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50章
    虽然微博经常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崩来崩去,但是公司显然没有改变的想法,依旧是这幅崩来崩去的模样。

    只是今晚程序员在微博上吐槽了:“好歹也提前说一声,这样就可以做准备了。”

    底下一圈哈哈哈哈的。

    一直到十几分钟后,整个才恢复过来,热搜前几也完全换了内容,不是陆燕临就是林初萤。

    而第一个就是金融论坛会议的视频。

    第二个是陆太太。

    虽然热搜话题是这三个字,但是点进去大多都是林初萤的名字,文案也是似是而非。

    林初萤点开,热门第一就是营销号。

    【娱乐圈吃瓜:网曝昨晚林初萤参加的答题综艺,场外求助对象是华盛总裁陆燕临,陆太太到底是谁[哆啦a梦吃惊]】

    配图发的是截图。

    是某瓣上的帖子,整理了各种照片,长图加文字,让微博上一头雾水的群众明白发生了什么。

    “昨天有人说《全能题王》中lcy老公声音和陆总很像,我就去找了一些新闻,和两个人的微博,看看我发现了什么,还真不简单。”

    “第一次,最开始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明星慈善夜,陆总花高价拍了一条项链,而那条项链是林初萤的,陆总会没事干花两千万拍条项链?要说这是巧合,那你可真是太天真了:)”

    “第二次,两个人再次同框是看秀被拍合照,当时两个人显然是在说话,以陆总不近女色的情况来看,两个人显然是认识的,#图片#这照片你跟我说不认识?你信吗?”

    “第三次,这里不得不提到沈明雀,她以一个二三线模特的身份拿到了华盛和程氏合作的度假村代言……据我所知,这可是小花都在舔的饼……难道说程总旧情未了送的?要送早送顶奢代言了吧?还等到今天?果不其然,后来沈明雀和林初萤一起在奶茶店喝茶,两个人是好友关系,由此推理,这代言必然有林初萤的原因在。”

    “第四次,画展,林初萤上热搜的照片#图片#,她在看这幅星空画,不久前她po到了微博上。我找了知情人,买家是陆总#图片#,也就是说陆总买了画送给了她。”

    “第五次,你们还记得之前轰轰烈烈的点赞事件吗?华盛官博为什么点赞一个林初萤说自己老公的微博,除非她老公是他们老板!”

    “第六次,就是婚纱照事件,林初萤po的婚纱照是在路人视频后两天,我查了天气,那前后两天是在下雨的,但是她的自拍是晴天,可见是之前拍的迟几天放上来的。”

    “……”

    “昨晚的《全能题王》直播,要不是陆总本人的声音,我在这直播销号!”

    这帖子里的总结,涵盖了目前为止的所有事情。

    【楼主显然是干大事的人。】

    【wow陆总好大方,妈呀我竟然觉得好甜!不过到底是婚外情还是陆太太本人?】

    【我听了视频,绝对是陆总本人】

    【陆总声音也太他妈好听了,林初萤真爽】

    【还有吗还有吗?我想看更多!】

    【怪不得陆总被蹭热度这么久都没有怎么样,自己老婆那不是想蹭就蹭】

    【如果陆太太不是lcy,那现在就搞笑了……】

    【要真不是,那陆太太看着自己老公和lcy暗搓搓的恩爱,天啊要疯吧】

    【这瓜吃起来真劲爆】

    【对着石锤都能说闭眼黑,为杠而杠,难道以为lcy不是陆太太你们才是?】

    【楼上姐妹会说话就多说点哈哈】

    陆燕临上次的微博已经被公开,他不打理自己的微博,所以很多东西都是最基础的。

    倒是陈特助帮着改了一些。

    此刻微博还是当初婚纱照那一条,现在来到主页的网友们越看越觉得这照片就是林初萤。

    毕竟婚纱照的妆容和本人平时妆容有很大区别,当初又是半遮面的,谁能联想到这上面。

    就算联想了也不敢说。

    有网友搜到了一个月前的一条微博:“我感觉华盛那个陆总发的婚纱照女方好像林初萤,我姐妹也这么想。”

    现在下面留言全是“预言家”。

    而且全网也炸了。

    不仅是陆燕临的微博,就连林初萤的微博都跟着被转发评论充斥,她点开都觉得心惊胆战。

    还有突破屏幕的声嘶力竭——

    “你是不是陆太太?!!!”

