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51章
    林初萤还有一瞬间的迷惑。

    她现在和陆燕临的关系全世界不应该都知道了吗?

    这位网友是村里刚通网的吗?

    林初萤点开链接,很快就到了软件里面,看到了帖子内容的全部和下面的回复。

    只不过楼主发言没什么新的信息,只是表达震惊而已:“你们注意到了吗?我都震惊了,我是最后一个知道林初萤的婚戒和陆总的是一对的吗?!”

    下面的回复也分外淡定。

    【楼主昏睡三天三夜了吗?】

    【醒醒,申奥成功了!】

    【我们都已经扒出来lcy老公声音和陆总声音是同一个人了,他俩是夫妻,婚戒不是一对难道是两对吗?】

    【楼主不放图你们还陪聊。】

    楼主久久没有出现,终于有别的吃瓜群众看不过去了,上了一张当初《全能题王》的截图。

    当时节目现场也没多少人注意这个,之前镜头大多是上半身和怼脸的特写,所以很少有人注意到婚戒。

    再者他们一直后来都知道林初萤已婚的身份,对于婚戒也没什么其他的想法。

    算起来目前都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吧,几个锤一起放,陆总要是敢否认,他们都不认。

    截图被放大了,楼主截图技术不错,将婚戒的造型直接放大,一下子怼到了看帖人的脸上。

    本来大家想的是石锤,结果一看。

    这不是一点都不像吗?

    是不是一对的戒指他们能分辨的出来的,这婚戒和当初陆总曝出来的婚戒明显不是一对。

    【我靠!婚戒不是一对?】

    【妈呀这瓜又反转了?】

    【一场豪门狗血大戏,比电视剧还精彩,lcy没有婚戒,陆太太到底是何方人物?】

    【这克拉好大……陆总对lcy很大方啊】

    【小情人和老婆,当然要送礼物了,我昨天还在恭喜,今天陆总在我心中的人设崩塌了】

    【陆太太被人骑到头上还在隐身吗?】

    回复过了几十楼后,楼主才出现:“你们在说什么,我说的是这个,看到戴的手指了吗,那是婚戒,我说的是订婚戒指,当初陆总杂志封面上的是订婚戒指。”

    一般人很少对订婚戒指和婚戒有什么关注,但实际上两个是完全不同的。

    订婚戒指一般是求婚用的,所以克拉会大,但是结婚戒指往往比订婚戒指低调。

    楼主放了两张图。

    这第一张图出乎意料,是一张很多人都没看过的。

    中间被截图放大的手上戴着一枚极近奢华的钻戒,亮眼的钻石被镜头拍出光芒。

    吃瓜网友们压根就没有看过这张图。

    第二张图更特殊,上面是设计师自己个人网络上发的照片,两枚戒指放在一起。

    楼主:“这是我从网上搜到的,还真差点错过了,你们应该都没看过,不信你们可以去看陆总的《财经周刊》封面,订婚戒指是一对呢。”

