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56章
    这还是老公能说出来的话吗?

    她都放宽了答题范围,给了三个可填空的,这倒好,就连这个也没有蒙对,亏她还想着好好撒个娇来着。

    林初萤关了手机,感觉头疼。

    虽然有时候陆燕临很贴心,也很会撩,但有时候又好像特别直男,刚刚多好的调情机会。

    林初萤更郁闷的是,她之前想了那么多,都做好了准备,结果一盆冷水泼下来。

    她是一个除了花钱就花钱的人吗?

    就算是,他怎么可以直接说出来?!

    林初萤真是搞不懂,唇间抿住,素净的脸蛋上还有些无奈,睁着眼睛看窗外。

    从她这边能看到窗外的景色,房间上安排是为了看风景处理的,若有若无的青草香气传进来。

    还是睡觉比较现实。

    她这次一定要让陆燕临知道会说话的用处。

    陆燕临这边突然安静了下来,微信聊天界面除了那条最新消息就沉寂了下来。

    他干脆打电话过去,但是关机状态。

    男人靠在床上,盯着手机,眉头紧紧拧在一起,看了看聊天记录,忽然就明白了什么。

    毕竟林初萤的性格他很清楚。

    陆燕临垂目,手指在手机上轻点,一双眼眸渐渐地眯了起来,在暗色的灯光下显得有些惑人。

    次日清晨。

    林初萤醒来已经是早上八点多,她洗漱好才打开手机,发现微信里居然没有陆燕临的消息。

    都没有发现她生气吗?

    这么不关心老婆的情绪?

    去吃早餐时,陆尧心情倒是非常好,看到林初萤还主动打招呼:“早啊。”

    “早。”

    见她一脸冷艳,陆尧直觉发生了什么,询问:“你昨晚没睡好啊,火气这么大。”

    “大吗?”林初萤睨他一眼。

    “不大。”陆尧睁眼说瞎话,“很好,很平和。”

    今天的桌上比较安静,林初萤看着这早餐,就想起陆燕临给她做的,毕竟婚后她大部分都是陆燕临负责早餐的。

    这么一想,她又感觉自己好像不好。

    说好的给他做早餐,这都几个月了还没实现。

    至于直男发言——算了,就算她大度。

    林初萤想通了之后,喝了口咖啡,问对面的陆尧:“你今天还要在这里待着?”

    陆尧说:“不在这里在哪里?”

    林初萤说:“我要去巴黎。”

    她来之前用私人飞机时就听陆燕临提过,这两天刚好在巴黎出差,要过两天才回国。

    “去巴黎干什么?”陆尧不明所以:“我们在这待了才两天,都没有看完。”

    “反正这是自家的,什么时候看都不迟。”林初萤优雅地擦了擦嘴,“不过你可以就在这里,想住多久住多久,但是到时候你得自己回去。”

    “那还是算了吧。”陆尧非常识时务,跟着二婶比较方便,毕竟一切都是二婶出钱。

    林初萤点点头。

    陆尧看着对面的女人,从小一起长大不假,但他从来就没赢过,他是知道林初萤的,从来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他叹口气,感慨:“这要是说出去,我就是你的小跟班,再严重点,指不定就是舔狗。”

    林初萤抬眼:“打住。”

    她摆了一下手:“我可不会丧心病狂对侄子下手。”

    “……”

    陆尧觉得她变了,他还有点不甘心,嚎起来:“明明我们就是一样大的。”

    林初萤眨了眨眼:“可谁让你二叔娶了我。”

    陆尧说:“那你也不能抛弃我们从小的友谊吧?”

    林初萤想了想:“我有个建议。”

    陆尧问:“什么建议?”