    “……”

    要是现在网友们知道林初萤在天艺娱乐,恐怕现在大门口就全是媒体记者和路人们了。

    林初萤虽然预想过这样的场景,但是真看到这么声势浩大的结果,还是觉得吃惊的。

    她在空荡的办公室里睁着眼。

    “节目组那边怎么样?”林初萤打电话给了导演。

    “老板,我们这边接到了好多明星的消息,有些还是最近正火的。”导演很惊喜:“都是林总的功劳。”

    “记得把关好。”林初萤叮嘱,微微眯眼:“你知道我的行事风格,如果让我知道有什么,不止是走人这么简单。”

    “知道了!”

    导演心头一凛。

    江雪名的案例可是在天艺娱乐里广为流传,现在更是糊得不能再糊,他可不想成为下一个江雪名。

    至于微博上的事情,林初萤没有管。

    ——

    因为才刚是第二天,所以网上的新闻都没有澄清。

    华盛那边倒是接到了不少电话,但是上面放话,就只能什么不回答,但是会欲言又止地透露一些。

    反而是沈明雀这集。

    她这两天微博被轰炸,电话也被轰炸,比如今天下午的一个品牌活动,到后台时很多没说过话的明星也过来打交道。

    “明雀,你昨晚在直播现场,那声音是陆总吗?”女星偷偷问:“你跟我说说呗?”

    “我不知道。”沈明雀高冷脸。

    “你怎么会不知道?”女星笑得花枝乱颤,“你是华盛度假村的代言人,又是林初萤的好朋友,肯定听过的吧?”

    她紧紧盯着沈明雀。

    沈明雀只是唇角一咧,今天涂的正红色口红,妆容冷艳,烈焰红唇——

    “我没有打听别人老公的习惯。”

    她在外一向是秉承少说话的原则,加上身高和御姐脸,很有欺骗性。

    女星被这句话噎住。

    等把人气走了,沈明雀才眨眨眼,感觉自己今天这个怼人的技术还是非常不错的。

    怪不得林总气势十足。

    怼人真快乐,一直怼一直爽。

    ——

    今天晚上,林初萤回了林家主宅。

    本来是要和陆燕临一起的,但是公司里有事,她也不是让老公推开公事的性格,直接自己回来了。

    这几天在学校的苏蕊也颇为关注网上的事情,一开始还很幸灾乐祸的,直到昨天她也看了那个直播之后。

    所以今晚从她妈妈嘴里听到林初萤和陆燕临要回去的消息,心思就活跃起来了。

    “苏蕊你要回家啊?”室友问。

    “是啊。”苏蕊面上笑容灿烂:“家里来人。”

    “住在本地就是好。”室友说了一句。

    她看苏蕊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包,是苏蕊所有的包里最贵也最漂亮的名牌包,很少带。

    回家需要带这样的包?还精心化妆?

    室友疑惑了一下,转眼间就把这事给忘了,又投入到吃瓜大业中:“真没想到,林初萤就是陆太太。”

    “陆总声音真的好好听啊。”另外一个室友也跟着聊起来:“而且两个人好配啊!”

    “万一是商业联姻呢?”苏蕊突然插嘴。

    “谁说联姻就不能有感情了?”一个一直看不惯她的室友嘲讽说:“人家陆总可是为陆太太开心什么都做,还蹲下来揉脚,联姻会做这事?”

