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60章
    陆尧这边被怼得莫名其妙,仔细地回想了一下,今天好像没有哪里得罪了林初萤。

    所以有可能这是真的?

    陆尧越想越觉得可能,林初萤这个人可会做生意,都能从程二那边坑来几千万违约金,还让一个答题综艺大火特火。

    现在一个衣帽间参观不是没可能。

    有这么个朋友真可怕。

    被贴上“可怕”标签的林初萤直接把声音关了,不过因为这么个打扰,刚才暧昧的气氛已经消失了。

    “陆尧?”陆燕临问。

    “这也能猜到。”林初萤有些吃惊,觉得好笑:“二叔,你说你是不是有特异功能。”

    “如果有,就不是疑问句了。”陆燕临严谨回答。

    “我觉得可能有。”林初萤想起之前在新闻上看到的,“还有不少人在研究你能把华盛发展得这么厉害的,怀疑你是天才。”

    陆燕临轻挑了一下眉头,似乎是在思索她这话的真实性。

    沉吟片刻,他冷静回答:“都是人。”

    林初萤却抛了个媚眼过去,意有所指:“就算不是凡人也没关系,现在也已经下凡了。”

    她暗示得相当明显。

    陆燕临喉咙口溢出一声轻笑,不可置否。

    这场烛光晚餐结束后已经临近八点。

    两个人一起离开,林初萤挽着男人的胳膊,走在一起吸引了餐厅里其他人的关注。

    就在这时,她看到了熟人。

    林初萤脚步一停:“二叔等等。”

    他们现在是在走廊上,因为西餐厅很安静,除了音乐声就没有什么其他声音了,而且桌与桌之间离得也不近,所以每桌的客人都能有很大的空间。

    陆燕临“嗯”了声。

    林初萤仔细地看了一下,确定那个是姜以娴没错。

    不过那边的画面有点奇怪。

    姜以娴的对面有个阳光小帅哥,而周启淮则坐在姜以娴的一侧,好像并不是合理的座位。

    因为隔的不远,就连说话声都能听见。

    “周启淮,你到底什么意思?”姜以娴脸都气红了,“不要打扰我和男朋友约会好吗?”

    她最后听了林初萤的建议,找了个专业的出租男友。

    所以故意选了个周启淮经常去的餐厅。

    就是为了让他看见,然后再也没有关系。

    周启淮依旧笑得肆意,视线从对面的小帅哥脸上掠过,说出来的话都带着一丝笑意——

    “我没记错的话,这位同学前天还是胡明月的男朋友,今天就是你的了?”

    姜以娴:“……”

    周启淮一手搭在椅子上,“共享男友?”

    姜以娴气炸了:“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

    周启淮眉梢一挑,看着她:“这不是摆在我面前的,你自己说他是你男朋友的。”

    “……”

    姜以娴气急败坏,她脸皮薄,性子有些绵软。

    事到临头,只能让对面的小帅哥走人,还有点心疼自己打水漂白花了的钱。

    一时间气氛有些诡异。

    姜以娴咬着唇。

    周启淮笑着提醒:“嘴唇要咬破了。”

    姜以娴瞪了眼:“要你管!”

    周启淮并未和她争吵,倾身靠近,低声开口:“姜以娴,我追你是有耐心的,我不介意用其他方法。”

    嗓音磁性,说出来的话却不容置疑。

    “你敢找其他男人。”周启淮又轻笑起来,直勾勾地盯着她:“我就敢明天把你娶回家。”

    姜以娴站了起来,气得拿包砸他脸。

    人没砸到,包的链子被他扣住。

    姜以娴拽不动周启淮,反而被勾着向他靠近。

    周启淮显然是有预谋的,扯着包包的袋子,桎梏住她下巴,直接吻上去。

    姜以娴半弯着腰。

    大概是终于回过来神了,最后一急,扇了一巴掌,丢下包拿着手机跑了。

    周启淮坐在椅子上,用手指蹭了蹭脸侧,一点也没生气,反而勾了勾唇。

    有点儿邪气。

    全程看完的林初萤:“……”

