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70章
    原本林初萤的个人微博热门评论是关于无良媒体的,和粉丝的彩虹屁。

    短短十几分钟时间,评论数上涨好几万,前排热门评论也直接换了,变成统一的一句话。

    在吗,多看看这个缺爱的男人吧。

    营销号那边的评论就比较缤纷多彩。

    【世纪恩爱:)】

    【嗑这俩人的cp简直能吹一辈子!】

    【这个恩爱一般人学不来,学不来,没钱。】

    【有钱人的爱情果然如此朴实无华而枯燥。】

    【国家:我谢谢你们了,请多多秀恩爱?】

    【陆总常年不在线,一上线就是大手笔!】

    【这么一来,还让我怎么看那些网红情侣啊呜呜呜!】

    【多康康我们陆总好吗?】

    【今天也是甜牙齿的一天。】

    沈明雀翻了半天,“老板,你刚刚还说陆总不会出现,现在这个回应够吗?”

    林初萤唇角一勾:“太够了。”

    她低头,给陆燕临发消息:【你不在工作吗?】

    隔了一分钟左右,对面才回。

    陆燕临:【忙里偷闲。】

    文化人回答就是不一样。

    怕他发完微博就去工作了,还不知道微博上的事情,林初萤将评论区截图发给他——

    林初萤:【都是你引起的。】

    林初萤:【二叔有一群真爱粉。】

    陆燕临刚从酒店楼上下来,滑了下手机,看到图片里的内容,松了松领带。

    没多久,林初萤收到了回复。

    陆燕临:【缺爱?】

    一个反问非常有灵性。

    林初萤却不相信他回复的内容,眼波流转,指尖噼里啪啦发出去一句话:【二叔,晚上让我好好爱你。】

    明示意味十足。

    非常简短的一句话,陆燕临看了许久。

    一直到电梯门打开,身旁的陈特助才发现一家总裁好像在笑,虽然不明显,但唇角明显是上扬的。

    肯定是太太发来的消息没错了!

    陆燕临:【拭目以待。】

    收到这四个字,林初萤才合上手机。

    对面的沈明雀偷偷摸摸地问:“老板,你在想什么,笑得这么开心,我都闻到了酸臭味。”

    林初萤挑眉看她:“我看你是想被雪藏了。”

    沈明雀连忙说:“我什么都没看见。”

    微博上关于银河系的大型秀恩爱现场风云一直到林初萤和陆燕临他们回到盛城还没有结束。

    甚至于,林初萤的姐妹圈纷纷发来贺电。

    林大小姐在盛城名媛圈里再次又刷了一波存在感。

    晚上回到华庭水岸时间已经不早,林初萤在飞机上没怎么睡,导致回来瞌睡绵绵。

    不过想到她下午放的豪言壮语,又打起精神来。

    为了让这场疼爱更享受一些,林初萤头一次做了不少准备,比结婚那晚还要麻烦。

    什么内衣,泡澡的香氛,就连沐浴乳都换了。

    就是事情有些出乎她的预料。林初萤本身想的是自己作为主导者,一定要让陆燕临体会一下充满爱的感觉。

    结果她就主动了那么一小会儿,就全程被支配。

    林初萤那个勾引人时放话的妖娆劲,直接在他的强势下溃不成军,咬他都没用了。

    一次又一次的。

    “陆燕临呜呜呜……”林初萤干脆故意假哭起来,为了真实,眼角还流下了一滴水,晶莹透亮。

    房间里没开大灯,昏暗地点缀着,气氛格外不同。

    林初萤轻喘着气,一边掀眼皮去偷偷看他的脸色,见到他额角的汗水,假哭又停了下来。

    好性感一男的。

    “老公。”林初萤干脆改变了方法,长发散落在枕头上,“老婆困了,我们要不睡觉吧?”

    她眨巴眨巴了一下大眼睛。

    “不是要疼爱我?”陆燕临好笑地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模样,“这才爱了多久?”

    “我又没说、说一晚上爱完。”林初萤说话气有点不足,发挥了自己赖皮的本事,还凑上去亲他唇角:“好不好?”

    “不好。”

    陆燕临低声在她耳边拒绝。

    “……”

    林初萤撞进他暗沉的眼眸中,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再次被抵住,至于别的要求,她连出声的机会都没我他。

    以至于到后来,完全是睡过去的,至于中途说了什么话,她是一丁点都不记得。

    第二天清晨醒来,见身旁没人,林初萤甚至还有点小庆幸,呼出一口气。

    可太累了。

    林初萤正在腹诽,房间门突然被打开,刚刚换上衬衫正在系扣子的男人走进来。

    “醒了?”