    “有可能啊。”苏蕊嘴硬。

    “你高兴就好。”室友翻了个白眼。

    苏蕊被无视得火气也上来,脸色难看地离开了宿舍。

    门被关上发出一声“砰”巨响,几个室友对视一眼,都齐齐看到对方眼中的无语。

    林家主宅灯火通明。

    大概是这两天的事情刺激到了林存这个老人的心脏,他就差没把“你们在搞什么”挂在脸上了。

    “我要不是提前知道,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林存穿着中山装,摆出来的气势十分足。

    “爸你这衣服挺好看。”林初萤笑着夸道。

    “我也觉得。”女儿夸自己,林存非常得意,眉头一扬,附和道:“算你眼光好。”

    “看起来很有福气。”林初萤笑眯眯地补充。

    “……”林存哑口无言。

    他就知道从她嘴里得出来的夸奖没什么好话。

    “今天晚上就你一个人在?”林初萤显然不太相信:“你的小妻子呢?”

    “新慧和朋友出去了。”林存说,又瞪她一眼:“都结婚了,说话还没什么正形。”

    “苏阿姨整整比你小了十五岁,可不是小妻子,这是事实,我又没有瞎说。”

    林初萤一点也不怵。

    苏新慧虽然她不感冒,但是对她父亲倒是没话说,年纪大了,有个体己人在身旁也没什么,况且林存已经结扎,而且也说过不会再有孩子。

    上一辈的人的选择她不会干涉。

    “就知道贫嘴,我说不过你。”林存半天只憋出来这句,反正他也习惯说不过女儿了。

    “爸你知道就好。”林初萤眨眼。

    两个人正说着,门突然被打开。

    苏蕊风风火火地进来,看到客厅里其乐融融的两个人,眼神一闪:“林叔叔。”

    她又看了眼林初萤。

    对于这两个人不合,林存也是知道的,现在却觉得不行:“你不是在学校,怎么回来了?”

    今晚本来是女儿女婿一起吃饭的,虽然陆燕临不能来,但是她回来又是怎么回事。

    苏蕊咬唇:“回来拿东西。”

    林存一看就知道她在说假话。

    林初萤唇角带着淡淡的笑,只抬眼看了苏蕊一眼,目光落在她的包上,意味深长。

    苏蕊看到她的眼神,挺了挺背。

    只是等她看到沙发上随手放着的那个包,她就一下子泄了气,脸色红白交加。

    林初萤不管,偏过头继续和林存说话。

    吃饭的时候,苏蕊还算有眼力劲,自己回了她的房间。

    一直到林存去楼上书房拿东西,苏蕊才下楼,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明知故问——

    “今天晚上姐夫没有陪你回来吗?”

    对面的人没有说话。

    苏蕊气结,咬着牙又问了一遍。

    林初萤这才掀了掀眼皮,笑容懒散,带着懒得掩饰的敷衍:“你在和我说话?”

    苏蕊说:“这边不就只有我和你吗?”

    林初萤哦了一声:“我又没有妹妹,鬼知道你在和谁说话,你姐夫是谁应该问你妈。”

    “……”

    苏蕊差点气疯。

    她呼吸加粗了好大一会儿才缓过来,不甘心再问:“陆总今天怎么没有陪你回来?不会是吵架了吧?”

    苏蕊有些恶意地想着。

    刚到林家时,她是羡慕林初萤的,可是时间久了,苏新慧又让她别和林初萤比,整天把“林初萤才是真正的大小姐”挂在嘴上,她就不平衡起来。

    苏蕊紧紧盯着对面精致如画的女人。

    她知道林初萤和陆尧关系好,和陆燕临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都没见过几次面。

    现在指不定是假结婚,而且都没办婚礼。

    林初萤微微一笑,风情万种:“你也知道是陆总,当然要忙着赚钱给我花了。”

