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52章
    简单的几个字配了一张照片。

    林初萤看到的时候已经是两分钟后了,但是评论已经不少,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多人在玩微博,还都看到了这条微博。

    她觉得评论内容肯定很刺激。

    林初萤合上手机,扭头看向办公桌后的男人:“怎么突然要发这样的微博?”

    “我以为你会喜欢。”陆燕临淡淡开口。

    “二叔你也太会逗人了。”林初萤又想起他刚刚故意慢吞吞的动作,瞪了眼陆燕临。

    “谢谢夸奖。”陆燕临接受了她的赞美。

    “……”

    林初萤早就知道会得到这个回复,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再次低头看手机。

    短短几分钟时间,#太太辛苦了#空降热搜第一。

    紧跟其后的是#林初萤陆燕临#、#陆太太#,一起空降热搜第二第三,后面全都跟了个鲜艳的爆字。

    林初萤率先点开了评论。

    果不其然,热门第一是营销号发的陆燕临的微博截图,只不过评论里和她猜测的有点区别。

    【哦,已阅】

    【大结局来了!】

    【这还需要爆吗,这不是早就有的事实吗?】

    【营销号一天到晚就不能关注点社会现实?】

    【我已经吃了三天的瓜了。】

    林初萤差点没笑出声来。

    网友们可真是口嫌体正直的一群人,要不是她们在搜这事,也不可能这么快上热搜,虽然背后绝对有微博在推。

    林初萤转到陆燕临微博下,看到截然不同的评论区。

    【我就知道陆总绝对忍不住!】

    【官宣了,我看过不了多少天,太太体也要烂大街。】

    【???第三天就开始秀恩爱了?】

    【太太是谁,并不认识,谢谢。】

    【陆总:太太辛苦了。太太:为陆总服务!】

    【哈哈哈哈姐妹会说话就多说点!】

    【这蛋糕林初萤做的吗?手艺不错啊。】

    【不是吧,这好像是买的。】

    【是我吃的那家,味道好是好,价格死贵死贵的。】

    【等等……陆总不会以为这是林初萤做的吧?】

    【哈哈哈哈哈那不是一个误会了吗?】

    【林初萤:买的,不辛苦≧≦】

    几乎在这之后,很多评论都变成了“蛋糕好吃吗”“陆总一腔热情错付了”。

    全网还在热闹中。

    而话题人物林初萤坐在办公室里,看到这些评论,忽然有点心虚——

    她的确对做菜没什么天赋,更别说甜品了。

    林初萤转而又理直气壮起来,她又没说这是她自己做的,陆燕临这么聪明难道看不出来吗?

    说不准“太太辛苦了”说的是她大老远辛苦拎蛋糕过来慰问。

    林初萤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评论数以极快的速度上涨,很多人都顺着微博去了她微博,连带着她粉丝都涨了很多。

    更别提其他的了。

    林初萤很少看私信,毕竟有时候还有人骂她,她会无视,但不代表没脾气。

    正想着,微信来了消息。

    沈明雀:【老板,你在华盛吗?】

    林初萤:【怎么了?】

    沈明雀:【我听说,陆太太和陆总在办公室play……】

    林初萤:【……?】

    这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传出来的假新闻,一点都不保真的瓜,她居然也会信。

    林初萤差点没翻白眼。

    沈明雀大概是能隔着屏幕看到她无语的表情,又发消息:【不是我说的,是微博上说的。】

    林初萤:【你不是在拍综艺,还能玩手机?】

    沈明雀:【这不是抽空吃瓜嘛……】

    她心虚起来,老板的重大新闻怎么可以错过,幸好她刚刚看了手机,不然怎么知道公开了。

    世纪新闻,她搞到了!