    林初萤闭眼装死。

    过了会儿,她又没听到动静,实在好奇,睁开一条缝偷偷看,然后就对视上了。

    “……”

    陆燕临面色不改,看了眼腕表:“九点。”

    林初抓着被子:“那你还不去上班。”

    脱口而出的嗓音有些沙哑,却依旧绵软动听。

    陆燕临走过来,弯腰摸了摸她的额头,轻声提醒:“你今天可以不用去公司。”

    林初萤瞪了眼:“我可是老板。”

    陆燕临说:“你可以试试。”

    林初萤气得一下子坐起来,表演了一个原地仰卧起坐,然后就看到男人的视线向下,顿住。

    被子滑落在腰上,原本白皙的肌肤上赫然留下不少印子,乍一眼看过去暧昧又惊心。

    林初萤耳朵尖发红,将被子拢上来。

    陆燕临有些失笑:“听话。”

    林初萤哦了一声,催促他去公司,大概是真耽搁不得,十分钟后房间里终于只剩下她一个人。

    她这才去洗漱,才到洗手间,就看到了台上的一个盒子,上方梵克雅宝的logo十分明显。

    林初萤咦了声,打开,是条满钻手链。

    老男人也学会给惊喜了吗?

    林初萤给自己戴上,皓白的手腕配上纤细的手链很漂亮,加上白天的光线,折射出耀眼的光。

    她唇角上翘,看在这礼物的份上,就不计较昨天晚上的事了,反正她也享受到了没吃亏。

    ——

    因为身上的草莓印,林初萤愣是等到下午才出门。

    公司里的一众员工对此好像也一点不意外的样子,就连乔果都十分正常地汇报工作。

    林初萤感觉自己这个老板当的不称职。

    当晚和姜以娴见面的时候,对方一眼就看到了新手链:“你自己买的?不是吧。”

    “你猜。”

    “我不猜,结果显而易见。”姜以娴摸了摸胳膊,“陆总真是绝世好男人,有钱又疼人。”

    “我赞同有钱这点。”林初萤说。

    昨晚刚去了一个宴会的姜以娴现在话很多:“昨天我简直成了宴会中心。”

    林初萤笑问:“c位不好吗?”

    “这个c位秀得我头皮发麻。”姜以娴又觉得好笑又觉得吐槽满满:“全在像我打听你和陆总。”

    “打听什么?”

    “就问银河系这事儿。”姜以娴小嘴叭叭的,生动形象地还原了现场一群大小姐围着她七嘴八舌的询问。

    末了,她说:“我怎么知道你们夫妻蜜话。”

    林初萤懒洋洋地回道:“让她们羡慕去吧,我的生活就是让她们羡慕的。”

    “你好讨打,这个语气。”姜以娴说。

    “这是事实。”林初萤说。

    “对了。”姜以娴突然转了话题:“最近你让陆总注意点吧,我看有些人蠢蠢欲动。”

    本身华盛就惹人眼,一直有人想往那边去,但是陆燕临不近女色的名头在前,现在如此宠爱林初萤,有人心思活络起来是很正常的。

    “你觉得我担心吗?”林初萤挑着声问,伸了伸手打量,“看谁敢。”

    “没人。”姜以娴附和道:“周三晚上姜氏的周年庆典,你要记得来,我爸耳提面命让我一定把你请来。”

    姜氏每隔十年都会来一次,林初萤虽然知道,但很少过去,而且她和姜以娴熟络起来也不过两三年时间而已。

    如果不是她,她都不会去。

    姜氏她不喜欢,从老板到那一家人。

    “我肯定要去给你撑场面啊。”林初萤笑了笑,“就怕你那个继姐到时候不欢迎我。”

    “我怕她会吓死。”

    林初萤和她分开后抽空回了林家老宅,现在苏蕊被不允许进入,而且要自食其力,导致苏新慧都胆战心惊起来。

    她是可以暗中支持女儿,但又能支持多久。

    林存看到她回来,冷哼一声:“舍得回来了?”

    “我昨天晚上回来的,今天就来了,还不算好吗?”林初萤没好气地说:“不欢迎我我就走了?”

    “……回来!”

    晚饭她就在家里吃的,林存颇为不赞同:“我听燕临说了你被跟踪的事,这么大个人,怎么还不注意安全,你现在又不是以前。”

    林初萤轻声说:“我没想到我不是明星还有人跟踪,放心,我会注意的。”

    林存说:“要是真出事了就迟了。”

    女婿没过来,他又暗中diss一下陆燕临:“这么大的事,居然到现在才发现。”

    林初萤觉得好笑:“爸,他又不是时时刻刻跟着我,能这样已经很好了,现在盛城谁不羡慕我。”

    林存说:“我。”

    “你又不是女人。”林初萤翻了个白眼:“你不要顶着岳父的身份乱说,二叔以前和你可是同辈的。”

    “我说的是实话,他来了我也这么说。”林存狠狠瞪了眼女儿,誓要维护自己的尊严。

    “好好好。”林初萤安抚道。

    虽然说是这么说,等晚上陆燕临来接人的时候,林存又脾气良好,甚至还和他下了一盘棋。

    林初萤也是服气。

    大概这就是男人解决事情的方式吧。

    ——

    姜氏周年庆典时,林初萤姗姗来迟。

    虽然不喜欢,但宴会上她还是精心打扮的,厅里是暖气十足的,穿着长纱裙也不觉得冷。

    当然像这样的宴会,陆燕临是不会去的。

    林初萤到的时候,里面大多数人都齐了,齐刷刷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瞬间想起了这两天轰动的银河系事件。

    “姜氏居然能请来她?”

