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59章
    乔果以为自家老板口头上说说,却没想到几分钟后老板真就询问起什么直播软件比较方便使用。

    “老板,您真要直播?”

    “现在不是挺多人用直播的。”林初萤自己虽然不怎么看直播,但也不是没见过猪跑。

    “那您直播什么呢?”乔果问。

    “到时候再说。”林初萤眯了眯眼。

    她心里想的是衣帽间,但到时候改了想法也不一定,毕竟她的衣帽间其实更多的是自己买的,那时候还没和陆燕临结婚,订婚后倒是大部分是陆燕临送的。

    他们两个人没什么乱七八糟的规定,林初萤自己有天艺娱乐,家里还有林存给的,零花钱也完全够用。

    不过用老公的钱也是不一样的感觉。

    用自己的钱给老公买东西也是不一样的感觉。

    乔果点点头:“老板,我先将这些直播软件对比一下,稍后给您元个最合适的。”

    林初萤颌首:“嗯。”

    微博上的事情没过半小时就消失殆尽了,好在网友们也都习惯了,不过是不在明面上而已。

    营销号有人提这事,她们就继续讨论。

    【追星又不是什么大事。】

    【人家陆总都没说,轮得到你们在这置喙?】

    【她是不是没工作,那学历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要是你嫁入豪门,你不想当全职太太,和她一样看秀、出国购物、快乐追星吗?】

    【实话说,我想!】

    【人家两夫妻的事,你们管这么多。】

    【呜呜呜爱豆脏了!】

    【……你们真是刷新我的世界观。】

    【前两天林初萤买东西的时候也没见你们说那么多,追个星吃个饭就屁事一堆。】

    大概是这些评论让营销号们有了灵感,还开了一个投票,到底该不该用老公的钱追星。

    林初萤也看到了这投票。

    这选项就只有两个,一个是该,一个是不该,然后她选了“不该用老公的钱追星”这个选项。

    林初萤本来是随便选的,但她不知道,现在微博的机制是微博投票投了之后就会自动点赞。

    所以她的主页就会有点赞了该条微博。

    这下子网络又炸了。

    因为网友们是看不到林初萤选了哪个的,导致网友们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肯定是该!】

    【她自己都用了的,不是该是什么?】

    这个投票本来人只有一部分,导致一下子出了圈,无数人都跟着去投,最后结果大半都是不赞同的。

    林初萤反而成了小部分的。

    她也没把这个当回事,反正就随手的事情。

    乔果对比了好几个直播软件,最后选了一个可以在微博上直接进行直播的,也试了清晰度和其他的,最后才报给林初萤。

    不过林初萤的直播时间没有确定。

    乔果为了以防万一,还通知了直播软件的负责人,最近加大点流量,省得崩了。

    负责人一脸懵逼。

    不过经过这么一茬,他们那边却不小心把林初萤要直播的消息传了出去,也算是为了引流。

    网友们闻风而来,在里面搜了半天,没搜到林初萤的直播间,影子都没有。

    然后去官博把软件骂了一顿。

    这事的发展已经不是林初萤关注的地方了,她转头就把直播这事忘到了脑后,毕竟公司里有趣的事情很多。

    秦荀声和徐瑾两个人今天也上了热搜。

    当时两个小爱豆诚惶诚恐,在热搜前几挂了一整天,还被网友们说“恰烂钱”,粉丝和黑粉都吵起来了。

    一边激动一边又担忧。

    公司那边把林初萤的热搜撤了,没把他们的撤了。

    两个小爱豆战战兢兢地找经纪人说这事:“林总是不是有什么想法,故意帮我们涨人气的?”

    经纪人说:“想多了,你们就是顺便上的热搜。”

    她看了眼两个十几岁的少年,微微一笑:“不要多久,你们就知道自己有多幸运了。”

    秦荀声仿佛察觉了什么,“林总要做什么吗?”

    徐瑾说:“就是林总要一直在幕后隐藏着吗?”

