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67章
    走廊上没什么人,陈特助站在陆燕临身侧,感觉后颈的汗毛都顺着站起来了。

    他立刻惊醒:“好。”

    现在走私人飞机是不行的,都需要提前调度航线的,陈特助去买了最近的一班航班,就在一小时后。

    要不是他们还要出发去机场,他就定半小时后的了。

    司机可能是感觉到了不对劲,平时的音乐都不敢放,一路上飞速行驶,窗外景色倒退。

    陈特助低声说:“目前我只发现了这两张照片,不知道对方手里还有没有其他的。”

    这事不用思考。

    放出来的两张必然只是其中的两张而已。

    陈特助觉得头皮发麻,这种偷拍又跟踪,简直是恶心死人,还让人提防不了。

    一个微博账号的信息不是轻易就能给人的,他们还需要和微博那边交涉,普通情况下想要信息只能起诉微博。

    他想了下,提醒说:“太太现在正在看秀,会场内有安保,应该一切都是安全的。”

    但是谁知道对方会不会混进去。

    网上现在已经能搜到这场秀的视频和照片了,媒体刚刚公布的照片就有林初萤的半个侧影。

    陈特助把照片发给了陆燕临。

    陆燕临没说什么,指尖轻点。

    屏幕中陡然放大的林初萤正坐在椅子上,双手搭在腿上,眼睫卷翘,专心致志地看秀。

    过了几分钟,新消息跳出来。

    陆尧:【二叔,我刚刚去汇锦园怎么你不在呀,他们说你先走了,你现在在家吗?】

    陆燕临问:【什么事】

    陆尧:【二婶她去帝都都没和我说,我还是在新闻上看到的,她今天白天还让我去华庭水岸拿东西的。】

    陆燕临:【今晚有事】

    他言简意赅,并不打算和陆尧说这件事。

    陆尧看到几个字,默了半天,虽然习惯了二叔一句话几个字的回复,但今晚感觉不对劲。

    因为标点符号都没有打。

    退出和陆尧的微信,陆燕临动了动手,给林初萤发消息:【还在看秀?】

    对面过了会儿才回复:【对啊。】

    林初萤:【二叔,你不要打扰我。】

    她发了一张表情包。

    看起来应该是没什么的,陆燕临眉头缓缓散开,原本窒住的心脏终于重新火热跳动起来。

    他回复:【好,结束时告诉我。】

    林初萤:【ojbk】

    看到这个回复,陆燕临唇角勾起,不知道想起什么,又很快沉下去。

    等机场的外貌出现在面前时,他打了个电话。

    这次提示的是关机。

    陆燕临抿紧了唇,脸色不太好看。

    他并不是一个冲动的人,向来冷静自持,对于这场偷拍的事情一瞬间的恼怒此刻已经平息下来。

    陆燕临去微博上看了下,前两天林初萤发的微博并没有删除,几张照片还在那里。

    先入为主,他现在觉得这偷拍痕迹十分明显。

    相册上的照片什么拍的不得而知,但显然对方是有备而来,甚至还这么大胆地把偷拍照放在相册里。

    是很自信自己不会被发现?

    看到林初萤在微博上表达高兴,对方又会是什么样的心情,这种事情让陆燕临很厌恶。

    当然这是不是同一个人目前还无法确定。

    未免打草惊蛇,对方的微博账号他们没有去私信什么,那两张酒店偷拍照还在那里。

    账号主人目前还没有发更新的照片。

    一下车,冷风顺着直接吹在周身,捏在手机的手骨节分明,硌出表面

    陆燕临望着漆黑的夜色,脸色越发难看。

    ——

    帝都。

    这场秀的持续时间很长,林初萤习惯了这样的长度,这次她身边没有相熟的人,顶多和旁边人交谈两句。

    之前打来的陌生号码被拉黑后,她平静了将近十来分钟,然后手机就和爆炸了一样。

    新的陌生号码不停地打过来。

    林初萤并不是个在秀场接电话的人,更何况是陌生号码,她只接了第一个——

    接通后的半分钟内都没有声音。

    “如果你再不说话我就拉黑了。”林初萤声音冷冽,丝毫没有留情的意思。

    她直接拉黑了这号码。

    然而这举动仿佛是激怒了对面的人一样,过了会儿,一个新的陌生号码打了进来。

    旁边的是一位杂志总编,看到她的动作,低声询问:“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林初萤浅笑:“谢谢,暂时没有。”

    这个电话她接了,但是没有等待,直接开口说:“不知道你是谁,从哪得到的手机号,我想说后果自负。”

    她才不是个会任由对方捉弄自己的人。

    为了防止对方打扰自己,林初萤直接把手机关机了。

    虽然如此,这次看秀的完美心情就被破坏了,好大一会儿才恢复过来。

    说实话几个号码是不是同一个人她不知道,她刚刚甚至觉得还有一种可能,哪个和她有仇的把她手机号放了出去,导致一大堆人打电话给她。

    但不至于不开口说话吧?