    她这个朋友为什么像兔子一样,她提的建议采纳是采纳了,还出了这种错误。

    被只狐狸逗了半天。

    ——

    姜以娴离开的时候都没注意周围,所以林初萤也被无视了,她也不打算管别人的感情。

    导致回去的路上,林初萤安静异常。

    陆燕临是知道她和姜以娴的关系的,毕竟上次还亲自去会所接做完造型的她。

    至于周启淮,更熟悉了。

    周家的公子哥,盛城无人不知。

    林初萤想想姜以娴,想起周启淮那个样子,又歪头看看陆燕临,感觉还是自家二叔好。

    虽然话有点儿少。

    但是有问必答,行动力可以的。

    虽然有时候直男了一点。

    这事算告一段落,林初萤回去之后趁陆燕临洗澡的时候,研究起直播软件来。

    未免又引起什么新闻,她自己用的是乔果的账号。

    乔果的账号十分干净,日常转发她的微博,天艺娱乐的官方微博,一个十分尽职的助理。

    林初萤觉得要给她加工资。

    她对着空无一人的直播间捣鼓了半天,做了好几个表情,这时候还是卸完妆的,反正没人看,无所顾忌。

    乔果:【老板,对了,直播间有美颜功能的。】

    她是发在群里的,而沈明雀永远生活在微信里,迅速地跟着回复了一条。

    沈明雀:【我们老板不需要美颜,已经盛世了。】

    沈明雀:【老板冲啊!!】

    沈明雀:【明天的直播,你一定是最美的!】

    陆尧:【呕。】

    沈明雀:【?】

    【陆尧撤回了一条消息】

    陆尧:【世界上竟有二婶如此美貌之人!】

    反应迅速而敏捷。

    林初萤看到这两个活宝就觉得好笑。

    她刚刚就看到了美颜的功能,一个个滤镜,什么样的都有,比起给照片加滤镜还好玩。

    甚至还给自己加了滤镜。

    陆燕临穿着浴袍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林初萤坐在地毯上,做着各种各样的表情,还在自言自语。

    “哈喽大家好?”

    “我怎么这么好看呢。”

    林初萤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颇为得意,又给自己换了个过于萌哒哒的滤镜,还加上了猫耳朵。

    然后就看到了身旁的大长腿。

    “……”

    自恋尴尬现场。

    林初萤仰着头,抱怨:“你好了也不出声。”

    陆燕临居高临下,看着她一汪湖泊的眼睛,淡淡开口:“是你太入迷了。”

    “……”好吧。

    林初萤转了转手机,冲他做了个搞怪的表情,张牙舞爪,十分可爱,将他也拍了进去。

    陆燕临看到直播间里的猫耳朵。

    林初萤坐在地上只到他大腿处,扯着浴袍的带子,稍稍一用力就能把浴袍扯开。

    她威胁道:“给你一次机会夸我。”

    虽然是软绵绵的嗓音,但是威胁力十足。

    陆燕临一时间没有说话。

    脑袋里除了工作就是工作的男人并不知道怎么吹彩虹屁比较好。

    他思索了几秒,想起很久之前,没结婚的时候,林初萤曾经给他发过一次朋友圈截图,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彩虹屁。

    陆燕临声音清冽,仿佛在金融论坛上发表演讲:“你的美貌能为世界带来和平。”

    “……?”

    陆尧知道你这个二叔抄他台词吗?

    林初萤乐不可支,她一动,屏幕里的猫耳朵也跟着动。

    她看也没看,关了直播间。

    两个人视线刚刚都不在直播间上,自然也没有注意到上方的人数提示,早已从0变成了“1”。

    不知何时。

    ——

    第二天,网上关于林初萤要开直播的消息已经没什么人关注了,毕竟都关注了一天还没有等到。

    然而直播就这么开始了。

    陆燕临今晚有个酒会,所以回来迟,林初萤换了套日常的衣服,才在客厅里开了直播。

    她本来想直接取景衣帽间的,但是要一直手拿着。

    而且她也没和外界说自己要直播衣帽间,所以随心所欲,想怎么改就怎么改。

    一开直播,微博就发了新微博通知。

    因为时间才九点多,网上冲浪人巨多。

    林初萤才打开几秒钟,就进入几百人。

    【卧槽!居然是真的直播!】

    【我还以为别人放的假消息……】

    【我立刻在各个微信群里奔走相告:陆太太直播了!】

    【这个背景是在哪里啊?】

    【好漂亮的装修风格,我靠,那个花瓶!】

    “临时起意直播的,先聊会儿天吧。”林初萤真正的直播没开什么滤镜,“这是在家里。”

    她又补充:“婚房。”

    弹幕里立刻调侃起来。

    虽然早有预料,但是看到真正的房子还是很好奇的,毕竟她老公是华盛陆总,住的地方一直没公开过。

    而华盛旗下的地产和酒店也一直是国内标杆。

    林初萤看了眼一溜烟想看具体房子的弹幕:“家里没什么,你们看也看不出朵花来。”

