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66章
    林初萤感觉到了深深的迷惑。

    当然也体会到了陆燕临对于年龄的在意,就是这个时候气氛都起来了,这么说真的很奇怪。

    她深情地捧着他的脸:“二叔。”

    陆燕临嗯了声。

    林初萤说:“我过完生日才没多久。”

    客厅里有一瞬间的安静。

    陆燕临微微一愣,捕捉到她眼睛里的狡黠,轻哂,颌首道:“我知道了。”

    “我们这样差距又小了。”林初萤故意说。

    “……”

    看着男人被她噎住,林初萤忍不住扬唇。

    说实话,年龄差对她而言没有任何作用,况且她觉得三十岁也才是人生开始没多久,不管男女,阅历都是一种增加魅力的方式。

    和陆尧他们相比,陆燕临有着别人无法比拟的成熟、经验,而这些,都是让她入迷的地方。

    “不跟你说了。”林初萤转移了这个敏感话题:“我给你做饭吧,怎么样?你吃过了吗?”

    “没有。”

    陆燕临睁眼说瞎话。

    林初萤拍了拍手:“那今天你有口福了。”

    陆燕临非常捧场:“十分荣幸。”

    林初萤已经很久没有下厨了,正好今天让人送了点菜过来,刚好派上用场。

    中岛台不到,盈盈一握的腰被围裙的系带勒紧,从哪个角度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陆燕临坐在餐桌前。

    距离他不远的林初萤年轻,看上去还是天真烂漫,刚刚步入社会的年纪,明媚而生动。

    她看向自己的时候,是青春洋溢的。

    容貌娇艳,性格张扬,还未足够成熟,对于他这样年纪的男人来说,是一种致命的诱惑,难以抵挡住的吸引。

    合该被捧在掌心宠爱。

    林初萤没有做几样菜,两个,一荤一素,一个糖酥里脊,一个西红柿炒蛋,简单得不行。

    其实两个人在一起吃饭的机会不多。

    白天在公司,晚上才回来,偶尔中午一起吃,更多时候还是晚上一起,算起来早上算是最温馨的时候了。

    林初萤坐在他对面看他吃。

    “味道不好吃也不要告诉我。”她一点也不觉得理亏:“以后不要让我做就行了。”

    “挺好。”陆燕临抿了口,抬眼说。

    “让我自己尝尝。”

    林初萤给自己夹了块里脊肉,还挺有嚼劲,酸酸甜甜的,算是成功的一道菜了。

    她举着筷子,眨了眨眼:“我来喂你。”

    陆燕临手上一顿,看她兴致勃勃,眉目疏淡:“你是认真的,还是想捉弄?”

    林初萤:“……当然是认真的!”

    她拉着小脸,被他说的一脸不高兴,但是夹起里脊后又兴致上来,递到他唇边:“啊——”

    像是引诱小朋友吃糖的模样。

    陆燕临依言张嘴。

    这么喂了几次,林初萤竟然一点也没有烦的感觉,反而觉得这样子挺有趣的。

    陆燕临也没有拒绝,很乖地任她作为。

    他吃饭的时候很斯文,细嚼慢咽,像是古老欧洲的优雅男士,如果配上红酒,更加好看。

    林初萤不同,私底下的时候,好吃的就吃很快,不好吃的就直接不碰,非常明显。

    偶尔脸颊会鼓起来,这时候的她就像是普通女孩。

    林初萤托着下巴坐在他旁边,正大光明地看,欣赏意味十足,一眨不眨地。

    “看够了么?”陆燕临问。

    “没有。”林初萤笑嘻嘻地回答。

    她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往他腿上坐,明目张胆地吩咐:“我也想吃,你喂我。”

    陆燕临美人在怀,眉梢挑了一下。

    林初萤亲了他一口,很快退开,在男人低头时,用手挡住他的下颌:“想亲我吗?”