    林初萤说:“你去找个辈分比我高的,这样你就可以享受长辈的乐趣了,可惜我没有姐姐。”

    陆尧:“……”

    就知道没什么好建议。

    不过他见林初萤心情似乎好起来,感觉也还可以。

    ——

    林初萤说去巴黎就去,一点也没有作假,都没有耽搁时间,等到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现在去吃饭吗?”陆尧问。

    “我要去华盛,你去吗?”林初萤问。

    陆尧这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来这边找他二叔的,还好行程很短,不然得累死。

    他暧昧一笑:“算了,你自己去。”

    夫妻相聚,陆尧可不想去吃狗粮。

    林初萤颌首:“行吧,你注意安全。”

    华盛在这边的分公司她知道在哪,也来过一次,之前陆燕临在国外大多时间都在法国,其他的分公司去的比较少。

    到大厦楼下时,她还有点期待。

    毕竟这是个惊喜。

    林初萤穿了件薄风衣,这边天气要比意大利那边冷,本来准备穿的漂亮裙子也只能搁置。

    她打电话给陈特助:“你现在在巴黎吧?”

    陈特助说:“是的,太太。”

    林初萤说:“我现在在公司楼下。”

    “什么?!”陈特助下意识地叫出声,求证道:“太太,您现在在巴黎这边公司楼下?”

    “怎么了?”林初萤狐疑地眯眼。

    “不是……先生不在公司。”陈特助暗叫不好。

    “大白天的不在公司,在哪?”林初萤听陈特助这话就觉得有问题,“有话快说。”

    “先生刚刚准备去意大利。”

    “现在去意大利?”林初萤刚刚猜测的一下子烟消云散,轻松起来:“他去了你怎么还在公司?”

    “先生不让我去。”陈特助也委屈,连忙说:“先生还在柏际,没有出发。”

    林初萤深吸一口气。

    这都什么事啊。

    她来这边准备弄个惊喜,陆燕临居然也打算去她那边,刚刚好就这么错开了。

    林初萤想了一下:“你拖住你们老板。”

    陈特助倒是答应得非常快,直接打电话给陆燕临:“先生,有一份文件需要您签字!”

    陆燕临声音微冷:“我记得并没有。”

    陈特助额头都在滴冷汗:“今天早上他们刚送过来的,我马上送到酒店去!”

    陆燕临这才“嗯”了一声。

    和自家总裁撒谎真的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陈特助摸了把额头,希望太太待会能让自家总裁忘了这事。

    林初萤已经在去酒店的路上。

    陈特助已经和酒店那边打了招呼,她到柏际那边几乎没花多长时间。

    经理是法国人,等在前台这边,恭敬地给了房卡:“让我带您上去吧。”

    “不用,我就是去看看。”林初萤法语很流利,

    毕竟是经常出来看秀购物的,英文和法语都是她常用的,还有几个朋友也是法国本地人。

    “好。”经理点头。

    “你们老板房间里没有其他人吧?”

    “没有!”经理紧绷着脸。

    “我就是问问,不用紧张。”林初萤调侃,接过房卡,一路朝顶楼而去。

    这里的酒店构造和国内相同,顶楼是反复留下来的,比起国内的要更特殊,因为国内对于建筑有要求。

    “她为什么可以用这个上去?”

    电梯外,一个金发女人扭头问经理,看向林初萤的眼神也非常不好。

    林初萤看向经理。

    经理一本正经开口:“对不起,这是内部专用通道。”

    “她也是你们的员工?”女人上下打量着林初萤,感觉不对:“员工可以穿这样的衣服?你这样是在说谎。”

    即使跨国,对方也能看出林初萤周身气质和美貌。

    她直觉不对劲。

    林初萤一开始还以为这是来追陆燕临的,这么一听似乎只是个普通客人,温柔一笑:“我不是员工,我是主人。”

    “胡说,这里的主人是陆总。”金发女人皱眉说。

    林初萤惊讶,没想到对方还知道陆燕临。

    她看了眼经理,看他摆着手,又转回身旁的女人,勾唇说:“那你应该也知道,陆总结婚了。”

    林初萤用手撩了下头发。

    手指上的钻戒清晰可见。

    林初萤眨眼,进了电梯里,面对那女人,明艳的脸上露出一个名媛式的标准笑容:“欢迎入住柏际。”