    怕林初萤责怪她不务正业,沈明雀赶紧甩了两张截图,然后就借口拍摄遁走了。

    林初萤点开截图。

    看到截图里的内容,她呼吸都加快了一点。

    【我怎么听说陆总不吃甜品,林初萤带这个东西,是塑料夫妻无疑了。】

    【不,其实会这样发展,陆总发现陆太太居然对自己爱好不清楚,当下决定惩罚陆太太,好让她知道错误。】

    【林初萤身材好又漂亮,可以说是天生尤物,美人送温暖,陆总怎么把持得住,于是办公室内春意盎然……】

    【好一场刺激的办公室play!】

    【我有一个重病在床的朋友特别想听后续!】

    【继续说,不要停!】

    【只要胆子大,陆总也能放产假!】

    【封号警告,互联网并非法外之地】

    林初萤神情复杂。

    这些网友们已经脑补了一场大戏,甚至还给他们配了台词,俨然是什么小说开头。

    “……”

    林初萤再抬头看翻阅文件的陆燕临。

    办公室play?

    这辈子怕是都不可能的。

    不过她倒可以一试。

    ——

    林初萤脑子里思绪万千。

    她坐在那里思考怎么开头比较好,长卷发随着动作垂落在空气中,微微荡开。

    半天林初萤终于站了起来。

    她走到陆燕临边上的时候,男人正在签文件。

    陆燕临的字她看过不少次,但是工作上的,她还是第一次看,看上去的确很舒服。

    见字如面,这话没说错。

    说实话,她看陆燕临写字的次数屈指可数。

    林初萤见他在一份文件上写了一句评语,把这份文件打了回去,非常冷漠,甚至多一个字都不想给。

    真是吝啬。

    林初萤唇角上翘,嗓音轻柔地问:“二叔,你公司里的人是不是都怕你?”

    “为什么怕?”陆燕临抬眼看她。

    他明知故问。

    当然这话他听过无数遍了,而且也见过无数遍了,就连陆尧,也是会怕他的。

    林初萤当然不会说什么不好的话,眨眨眼:“你这么不给面子,当然都怕你,觉得你不近人情。”

    “不近人情?”

    “难道不是么?”林初萤手指点在刚刚的几个字上,“别人收到回复肯定会想,陆总要求这么高,这样的领导真可怕。”

    “你可以试试。”陆燕临说。

    “我试什么?”林初萤问。

    “来华盛工作一段时间。”陆燕临当然不会觉得自己的评语哪里有问题,“到时候就知道了。”

    “我才不要。”

    林初萤手肘撑在桌面上,“你怎么不去我公司工作一段时间,保准你明天就能出道,成为娱乐圈最新顶流。”

    她眉眼尽是自信。

    陆燕临目光在她脸上流转半天,翻开一页文件,轻描淡写说:“你可以说服我。”

    “……?”

    她开的玩笑,还真听了?

    林初萤盯着陆燕临完美的脸看,鼻梁高挺,五官深邃,娱乐圈长得精致的男艺人多不胜数。

    可她觉得没一个比得上陆燕临,林初萤觉得在巴黎的时候自己沉沦其中也有这个原因。

    颜控如她,诱她入怀。

    林初萤伸手要入拿他手里的笔,却被陆燕临反手一抓,反而连带着她上半身都向他那边倾斜。

    她不得不弯腰才站稳。

    林初萤的手被握在陆燕临的掌心里,温度从他手上清楚地传至她手上,又弥漫全身。

    笔身有些凉,两者对比更加鲜明。

    “试试。”陆燕临声音低沉。

    “写你名字?”

    林初萤说着,跟着他写。

    他带着她的手微微动了动,力气却不小,笔尖在纸上滑动,不多时,就写完了。

    林初萤三个字写在了纸上。

    字迹端正,还挺好看。

    林初萤心跳漏了一拍,找回自己的声音:“这是华盛的文件,让我写不太合适吧?”

    而且之前的签名和这个名字差别很明显。

    万一底下的人以为是她这个陆太太插手公司事情,岂不是这份文件还得重新打印。

    虽然她也有股份,但在这上面还是要注意的。

    她可不想背上祸国殃民的名声,她还想做个端庄大方、明事理的陆太太呢。

    陆燕临定眼看她,半晌才开口:“不是公司文件。”

    林初萤呼出一口气:“那你不早说。”

    陆燕临不可置否,翻开上一页,握着她的手在最上面的几个字点了点。

    林初萤这才发现是一份合同。

    一个庄园的买卖合同。

    在她签下字的那一刻,这一个占地面积极广,湖光山色、风景优美的欧洲古老庄园就是她的了。

    林初萤有些吃惊。

    “送给我的?”她轻声问。

    “不习惯?”陆燕临反问。

    “二叔你今天这么好?”