    吃瓜群众感觉自己好像短暂地被耍了一下。

    刚刚别人把林初萤的婚戒和陆燕临的订婚戒指放一起比较,当然不是一对了。

    【这下石锤了。】

    【这钻石看得我眼花】

    【像我们都是没有订婚戒指的人,慕了】

    【大结局了,姐妹们不要慌张】

    【有钱人都喜欢智商高的美女,又是一个佐证,林初萤嫁入豪门,下半辈子不用奋斗了。】

    【你想奋斗也不一定能有林初萤的履历】

    【像是追了一部连续剧似的】

    林初萤往下翻了翻,剩下的内容一半是在说戒指的,一半是在讨论到底配不配的问题。

    老生常谈的一个问题。

    但是她和陆燕临是夫妻显然是已经毫无疑问了。

    林初萤感慨着网友们总算是脑袋灵光了一点。

    他们是真的很容易被带节奏,刚刚只是有人放出来节目截图,说婚戒不是一对,回复瞬间猜测狗血起来的一大堆。

    林初萤扔了手机,坐起来。

    睡裙被叠好放在床头柜上,一看就是陆燕临的杰作。

    林初萤一边腹诽,一边穿上,踩在地上身上还有点后遗症,昨晚爽是爽了,现在是自己受累。

    男人在这方面果然大多都是类似的。

    陆燕临这么冷静自持的人,居然也会对“不行”两个字有执念,还非要让她知道。

    林初萤想起昨晚耳畔的嗓音,耳后略有些发热。

    但是这甜蜜等看到楼下孤零零的早餐后一下子挥发殆尽。

    陆燕临往常都会做好早餐,大多是他在国外留学时学会的,简单营养,还会给她温一杯牛奶。

    今天连牛奶都没有。

    虽然林初萤知道很正常,毕竟他是一个工作狂,公司事多,但是——

    昨晚她被翻来覆去好几次,居然早上都没有杯牛奶的吗?

    正好乔果打电话过来询问,林初萤接通后直接说:“今天不去公司。”

    “需要我吗?老板。”乔果问。

    “需要。”

    ——

    乔果以为是要送老板出去看秀一类的大小姐活动,等到了华庭水岸后,她沉默了。

    天气冷了,自家老板连带着穿衣风格都冷了。

    再戴上这一副墨镜,踩着高跟鞋,波浪大卷,烈焰红唇,简直就是高贵冷艳渣女现场。

    乔果夸道:“老板今天真帅。”

    林初萤嗯了声:“我也觉得。”

    乔果也不知道老板要去哪里,一直到停在一家甜品店前,她被吩咐下去拿了个慕斯蛋糕。

    “去华盛。”林初萤说。

    这是去慰问陆总?

    乔果这么想着,又感觉好像不对劲,毕竟今天老板一身气质一点也不像是去温存撒娇的。

    倒像是去质问的。

    上次在拍婚纱照的时候,天气就有点冷了,但是那几天恰好出了太阳,所以还可以忍受。

    林初萤虽然有冬天穿裙子的能力,但是享乐最佳,无缘无故不会让自己受苦。

    她一出现在华盛大厦下面,上次的前台就认了出来。

    毕竟这两天她也在吃瓜,事关自家总裁的老婆,她要是再闹出上次的笑话,可以辞职回家了。

    所以直接拨通了顶楼的电话:“陈特助,太太过来了!”

    陈特助一懵:“太太?”

    “太太手上拎了个小蛋糕,可能是给陆总送温暖的。”前台看着林初萤一路走进电梯,“感情真好。”

    前台憧憬地看着消失的背影。

    “……?”

    陈特助最清楚,自家总裁不喜欢吃甜品。

    这是要杀人的节奏。

    等陈特助在电梯外等着,门开后看到里面的林初萤时,这个想法就更确定了。

    林初萤滑了滑墨镜,“你们老板呢?”

    陈特助说:“在办公室里。”

    林初萤嗯了声,径直往那边走。

    秘书室的几个秘书早就得到陆太太来公司送温暖的风声,趴在办公室的门缝里偷看。

    “太太这腿,绝了。”

    “这是身份曝光,开始秀恩爱了吗?”

    “不过……陆总不吃甜的吧?”

    几个秘书叽叽喳喳地讨论着。

    陈特助一拍门,把他们吓了回去。

    看着前面林初萤睥睨天下的背影,总感觉这位太太走的不是走廊,而是一条星光大道。

    下一秒就能登上王座的那种。

    陈特助被自己的脑补吓了一跳,这华盛本来就有太太的一部分,杀夫谋财是不可能的。

    虽然这么想,他还是和自家总裁通风报信。

    陆燕临正在处理文件,就看到手机上的微信没停过,本来不打算看的,看到上面几个字,还是拿了过来。

    陈特助:【先生,太太带着“甜品”来了。】

    这一拿,消息就停不下来了。

    陈特助:【已经到顶楼了。】

    陈特助:【到办公室外了!】

    随着这一句消息振动结束,办公室的门也被从外面推开,陆燕临一抬头,耳边还有高跟鞋落地的清脆声。

    对于矫情造作的性格,林初萤得心应手。

    演就完事了。

    林初萤将甜品放在办公桌上,上下打量了一下陆燕临,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昨晚半夜没睡折腾人不要命。