    电梯门缓缓合上。

    ——

    顶楼这里的设计是反复的按照陆燕临的喜好来的。

    林初萤开门的时候,看到里面简洁的设计,好看是好看,下意识地吐槽了一下,不符合她的审美。

    这里连派对都开不起来。

    林大小姐的想法极其复杂,不仅要睡的开心,还要能玩得开心,这样才能召唤姐妹们。

    她一路往里走,看到远处泛着浅光的玻璃,还看到了一个无边泳池,深蓝色的水波荡漾,再远就是高空,蓝天白云为背景,睥睨半个巴黎。

    要是恐高的,恐怕要吓死。

    林初萤还没到门口,手机却突然震动了一下,吓一跳,点开发现是陆燕临发来的消息。

    陆燕临:【气消了?】

    林初萤:【勉勉强强吧,我大人不计小人过。】

    陆燕临:【感激不尽。】

    林初萤发现陆燕临说这种四个字的时候,还是挺撩的,当然最撩的要属当初的“荣幸之至。”

    她咬了咬唇,发消息:【陈特助说你在酒店?】

    陆燕临穿着浴袍,低头看到新的消息,回:【嗯。】

    林初萤拿着手机,又看了眼不远处紧闭的房门,想了半天发消息:【我让人给你送个宝贝。】

    本来想写送个东西的,结果一想不对劲,她自己本人过去,这话可不行。

    至于说客房服务,那也不行。

    为了让陆燕临不怀疑,她甚至还发了张污污的表情包,非常符合她平时的人设。

    陆燕临看到林初萤的消息和表情包,轻笑了一声,指尖轻点:【好。】

    正好说有文件松来,他可以等等。

    林初萤已经想好了剧情发展。

    小说里经常写的套路,突然出现在楼下,打电话说:“开门”,对方感动得不行。

    虽然她调换了主角。

    陆燕临松了松浴袍带子,准备换衣服,房间门铃却在这时候响了,有人出声——

    “先生,您的宝贝到了。”

    熟悉的嗓音,带了丝娇甜。

    陆燕临动作一顿,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连陈特助的话都联系起来了,微微一哂。

    他心里莫名的欢喜。

    陆燕临走到门边,刚打开,还没看清,就被扑了个满怀,冲击力让他后退一步,揽住怀中的人。

    怀中充盈的感觉很好。

    原本早晨的烦躁在对上林初萤清亮的眼眸时,消失殆尽,唇角也控制不住地上扬几分。

    林初萤身上还带着清晨的冷气,顺着刚刚散开的领口,忙不迭地钻进他的浴袍里。

    “惊喜吗?”她仰着头问。

    下巴抵在额头处,一个垂目,一个仰面。

    “嗯。”陆燕临低声回答,脚尖顺带将门合上,连带着怀里的林初萤都跟着转了一圈。

    “你这一点都不像惊喜的样子。”林初萤又开始话唠状态,“你应该先露出惊讶的表情,然后再说话。”

    她还示范了一下。

    明艳小脸上表情生动,陆燕临仿佛看不够似地盯着,沉声问:“你怎么突然来了?”

    “我不能来吗?”林初萤反问。

    “当然能。”陆燕临扯了下嘴角,一个浅笑,问:“你要带给我的宝贝呢?”

    宝贝?

    林初萤刚刚也是临时冒出来的想法。

    她眼波流转,趁机亲上他下巴。

    林初萤现在是越来越喜欢亲他下巴了。

    她轻轻笑起来,含糊不清地问:“怎么,这不是很明显,我不是你的宝贝吗?”

    说起来还怪羞耻的。

    林初萤耳朵尖都红了,故作淡定。

    陆燕临目光掠过,回到她脸上,声音略低,顺着她的话:“是。”

    连带着胸腔震动,传到林初萤身上。

    她抬眼看他,撞进幽深的眸子中,看清里面翻滚的情绪,这才明白刚刚他都是故意说的。

    林初萤抿着唇眨眼。

    她顺手滑进张开的浴袍领口,指尖在里面转圈,意味深长地问:“二叔,你还没签收呢。”

    陆燕临眼神一暗,有些沙哑:“你说怎么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