    林初萤有点狐疑,但蛮开心的。

    毕竟平白无故得了一份礼物,而且还是惊喜。

    既然这样,昨晚上的事就一笔勾销好了,林初萤抿着唇,大方地想着。

    她转过头要说什么,唇却擦过了陆燕临的脸侧。

    两个人离得近,又因为刚刚的写字动作亲密,一种别样的氛围营造在办公室里。

    “不用这么谢我。”陆燕临非常淡定。

    “……?”

    林初萤那一点小羞涩马上消失殆尽,挂上完美的微笑:“二叔送我礼物,自然是要谢谢的,这么点怎么够。”

    “你说的也对。”

    听见陆燕临的话,林初萤又噎住了。

    不过她想做的事情一向不会因为什么而改变,手指在陆燕临的掌心里刮了刮,算是一个信号。

    随后整个人干脆直接坐在了陆燕临的腿上,往下一沉,陆燕临揽住她的腰,她搂住他的脖颈。

    “说起来办公室也挺刺激的。”

    林初萤意有所指,染着红色的樱桃唇张了张,整个人往陆燕临的身上压。

    陆燕临目光幽深,欺身而下。

    门外突然有脚步声,随后停了下来。

    ——

    办公室里安静了几秒。

    一墙之隔的外面是华盛的员工,而办公室里,林初萤和陆燕临姿势暧昧,仿佛下一秒就能做出什么来。

    怪紧张的。

    林初萤被松开时,唇上还有点麻,看到陆燕临唇角的红色,闪了闪眼神。

    她感觉自己好像是把寺庙里一心向佛的和尚给勾引了一样,有种莫名的负罪感。

    林初萤清了清嗓子:“二叔还是快工作吧。”

    她伸手将长发撩后,莹白如玉的耳垂点缀了一点红色,像是石榴色的耳钉似的,颜色漂亮。

    陆燕临轻哂。

    桌上的甜品还一动没动,林初萤想起微博上的话。

    本来今天买这东西就是为了气陆燕临的,现在也没什么作用了,干脆带回去自己吃好了。

    门外有敲门声。

    “先生。”陈特助的声音。

    “进来。”陆燕临开口。

    陈特助推门进来,又关上门,小心翼翼地看了眼林初萤,又不动声色地看了眼自家总裁。

    果然发生了什么。

    “先生……”

    “有话直说。”

    “怎么,我在不方便?”林初萤瞥了眼,拿出小圆镜查看自己的口红,果然被陆燕临吃掉了一点。

    陈特助当然不敢说不方便,只是他觉得说出来后会出大事:“刚刚收到了杂志社那边给的新闻,先生您被拍了。”

    他说得不是非常清楚。

    林初萤手上动作一顿,狐疑开口:“这办公室在顶楼,这还能被拍到?”

    这是在无人机飞在玻璃外还是装了摄像头,不会刚刚接吻都拍了吧?

    “不是这个。”

    陈特助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当初汇锦园林初萤传绯闻,对象不是自家总裁时的感觉。

    早死晚死都是死,他干脆直接了当地说:“那个杂志社说他们收到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是先生和一个女人。他们现在还没有把新闻放出去,对方似乎不止发给了一家媒体。”

    照片?

    一个女人?

    林初萤镜子一转,对准了办公桌后的陆燕临,男人面色淡定,仿佛绯闻男主角不是他一样。

    “谁拍的?”陆燕临沉声问。

    “还不清楚,照片我看了,是错位的。”陈特助赶紧开口:“我会尽快查出来是谁,请太太放心!”

    肯定是有人想蹭热度。

    林初萤按下镜子,漫不经心开口:“我老公被人惦记了,我能放心吗?”

    冷艳的妆容在此刻看起来气势有些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