    “她和姜以娴是朋友,来正常。”

    “不知道陆总会不会过来,也许有机会也不一定。”

    众人心思各异,纷纷活络起来。

    林初萤进去后就有人去通知姜以娴了,她端着酒杯站在那里就有不少人过来敬酒。

    她只虚虚地抿下唇,礼貌一笑,对于一些打听的话并不接,游刃有余。

    半天一波人失望离开。

    姜以娴穿着小礼裙过来,今晚显然很注意的,比平常要明艳好几分:“怎么来这么早?”

    林初萤说:“就走个过场。”

    姜以娴朝中央撇了撇嘴:“待会我爸要发言,你可别在这里,当心他cue你,烦死人。”

    林初萤被她逗笑:“他可能心里没数。”

    姜以娴被她说的也感觉自己老爸要遭殃,不过她一点也不觉得有问题,两个人的父女关系并不好。

    再加上今晚的庆典还是继姐主办的。

    姜以娴憋着火气。

    林初萤不喜欢她的继姐,连带着看这场庆典的风格也觉得不怎么样,全都是往奢侈的方向堆,反而有种土大款的感觉,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多有钱。

    “你那个继姐呢?不出来刷脸?”

    “她呀,恐怕在里面弄造型呢。”

    “别担心。”林初萤安慰道,朝那边使了个眼色:“周公子看你的面子来这个庆典,没人敢轻视你。”

    她虽然和姜以娴在咬耳朵,但时不时地接受一些人的敬酒,完美的笑容让人移不开眼。

    “……哪壶不开提哪壶。”姜以娴吐槽了一句,垂眸叹气,不知道怎么说。

    闺蜜站一块的话题无非就是这种,沈明雀要是来了,恐怕会非常乐意加入这场diss之旅中。

    林初萤给她抛了个媚眼,压低声音说:“没看偶像剧吗,浪荡公子哥都是披着皮的,骨子里也许比谁都传统。”

    她在姜以娴耳边说了几个字。

    姜以娴脖颈都染上绯红,娇嗔地瞪了眼。

    没等林初萤给周启淮安排上一出声情并茂的浪子回头剧本,就见一个穿着蓬裙礼服的花蝴蝶出现。

    “那个谁?你继姐?”林初萤问。

    “是啊,姜橙。”

    姜以娴和林初萤过去的时候,就听见姜橙走过来,似乎在问周启淮人在哪。

    林初萤轻声说:“她在打周启淮的主意吧,我看你干脆说两句话让她死心。”

    她在偷偷出主意。

    “我又不是周启淮女朋友。”姜以娴嘴上说着:“指不定他还很喜欢这种别人喜欢他的感觉呢。”

    “我怎么听着那么不对味呢。”林初萤调侃。

    姜以娴还没回答,姜橙就到了面前,温婉可人:“以娴,你有看到周公子吗?”

    “不知道。”

    姜以娴随口回了一句,想到林初萤刚刚说的话,说:“我又不是你的传声筒。”

    “毕竟周公子是让你邀请的嘛。”姜橙说,还故意地问:“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周公子的喜好。”

    周启淮追姜以娴是全盛城都知道的事,基本上外界已经认定两个人男女朋友关系,她这么问显而易见是有自己的打量。

    姜以娴认真地看着她:“是你自己要问的,那我就提醒你一下吧,他喜欢前凸后翘,不喜欢假脸。”

    她和姜橙素来不合,吵架也是常有的事。

    不过她还是没有直接说的,给她留了点面子,姜橙也没公开承认过整容,只是每次明里暗里会吐槽怂恿她去。

    虽然姜以娴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心理。

    难道是觉得自己整毁了,就要拉她下水?

    不过有一点,姜以娴总算明白为什么沈明雀老是叫着要学林初萤了。

    大概是看到这边人多,不远处周启淮端着一杯酒往这边来,还和林初萤点头示意。

    林初萤给姜以娴使了个眼色:“以娴。”

    姜以娴还以为她是在鼓励自己:“别的不知道,反正我只知道,他肯定不会喜欢你。”

    “……”

    对面的姜橙好像傻了一样。

    正好旁边余光瞥见一个酒杯,姜以娴直接端过来,喝了一口:“你让我说的,说完了。”

    胜利的酒好像格外好喝。

    然后她就林初萤轻咳一声:“周启淮。”

    姜以娴僵硬地扭过头,看到周启淮的手还没收回去,她刚刚这杯“胜利的果实”是他的。