    她撩了撩头发,婚戒闪着光。

    苏蕊被婊里婊气冲了一脸。

    上次财经杂志封面一出,就有人对陆燕临的婚戒进行了搜索,价值千万不止,私人定制,设计师更是全球知名。

    林初萤在手机里和沈明雀聊天,也不管对面人都炸了。

    沈明雀:【老板,今天有人打听你!还打听你老公!】

    林初萤:【你怎么回的?】

    沈明雀:【我说我没有打听别人老公的习惯,然后她就气呼呼地走了,真没礼貌。】

    林初萤和她聊天总是很放松,她都能想象得出来,对面估计现在还皱着眉头和她吐槽。

    沈明雀:【现在网上都在猜昨晚直播那声音是不是陆总,我都急死了。】

    沈明雀:【恨不得出去大叫一声:对!你们猜对了!!】

    沈明雀:【还有人在微博上问我,我要是回复,我觉得我肯定们上热搜第一!】

    沈明雀:【我要捆绑你们夫妻蹭热度!】

    林初萤:【你想见到明天的太阳吗?】

    她随口一句威胁,对面的沈明雀就发来了嘤嘤嘤的表情包,止住了自己的脑洞。

    ——

    半小时后,玄关处有动静。

    陆燕临还穿着西装,进大概是从公司出来后直接过来的,容貌冷峻,进来后才稍稍放松。

    “我以为你还要一会。”林初萤说。

    “提前结束了。”陆燕临说。

    两个人隔了一段距离也能说得很亲密,让一旁的苏蕊看着更觉得堵,这恩爱都秀到她脸上了!

    怎么全世界的好事都让林初萤给占了?

    一般白富美不都是联姻后各玩各的,哪来的感情,苏蕊腹诽,忽然想起自己手机里的那张照片。

    她眼睛蓦地亮了。

    当初想发给林初萤膈应她的,结果林初萤早就删了她微信,没发成功。

    苏蕊低着头,唇角勾起来。

    客厅里灯光大亮。

    林初萤走到他身边,旁若无人,嗓音又软又娇:“老公,你想我了吗?”

    “……”

    陆燕临觉得她不太对劲。

    他视线暼向身后沙发上的另一个身影,似乎明白了什么,唇线微动,“想了。”

    见到他这么配合,林初萤眼尾一挑。

    她踮脚凑过去亲了一口:“我也是。”

    陆燕临猝不及防,对上一张艳丽的面容,和扑面而来的清淡香味,垂眸接受。

    “咳咳。”

    “咳咳。”

    林存刚好下楼,站在楼梯上,只觉得眼睛都要瞎了。

    他觉得自己可以去回答那些采访爸爸们的视频——看到女儿和女婿接吻什么感觉?

    再怎么满意都想杀了女婿!

    林存怒目而视,说话就有点不客气了:“我还以为今晚是看不到你了。”

    林初萤退开,眨了眨眼。

    “爸。”陆燕临点头叫了声:“今天比较忙。”

    他冷静自持,丝毫没有刚刚被撞破的尴尬,看了眼林初萤,“来接初萤。”

    林存见他态度这么好,也不能说什么。

    不过对于陆燕临接人这样的做法,再加上今天刚刚的事情,他觉得两个人的感情应该是不错的。

    “正好,我也不留你们。”

    “那我们赶紧回去吧。”林初萤应了声,挽住陆燕临的胳膊,“爸,我们走了。”

    “……这么急?”林存无语。

    “那我们再陪你说会儿话?”林初萤问。

    “……那还是算了吧。”林存摆摆手,“哪天有空你们再回来,燕临今天也忙得累。”

    他下楼,和他们一起去了玄关。

    看着自己的女儿站在陆燕临身边,林存十分感慨。

    当初他还操心以后谁能管到自己女儿。

    后来陆燕临来说要娶自己女儿,他吃惊的同时,也想着找了个这么厉害的女婿,总该能管到自己女儿吧。

    结果倒好——

    闹出来的动静更大了。

    他真是小看了自己女儿。

    快要关门时,林存忽然想起什么,看向林初萤,询问:“你和燕临都结婚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要孩子?”

    孩子?