    台上的模特已经走了快一半。

    林初萤靠在椅子上,等了半天,终于等到了沈明雀。

    前一个女模特还在往回走,她一出现在尽头,林初萤就忍不住眼唇一弯。

    高挑的个子配上阔腿裤,显得整个人更高,西装的设计有垂落的素雅流苏,走动间随着晃动。

    沈明雀今晚真的是颜值担当。

    很多模特虽然身材很好,脸也适合各种高级秀场妆,但并不是每个大众看起来都是漂亮的。

    而沈明雀恰好不同。

    今晚的发型很简单,偏向中性,造型师在她的眼角点了颗泪痣。她不笑的时候,配上这样的冷艳妆容,表现力非常强。

    走秀时候的她是专注的。

    林初萤指尖点在放在腿上的包包上,感觉自己没签错人,她天生是吃这碗饭的。

    秀结束后,她去了后台。

    沈明雀正在卸妆,她有个单独的小房间,不用和其它模特挤,离得近,复杂的妆容更加清晰。

    看到林初萤进来,她笑起来:“老板。”

    林初萤说:“你这个笑……”

    这一笑,沈明雀t台上睥睨众人、高贵冷艳的气质全无,反而有种在嘲讽人的感觉。

    她虽然没说完,但沈明雀已经意会了。

    “……”

    “这个妆,我得卸好久。”沈明雀主动转移话题,决定不说这个:“老板你要不要先回去呀?”

    “不用。”

    林初萤靠在化妆台上,看着她动作,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你有接到没人说话的电话么?”

    “程铭城的算吗?”沈明雀问。

    “……”

    “我怀疑他喝醉了。”沈明雀放下手,给自己摘下假睫毛,一边说:“他一喝醉就很少说话,之前分手后不久我删除过他的电话,但是那个号码我都能背下来。”

    她突然自顾自地叹了口气。

    “……”

    林初萤觉得自己问错了人。

    她伸手打开手机,看到里面通讯列表一连串的未接通话,各种各样的陌生号码,红色的显示。

    有些触目惊心。

    林初萤往下滑了半天,看到的全是陌生的号码,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她直接停在半小时前的记录。

    因为没有往下滑,所以也没看到之前陆燕临的电话。

    林初萤再神经大条也知道不太简单。

    看到她皱着眉,沈明雀问:“怎么了?”

    “今天傍晚的时候,我接到过一个陌生电话,对方没有出声。”林初萤捋了捋事情经过:“秀开始后,我又接到了几个,而且是不同的电话号码。”

    她扭过头,居高临下地看着沈明雀:“一开始的时候我接通过,没有任何声音。”

    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沈明雀揉了揉自己胳膊,“老板,你说的我都起鸡皮疙瘩了,听起来好可怕。”

    她一只假睫毛卸了,一只没有卸,看起来有点怪。

    林初萤蓦地笑出声:“你先卸妆。”

    沈明雀脸色一红,然后想起什么:“老板,其实我感觉这个有点像娱乐圈里的私生行为,不少明星都接到过私生的电话,不过他们的会说话。”

    她虽然没有过,但是这种事不少。

    “之前国外的私生更猖狂,不仅打电话,还录音,就连酒店都能进去,甚至连对方的家都能进去。”

    沈明雀一说起来这个就停不下来。

    “还有一部电影说的是自己床底下有人,现实里也发生过,一回家发现床底趴着个人。还有从猫眼看到粉丝眼球,什么爱豆一个人洗澡,但是有人递肥皂。还有明星一直以为自己鬼压床,结果一天醒来发现其实是个女人每天进他家摸他。吓死个人,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怎么想的。”

    “我还不是明星吧。”林初萤说。

    不过被沈明雀这么一提醒,她的确觉得这个行为很相似,但是她不是明星,私生行为有什么用?