    【所以这大房子就只是静态背景……】

    【这要是别人,已经不经意间炫起来了。】

    【哈哈哈哈真实!】

    【在线怼人:就你们还想看我家?】

    虽说如此,弹幕里还是一直在刷要看房子的,林初萤直接无视,看到了几条孤单的评论。

    是关于前两天追星疑问。

    “你们把你们爱豆想的也太弱了,只是吃个饭恭喜而已。”林初萤轻描淡写地开口:“我老公这么帅,我还缺什么自行车。”

    又有人问花老公钱追星。

    林初萤挑了挑眉:“我不追星,我追我老公。”

    弹幕里一群“666”刷过。

    【隔空表白,陆总听到了吗?】

    【陆总:收到老婆的爱心!】

    【这里有个人公然秀恩爱,举起火把!】

    【太真实了卧槽哈哈哈哈哈哈!】

    【陆太太的直播不是一般直播,我已经叫我姐妹来看了哈哈哈哈!】

    直播间的人数此时飞速飙升至几百万。

    观众们都以为林初萤会解释自己花老公钱追星的事情,结果没想到看到现在全是秀恩爱。

    他们到底是为什么来看这个直播?

    林初萤将平板屏幕打开:“这有什么不信的,我看你们都挺好奇的我投票投给了哪个答案。”

    前两天就出了结果的投票。

    不该花老公钱追星的投票人数几十万。

    可以花老公钱追星的投票人数一千。

    当时这一千还被网友们嘲讽喷了,现在全网都知道林初萤就是千分之一了。

    【哈哈哈哈哈我锤我自己!】

    【这是做了又不承认吗?】

    【过于好笑了我的妈!】

    【陆太太是来搞笑的吗?】

    【林初萤: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林初萤放下平板,撑在桌子上说话。

    她今晚没做造型,头发就这么垂落在胸前,打着漂亮的卷儿,刘海还被五颜六色的发卡夹起来。

    随着一动,发卡就十分引人注意。

    和星辰璀璨的眼眸交相辉映。

    【这发卡过于玛丽苏了。】

    【等等,好眼熟……我查了,这发卡全球限量的吧……】

    【好了,有钱人的发卡都是限量的。】

    【能靠近让我看看上万的发卡吗?】

    【盛世美颜,为所欲为。】

    【天然美少女石锤了!】

    林初萤还真靠近了一点,低头让她们看头上的发卡。

    白皙肌肤被灯光照得发光,透过屏幕落在所有人眼中,鼻梁精巧而挺,唇上还润润的。

    林初萤再次抬头的时候,看到弹幕里都在吹彩虹屁,心情一时间过于美妙。

    “上次vlog后,有人想看我的衣橱是吧。”林初萤站起来,眼唇一弯:“今天给大家看看衣帽间吧。”

    这下子直播间真的炸了。

    林初萤从客厅一路上楼,手机拍摄的范围有限,但是转身一来一回也足够让人看到大概了。

    尤其是客厅的窗外能看到一丝美景。

    等到了衣帽间的门口,林初萤手放在门上,莞尔一笑:“可能不符合有些人的想法。”

    她这么一说,网友们就有点猜测起来了。

    没等弹幕大规模安慰和黑起来,林初萤已经伸手推开了房门,手上一转,镜头逐渐推进房内。

    视线从楼梯间的暖黄变成白光。

    屏幕前的近千万网友们连腾出手来打字的时间都没有,张着嘴看着里面的全景。

    上百个奢侈品展示柜坐落在空间不小的衣帽间内,一眼就能够看到各种类别——

    晚礼服、高跟鞋、珠宝首饰……

    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包包了。

    每个品牌的包包各占一个展示柜,有的还占了好几个,有些是网友们压根没有看到过的款式。

    一看就知道是定制。

    都是耳熟能详的品牌,顶奢居多,光铂金包就有各种各样颜色的,更别提其他的了。

    当然也不乏一些小众品牌,就连经常看包的网友都没认出来。

    还有底下堆着没有摆的各个购物袋,大牌标志就在上面,能够看到东西还在里面。

    就连丝巾都有专门的展示柜!

    林初萤不爱整理,所以有些摆放比较乱。

    而这种乱,却是每个女孩子都想要的!

    一时间,直播间屏幕上很干净。

    林初萤瞥了一眼,唇角一翘:“果然是不符合你们的猜想吗?都这么安静的?”

