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65章
    万一没讹诈成功,还倒扣自己钱怎么办?

    陆尧打了个寒颤,感觉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他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我昨晚在微博看了一晚上,真没想到二叔居然是这样的人。”

    可能他以前想过变化,没想过这样的。

    和他印象里正正经经,经常板着脸的二叔截然不同,让他感慨万分,又觉得这两个的组合真的很奇妙。

    陆尧当初得知结婚的事情是真的很不敢相信,一度以为是林家觉得自己不行,才和二叔联姻的。

    后来发现好像就他一个人觉得这是联姻。

    到了林陆两家如今的地位,联不联姻已经不是问题。

    沈明雀一颗心还在荡漾:“陆总夸老板的时候,哎呀好像小说里写的一样。”

    她星星眼看向林初萤:“老板,你这直播怎么泄露的?”

    林初萤随口解释:“我那天只是想试试直播怎么用的,没注意有人在看。”

    也不知道一个刚创建小号的直播怎么会有人看的。

    一般人看到这样的直播不是看看就完了吗,居然还有人投稿给大v的。

    沈明雀说:“现在都在祝福,也还好。”

    她倒是从来没直播过,只看过不少明星直播,有时候还可能出事故,所以这个反而阴差阳错的视频算非常好的了。

    毕竟这里面陆总和林初萤有反差萌。

    而且两个人一个帅一个美!

    林初萤似笑非笑地看向两个人:“你们来我办公室守了一早上,就是为了这件事?”

    “……”

    陆尧和沈明雀心虚地笑了笑。

    他们来的快走的也快,眨眼间就消失在了办公室。

    乔果这时才来汇报今天的工作:“这周五晚上,有徐瑾的生日会,我们这边已经定好了行程。”

    她将文件发过去。

    林初萤大致看了下,徐瑾目前人气正旺,选秀综艺的粉丝还在上头中,所以应援早就准备起来了。

    公司自然是花了力气的,生日会相当于一个粉丝见面会,但是要精致小巧一些,不会让那么多粉丝进来。

    这次的生日会还会全程直播,给那些不能到现场的粉丝看。

    “挺好的。”林初萤说。

    公司里明星多,她不可能每天都注意到。

    “《鉴心》那边拍摄目前一切顺利,还有萧天后的歌也邀到了,正在准备后期专辑制作……”

    乔果又拣着几个重要的说了,像一个制作的小网剧都不用她管,底下就能解决。

    一个成熟的公司,老板大多时候只要判断可以不可以,最后签字即可。

    娱乐公司不像华盛集团,林初萤不像陆燕临,他的繁忙是每个决定都关系着无数个公司。

    林初萤处理完工作,才有时间玩手机。

    一个上午过去,新闻还在头条。

    还有人提问她:“我想问可不可以经常更新这种日常啊,想嗑糖!我是cp粉!”

    林初萤回复:【不可以,私藏老公。】

    问题答案她设置了一块钱。

    没想到网友们比谁都激动,纷纷花一块钱过来看她到底回答了什么,齐聚评论。

    【林初萤你个大屁眼子!】

    【cp粉惨遭正主殴打,当场落泪!】

    【脱粉吧。】

    【带着我的祝福离开:)】

    【我不信!我要带着同样的问题去提问陆总!】

    网友们还真拿着这个问题去提问陆燕临。

    只是陆燕临没时间上微博,八百年不玩一次,等了两三天都没等到回复答案。

    最后被逼去提问华盛官博。

    华盛官博是有专门负责人的,看到这个提问,战战兢兢想了几个小时,然后做出回应。

    ——【谢谢祝福。】

    看到回答,万千网友齐聚吃瓜现场,都等不及从其他看过答案的网友那问答案。

    然后就看到了这四个字。

    网友们:?

    网友们:这个问题哪里祝福了?