    经纪人摇摇头:“这事你们就别问了,老板的想法我们也不清楚,你们做好自己就行。”

    公司在演员上数量比较多,类似于秦荀声和徐瑾这样的百人综艺选秀出身的爱豆不多,现在是力捧阶段。

    要是不小心惹老板生气,那就等凉。

    不到晚上,几乎全网都知道林初萤可能要直播的消息,他们这才知道经纪人的意思。

    这一直播,那肯定又是引起热议。

    林初萤的一众姐妹圈的人知道她要直播,纷纷过来询问要直播什么,还有塑料姐妹暗示直播掉价的。

    她都没怎么回。

    八卦中心的林初萤正在微信上约老公吃饭,可没有时间去回应那些传闻。

    林初萤:【向你发送了一个烛光晚餐邀请。】

    林初萤:【去or不去】

    陆燕临收到这消息时忍俊不禁,她现在花样越来越多,松了松领带,回她。

    陆燕临:【去。】

    林初萤一点也不意外,定了家西餐厅,然后给他发消息:【那我下班去华盛,你不准走。】

    陆燕临:【好。】

    连日来的连轴转让他有些疲惫,眉峰蹙起,看到聊天界面跳跃的字眼,微微有些放松。

    ——

    林初萤作为一个天天都准时下班的老板,今天也不例外,甚至路过花店的时候还买了一支玫瑰。

    情趣上一支就够了。

    她到华盛的时候已经是五点半,没和陈特助说,直接就从大门进去,还和准备下班的前台打了个招呼。

    “下午好。”

    前台迷蒙地看着林初萤消失在尽头。

    然后整个人才反应过来,第一反应是在微信上直接叫开了:“我靠!刚刚你们猜谁来公司了?!”

    “谁啊?”

    “哪个大人物?”

    “是陆太太吧。”

    前台噼里啪啦打字:“是啊!陆太太好美啊今天!还对我笑了我的妈呀!她手里还有一支玫瑰花!”

    私密群一下子炸了。

    “玫瑰花?肯定是送给陆总的!”

    “我脑补了不可描述!”

    “呜呜呜陆太太陆总真的好甜啊!”

    林初萤才不知道他们脑补了许多,一路上了顶楼,将手背在身后,心情颇为愉悦。

    陈特助恰好从办公室出来,看到她连忙说:“太太。”

    林初萤问:“里面一个人?”

    陈特助说:“是。”

    林初萤点点头,从他身旁走过,推门进了办公室。

    陈特助看着一闪而过的红色,转回来对上秘书室一群探头的秘书们:“下班了。”

    随着越接近深秋,天气也逐渐变冷,现在接近傍晚天色就黑得越来越早,外面只剩下一点点夕阳余晖。

    林初萤一推门,差点撞到里面要出来的男人。

    她从他身旁掠过,直接反身将陆燕临抵在门后,学着电影里的动作,手撑在一侧。

    还好今天踩了高跟鞋。

    陆燕临垂目看她,“怎么了?”

    他没动,有意想看她要做什么。

    林初萤眨了眨眼,右手从背后拿出来,捏着枝干,将玫瑰花从喉结,一路往上,慢慢抵上他唇边。

    浓郁的香气四溢。

    “送你的。”林初萤眼睑微垂,放轻声音,婉转而动听,“喜欢不喜欢?”

    花瓣是凉的,碰到他的皮肤。

    陆燕临一启唇,就不可避免地将花瓣含在了唇瓣上,他向来和这些不沾边,但此刻看起来有些旖旎。

    “你说呢?”

    他反问,忽然伸手握住她捏着枝干的手,凑在鼻尖嗅了一下,微微合眼。

    林初萤呼吸都快窒住。

    陆燕临刚刚应该是准备下班的,办公室里没有开灯,显得有些昏暗,又有了这样的动作——

    这男人就像是吸血鬼似的。

    差点把她魂都吸走了。

    林初萤呆了几秒,回过神来,问:“闻到什么了?”

    陆燕临开口:“很香。”

    林初萤撇了撇嘴,还以为他要说出些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搞半天就是这些。

    她一点都不觉得意外,用食指按了按他的唇,故意问:“是玫瑰花香,还是我香?”

