花的正是林初萤。

    经历这么一茬,惊呆了的网友们迅速开始行动起来。

    既然这节目敢放出来,就不要怕他们去确认真假。

    网友们的神通广大在此刻显露无疑,有速度快的营销号博主甚至还做出了个视频,用来解释每一项的真假。

    播放量瞬间爆炸,冲上热搜前几。

    天艺娱乐动作更快,还成立了后援会,发了条文艺微博之后,迅速就转发了《全能题王》的官博。

    虽然不出道,但后援会必不可缺。

    毕竟林总一飞,他们也跟着飞。

    而华庭水岸里,林初萤的手机也炸了。

    “啊啊啊!”

    沈明雀的语音通过微信传出来,激动地叫着:“老板你怎么这么厉害!这次冠军非你莫属!”

    “你这一个微博出去,这节目不火天理难容。”陆尧只觉得这营销也是真的可以,怪不得自己没当成老板。

    两个人一个接一个吹了半天,林初萤才终于回复。

    “现在就受不了,你们周五怎么办?”她声音很轻松,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暖白色的光打在身上,白得发光。

    沈明雀:【我明天一定蹲守!】

    陆尧:【要是有不会的,就求助我,我搜给你答案!】

    沈明雀:【老板,你放心,我明天一定洗干净手,绝对会给你蒙一个正确答案。】

    这就没有必要了。

    林初萤笑了笑,真求助他们两个,恐怕手忙脚乱,还不如自己随便乱蒙一个答案。

    这次节目组设定的求助有三种方式,一是求助现场观众,观众有可能不知道答案,一个是求助弹幕,让她选择。

    第三个就是求助场外。

    毕竟是直播答题,对嘉宾难度要求高,所以要在这方面弥补一下,否则嘉宾怎么敢来。

    林存那边竟然也来了电话。

    对于女儿要上节目,他觉得没什么,反而让她万一碰到不会的题目,就打电话给他。

    当然也不忘去敲打一下节目组。

    节目组那边现在是笑开花了。

    导演看着上升的热度就开心,还好他之前机灵,想出来了这个主意,这节目现在未播先火。

    他看着微博上的图片,神情复杂。

    作为节目的总导演,他当然不能和老板经常单独联系,这次要放海报时,他联系了乔果。

    乔果当时问他需要什么。

    导演那时候还挺紧张,“就学历,如果不够可以加上一些获奖的,总而言之能堆逼格的。”

    他那时候其实觉得老板应该和大部分富二代一样,成绩一般,出国留学混日子,回来继承家产。

    等乔果发来了文档后,他惊呆了。

    别的富二代是出国混日子,他们林总是出国到处学习啊?

    节目组都震惊了,更何况是网友们。

    ——

    一直到周五下午,网上的风波依旧没有停止。

    陆太太的名字已经被网友们遗忘,此刻全在关注着这节目的消息,等着林初萤再出点什么信息。

    但是官博停了。

    林初萤的微博反而涌入了无数粉丝,粉丝数一下子涨到了几百万,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买了粉。

    【泥菩萨也有脾气,之前叭叭不停说的,现在又跑过来干什么?】

    【我们初萤又颜有智商,有些人滚远点。】

    【说真的,这个学历摆在那,随便一个大公司邀请就完全可以年薪百万千万,还用得着有金主?】

    【我们可以这么猜测,白富美lcy和家里闹掰了,隐姓埋名在网上,但是受委屈了家里又不会只看着,所以论坛被封,言论被删,情有可原。】

    【你们猜测的好有道理。】

    【我只是觉得……这随便分一个名头给我,我就可以在国内横着走了……】

    【昨天晚上我们学校都沸腾了,bbs全在讨论这事,而且这些都可以搜到痕迹。】

    【bbs算什么,今天我们上课,老师专门用了两节课来说这事,关键是上完了才说完两张!!】

    【无知少女慕了。】

    【你们只看到这很牛逼,但是肯定也很累啊。】

    【随便一条单拎出来也需要长年累月的练习,就拿那个设计师的专业奖来说,参加的设计师都是全球知名的,林初萤这么拿回来全靠运气?】

    【我觉得吧,就算以前学的多,现在可能也忘了,在节目上可能会有点危险。】

    【希望这节目没有猫腻。】

    【主要是学得多不代表问的题目都会,你们没看到以前那些答题综艺很多博士都失败了吗?】

    网上讨论得热火朝天时,林初萤还在做spa。

    姜以娴和她一起的,“周启淮这两天来都被我赶走了,林大小姐你的借口用着太方便了。”

    林初萤闭着眼:“小心以后。”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姜以娴睁开眼看她窈窕白皙的身体,“还有几个小时要上节目了,有何感想?”

    “没有感想。”

    “你居然比我们还淡定。”姜以娴一骨碌坐起来,恨铁不成钢:“我现在都急死了!”

    她恨不得冲上去替林初萤答题。

    然而她没这个本事。

    林初萤扭过头,美艳动人,媚眼如丝:“皇帝不急太监急,我老公都没急。”

    “论淡定,谁比得过陆总。”

    姜以娴丢下一句:“不过,我觉得也许现在陆总心里也急呢,老婆参加节目,老公不操心?怎么可能。”

    她虽然对陆总不熟悉,但总觉得就是这样。

    “还有一个疑问。”姜以娴露出八卦的目光,“你和陆总天天这么亲密,怎么还没怀孕?”