    ——

    网上一事热闹了两三天,最终沉寂了下去。

    每天都有无数的新闻,不可能围着他们两个打转,世界的一切都是在进行的。

    天艺娱乐的外面偶尔会有一些粉丝逗留,然后时间久了又会被保安劝回去。

    太天真了,以为在这里能看到明星。

    保安回到自己的位置,发现了一个盒子。

    公司的快递签收不是在这里,是有专门负责的,因为很多粉丝会给自家爱豆送礼物。

    他最后送到了前台:“一早上就放在这里,我查了监控,是个小孩子送过来的,但是他不像是东西主人。”

    前台哦了声:“上面写的签收人是老板。”

    她小心翼翼地晃了晃,没听见什么声音:“我待会让乔助理来拿,你不要弄坏了。”

    乔果几分钟后下楼把快递拿了上去。

    林初萤正在签一份文件,上次从米兰新买的平面眼镜,戴上去颇有一种精英女性的感觉。

    乔果都想拍下来发微博。

    她回过神:“老板,这个快递是给您的。”

    “我的快递?”

    林初萤看了眼,这盒子看上去没什么,似乎是个很普通的快递,她最近没买什么。

    “老板,我来拆吧。”乔果特地拿了手套:“这种来历不明的,安全最重要。”

    这年头毕竟乱七八糟的快递都有。

    好在盒子里没什么东西,是一本相册。

    林初萤翻了翻,里面都是她现在公开的一些照片,被做成影集其实还怪好看的。

    “应该是老板你的粉丝。”乔果猜测。

    “我都能有这么真情实感的粉丝。”林初萤感慨,“全是单人的,里面居然没有婚纱照,我婚纱照这么漂亮!”

    “……可能这相册做的比较早。”乔果猜测。

    “有可能。”

    林初萤点点头,将相册拍了一下,然后发微博。

    lcy:【请问是哪位粉丝送的,谢谢你的礼物,我也想送你一份礼物。】

    她拍了九宫格。

    评论里粉丝闻风而来。

    【我只想知道陆太太要送什么礼物!】

    【肯定是豪华大礼包!林大小姐家里盖房的,一套房到手也有可能!】

    【这里面居然还有我没看过的照片哎。】

    【第九张图什么时候发过?】

    【第七张里面好几个我都没见过,天啦,福利!】

    【最后一张背影侧面拍的一般,这个角度像是狗仔拍的,怎么也选进去了啊。】

    【我现在送还来得及吗?】

    评论太多,林初萤只挑几个热评看了。

    她倒回去看了看,的确有几张照片她没拍过,拍没拍过她作为当事人还是非常清楚的。

    林初萤皱眉想了下,怀疑可能是媒体偷拍,被这个粉丝搜到了,觉得好看就留了下来。

    陆尧还发来嫉妒的表情包:【不服,我微博也好几十万粉丝,怎么没有女粉给我做相册!】

    林初萤:【你可以自己做假装粉丝送的。】

    陆尧:【馊主意。】

    沈明雀:【陆少爷,我给你做吧,你给我钱。】

    陆尧:【谢谢,请离我远点。】

    剩下的聊天记录就全在两个人battle到底你抠门还是我拜金上面去了,刷了好几百条。

    林初萤看得津津有味,还收了好几个表情包,在末尾虚情假意地劝架:【你们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

    虽然如此,她的微博显然没有用。

    一直到晚上,都没有人来认领这个礼物,林初萤还纳闷好久。

    ——

    礼物一事就这么不了了之。

    徐瑾的生日会在周五晚上七点。

    七点半的时候,林初萤已经到家里了,顺手就点开了链接,进入直播间。

    徐瑾的粉丝们年纪都不大,粉随爱豆,活泼,再加上刚刚粉上两个月,正是最热情的时候。

    林初萤作为老板,顺手投了几个航空母舰。

    【妈呀!!土豪!】

    【名字你们没看到了吗?!老板!】

    【呜呜呜老板来支持我们小徐,真好!】

    【林总太大方了哈哈哈哈哈!】

    徐瑾刚刚在台上唱完一首歌,听到耳麦里传来经纪人的声音:“林总来你直播间了,还投了不少钱。”

    现场的粉丝正在大声尖叫。

    徐瑾又听到经纪人短促的提醒:“彩虹屁!”