    林初萤这两天才和陆燕临闹出那个同款的笑话,现在提到孩子,抿着唇忍住。

    “爸,这事你问我干什么?”

    林存一听她这话,觉得不对劲,看向陆燕临的目光就有点意味深长了,咳嗽两声:“燕临啊。”

    陆燕临出声:“会考虑的。”

    林存虽然点着头,但显然已经想歪,忧愁就上脑袋里:“没事,不急,现在科技——迟点也没什么。”

    作为一个老父亲,他真是操心。

    “……?”

    林初萤和陆燕临齐齐沉默。

    林存以为自己说中了,更忧愁了:“你们先回去吧,我就不多说了,初萤也记得别闹脾气,新婚需要多磨合。”

    “知道啦。”

    等离开院子,来到路边。

    林初萤终于忍不住,扬着唇笑出声:“哎,二叔,我爸刚刚说那话什么意思?”

    陆燕临定眼看着她。

    “我爸现在日子轻松了,脑洞也跟着大了。”林初萤毫无察觉,叽叽喳喳地说着:“竟然以为你不行。”

    司机感觉自己要被灭口。

    竟然听到自家老板这么重要的秘密。

    陆燕临向来淡定冷静,但是听到面前女人吐出的几个字,眉峰微皱,眼睛也半眯了起来。

    黑夜中看的并不清楚。

    “不行?”陆燕临的嗓音低凉,含了冰似的。

    他偏过头,林初萤对上那双幽黑的眼睛。一瞬间感觉到了莫名的危险,整个人被捕捉住。

    林初萤不心虚:“我爸说的。”

    反正不是自己说的。

    陆燕临望着她,嗯了声。

    林初萤有点狐疑,居然就这么简单的接受了,男人对于这种事情不应该反应强烈吗?

    这个想法一直盘旋在她的脑袋里,一直等到回到华庭水岸她才琢磨着可能是岳父的发言,女婿不敢反驳。

    做岳父真爽。

    林初萤突然冒出这么个想法。

    ——

    晚上林初萤泡了个澡,昏昏欲睡。

    大概是新换的这个香氛有催眠的作用,所以等陆燕临出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床上眯着眼了。

    手机在手上欲掉未掉。

    听到陆燕临掀开被子的动静,林初萤才半睁开眼,只是蹭了蹭:“晚安。”

    然后准备睡觉。

    陆燕临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林初萤睡意朦胧还在嘀咕:“今天这么好,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居然还有晚安吻福利?”

    迷糊中声音有点娇柔。

    等她感觉到身上传来的重量和压迫的侵略感,睡裙裙摆被撩开才脑袋清醒了一瞬。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昏昏沉沉间,林初萤仿佛还听到陆燕临在她耳边喑哑的声音,夹杂着“不行”两个字,软绵绵的她根本就回答不上来,一开口就被撞碎声音。

    好像是在惩罚一样,断断续续夸彩虹屁也不管用,最后林初萤也不记得自己怎么睡着的了。

    第二天,窗外天光大亮。

    窗帘开了一条缝,温和的阳光挤着这条缝落进来,一直延伸到床边,还有垂到地面的裙子。

    林初萤醒的时候鼻尖还能闻到一丝暧昧的气息,想到这,她才回过神来,眼神登地一下锐利起来。

    身旁的位置是盖得好好的,但是主人早就不在了,温度都是冰凉的。

    林初萤脸一下子就皱了起来,头发凌乱,反正她脑袋里就只有一句话——

    陆燕临你个狗男人!

    她爸说的话,怎么就惩罚到她身上了?

    林初萤这口气一直没出来,直到手机振动两声。

    是沈明雀发来的消息。

    沈明雀:【#链接】

    沈明雀:【前排最新热帖!】

    林初萤胳膊软绵绵的,差点没拿稳手机,又把陆燕临骂了一顿,趴在床上打开这个链接。

    第三天了,论坛还是火热讨论中。

    ——【卧槽!我是最后一个知道林初萤的婚戒和陆总的是一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