    “才结婚半年没到,怀孕那么早干什么。”林初萤现在还不太想让孩子束缚住自由的生活。

    二人世界还没过够呢。

    不过林初萤也有点好奇,陆燕临的孩子会是什么样,是像她一样漂亮,还是像陆燕临一样板着脸。

    她忍不住笑出声来。

    旁边的姜以娴默默地翻白眼,感觉到了狗粮的味道。

    因为明天晚上的节目,林初萤推了这两天的几个宴会,在会所里泡完澡后已经是接近四点。

    姜以娴临走前叮嘱:“记得待会过来别迟了。”

    她对于林初萤今晚的造型是非常上心的,比她往常做林初萤去参加宴会的造型还认真。

    ——

    坐在回华庭水岸的车上,林初萤脑子里还是姜以娴说的怀孕,正巧等红绿灯的时候路过一家童装店。

    看到橱窗里萌炸的小女孩的少女心仙女裙,林初萤想起小时候的芭比娃娃。

    她转头问:“那条裙子好看吗?”

    陆燕临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看到了一条四五岁小孩穿的衣服,目光顿住。

    他回答:“好看。”

    “我也觉得。”林初萤声音有点甜:“现在小孩子的衣服比我们大人的花样还多,有的还挺漂亮。”

    见她的眼神依旧停留在上面,陆燕临沉吟片刻,缓缓开口:“初萤。”

    “嗯?”

    半天没等到回答,林初萤扭头看他。

    四目相对,陆燕临幽深的眼神望着她,声线低沉:“如果你喜欢,可以按照你的尺寸定制同款。”

    “……?”

    定制同款?

    她为什么要定制同款?

    林初萤这时才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有点儿郁闷,她这么大个人了还去定制几岁小孩的同款……

    这得被塑料姐妹们笑死。

    她今天是脑抽了才暗示陆燕临孩子的事!

    陆燕临知道她好像有点生气,但没想明白为什么,在前排坐着的陈特助简直要憋死。

    自家先生居然卡在这里了!

    一直到华庭水岸,林初萤一下车就踩着高跟鞋进了别墅,背影毫不留恋。

    陈特助看着陆燕临挺拔修长的身形,忍不住出声提醒:“先生,小孩子的衣服,小孩子!”

    他加重语气。

    陆燕临沉默几秒,明白了。

    她想要孩子了?

    主要是结婚才没多久,往常夫妻生活也是做了措施的,所以他从没往这个方向想过。

    陆燕临眼神一暗。

    只不过今晚林初萤没有空和他聊天,一到家就开始收拾东西,还冲着外面叫——

    “我早上的内衣还没找到吗?”

    “怎么感觉消失了?”

    昨天晚上两个人激烈了一点,今天早上是林初萤收拾的衣服,就随便卷了卷扔进了衣帽间里。

    陆燕临走进房,就看到床上乱糟糟的,再看站在床边炸毛的林初萤,“我来找。”

    “不见了就不见了吧。”

    林初萤皱了皱鼻子。

    她对于衣帽间的整理并不是非常整洁,所以经常有什么东西都会找不到,等过段时间不找了又会自己冒出来。

    “我今天穿什么衣服?”

    “不能太夸张,也不能太朴素。”

    “……这个不行。”

    陆燕临在衣帽间门口听她自言自语。

    那边挂着礼服的柜子被她打开又关上,关上又打开,已经重复路过了同一套衣服三次。

    陆燕临沉声说:“你穿什么都很美。”

    “二叔,你刚刚说的是甜言蜜语吗。”林初萤回头看他,有点惊奇:“那我就接受了。”

    “是事实。”

    不说情话的人一说起来就是给人一种信服的感觉。

    林初萤从里面拿出一件小礼裙出来,怼到陆燕临面前,问:“这裙子怎么样?”

    陆燕临目光落在小礼裙上。

    离得太近了,他感觉她的手下一秒就能把这裙子扔到他脸上,果断回答:“衬你。”

    林初萤见他不假思索,忍俊不禁。

    可能是之前每次回答都要思考一番,还会被她说上两句,现在对于这个问题已经可以直接回答了。

    去换了裙子,然后才出来,看到陆燕临正在收拾床上的衣服,高大的身形不时弯曲。

    她走到他身后,拍了下他的肩膀,“二叔,我要去战场了,不给我一个送别吻吗?”

    林初萤倾身过去。

    陆燕临掠过诱人的红唇,垂目说:“等你回来。”

    “……?”

    林初萤觉得这话很危险。

    但凡说这样的话,最后都成了flag。

    她才不管,径直偷袭,在陆燕临唇上啄了一下,就拎着裙子走了,还不忘回头炫耀:“晚上见。”

    像是舞会上逃跑的盛装公主。

    看着那道身影消失在门口,陆燕临伸手用指腹碰了碰唇,冰凉的,刚刚的柔软触感似乎还在。

    收回手时,指腹上还有淡淡的胭脂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