    他立刻心领神会,站在台上:“在这里,想要感谢一下我们老板,很高兴能进入天艺娱乐,谢谢林总,祝林总和陆总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现场的粉丝们被他认认真真的祝福逗笑。

    更别提通过直播观看的粉丝们。

    【哥哥恰饭钱时间到了。】

    【这个祝福,陆总肯定觉得非常好。】

    【哈哈哈哈哈我们小徐好严肃!】

    【说别的肯定不行,万一陆总吃醋了怎么办!】

    林初萤还不知道生日会上发生的,她去楼上拿薄毯,一回来就看到陆燕临坐在那里。

    看她的手机。

    林初萤撞上他幽深的眼神,从里面看出了自己的身影,眸中碎光淋漓,流光溢彩。

    “怎么没有声音的?”她问。

    “刚回来。”陆燕临沉了沉声,随后语气变得有些莫名:“你喜欢看直播?”

    林初萤后知后觉他说的是徐瑾生日会的直播。

    她坐到他旁边,介绍说:“就今晚看的,十八岁,这小伙子是不是年轻又有活力?”

    “十八岁。”陆燕临咀嚼这三个字。

    弹幕里飞速飘过粉丝夸自家爱豆的话,各种各样的彩虹屁,令人眼花缭乱。

    “十八岁。”林初萤也跟着说。

    她扭过头问:“二叔,你十八岁的时候在干什么?”

    陆燕临十八岁的时候,她好像刚跳级去初中吧,想到这,林初萤忍不住觉得好笑。

    “读书。”陆燕临偏过头望着她,很平静地给出回答:“练手创业。”

    林初萤知道他的事迹。

    现在网上可以搜到非常完整的经历,就连一些小事都说的有理有据,看得人一愣一愣的。

    林初萤感慨:“我真是个好老板。”

    陆燕临不可置否。

    两个人坐在桌边,享受这一刻的宁静。

    林初萤一侧脸就看到敛着眉的男人,不知在思考什么,抿着唇,有些严谨。

    她顺着他的视线而去,落在自己的手机上。

    这个直播能比她还好看?

    他刚下班,脱了外套,领带也扯在一旁,还来不及放到其他地方,挂在手掌里。

    修长的腕骨微微突出,绕着深色领带,骨感十足,一直到手上,都让人移不开眼。

    林初萤关了直播:“有什么好看的!”

    她浑然不记得是自己之前一直在看。

    陆燕临被她的动作惊醒,侧头垂眸看向她的眼睛,嗓音在深秋的空气里显得有些凉。

    “十八岁挺好。”

    林初萤眨了眨眼,反应过来思索了一下这个是什么意思,怎么突然又重复十八岁。

    然后恍然大悟。

    “十八岁是很好,一切才刚开始。”林初萤深谙欲扬先抑的道理,看着男人眉头拧起。

    她忍俊不禁,覆上他的手。

    中间一部分隔着一层领带,指尖触碰到凉意和分明的骨节,还有丝滑的布料。

    “但是呢。”林初萤刻意放慢语速,慢吞吞地出声:“我喜欢成熟的男人。”

    陆燕临眼睫跳了一下。

    “像你一样。”林初萤直接而大胆。

    空荡的客厅里,他们面对面,安静的落下一枚针都能听得见。

    空气里还余下尾音。

    陆燕临的心尖微微颤动。

    他垂目:“是么。”

    “难道我还骗你吗?”林初萤手指在他手背上点了点,强调:“二叔,你今年才三十岁呢,多好。”

    她孺慕的目光中含着水似的。

    这样的话哪个男人听了不动心,林初萤心想。

    陆燕临望向她的眼睛,低眸,开口后的声音像是陈年老酒,香气四溢——

    “初萤。”

    “嗯?”林初萤勾唇看他。

    “你记错了,我还没过生日。”

    “……?”

    重点是这个吗?

    难道不是她抒情后,应该来个深情回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