    陆燕临一本正经:“等会。”

    “……”

    林初萤万万没想到这种回答。

    陆燕临面露一丝笑意,喂了她一口,语气一如既往的平淡,但此刻却含了一丝宠溺:“乖,先下去。”

    他说起这个字,真的很动听。

    林初萤耳垂都热起来,乖乖地从他怀里出去,看着他坐在那慢条斯理地吃完。

    她说:“不用吃那么多。”

    陆燕临说:“会浪费。”

    林初萤鼓了鼓脸,没有反驳。

    谁也没想到,这时候陈特助会打视频电话过来。

    林初萤不想听工作上的事情,去楼上洗漱了。

    当然陈特助看到桌上的菜的时候,也想不到自己这时候打扰了到了自家总裁和夫人。

    他只是纳闷地问:“先生,您今晚没有吃饱吗?”

    陆燕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敛眉问:“这么晚了,是有什么事?”

    陈特助连忙汇报起来。

    ——

    第二天,林初萤罕见地没迟到。

    她进办公室没多久,沈明雀就和经纪人一起过来了,经纪人把这段时间的行程都汇报了一下。

    沈明雀现在名气在外,再加上又是老板的朋友,经纪人根本不敢乱接什么通告。

    就连其他的一些小代言都给推了。

    “综艺还有五期没拍完。”沈明雀今天穿的是西装外套,搭配长裤,看起来颇为锐利。

    “你今天的衣服挺好看的。”林初萤夸道。

    沈明雀低头看了眼自己,说:“这是设计师送的,明天晚上我要去帝都走秀,这个设计师的风格很独特。”

    她突然问:“老板,你要不要去看?”

    林初萤想了一下:“我考虑考虑。”

    一般这么说,就是确定会去。

    沈明雀兴高采烈地走了。

    陆尧和她在外面碰上,还有点莫名:“什么情况,天上掉钱了,这么开心的?”

    “比掉钱更开心的事情。”沈明雀眉眼弯弯。

    “那我觉得没有。”陆尧非常直接回答。

    “……”沈明雀想瞪他,想想对方还是个大少爷,忍住:“陆少的生活真是太单调了。”

    “害。”

    陆尧最近看新闻看多了,就连说话的方式都被带出了吃瓜网友和粉丝的口头禅。

    像他这么个大少爷,天天琢磨赚钱,也是难得。

    陆尧进了办公室,“我是来辞职的。”

    林初萤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你辞职?”

    入职都没认真办一个,还需要辞职?

    陆尧一本正经地说:“我要回去继承家产了。”

    林初萤一个没忍住笑出来:“陆叔叔又逼你了吗?”

    “我现在觉得还是管公司好。”陆尧坐下来,开始长篇大论:“你看不管是你,还是二叔,还是程总,都是老板,一个个都很有钱,我也回去管公司吧。”

    “你说的有道理。”林初萤点点头。

    “所以我明天就不过来了。”陆尧笑眯眯的,“我连秘书都让我爸给我找好了,不是美女不要。”

    “……”

    你可能过于乐观了。

    陆尧开开心心地离开了天艺娱乐。

    林初萤的猜测没有出错,第二天上午的时候她接到了陆尧的电话,一个二十几岁的大男孩差点哭出来。

    “我爸给我找了个大叔当秘书!”

    “我不是他亲儿子吧,这秘书像是问答机器人,我不问就不出声……我怀疑这不是秘书,这是看管我的。”

    林初萤噗嗤一声笑出来:“你为什么会想起来让陆叔叔给你找秘书,你这不是给自己加难度。”

    陆尧悔不当初:“是我太天真……我靠他看到了我在打电话玩手机,我挂了。”

    电话传出来忙音。

    林初萤真觉得陆尧是个活宝。

    因为他被看管在自家的公司里,所以下午沈明雀和林初萤去帝都的时候,他就跟不过来了。

    这个秀主打的是女性西装。

    所以沈明雀就非常适合,她的外形和这个秀的主题完美契合,早早地就放出去了预告。

    网上不少粉丝都对这个十分期待。

    和一个明星出门有一点不好,就是一切都是公开的,就算再打扮,都会被拍到。

    傍晚时分,林初萤和沈明雀一起去帝都的照片就被放到了网上,虽然照片不高清,但是能认得出来。

    好在这也没什么影响。

    晚间,林初萤也穿了西装,搭配高腰裤,腰间收紧,有些英姿飒爽的好看了,干净利落。

    会场已经快要开始。

    “老板老板,我是压轴,你一定要记得看我。”沈明雀在后台给她敲敲打电话。

    “放心。”林初萤答应。

    “我今晚的衣服很帅的!”沈明雀忍不住提前透露:“老板你也很帅。”