    还是那禁欲的样子。

    “你出去吧。”陆燕临对门口的陈特助说。

    门被关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林初萤手上解开甜品的丝带,推到他面前,嗓音轻快,半开玩笑地说:“小时候我爸也是这样,我到公司去的时候,看他坐在那工作,还不让我打扰。”

    她取下墨镜,眼妆很漂亮:“但是我知道我爸会偷懒,根本就是做给我看的,假的。”

    林初萤故意说着话,目光落在陆燕临手上。

    陆燕临面色不改,对着甜品拍了一张照片。

    林初萤倾身靠过去,和他只有几厘米的距离,红唇微启:“二叔,上班玩手机不好吧?”

    她眉梢扬着,极为撩拨。

    陆燕临眉骨微动,手上动了两下,低声问:“怎么,你觉得我是做给你看的?”

    这声音不大不小,响在林初萤耳侧。

    两个人的呼吸也很近。

    “二叔你自己最清楚了。”林初萤手撑在桌面上,本来准备起身的,却被捏住了下巴。

    男人没用几分力气,她却很难挣脱开。

    林初萤又怕疼,只瞪了眼面前的男人,但是她没想过自己现在的模样,像是抛媚眼一样。

    “你说得对。”

    陆燕临轻哂,指腹压在鲜艳欲滴的唇上。

    柔软的唇瓣随即陷下去,凹出痕迹,他眼神落在上面,微微一暗,喉结上下滚动两下。

    陆燕临声音淡淡,仿佛说出来的不过是一件小事。

    林初萤无缘无故想起很久以前慈善夜拍卖会的时候,她就是那样诱惑他的,这次轮到他动手了。

    这男人人前一直禁欲清冷,外界总以为是不近女色,被骗的人一大堆,嘴上说着工作的事,还能一心二用。

    林初萤抿唇,一口咬住他手。

    陆燕临面不改色,反而抵了抵她的牙齿,然后才收回手,面不改色地用纸巾擦了擦。

    看得林初萤反而心尖颤了颤。

    “你自己吃吧,我要去上班了。”她半天憋出来这么一句,“二叔好好工作。”

    “就这么走了?”陆燕临抬眼问。

    “不然呢?”林初萤低头,看到修长的手指拿起了手机,骨节分明,十指弯曲。

    像是拿手术刀的手。

    林初萤又改了主意,说话口不对心:“好吧,既然留我,那我在这看看二叔你拍的照片。”

    她居高临下看向手机屏幕。

    虽然是倒着的,但是看的没什么问题。

    只不过林初萤下一秒看到陆燕临手指一点,照片消失,取而代之是发微博的界面。

    太太两个字率先打出来。

    就这两个字,看得林初萤耳朵尖都红了。

    她是知道这微博发出去是什么结果的,莫过于公开身份后的第一次秀恩爱了。

    微博公开秀恩爱,还挺刺激。

    林初萤本来以为这算结束了,可陆燕临还没有点发送,反而又加了一个@。

    微博理所当然地转跳了他的关注列表。

    列表空荡荡的,就只有一个人。

    ——lcy

    林初萤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修长白皙的手指,明明关注列表就她一个人,偏偏陆燕临半天也没点上去。

    比树懒还慢。

    林初萤秀眉微蹙,就没见过陆燕临这么慢吞吞的模样,甚至还想自己伸手去点。

    陆燕临要不是故意的她现在就自杀。

    最后还是矜持让她忍住了。

    林初萤正在腹诽,最后一眼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已经发送了出去,她最后也没看见到底是不是她刚刚看到的内容。

    “站着不累么?”陆燕临放下手机。

    他眼底漆黑如墨,若是仔细看还能看出一点笑意,转瞬即逝。

    林初萤哼了声,坐在了不远处的沙发上,从包里拿出手机,迫不及待地登上微博。

    无数@她的人中,最新的一条尤为显眼。

    【陆燕临:太太辛苦了。@l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