    “可是老板你这么漂亮,还是白富美。”沈明雀眨了眨眼,猜测说:“有激进的黑粉这么做也不是不可能。”

    林初萤说:“今晚早点回去。”

    她细想之后都觉得后背发凉。

    这事明天让人去查一下。

    沈明雀点点头:“老板,你要不把你的保镖叫过来吧,陆总的保镖肯定很安全。”

    林初萤敲了敲她的头。

    两个人都没想到跟踪这一茬上面去,因为目前为止,林初萤还没有接收到任何被跟踪的信息。

    沈明雀卸完妆,她们就直接回酒店。

    ——

    帝都的夜里更冷。

    陆燕临到达酒店外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陈特助说:“我查了,如果想要拍到那样的照片,应该是在一百米外的快捷酒店,不出意外是14层左右拍摄的,具体房间号还需要进去看。”

    陆燕临嗯了声。

    他低头拨打了电话出去。

    十几秒的时间度日如年,最终被接通,那边传来林初萤的嗓音:“这么晚还打电话?”

    “回酒店了吗?”陆燕临问。

    “快到了。”林初萤回了一句,笑着问:“二叔,你这样好像查岗,放心,我不会大晚上出去浪的。”

    陆燕临唇间微动:“好,注意安全。”

    对于林初萤而言,这句话就像是最普通的叮嘱,甚至非常符合他的人设。

    所以当她回到酒店时,看到站在那的修长身影时,整个人都没反应过来。

    夜幕中,陆燕临站在那里。

    那一瞬间,就有种“偶像剧居然在我身上上演了”和“原来问回不回酒店是为了现在”的感觉。

    不亚于男朋友突然出现,说“下楼”的意动。

    沈明雀也看到了,啊了一声:“天啊那是陆总吗?呜呜呜陆总好浪漫,竟然过来了!天啊!”

    她叽叽喳喳起来没完。

    林初萤已经不回答她的话,快步朝那边背对他的身影走过去,从后面捂住对方的双眼。

    男人的身上带着冷气的清霖。

    “猜猜。”

    陆燕临并没说什么,而是伸手拉下她的手,转过身,她撞进男人深邃如泊的眼眸。

    林初萤正兴致勃勃,感觉腰被揽住,说:“大庭广众下的,二叔我们才分开几个小时啊。”

    虽然这么说,她眼睛却是亮晶晶的。

    “十三个小时。”陆燕临嗓音低凉。

    从今天早晨他离开华庭水岸去公司后,他们今天就没有见过面,一直到现在。

    “记得这么清楚,二叔,你是不是喝了度数特别高的酒,我都闻到了酒的味道。”

    “一点红酒。”

    林初萤感觉今晚的陆燕临不太对,捧着他的脸亲了一口:“给你带来惊喜的奖励。”

    陆燕临声音有点沉:“怎么没住柏际?”

    “柏际离这边有点远。”林初萤随口回答,还不忘把他手掰开,结果没有成功。

    陆燕临是松开了腰间的手,但退而求其次反手捉住了她的手,紧紧握住。

    林初萤压根挣脱不开。

    “今晚不住这里。”陆燕临的语气不容置疑。

    “不住吗?”林初萤狐疑问,回头看了眼正捂着眼偷看的沈明雀,“雀雀,过来。”

    “老板,我住在这里就行了。”沈明雀连忙回答,她才不要打扰老板的二人世界。

    她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

    陆燕临抬眸:“去柏际。”

    他抬眼瞥向不远处的沈明雀:“你也去。”

    “……”

    她可以拒绝吗?

    沈明雀有点不敢相信,指了指自己,确定陆总说的是自己没错,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老板。

    她不会被想成关系不清吧??

    林初萤对她招招手,莞尔一笑:“这样也行,你也别住这破酒店了。”

    陆燕临对她的形容词表示肯定。

    “这里的房卡给陈特助。”陆燕临又低头,情不自禁吻了一下她的唇角:“不用上去。”

    “我还有东西在。”林初萤挑了下眉,小声在他耳边说:“都没收拾。”

    她非常理直气壮,甚至还带着暧昧的语气。

    “……”

    陆燕临沉默。

    林初萤的手心传来热度,她终于想起来问:“二叔,你还没说你怎么突然来这里的,难道就是为了来亲我?”

    她脸上满是怀疑。

    林初萤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刚刚让她去柏际,大老远过来不会是为了一炮吧?

    她看向陆燕临的眼神瞬间不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