    陆燕临定眼望着她:“两者皆有。”

    林初萤莞尔一笑,凑上去啄了一下,鼻尖还能感觉到一点刚刚玫瑰遗落在男人唇上的味道。

    甜香十足。

    陆燕临任由她动作,林初萤很快就退开,把玫瑰花放在了陆燕临的桌上:“我已经订了餐厅。”

    “嗯。”陆燕临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刚好。”

    陆燕临目光掠过办公桌,离开时给陈特助发了条消息。

    到楼下的时候,员工已经下班了大半,只有一些在加班,这也是一个大集团常见的。

    林初萤订的餐厅距离这边不远。

    这家店一般是需要提前不少天预约的,但她是这里的常客,和老板很熟悉,直接说一声就行。

    林初萤比较喜欢这边的氛围,还能看到不远处的湖景,晚上星光闪耀,湖上景色很美。

    约会,不唯美她才不约。

    ——

    外面夜幕低垂,灯光暖色。

    林初萤觉得自己特别懒,当然也有点故意的意思,看着陆燕临帮她切牛排。

    一边鄙视自己,一边又得意洋洋。

    当初在巴黎的时候,林初萤一开始没想过会碰上陆燕临,自己也只不过刚好参加了一个晚会而已。

    在异国遇到世交家里的叔叔自然是要打招呼的,那时候就说了几句话就分开了。

    露水烟缘这种事,谁能预料到。

    林初萤这个人颜控至极,她托着下巴,看对面的男人动作优雅,光线落在鼻梁上,映得五官格外深邃。

    一时间差点入了迷。

    “二叔。”林初萤忽然叫了声。

    “嗯?”

    “你今天看新闻了没?”林初萤盯着他看。

    “看了。”陆燕临淡淡开口,手上动作稍顿,目光幽深:“如果是你上热搜的事情。”

    “他们说我花你的钱追星。”林初萤抿了口红酒,把今天的事说了一遍:“还要问你是什么感受。”

    娱乐圈的粉丝对这种事很忌讳,她能理解,自己花钱追的爱豆去和别人吃饭,当然不可以。

    所以她并没有出面怼他们。

    再加上天艺娱乐的官方微博已经澄清了这事,她自己再说什么,在网友看来反而是欲盖弥彰。

    陆燕临将切好的牛排推到她面前,然后才敛眉,缓缓开口:“没有想法。”

    林初萤皱了皱鼻尖:“你这么淡定啊?”

    陆燕临抬眼,视线落在她秀挺的鼻头上,不紧不慢地说:“我记得,你说过不追星。”

    林初萤回忆了一下。

    几个月时间过去,她快忘了自己说过什么话。

    林初萤抿着唇轻轻一笑,灯光衬在眼眸中,灿若星辰:“你记错了,我说我追的。”

    陆燕临微微皱眉。

    然后他就听到对面清灵的嗓音:“我和别人不一样,你不记得了吗,我追你啊。”

    林初萤一点也没有害羞。

    至于这话说没说过不要紧,反正现在说了就行,以前没说过现在也变成了说过。

    她就是这样不讲道理。

    陆燕临重复:“我?”

    林初萤冲他轻挑眉眼:“怎么样?”

    耳边还有大提琴的演奏声,从前方不远传来,似乎是在拉一首小众的情歌,舒缓迷离。

    陆燕临勾唇:“那你成功了。”

    低沉的嗓音清楚地传至对面。

    林初萤端着酒杯的手一顿,隔了几秒才将那口酒咽下去,整颗心也随着落下去。

    陆燕临这人,真是每次撩到她心口,怎么这年头还有这样的人,她怎么碰上的。

    冰凉的酒液入口,衬得更热。

    林初萤刚想说话,放在一旁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是陆尧发来的消息。

    陆尧:【我从网上看来的消息,是不是因为那个追星的事情,所以你要直播了?】

    陆尧:【真的假的?】

    陆尧:【我有这个荣幸提前知道吗?】

    林初萤现在一门心思调情,哪有心思和陆尧聊天,对于这个打扰了自己约会的人,并没有点好语气。

    她随手回:【没有。】

    陆尧看到回复消息差点梗住,也不意外:【我好歹也是你侄子吧,过河拆桥你这是。】

    林初萤看了眼对面的陆燕临,这才好心地回复了他“衣帽间”三个字。

    陆尧不懂一个衣帽间有什么好参观的,但是他知道林初萤的衣服肯定特别多,买的东西也多。

    这么一想,好像直播也不算奇怪。

    陆尧一点也不知道自己打扰了二婶的约会,并且孜孜不倦发消息:【那我能提前参观现场吗?】

    林初萤不知道他今晚为什么这么多话。

    不过刚刚她被陆燕临那句话撩拨上来的热气已经散了,看在这份上,多说了几个字。

    林初萤:【门票十万,再问自杀。】

    陆尧:【……】

    怎么还有这样的人?

    去参观一下衣帽间还要门票的?

    门票还这么贵,是看不起他堂堂陆少,还是在装逼?

    还是想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