    “你赶紧去准备。”林初萤忍无可忍,感觉她要发挥小麻雀叽叽喳喳的特性。

    她才挂断电话,屏幕又亮起,是个陌生的号码。

    “喂?”林初萤接通。

    对面没有声音。

    林初萤拿出来看了下,确定是接通的没有错,正要再问,电话就已经挂断了。

    没安静几秒,电话又打过来了。

    “……”

    这次又是没有声音的。

    林初萤可没有那个好脾气和人玩猜猜的游戏,直接把这号码拉黑,眼不见心不烦。

    果然手机瞬间就安静下来了。

    林初萤知道陆燕临今晚有事,直接给陈特助发消息:“和你老板说我今晚不回去。”

    然后这才安安心心地看秀。

    ——

    深秋的天气,晚间很凉。

    汇锦园的包厢里,几个老总坐在那里,一边喝着酒,一边不动声色地说着话。

    “前两天江河那个公司负债那么多,我听说想申请破产,但他们还想再撑撑。”

    “撑也撑不了多久,自己眼光不行,投资失败,落到这样的地步,又不肯被收购。”

    “要真同意收购,指不定还能发展好点。”头发有点地中海的中年男人摇头晃脑,不知是幸灾乐祸还是惋惜。

    “陆总之前看上,现在可不一定。”旁边有人搭腔:“错失了一个好时机,没有第二次机会在原地等着。”

    话题中心的陆燕临坐在那里,并未出声,手中的酒杯中酒液晃动,在灯光下折射出瑰丽的色彩。

    几个老总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各自眼中的忌惮。

    正在这时,陈特助推门而入。

    他径直走到里面,低声附耳在陆燕临说话:“先生,我刚刚发现了一张照片。”

    陈特助没有说什么照片。

    陆燕临掀了掀眼皮。

    “太太说她今晚在帝都不回来了。”陈特助低声开口:“这照片是关于太太的。”

    他脸色很凝重。

    陆燕临转眼看向包厢里的其他人,直起身扣起扣子,一边淡淡开口:“各位,请便。”

    出了包厢,有冷气拂面而来。

    陈特助把手机递过去:“这张照片是刚刚下面发出来的,有人在网上看到的,一个微博账号发的。”

    屏幕上的照片可以看得出来是在酒店。

    林初萤正打开窗户,傍晚的晚霞落在她脸上,如果不是照片有些模糊的话,可以算得上是一张好照片。

    陆燕临视线定在照片下方。

    这酒店层数不低。

    他伸手滑动,第二张照片映入眼帘。

    窗帘只留了一条缝,但也拍得很清楚,这次是林初萤坐在床上,长卷发垂落在脸侧,鼻梁、嘴巴的弧度完美又精致。

    陆燕临眉头皱起,抿唇问:“太太不在柏际住的?”

    “不在。”陈特助轻声回答:“这照片初步估计应该是在对面拍的,很大可能是偷拍。”

    几乎已经可以断定了。

    如果不是对方发到微博账号上去,恐怕他们还注意不到,毕竟谁会猜到酒店对面有人盯着自己。

    陈特助又将那微博账号调出来,对方并没有发什么明显的文字,只是发了几个微笑的表情。

    一串很简单的数字。

    再往下翻,这个人以前的微博干干净净,只转发了一些新闻,这两张照片就显得十分突兀。

    “我已经让人去查账号信息了。”陈特助看了眼自家总裁的脸色,低声说:“这事还没有告诉太太。”

    陆燕临垂眸看向照片,眼神越来越凉。

    前两天林初萤收到个相册,他是知道的,因为没带回华庭水岸,就只有她拍的九宫格。

    里面有的照片疑点重重,现在这么一联系,完美解释。

    短暂沉默后,气氛越加凝结。

    就在陈特助背后发凉的时候,终于听到了陆燕临的声音:“安排一下,去帝都。”

    他的嗓音有些冷,裹着风的锐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