    下一秒,屏幕被雪白的文字占满。

    【卧槽卧槽卧槽!!!】

    【我看到了钱!!!】

    【我眼前全都是那些包包呜呜呜我下辈子能拥有吗?】

    【只要你答应,我们就是母女!】

    【我的妈呀眼睛要被闪瞎了!】

    【有大神估计这几面墙大概有多少钱吗……】

    【怕是要估计几天几夜吧!】

    【我们买包看几年,林初萤买包看颜色,这都能串成葫芦娃去救爷爷了!!】

    【实不相瞒!我想去现场参观!】

    林初萤实在看不过来,只能把全屏弹幕改成半屏的,在衣帽间里转了一圈。

    这里的展示柜基本都是玻璃的,有几个还镶了钻,但是很少,毕竟她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

    基本上一览无余。

    【那个不透明的柜子里放了什么?】

    【我也好奇这个!!】

    【啊啊啊啊我都要看!我都要看!】

    【rwkk你的订婚戒指!】

    【我看到一柜子的领带!是不是陆总的!】

    弹幕里各种各样的要求,林初萤挑了几个有趣的:“订婚戒指可以看,这个。”

    她从柜子里拿出来。

    比起男方的订婚戒指,女方的要更奢华,她的婚戒属于低调的奢华,而订婚戒指就非常高调了。

    林初萤还有点后悔自己戴订婚戒指的时间没多久。

    不能在姐妹圈里多炫耀两天。

    “陆总的领带可多了。”林初萤手从玻璃上滑过,静心染的美甲惹人眼:“反正我看都一样。”

    【你这样吐槽你老公知道吗?】

    【陆总:我看你是想被打了。】

    【我还看到了一堆手表,好漂亮啊,我总算明白了为什么有些人是手表控!】

    【普通手表控不起来:)】

    “好了,看完了。”林初萤将手机重新转回来,关了灯,“我们该离开了。”

    观众们依依不舍地看着璀璨生光的衣帽间。

    林初萤站在楼梯上要往下走。

    楼梯下传来沉稳的脚步声。

    直播间里的观众们一个激灵。

    这个时间,大晚上的,能出现在林初萤和陆总的婚房里的除了陆总还有谁?

    【陆总回家了?!!!】

    【我靠直播现场!!】

    【啊啊啊啊啊啊!cp粉求看!!】

    【真人秀恩爱!来啊!】

    “想看吗?”林初萤问。

    一屏幕的“想死了”刷过去。

    林初萤勾了下唇,明艳的脸上有些动人,说出来的话截然相反:“不给你们看,晚安了。”

    她关了直播。

    一众网友们对着漆黑的屏幕。

    网友们:“……”

    林初萤可不要让这么多人看到她老公下班后的模样。

    她一转身,就对上陆燕临,他刚刚走上来,目光从她手上掠过:“直播?”

    昨天晚上的事他还记得清楚。

    林初萤点头:“嗯,已经结束了。”

    “没有奇怪的东西?”陆燕临意有所指地问。

    “……”

    林初萤耳朵尖热:“二叔你瞎说什么。”

    陆燕临神色不变:“我不想别人看到猫耳朵。”

    林初萤:“……”

    虽然听起来很有占有欲的感觉,但怪羞耻的。

    陆燕临已经脱了外套,搭在胳膊上,让林初萤莫名想起回国后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

    刚从酒会回来,他身上还有浅浅的酒味。

    林初萤走过去,鼻尖嗅了嗅,揪住他衬衫的领口:“让我看看有没有口红印。”

    陆燕临说:“没有。”

    他刚喝过酒,声音里有一丝惑人。

    林初萤看着雪白的领口,领带已经被解掉,她一口印在上面:“现在有了。”

    陆燕临低头,眼神一闪而过。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沉沉的看着林初萤。

    ——

    他们还在调情的时候,网上已经炸了。

    微博上热点话题迅速,早在直播的同时就上了前排,该沸的沸,该爆的爆。

    本身天艺娱乐就打过招呼,所以这次加大了服务器,没有崩掉,让一众吃瓜群众终于安心了。

    论坛首页也被刷屏了。

    ——【卧槽你们看lcy的直播了吗?!!!】

    ——【妈呀,我就问谁不想拥有这样的衣帽间!谁不想!】

    ——【你们快去看林初萤直播的回放!!】

    网友们穿梭于好几个帖子,留下她们的脚印。

    【lcy也太他妈爽了吧!】

    【来生让我做lcy的女儿,谢谢:)】

    【让我住在那个衣帽间里吧,我可以倒贴钱,帮你打扫帮你摆好不会乱的!】

    【满屏的钱中,就我关注到林初萤今天素颜的吗?这脸也太绝了吧,简直嫩到没眼看!】

    【来了,来了,她带着衣帽间来了。】

    【林初萤是有些衣帽间在身上的:)】

    每个帖子发的迅速,在几十楼之后才来得及放图,正是林初萤推门后,映入整个屏幕的全景。

    数不清的展示柜。

    光线从顶上落下,四处叠加,又被折射出异样的色彩,让人忍不住闭眼又睁开。

    宛如一场视觉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